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小小杂兵,秀他一脸

  “……接下来的战斗交给我,……”

  当受到恐怖的敌人袭击的时候,纱织这个长久以来生活在环境中的少女是慌乱的,甚至于此时能够保证不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得神经错乱已经算是胆气十足。

  不过这些都不是关键,没有被袭击吓住的纱织此时此刻却是看着出现在自己车外的那个人的身影不由自主地落下了眼泪,那是久违的激动热泪。

  而此时此刻,正在驾驶座上的辰巳同样见到了来人的模样,口中不由激动地喊道:“你终于来了,乐渊!”

  辰巳没有眼花,在这个万分危急的关头出现在他和纱织的面前救他们的正是乐渊。

  一天前的时候,乐渊听到辰巳说今天回去机场迎接其他几人,虽然早已经到了动静但是并非走官方路线的乐渊可没有入境许可这种东西。

  想当初乐渊被城户光政送去希腊是坐飞机,那时候的乐渊可是通过城户集团的力量走的正规渠道。但是自那以后的几年一直待在圣域中根本就是个“失踪人口”,直到两年前离开圣域的时候,乐渊依旧没有坐飞机,而是直接飞往了死亡皇后岛。

  现在时间转到了两年后,实力达到了乐渊如今这个等级的人,更是没有了坐飞机这种超慢交通工具的习惯,因此在理论上来说他就是一个非法入境的人。

  因此在到达日本后,乐渊也没有到其他地方瞎晃悠,就在机场附近徘徊。没想到还没有见到紫龙他们便率先感受到了战斗中小宇宙的气息,这才第一时间赶到了纱织他们这里。

  正当乐渊对着纱织还有辰巳说话,让他们快点离开这辆已经破损的车子时,突然从跨海大桥的缆绳上,一道身影直接蹦了下来,而他降落的目标正是车子的发动机。

  乐渊的反应极快,在他出现后已经锁定住了对方。那人身上一身黄铜色的圣衣,头上的头箍更是已经换成了战斗模式下的完全封闭面罩。

  圣衣的款式不认识,脸部更是因为圣衣的关系完全看不见,但是从其小宇宙的强度以及圣衣的级别来看,应该只是一个初入六感没多久的青铜而已。

  “不自量力!”

  对着正从空中落下的不知名圣斗士乐渊一拳挥出,虽然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是听信了假教皇的话才做出误杀雅典娜的事情,亦或者他根本就是撒加那一伙的人,乐渊这一次攻击终究还是留了手。

  无数的光从乐渊的拳头上形成犹如流星的攻击,一瞬间那名跳下来的圣斗士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攻击究竟是出自于哪里,整个人便被一圈又一圈的攻击笼罩。

  砰砰砰砰砰——

  乐渊的每一拳都算不上多么重,原本按照乐渊与对方的实力差距,一拳怎么说也将对方的圣衣粉碎了。但是在这一阵拳影之后,那个圣斗士的身体被打飞的同时,仅仅是身上的圣衣被乐渊的拳头给打得从身体上脱离了而已。

  “哇哦哦……飞得可真高,不过以圣斗士的身体应该摔不死吧……”

  乐渊望着被他得出去最起码百米至高,一头栽进海中的那个不知名圣斗士估算着说道。

  而这时候纱织已经在辰巳的搀扶之下从车子中走了出来,她看着乐渊的右手腕那里,发现当年她送出去的那个花环已经不见了踪影的时候,她的心略微一收缩。

  “乐渊啊……你这家伙来得实在是太及时了,那些家伙是敌人吗?”

  辰巳将纱织护在自己的身后,望着眼前变化虽大但是多多少少还能够看得出过去轮廓的乐渊询问道。

  乐渊点点头,虽然那些个家伙并没有自曝身份,但是整个圣域能够排除其他圣斗士来刺杀纱织的人,除了教皇之外还能够有谁?

  “先跟着我来开这里吧,如果真的的是那个人的手臂,事情远远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乐渊的话一说完,辰巳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看着他们原本要去的机场方向道:“那么,难道不去接其他人了吗?”

  在辰巳的眼中,既然有人来暗杀他家小姐,那么自然是有越多的人保护那好似越安全。乐渊的实力虽然看起来的确不错,一出场就秒掉了一个“貌似很强”的敌人,但是双拳难敌四手这种观念依旧留在了辰巳的心目中。

  乐渊闻言后却陡然笑了出来,同时拉着辰巳和纱织二人向着一边走去。

  “不用了,他们已经来了!”

  乐渊的话还没有说完,跨海大桥两边的钢索上再一次跳下了三名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的男性圣斗士。

  这些男性圣斗士的身上均是黄铜色的青铜圣衣,实力上来看也就和刚刚被乐渊解决掉的那个家伙是同一水准。

  “啊——乐渊,快快……拦住他们!”

  辰巳见到三倍于刚刚的敌人,下一秒就拉着纱织躲到了乐渊的身后,但是那刚刚跳出来的三人却已经分布在了大桥的两段,他们已经将乐渊三人包围了。

  “没想到你还活着,大胆的逆贼!竟然感冒充雅典娜女神,真是罪大恶极!”

  三人之中的其中一人一手指着纱织,那眼中毫无掩饰的杀意可以说连纱织这个不懂修行的人也能够感受得到。

  “你这家伙,看刚刚打飞亚鲁哥路的姿态,应该也是圣斗士吧,你这是想要违逆圣域的命令,成为人人追杀的叛徒吗?”

  刚刚那人左边的一人指着纱织身前的乐渊指责道,看得出他们三个之所以没有直接动手还是因为投鼠忌器,深怕乐渊这一击秒掉之前那名同伴的家伙再度出手。

  因为是一同执行任务的人,彼此间算是非常了解各自的实力,应该说硬实力上不分上下,因此才更加觉得有所顾忌。

  不过很快他们便再也没有了顾忌的时间了,乐渊之所以为笑还有口中的“他们”可不是眼前这三个臭咸鱼烂鸟蛋,而是因为乐渊他感受到了另外三个正在从机场那边像这里赶来的小宇宙,那小宇宙虽然还没有见面却已经带给了乐渊强烈的熟悉感。

  “叛徒?真正的叛徒是谁未来自有定论!不过在此之前,你们还是顾及好自己吧!你们的对手来了……”

  “休得伤人!”

  突然一声长啸自所有的头上传来,当那三名圣斗士抬起头的瞬间,便见到一个一身黑色长发的男子从天而降,同时青蓝色的圣衣化作无数的组装不见在短短一瞬间组合,安装到了已经将小宇宙提升到一个峰值的他身上。

  紫龙,六年不见没想到一出场就是一次大招。

  庐山升龙霸!

  在紫龙右拳挥出的瞬间,一条由炙热小宇宙力量组成的青色长龙咆哮着对着下方的圣域三人组之一发动了攻击。

  似乎是慑于这从天而降的攻击,又或者是被那咆哮着仿佛活过来的青龙吓住了,被庐山升龙霸锁定的安人竟然值得在反应过来的瞬间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像是无助的普通人一般将双手挡在自己的脑袋前方。

  这样的防御虽然不能说全然没有作用,但是真的以为凭借这只有微薄小宇宙加持下的圣衣就能够挡得住由黄金圣斗士童虎传下的绝招吗?

  呼啸而至的青龙一口吞下了那名圣斗士,随后在强大的冲击之下那人被青龙整个抹除了痕迹。而那人正是毫不掩饰对纱织释放杀意的家伙,他也是这一场战斗中的第一个死者。

  “啊——下一个,又会是谁呢?”

  人未至,小宇宙便已经到了现场。不过是一秒钟的间隔,一道身穿粉色圣衣的身影飘然来到了其中一名敌人的身后。

  脚下的桥面上一瞬间出现巨大的魔法阵,只要熟悉的圣斗士都明白这是圣衣召唤时出现的法阵。那名被盯上的不知名圣斗士猛地回头就是一拳,虽然不知道究竟敌人是谁,但是他却已经无暇顾及了。

  咔——

  他的拳头停在了半空之中,那只拳头已经被青色的锁链缠住,而他的身体同样动弹不得,在他无法感知的情况下,无数锁链已经将他完全封死。

  瞬,一头墨绿色的头发还有那堪比少女的颜值与狡黠,没想到六年过去了这个跟在一辉身后的“小妹妹”此刻反倒是变得如此的中性化。

  那个被锁住的家伙也算是好运,对他出手的并不是别人而是最心慈手软的瞬。被缠住之后的他被无数的锁链不断鞭打,随后整个甩飞了出去化作了天变的一颗星,虽然不是全然无伤却也保住了一条命。

  “哇啊啊——”

  眼见自己的同伴又在短短数秒钟内被接二连三地干掉,仅剩下的最后一人顿时半蹲下神子随后猛地发力向着其中一个没有人的方向跃去。

  “嗡嗡嗡——”

  一道由远及近的机车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耳中,只见一辆机车急着车子的残骸为踏板直接飞跃至了半空之中目标直指想要逃走的最后一人呢。

  而那机车的主人从扯上跃起随后圣衣瞬间着装,随后一拳对着对方挥了出去,一瞬间由小宇宙迸发出的冻气自拳上涌出,那个想要逃走的人甚至没有察觉懂啊自己的死亡,整个人在冻气的作用下化为了冰雕随后完全破碎。

  冰河,五小强中的第四位在此现身,这一次重聚的主角基本上已经到齐了,除了行踪不明的一辉之外,他们都按照六年前的约定成为了圣斗士,并且带着圣衣来到了这个他们从小生活的地方。

  一时之间除了纱织和辰巳之外,乐渊与其他三人相视而笑,他们这些老伙伴总算是再一次聚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