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久违的人间,活着就是最好的消息

  力量的强弱并不是取胜的绝对影响因素,对于时机的把握同样能够影响到战局。在受到哈迪斯力量影响下的乐渊,在这结界笼罩下的三途川的确是实力十不存一甚至于连能不能保住百分之一都是个问题,但是这不代表他就没有反制的手段。

  如果是1V1拼硬实力,实力大减的乐渊对上天间星的卡隆虽然不能说就这么输了,但是绝对会被他拖住。而乐渊偏偏在这种时候最缺的便是时间,每多被拖住一分钟,那么对于他来说危险便会多上一分。

  卡隆的死完全就是咎由自取,若是他乖乖拿着金子走人,乐渊根本没有那个闲工夫去理会他,但是他偏偏想要做一个称职的冥斗士。

  不过卡隆死就死了,对于乐渊来说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将乐渊摆渡过三途川。解决了卡隆的乐渊根本不做丝毫的停留,就这么一路向着冥界的出口地狱门跑去。

  一路上在前往三途川的这一条路上有着不计其数的亡魂,他们大都是普通人的亡魂是故在死去之后只有浑浑噩噩的本能,对于乐渊也大都视而不见。而只有一些负责引导亡魂的杂兵才会对乐渊造成干扰,但是终究只是干扰俄日,根本够不上威胁。

  一路挥拳、狂奔,在干倒了无数敢过来拦路的杂兵之后,终于在两年半之后乐渊跨出了地狱门,从被无数圣斗士视作绝地的冥界区域中脱身而出。

  不够,想要真正获得安全还远远不够。

  虽然在离开了地狱门之后,乐渊的实力已经不再受到压制,但是说到底他还是没有从冥界这个世界中返回人界,只要还没有返回人界,那么他依然有可能遭遇到冥斗士的伏击。

  黄泉比良坡,那里绝对算不上什么天堂,但是对于现如今还在逃命的乐渊来说黄泉比良坡就是通往天堂的大门,只要到了那里自己便能够重返人界。

  冥界的人发现自己了吗?有没有派人前来追捕?

  这些问题对于正在亡命狂飙的乐渊来说同样是需要思考的重要问题,但是乐渊现在也没有对策了,只能赌自己能够在冥界追捕者到来之前安全撤离,亦或者追捕的人实力不强。

  就在距离黄泉比良坡还有不过10公里的地方,不仅仅是乐渊,就算是普通的圣斗士要跨越这段距离也不过是半分钟不到的时间而已,而乐渊甚至连1秒的时间都不需要。

  不过老天就是喜欢开玩笑,连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都不给乐渊,在他即将到达脱逃地点的时候,他最终还是被人赶上了。

  乐渊最不想遇到的人,冥界三巨头之一的天雄星迦楼罗艾亚哥斯,冥斗士中最强者,以“神速”而著称,也是在速度还是力量都是首屈一指的存在,可以说攻守兼备的最强者。

  在冥界之中能够赶在乐渊前头堵住乐渊的人,恐怕整个冥界也只有他了。

  而艾亚哥斯见到乐渊之后皱了皱眉头,虽然他的记忆并没有将天马座的信息传承到这一代,但是从乐渊身上的圣衣他也是能够看出一二的。

  “区区青铜?”

  从艾亚哥斯的语气之中,只能够听得到轻蔑与藐视。这是作为冥界三巨头中最强者的艾亚哥斯不加修饰的评价,不过他也的确是有这个资格说出这番话。

  冥界三巨头无一例外都是最强级别的斗士,若是放在圣域这边,也是最强的黄金圣斗士。如今这个时代的圣域,恐怕也只有撒加、沙加或者是没有死掉继续修炼的艾俄洛斯能够与之一较高下。

  当见到乐渊的第一面,艾亚哥斯的脸上带着失望。毕竟他作为冥界三巨头,原本在接到潘多拉的追击任务时,还以为能够杀掉自己布下法拉奥的人究竟会是什么样子,谁曾想竟然是一个青铜圣斗士。

  “哼!区区青铜,你是想要自断双臂随我回去,还是被我打断四肢带回去!”

  艾亚哥斯的条件无论是哪一条都非乐渊所愿,因此几乎是他说出口的下一秒,双方便直接开火了。

  天马流星拳!

  还是一样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乐渊所穿天马座的圣衣所属的绝招天马流星拳可以说是简单至极的招数,和闪电光速拳一样追求的就是一个速度。

  只要你的拳速够快,那么这一招的威力便能够不断提升。虽然说的简单,但是真正能够将这一招发挥出来的却少之又少。

  一瞬间,乐渊的拳头上爆发出了犹如璀璨银河的光明,数以亿记的拳压在瞬间笼罩在了艾亚哥斯的身上。

  明明是最简单的招式,但是在艾亚哥斯并没有完全打起精神防备的现在,这一招却是出其不意地闭着他不断防守,甚至于比打退了近百米。

  “有意思……”艾亚哥斯手部冥衣上已经不断地防御拳头的攻击已经冒出了白烟,虽然仅凭单纯的流星拳并不足以击溃他的冥衣,但是这暴起的小宇宙已经让艾亚哥斯起了兴趣,“区区一介青铜竟然掌握了第七感,你这家伙难怪有了打败法拉奥的资本,但是在冥界内你又是怎么做到的……”

  无尽的拳影形成的星光光带已经消失,这些攻击无一例外全都被艾亚哥斯的双手以及冥衣挡了下来,真正伤到他身体的没有一个,流星拳速度够了威力却稍显分散。

  艾亚哥斯的疑问也正是潘多拉想要知道的,并为此派他来追捕乐渊的根本原因。就算是黄金圣斗士在冥界内也难以击杀普通的冥斗士,这就是哈迪斯结界的力量,若是圣斗士掌握了对抗结界的方法,那么无疑对于冥界异常不利。

  “你不需要知道!”

  又是一记流星拳打出,乐渊边打边退向着黄泉比良坡方向缓缓退去。艾亚哥斯这样的对手绝对不是他现在能够轻易解决的,乐渊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进行休整。

  第二次流星拳的拳速更加快,而乐渊的小宇宙爆发出了比起刚刚更加强大的力量。拳压形成的流星发出无比耀眼的光芒,甚至于变成了小太阳一般阻挡在了艾亚哥斯前进的道路上。

  “不自量力!”

  眼看乐渊竟然依然使出如此粗浅的招数对付自己,艾亚哥斯怒意猛增,左手挡下攻击的同时也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接近着乐渊。

  右手带着高昂的战意与势不可挡的力量一拳挥出,艾亚哥斯那强横至极的腕力令他的这一拳直接打破了乐渊的防御。

  “咔嚓——”

  乐渊收起胳膊,侧身抵挡艾亚哥斯的右臂在对方的一拳之下,圣衣的护肩就此破碎。不仅仅如此,乐渊隐隐感觉到若不是自己以第七感的力量试图化解对方的力量侵袭,恐怕这一击之下他的右臂就要化成肉泥了。

  轰——

  迦楼罗振翅,属于艾亚哥斯的得意绝招,依照之下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挡,无一例外全都被他轰上了天空。

  而艾亚哥斯看着俄北自己轰上天空的乐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随后走到一旁用自己的脚在地上画了一个叉叉,随后眯着眼睛说道。

  “3秒钟之后,青铜将会坠落于这里,随后就此死去!3、2、1……”

  随着艾亚哥斯口中的数字倒数数到了“1”字,只见一道黑影果然从天而降,轰隆一声重重地将艾亚哥斯刚刚划下叉叉地方摔成了一个巨大的凹坑,乐渊就这么面朝下地趴在那里。

  “又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圣斗士……”自觉乐渊已经死定了的艾亚哥斯刚想抬起脚走进乐渊,就这么将他的尸体带回去交给潘多拉复命,但是刚刚踏出一步他便不敢相信地说道,“怎么可能!区区一介青铜,怎么可能活下来?!”

  不可能的事情多了去了,而对于乐渊来说他能够从任务世界活下来也正是因为将不可能变为了可能。虽然对于艾亚哥斯来说,他刚刚的那一记迦楼罗振翅的招数并没有留手,不过就效果而言并不见得有他预料中的那么大。

  乐渊中招的地方是左胸口,那里一片蔓延至护肩地方的圣衣全都破碎了,甚至于连乐渊的身体凑在这一击之下五脏六腑差点没被震得移位,不过乐渊已经达到第七感解放的身体又何尝令他失望过,身体能力的7成,虽然不多却也足以让他化解掉艾亚哥斯的力量。

  “咳咳……看来所谓的冥界三巨头也不过如此,凭你的拳头怎么可能杀得死我!”乐渊的右手拇指抬起对着自己的胸口一按,一副我不怕你的样子让艾亚哥斯看得那是怒火中烧。

  “混账!”

  将小宇宙再度燃烧到巅峰,施展出全力的艾亚哥斯当着乐渊的面又是一记[迦楼罗振翅]打了出来,他的这一招这一次全无保留地出现在了乐渊的眼前。

  艾亚哥斯完全没有注意到乐渊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蓝色的闪电,将他的这一招完完整整地看在了眼中。

  “3秒钟之后落在这里!”

  艾亚哥斯再度在一边的地上画上了一个叉叉,随后双手交叉抱胸在那里默默等待着。但是这一次他却失算了,就算是过去了整整一分钟乐渊依旧没有从空中落下来。

  不仅没有落下来,当艾亚哥斯再去寻找的时候,整个冥界哪里还能够找得到乐渊的踪迹?

  真当乐渊是傻子吗?一打起架来就把自己最重要的事情给遗忘了,他和艾亚哥斯打起来的目的便是尽快脱身,能够不打下去就完成目的,何乐而不为呢?

  从冥界脱身的乐渊再度看见了蓝天白云,最关键的还是太阳,不过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这破碎的圣衣却是发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