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 天空一声巨响,英雄闪亮登场

  公元2014年9月1日,这是日本所有小中高学校开学的日子,而已经达到16岁的城户纱织本应该在这样还略带炎热的9月,开始她高中第一学年第二学期的生活,但是现如今她可不是坐在前往学校的车上。

  机场,这就是城户纱织今天的安排。早在一周之前,作为城户纱织管家的辰巳便已经提前告知了今日的日程安排,而纱织同样对这一天充满了期待。

  时隔六年的重聚,那时还是孩童的她对着另一个看起来完全不像孩子的做出约定,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她遇到危险,另一个他便会成为拯救她的英雄。

  连10岁都不到的他们当时会懂些什么?纱织在学校的时候,也曾经将自己的这个约定告诉过其他人。只不过或许在小时候还有人会对其羡慕不已,但是当长大后她的那些同学剩下的大概就是尴尬的附和了。

  不过城户纱织却有着和他们完全不同的判断,从小便察觉到自己拥有异于常人能力的她比起所谓的“常识”,更加相信那不被人看好的“直觉”。

  或许有人觉得10岁不到的孩子做出的约定也只是一个笑话而已,但是纱织直到现在依旧相信着,当初那个能够在她最危急时刻挺身而出拯救他的男孩,如今同样成长为独当一面的男子汉了。

  6年后的他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已经到了16岁花季年龄的城户纱织心中也不由遐想起了那个思念了6年的人的模样,依旧是那一副稳重之中带着几分玩世不恭,又或者是那联系团体之间的重要纽带。

  坐在黑色轿车后方的纱织一身红褐色的日本学生装,挎着一个黑色的皮包,眼睛看着外面已经逼近的跨海大桥,双眼无神一看就是已经陷入了自己思绪的样子。

  而在前方的驾驶座上,辰巳带着白手套依旧是一副职业司机的样子。在前任主人城户光政在的时候,他辰巳既是管家也是对方的司机,现在换成了城户纱织作为一家之主,辰巳这个司机也开始成为了她的个人专属。

  车子从城户大宅出来之后,辰巳便在有一条没一条地说着。要说现在的他可以说非常着急,因为当初城户光政留下的遗言之中就交代了他要在16岁生日时交代给纱织身世的一切,而在此之前要要严守住这个秘密,绝对不能透露出半句。

  而辰巳不愧是忠心耿耿的管家,他的确如城户光政安排的那般六年来没有透露一丁点关于圣域、圣斗士以及雅典娜的丝毫信息,正是因为如此他现在才觉得麻烦。

  一溜烟说了半路辰巳都没有将话说到最关键的地方,直到快要上跨海大桥,距离目的地的机场没有多少距离的时候这才说到正题,只不过当他开始说的时候却从后视镜上发现自己的小姐好像在开小差。

  “小姐!小姐!纱织小姐,您有在听我说话吗?”辰巳一边双手放在方向盘上将轿车开得又快又稳,一边趁着有时间从后视镜上看到了被他的呼唤从思考中唤醒的城户纱织,“今天,便是您的16岁生日了,按照当初光政老爷的嘱托我也有些事情要告诉您!”

  唤醒了思考的纱织,辰巳清了清嗓子开始述说起了有广宇当初城户光政遗嘱的事情。城户光政作为并非只有纱织一个孙女,早年妻子离世前有过一个儿子可惜并不成器,最后留下一笔钱便让他自身自灭去了。

  而正是因为自己儿子教育的失败,才有了城户光政16年前去喜马拉雅山攀登的事情,那时候的城户光政只想要寄情于山水。

  而当知道了纱织这个婴儿是雅典娜之后,通过数年的朝夕相处,城户光政也是真的把纱织当作自己的亲身孙女来培养,因此在他过世之后城户财团的所有资产全都转移到了纱织的名下。

  而以上的资产转移看似已经是所有的遗嘱内容,但是这遗嘱还分为第二段。而这第二段才是事关纱织的关键内容,这也就是今日辰巳要宣布的事情,城户光政为纱织留下来的比金钱财团更加重要的遗产。

  “纱织小姐这些年不是一直在追寻着自己那股力量的真面目吗?”当辰巳将车子开上桥之后,他开始解释起了纱织心中的疑惑,“纱织小姐那种力量的真面目正是小宇宙!”

  “小宇宙?”

  重复着辰巳口中刚刚提到的名词,纱织的脸上充满了疑惑。这所谓的小宇宙在她的身上表现出了治愈的能力,但是这和小宇宙有什么联系吗?

  似乎从后视镜中看出纱织脸上的疑惑与不解,辰巳继续解释道:“写作微小的宇宙,小宇宙!已逝的光政老爷嘱咐过我,待到小姐16岁的时候再告诉您这件事情!而且已经千叮咛万嘱咐很多遍了!!”

  听到自己力量的真面目,纱织反倒没有过去的那种探寻了,撇过头看着敲一边从海中刚刚升起的太阳,仿佛全然不在意自己的力量究竟意味着什么。

  “很久以前,在古代希腊有个叫雅典娜的女神,守护和平的雅典娜同时也是战争女神,但是雅典娜自身不喜欢争斗!所谓的雅典娜战争就是为了保护雅典娜的战斗,这就是光政老爷调查后的结果!”

  就在辰巳如实转告着城户光政的话时,很明显他并不是一个很好说故事的人,听着这又老又沉闷的故事,后座的纱织都不由叹了一口气,似乎不知道辰巳这时候说这种老掉牙的故事究竟在做什么。

  而辰巳可不会因此而停下,他还要继续说有关纱织身份的事情。

  “……然后,那些为保护雅典娜而战的战士们,就是圣斗士!为了讨厌武器的雅典娜,圣斗士们身着由满身盔甲的圣衣,千锤百炼的血肉之躯,经过艰辛锤炼的圣斗士们练就了能把内在的斗志转化为武器的方法!据说蕴含斗志的音速一拳可以撕裂天空,他们的一脚可以劈开大地!那份内在的斗志正是小宇宙!”

  “光政老爷原本想要通过自己的研究,从世界各地把具有小宇宙潜能的少年找出来,送到了修炼地,给他们穿上了守护星座圣衣,让他们成为了圣斗士。这一切都是为了完成守护雅典娜的使命!”

  当辰巳说到这里的时候,纱织的心中不由想起了乐渊他们五个,当初乐渊五个被城户光政收养,随后又被再次送走。当时纱织可是求了许多次不要让他们被送走,可惜光政并没有同意这个请求。

  现在想来当初被送走的乐渊五个便是去修炼地,锻炼成为圣斗士去了。只不过这时候告诉自己又是为了什么,难懂啊她具备小宇宙也要去吗?

  “那么我也要去修行成为圣斗士吗?所以现在要去机场吗?”

  纱织有些不解地看着自己的双手,那是一副如此娇嫩修长适合弹奏的双手,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撕裂天空的样子。

  “不、不!不是这样的!”辰巳说道这里的时候脸色变得潮红,整个人显得异常激动地说道,“要说为什么,因为小姐您就是那位雅典娜!”

  “什么?”

  纱织听到小宇宙是圣斗士的力量还没有什么惊讶的地方,但是在听到自己就是女神雅典娜的时候也是瞪大了眼睛,小嘴张着一副不可能的样子。

  毕竟现如今的这个时代早已经不是数百年前了,科学大行其道。就算纱织自己有着超自然的力量恐怕也只觉得是人类的超能力而已,根本无法将自己和一个神联系在一起。

  “我已经和他们联系好了,今天他们就已经到了……”

  辰巳刚想要将乐渊他们几个已经回来的消息告诉纱织,但是下一秒他便瞥到一道光束射向了他车前的地方。

  轰滋滋滋——

  光束落下的地方正巧有三辆汽车在行驶,那光束碰撞上的喜爱秒,三辆汽车中第一辆首先被炸上了天,其后的两辆车也发生了侧翻。

  驾驶经验异常老道的辰巳反应不慢,见到那不知名攻击的下一秒便全力转动方向盘,车子登时划过一道弧线从爆炸的左端穿越了过去。

  但是辰巳连放松下来的时间都没有,这个时候桥上便像下雨一般不断有蓝色光束落下,被那光束撞到的地方无一例外全都发生了爆炸。

  辰巳的车技算是不错的了,但是这越来越密集的攻击下,辰巳的驾驶技术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一连避开数道攻击之后,辰巳驾驶的小轿车已经避无可避。

  轰——

  轿车还是被命中了,不幸中的大幸就是攻击没有直接名汇总车子,仅仅破坏了其中一个车轮,整辆轿车擦着护栏行驶了三十多米这才好不容易停下来。

  坐在驾驶座上的辰巳对着身后的纱织道:“快点逃,小姐!”

  正有些茫然若失的纱织突然听到从车外传来了一道声音。

  “不用担心,接下来的战斗交给我了,辰巳大叔你带着纱织先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