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逃亡,冲向光明

  天英星路尼弱吗?他能够作为守护冥界入口第一狱,并且被原本作为冥界大法官的三巨头之一天贵星狮鹫米诺斯授予法官一职,便足以说明路尼在米诺斯心目中有着怎么样的地位。

  任何能够独当一面的冥斗士都不简单,更何况能够得到三巨头认可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冥界说到底还是要看实力的,而作为一名冥斗士更是如此。

  虽说大法官需要公众严明,但是在冥界之中所谓的公众严明并不能让人长久地活下去,归根结底想要获得长久必须自身的强大。

  而路尼的两个招数,[黑暗轮回]和[火焰紧绕]两招也不弱。前者能够令人丧失战斗意志随后进行转移进炼狱,而后者更是一招不比仙女座锁链弱小的缚杀绝招。

  尤其是[火焰紧绕]这一招更是会用冥衣上的鞭子缠住敌人,有多少罪就缠多少圈,然后将人勒成数段。这一招同样无比恐怖,甚至一度突破了后期仙女座瞬的锁链防御,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但是这样的一个冥斗士中的高手被乐渊一招秒杀,可能吗?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的确难以做到,但是如果放到乐渊的身上却是可能。天英星出招用的是[黑暗轮回],但是以路尼的能力能不能在意志上战胜乐渊尚且不说,就说想要通过罪孽让乐渊失去战斗力,正如乐渊所说的那样,他以为自己是谁,能够来定乐渊的罪孽?

  冥斗士或是圣斗士,无论他们的力量提升到某个境界终究还只是一个人罢了,这就是所有神麾下斗士的悲哀,无论力量多么强大,甚至能够媲美乃至于杀死神,却终究只是昙花一现,结局始终是消亡。

  神和人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不在于力量也不在于意识,而是一种类似于位格的变化。这位格看似没有作用,但是只要跨过去了便是两种不同的存在。

  而乐渊如今的情况就是跨过去一半的那一种,虽然还不是神,却也不是凡人能够随意进行审判的。真正能够定下乐渊罪孽的,恐怕也只有真正的神。

  因此路尼刚刚出手便预示着他出了昏招,非但没有令乐渊因为罪孽而失去战斗意志,相反被乐渊的庞大罪孽缠身引起了他自身的业火从而自顾不暇,这才被乐渊一击即中结果了性命。

  路尼之死意味着乐渊眼前基本上没有了挡路的冥斗士,只要在继续前进跨过三途川,最后一路出了地狱门便等同于一片坦途,他将再度迎接阔别两年的地面与阳光。

  乐渊一路从第八狱出来闹出的动静绝对不算小,108魔星之中一连被乐渊斩掉了三个“天”字辈的存在,这可不是冥界之中那些具备了非魔星冥衣的杂兵,而是真正的魔界中坚力量,就在这短短半天不到的时间被解决了,怎么能不令魔界的掌权者潘多拉感到愤怒。

  “天猛星双足飞龙拉达曼迪斯,还有天雄星迦楼罗艾亚哥斯!”潘多拉可以说自从觉醒后成为了冥界在哈迪斯苏醒前的元帅后可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毕竟在冥界这块地盘上有谁敢来招惹冥王军,“你们给我找到那个杀我冥王军的家伙,给我带回来!如果敢反抗,死活不论!”

  冥界三巨头一下子派出了两个人,这足以说明潘多拉此时此刻究竟是多么的愤怒,不过她现在才派人,真的可以追到即将逃出生天的乐渊吗?

  而离开了第一狱的乐渊继续前行,只不过他终究还是慢了一点,在冥界待了整整两年半还要长的时间,再加上手上的雅典娜花环并非纱织神力完全觉醒的产物,能够护持他突破第一狱也已经到达了极限。

  脱离第一狱没有多久,乐渊便感受到自己右腕上那早已经熟悉的花环此刻在最后一片花瓣凋零之后整个化作了飞灰消失无踪。

  而伴随着雅典娜的庇佑消失,属于哈迪斯的结界也是一下子作用在了乐渊的身上,纵然乐渊已经是第七感巅峰的极限圣斗士,但是现在还没有领悟生与死的阿赖耶识。

  第八感阿赖耶识并非力量,也也不是所谓的第七感的强化,仅仅是令明悟其力量的人打破生与死界限的能力,可以说是人类跨越界限迈向神的第一步。

  对于一般人来说第七感便是他们的极限,无论小宇宙如何提升依旧只能在第七感的范畴之内。

  而众神之所以能够凌驾于人类之上,便是因为众神掌握了“众神的意志”这种超越极限的力量。凡是领悟这种力量的神之灵魂永恒不灭,宇宙也会灭亡,但神永恒不灭,只能封印。

  神的境界如果用小宇宙来划分,那就是超越了第八感阿赖耶识的极限,真正的区分人与神之间差距的境界。虽然自古就没有人类踏足这一境界的记载,但是如果用来描述神的话,便只有这个词。

  而人类想要达到媲美众神的力量便只有不知道存不存在的Ω片鳞乃至于大宇宙甚至于超级超级Ω。但正如人的生命短暂如烛火,纵然觉醒了如此的力量,超级Ω依旧提升的只有人的战斗力而非人的境界,无法达到不死不灭的神之境。

  乐渊在失去了雅典娜花环之后同样感受到了来自于哈迪斯结界的压迫。这种感觉还真是之前无法感受到的难受。也正是因为感受到了哈迪斯结界的力量,乐渊才会目标为什么自古以来就没有多少人真正打入冥界,想要顶着结界突破哈迪斯的王城实在是太困难了。

  不过好在乐渊不是要一路打进去,而是从深渊之中打出来,而且距离成功也只剩下一步之遥了,因此就算战斗力被哈迪斯结界削得非常厉害也没什么。

  不过唯一让乐渊感到蛋疼的大概就是他的速度因为实力受到限制而再度暴降,原本应该能够很快就到达的三途川,被他硬是花掉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达到。

  不过他刚刚来到冥界三途川的渡口没有多久,不远处看不到对岸的河面上便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只小船的身影,而且穿上还出现了一个身着冥衣的冥斗士。

  没有多余的话语,乐渊摆出了一副随时准备出拳的动作。

  而那船上的船夫卡隆则是拿着手中的船桨,一副笑呵呵的商人模样,看着乐渊的表情到不像是在看一个敌人而是一个许久不见的顾客。

  “嘿嘿嘿……真是难得,圣斗士竟然会从冥土之中出来,你圣衣的样子似乎很熟悉……”卡隆望着乐渊的圣衣一副沉思的模样,看起来还真的有几分记忆,“……我想想,应该是一年,不对是两年前,你被法拉奥带进了冥土……你是那个死掉的家伙!”

  “我要渡河,你是渡我过去,还是我杀了你自己来,选一个吧!”

  乐渊没有多余的废话,眼睛瞄过了那一艘小船,随后淡漠地说道。这声音中不带丝毫的迟疑,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但是失去了雅典娜庇佑的乐渊,还能对付得了眼前的天间星卡隆吗?这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毕竟这只有乐渊自己最清楚。

  “嘿嘿嘿……不用这么紧张,我虽然是一个冥斗士,但在此之前我还是一个摆渡人,只要你出得起那个价钱,我管你是人是鬼,是圣斗士还是冥斗士全都无所谓……”卡隆的右手伸了出来,对着乐渊所在搓了搓拇指和食指道,“带钱了吗?我可是只收黄金的哦!”

  说着卡隆还将双眼死死地盯在了乐渊的身上,似乎在担心乐渊是个穷鬼出不起钱,会做出武力逼迫的事情来。

  但是乐渊现在那是有苦自知,他现在的状态只有出了地狱门才算好的,到了黄泉比良坡之后,哈迪斯结界的效果便几乎没有了,到时候他才算是真正的安全。

  至于现在,钱算个屁!和安全比起来,把黄金用来铺地板都无所谓。

  乐渊右手一伸,随后从虚空之中掏出了一块金条随后扔向了卡隆道:“我赶时间,这个作为船费足够了吧!”

  眼见乐渊凭空摸出了一根金条,卡隆接到怀里之后现实不信地掂了两下,随后有对着金条咬了一口,这才确信这金条并非幻觉也非假货。

  受到钱之后的卡隆笑呵呵地对着乐渊道:“嘿嘿,还请上船,我这就送你渡河!”

  乐渊一跃来到了渡船上,而卡隆则是拿着船桨撑起船离开了岸边。

  整个三途川奇黑无比,河水像是能够将人的灵魂拉入河底一般。

  “嘿嘿……这三途川可不是人能够触碰的,你碰一下便会被拉入湖底溺死,也只有我这船能够送人来往于冥河的两端……”

  很快渡船来到了另一边的河岸,当乐渊踏上岸之后,突然卡隆叫住了乐渊。

  “诶,还请等一等,这位客人!”

  闻声后乐渊诶呦转过头,就这么背对着卡隆。

  “有什么事情吗?亦或者我的船费付少了吗?”

  “不不不……你的船费足够了,我还应该将多余的钱还给你,只不过我不喜欢将到手的钱再吐出去,所以嘛……”

  “你想黑吃黑?”

  “不不不……我只不过大人有大量,准备吃点亏,把你的尸体再从这里送回到另一端!”

  话音刚刚落下,卡隆便举起手中的船桨刺向了他眼前的乐渊。

  但是这刚刚踏出一步,他便普通一声坠入了三途川之中。

  幻胧魔皇拳!或许连卡隆都没有发现,在他载着乐渊渡河的时候便已经身中魔拳,只不过他一直没有异动才未触发幻境。

  当他向乐渊发动攻击的那一刻,他便已经迈进了鬼门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