第1121章 宁静的夜,杀戮的夜

  从大桥上的交锋之后已经过去了12个小时的时间,他们一行六人已经从大桥上回到了曾经的城户大宅,和乐渊他们四个久别重逢的老朋友的那无话不谈相比,自从遭遇袭击之后纱织就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刚刚回到家中的别墅,纱织便什么话也不说直接一个人躲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而自那之后房间中便市场传来属于纱织弹奏的钢琴声。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辰巳在招待好乐渊四个晚餐之后,在送到了楼上纱织那里回来后便是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随后在乐渊他们四个面前一会儿走过来,一会儿又走过去,嘴上不断碎碎念着。

  乐渊几个在闲聊着这几年各自的境况,尤其是对于乐渊的情况其他三人可是相当感兴趣。他们三人各自获得了圣衣之后,都曾经前往过希腊圣域报道,但是在打探乐渊消息的时候全都吃了瘪,得到的消息要么是天马座乐渊失踪,要么干脆是有人盛传天马座叛逃……

  三人之中最先获得圣衣的是紫龙,他是在接受训练后的第四年半的时候,那时候乐渊已经因为死亡皇后岛的事情进入冥界了,随后就是冰河花了五年,至于最后的大概就要数瞬了,他为了获得仙女座圣衣也算是波折不断,不过好在最后还是成功了。

  当问及乐渊这两年的时间究竟去了哪里的时候,乐渊只能用一句“一言难尽”来回答。五个被派往各地进行修炼的人,恐怕也只有他的遭遇最过于离奇,毕竟冥界这种一般人也只能前往一次的地方,谁会在生前去过?

  而更关键的则是,自古以来又有几个能够在进入冥界深处之后全身而退的,完成这种壮举的乐渊在整个圣斗士历史上也能够算是排得上号的了。

  就在乐渊四人有吃有喝的时候,辰巳这个一直徘徊不定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老管家那是再也待不住了,看着乐渊四个不负责任的样子那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他一个普通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胆子或是脾气,直接对着刚刚拿起苹果啃了一口的乐渊深处手指指着说道:“你们几个一来也把闹得太大了吧,你看看电视上是怎么说的?不明恐怖分子针对日本发动了策划已久的恐怖袭击,知名城户集团少东家险些遇难……这这这,要不是有人替你们隐瞒,这可如何是好!”

  “安心了,这点事情算什么?就算你不出力的话,政府那边也会想尽一切方法替你掩盖这种事情的,圣域的手段可比你想象得更加高明。说到底圣域需要的还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地球,所以这种事情你无须担心,我见过不少次……”

  乐渊挥挥手安慰道,这种话可不是他用来安慰辰巳的,而是他的的确确见识到了不下于十次。想当初他刚获得天马座圣衣的那一年,就曾经得到过圣域的安排外出公干过。

  当时见到的一国最高领导也不少,但是无一例外见到圣域的他们时表现得要多么诚恳就有多么诚恳,那模样和见到神没什么区别。

  “可是……可是你们也实在是闹腾地太厉害了吧,你们的战斗可是把小姐给吓坏了!”辰巳的一会儿走到乐渊面前,一会儿又走到躺在沙发上休息的瞬的身前,“小姐都因此吓得把自己关在屋里面半天了,你说说我怎么办?”

  “我知道了,纱织小姐那边我会去处理。”乐渊将半个苹果就这么三下五除二解决了,随后从坐着的沙发站起来,对着还在做着各自事情的三人道,“大家不要放松警惕,这一次解决了只能算是圣域的杂兵而已,若是圣域再来可能就是最强的黄金圣斗士了,不要放松警惕!”

  说完,乐渊从一边的台子上拿起装着几份三明治的托盘走上了二楼。

  随着越来越接近纱织的房间,那原本并不怎么清晰的钢琴声变得越发的清晰。乐渊可不是只锻炼肌肉完全不动音乐的二傻子,他的音乐素养可以说冠绝这个世界,因此仅凭这一段听到的琴声便已经听出了隐藏在纱织心中的郁结。

  害怕吗?不,并不是害怕的感情。或许对于一般人来说,被一群这么恐怖的人盯上了性命的确值得恐怖,但是这些对于纱织来说却并非令她闷闷不乐的事情。

  困惑吗?有,但是这些困惑并非主要的。困惑来自于对自己身份的质疑,从一个家世有些不简单的富家小姐转而摇身一变变成了凌驾于人类之上的女神,这种反转有些大的难以接受的确正常。

  而这音乐之中隐藏的最多的感情是苦涩,那种对于自己感情不确定的少女苦恋。很难以想象吗?对于一个从小受到城户光政最好照顾,从小不缺少优秀培养的女孩,同时也是颜值、气质全都是顶尖的纱织也会有感情问题?

  这是想当然的,纱织的确是雅典娜这个女神的人间体,但是说到底女神他首先还是个女“人”,女人感情丰富的特性那是一并存在于纱织的身上。而对于纱织来说,那个曾经在小时候保护国她的乐渊便是最为特殊的一个人。

  城户光政对于纱织很特殊,这是收养她并且让她平安成长的亲人,虽然没有血缘却和真正的爷爷没什么区别。

  辰巳对于纱织也很特殊,这个从小到大陪伴在他身边的人可以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而乐渊虽然没有以上两个人那样对于纱织的重要意义,同时相处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但是某种意义上在纱织的心目中反倒是最为刻骨铭心的一个,就像是从上辈子开始就已经烙印在了纱织的灵魂之中。

  看着已经关严实的大门,乐渊二话不说直接从这道门“穿”了过去,借助空间移动的能力区区一道门的阻挡根本不足以挡住乐渊的道路。

  “累了吗?休息一下吧!”

  看着眼前依旧专注于弹琴,或者护送专注于自己思绪的纱织并没有注意到进入房间里的乐渊后,他不语开口说道。

  “啊?你,你怎么进来的。”

  回过头的纱织见到了乐渊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便再度回过头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过了许久,一直沉默的纱织口中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谢谢!”

  “谢什么?谢我?!”

  “感谢你,你救了我不止一次纱织!”

  “还有呢?”

  “抱歉,你送给我的花环因为我的弱小而被破坏了,我的命是你救回来的!”

  ……

  两人之间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那样子好像完全不像是一个智慧女神和守护她的圣斗士之间的对话。

  随着乐渊与纱织之间交流的深入,原本纱织脸上的郁闷随着两人的交流加深早已经消散一空。原本隐藏在纱织心中的不解全都得到了解答,让她的那些郁结一点点消散。

  而现在纱织心中依旧没有完全放下心来,乐渊没有在六年半的时间里面忘记她是好事情,但是最关键也是对核心的问题依旧困扰着她。

  而这个问题伴随着今日两人的重见,以及两人身份的调换而有了新的变化。这个困扰着纱织的问题就是——在乐渊的心中,她纱织究竟是什么?

  在很久以前,纱织还是自认为自己是城户集团的大小姐,日本最大企业的掌权人。而乐渊虽然身份不明想来也不会超过她,他们二人之间就像是穷小子与富家小姐的关系,虽然隔阂不小却也不至于到天翻地覆的地步。

  而现如今两人之间的地位差距非但没有减小,相反变得更加遥不可及。其中一方虽然说是人类的身体,但是内在却是真正意义上的神,是整个圣域都需要豁出性命去保护的存在。而另一方则是圣域之中等级不高不低的中下层管理者,两人之间可以说在其他人看来就是不可能的。

  而纱织的问题或许在她自己看来非常重要,但是对于乐渊来说却根本不是问题。

  神?鬼知道真正的雅典娜是什么等级的人,乐渊在其他世界见到的神海了去了,但是真正达到“神”这一超规格的却还是少得可怜。

  C级的第六感,B级的第七感,还有半步A级的第七感巅峰。虽然不知道所谓的众神意志第九感达到什么样的领域,但是现在估算怎么说也达不到超越A级的神之领域。

  就算真正的十二主神到达了真神的境界又能如何,乐渊现在的实力也算是距离真神相当接近了吧,就算和雅典娜想比差了一点,但是作为人间体的纱织可不是那个雅典娜。

  随着乐渊陪伴着纱织到了阳台上吹着夜风,紫龙等人也从别墅中出来了,在别墅的四周戒备着。虽然他们并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但是夜风之中传来的不安感,令他们坐立不安。

  未见敌踪,杀气却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