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8章 圣衣修复

  嘉米尔的一座尖刀山脉的废墟之中,一座唯一保存算是完整的屋子算是这里最豪华的建筑,而此时此刻乐渊却一个人坐在屋子外的残垣断壁上,对着一旁眉毛成点状的一个小孩说着他在圣域诸多经历。

  贵鬼,白羊座圣斗士穆的一个助手。这也是每个白羊座圣斗士的传统,能够被选上白羊座圣斗士的历来只有嘉米尔一族(姆大陆后裔)的人才能做到,而白羊座圣斗士更是历来唯一具备了修复圣衣能力的人。

  换句话说别看贵鬼现在还是个8岁不到的孩子,但是他天生觉醒了嘉米尔一族的念动力、他比空间传送、瞬间移动等超能力,这令他比起那些在圣域修炼了几年却连小宇宙都没有的肌肉蛮子强大得多。

  而贵鬼是幸运与不幸的集合体。说他幸运,是因为他从和穆相遇的那一刻起便被穆收为了入门弟子,换句话说没有意外的话,贵鬼几乎就是下一代白羊座黄金圣斗士的接班人。

  说他不幸,则是因为如果仅仅是普通人,贵鬼或许能够快乐地度过他的每一天,而自从被穆看中后的那一天其,贵鬼便注定了要成为一名圣斗士,而圣斗士的一生那也是多半伴随着陨落的危险。

  而贵鬼同样一脸震惊地望着乐渊,想当初乐渊找到这个密境的时候,贵鬼还以为是迷路的旅人或者是其他来请求修补圣衣的人,谁知道自己的师傅穆一见到乐渊便摆出了戒备之色。

  叛徒?

  当贵鬼听到自己师傅这么称呼乐渊的时候是震惊的,毕竟只有了解圣域、了解圣斗士的人才会知道这是一股多么庞大的势力,一般人加入后只有傻子才会选择背叛,因为一旦背叛那就是死。

  而贵鬼至今记得乐渊在面对被穆称呼为叛徒时的表情,那是一种似笑非笑全然没有把叛徒的称号放在心上的感觉,好似会被圣域通缉、黄金圣斗士击杀的人根本不是自己一般。

  一招,本应该作为敌人的乐渊和穆在见到之后只使出了一招便停止了他们的战斗。

  星屑旋转功VS星光灭绝。

  前者是乐渊从前教皇史昂那里学会的白羊座唯一的招数,至于水晶墙这种招式由于乐渊的念动力并不擅长,因此放弃了学习,反倒是这一招靠小宇宙创造高速旋转的宇宙大星团将对方完全磨灭的物理攻击招数让他觉得更加顺手。

  而后一招则是穆的自创绝招,是穆7岁时自己创立的招数,具有空间转移(扭曲空间)及物理攻击能力,以其出招华丽而著称。这一招根本在于利用嘉米尔一族特有的强大念动力,辅助小宇宙划出一个“异界”将对方的力量吸走然后返还。

  论威力两者都足以当得上白羊座的最强奥义,只不过一个偏向于物理攻击另一个偏向于念动力扭曲空间,发展的方向不同而已,而穆毫无疑问创造的绝招更适合嘉米尔一族的继承者。

  星屑旋转功,这一招绝不是一个正常的青铜圣斗士乃至于叛徒可以学到的。此世之中除了他穆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人学会这一招,而其他人更不可能从白羊座圣衣中领悟此招,最关键的是观星楼也不是他一个青铜能够偷上去的。

  因此乐渊学会星屑旋转功的途经便值得考量了,穆也正是因为乐渊使出了这一招给了乐渊继续解释的机会。

  面对穆,乐渊仅仅是转述了一句史昂带给他的话,一个关于嘉米尔一族驻地保守的秘密。

  而这个秘密也成为关键中的关键,如果说白羊座的绝招还能够通过其他途经偷学过来,但这个秘密就真的只能是嘉米尔一族白羊座圣斗士世代相传的了。

  自己人!

  通过这么一句话乐渊成功向穆证明了自己的身份,而穆同样用自己的誓言与身为嘉米尔一族的骄傲证明了他对雅典娜的忠诚从未改变过,只是当代的雅典娜究竟如何他会用自己的眼睛去见证,恐怕圣域中察觉到情况不对的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

  黄金圣斗士无疑是骄傲的,同样他们也是守护人类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虽然说世代以来雅典娜都是守护人类的女神,但是万一要事某一代出了事情变成不再守护人类来呢?

  因此现在不仅仅是雅典娜选择圣斗士,连圣斗士都在选择自己的神明。

  “艾俄洛斯是清白的,他在离开射手宫之前曾经在那里的墙壁中留下了揭露事实的真相!如果可能的话,让忠于雅典娜的圣斗士们看到它吧!”

  而自从乐渊进入嘉米尔高原起,穆连圣域都不回去了,一直在那间屋子里面用自己的小宇宙以及秘藏的星尘沙修复着破损的圣衣。

  这一修复便是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乐渊的天马座圣衣的确在三巨头手里破损得太严重,上半身的防护基本上宣告全灭,这种损伤放在一般圣衣身上恐怕连其灵魂都已经抹灭了。

  而当一个月后天马座圣衣修复后,乐渊也对着穆的圣衣完成了烙刻,当初在冥界无法观星只能利用那些前辈的守护星来烙刻。现在的乐渊那是双管齐下,一边是天空的星座星光投射,另一面直接面对着象征着白羊座的圣衣。

  这两相叠加之下速度不快不行,也好在乐渊已经完成了青铜以及白银的星图烙刻,不然骤然开始黄道十二星座那也是要吃亏的。

  而穆也在一个月后开始了第二项工作,那就是用自己的血强化天马座圣衣,但是当乐渊询问是否可以用自己的血时,穆也是一愣,不过随后点头表示可以。

  圣衣是守护雅典娜的神圣之物,因此一般来说绝对不可能用血来浇灌它。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只会出现在两种情况,其中之一便是圣衣“死了”,需要相应圣斗士以自己的鲜血去唤醒已经死亡的圣衣;情况之二就是这般强化圣衣,诸如黄金圣斗士用自己的鲜血去强化青铜或者白银,但这种强化会损伤元气不说,也不是长时间有效的,强化的效果还不见得有多么强大。

  乐渊在嘉米尔待了足足两个月,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8月30日。

  乐渊摸着已经焕然一新,甚至于连样式都有了些许改变的新圣衣,对着一副颇为劳累的穆道:“多谢了,有了这个圣衣我觉得胜算又大了一分!”

  “你能满意就好,我回到圣域后会联络那些忠于雅典娜的圣斗士,你要保护好雅典娜大人!”

  而乐渊点点头同时小宇宙与新生的圣衣联系在一起,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圣衣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刻着天马座标志的金属牌,乐渊将其重新别在了自己的项链上。

  从贾米尔离开了乐渊并未做停留而是直接前往了日本,按照当初的约定他们会在纱织的16岁生日之前赶到,虽然不知道当初艾俄洛斯为什么在临终之前定下16岁这个限期,但是无疑是说明16岁之后的雅典娜会遇到危险。

  距离雅典娜的生日还有一天多的时间,在回到东京之前,乐渊和管家辰巳通了一则电话。

  “谁,是谁?”

  辰巳的声音从电话的那一头传了过来,这一个电话号码可以说非常隐秘,也从未告知过外人。辰巳非常明白,一般意义上来说会打这个电话的只有当初从日本离开的五个小子而已。

  而在一周之前他便已经陆续收到了返航的消息,现如今出了乐渊以及一辉之外全员已经报了平安。

  辰巳的声音中带着颤抖,前不久的时候纱织小姐可是伤心欲绝,而在之后更是因为打听不到乐渊的消息而一直闷闷不乐。

  辰巳作为城户光政的管家,一直看着纱织长大的人更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一直以来都盼着乐渊早点和他打招呼,因此这一出声都是战战兢兢的,深怕电话另一头出声的不是乐渊。

  “我是乐渊,对面的是辰巳大叔吗?许久没见了……”

  “是、是你这个混账小子!”辰巳当得知对面真的是乐渊的时候,声音不由自主地变成了咆哮,不过当他冷静下来之后不由有些心急地说道,“你这家伙整整六年都没有消息,难道不知道小姐经常询问到你的消息,你知道我为了隐瞒对小姐说过多少次谎吗?”

  对于一个忠诚于城户集团的忠心管家来说,对于自己的主人说谎可能是最大的罪过,说这句话的时候辰巳都已经带着哭腔了。

  “我知道了,不过我也遇到了一点事情最近才刚刚解决。后天便是纱织的生日吧,你准备带她去哪里?”

  “紫龙、冰河还有瞬会在后天的上午坐飞机到达东京,你呢?应该不会迟到吧?”

  “后天吗?放心好了,我会主动去找你们的,那么东京再见!”

  挂完电话的乐渊直接化身为光从上海飞向了大海另一端的日本,不管艾俄洛斯的预言准不准确,总而言之先护住纱织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