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断罪?谁人能断?

  如果说冥界是一个企业的话,那么毫无疑问所有的冥斗士都算得上是管理阶级的。

  冥界的杂兵可以说比起圣域的福利还要好一些,只不过那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得了的,所有的杂兵都是骷髅兵。作为冥界的低层员工,力量远超人类,穿着不属于一百零八魔星的低级冥衣。

  这些冥界的杂兵应该说才是真正负责冥界运转的人,负责勾魂、给亡灵引路、押送亡灵、巡逻和搜捕逃亡亡灵等事物,由于事务繁多因此数量极多。

  而除了人类亡灵形成的骷髅兵这一部分的人之外,还有着恶魔的存在。恶魔不同于骷髅兵,是地狱真正的本土居民,因此虽然并未授予冥衣却不比上面的杂兵差。

  而在冥界这个庞大的企业的真正主人哈迪斯长期被封印的时代中,整个冥界企业便落在了这数百人的手中,他们作为冥界的管理者虽然地位有高有低,但是无一例外全都是以实力说话。

  冥界的副手自然就是睡神和死神,不过这两个和哈迪斯的情况差不多,基本上处于放权状态。真正意义上统领整个冥王军的是潘多拉这个女人,而每一次的圣战也往往是由潘多拉作为第一人开始的。

  冥界三巨头则是中层管理者,具备了远超其他冥斗士的力量,可以说就算是潘多拉也也很难强迫他们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而除此之外的冥斗士以“天”、“地”区分名号,各自驻守在冥界各处。地狱门、三途川、八狱、三谷、十壕以及四圈。

  虽然说距离冥王军完全复活还有一段时间,但是毫无疑问如果真的要一路打出去的话,乐渊有十条命都不一定能够成功脱身。

  而当乐渊成功从第八狱来到第二狱——暴雨地狱,这也意味着乐渊距离成功脱离冥界已经走完了过半的路程。

  暴雨地狱不负它“暴雨”之名,这里终日下着能浓度很重能融化灵魂的酸雨。就算是乐渊这样的活人,用哟小宇宙的力量在这种酸雨下依然会感到非常不舒服,恐怕除了冥斗士之外无人可以适应这样的环境。

  法拉奥作为第二狱的守护者,他自然在九成的时间都会待在暴雨地狱不离开。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在暴雨的环境下乐渊想要从第二狱悄悄溜走应该比他之前闯过的地方更加简单,但是乐渊却忽视了一个前提,那就是地狱三头犬刻耳柏洛斯死前的诅咒。

  虽然其他人对于这种诅咒并不怎么熟悉,但是作为和刻耳柏洛斯相处了无数岁月的法拉奥却是能够隔着暴雨发现乐渊的踪迹。

  不过法拉奥他自己也非常的震惊,两年前他可是亲手将乐渊送进了冰之地狱,从神话时代开始被扔进了冰之地狱的人就没有一个爬起来的,这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共识。

  而更加关键的是,法拉奥清清楚楚地记得一件事情,那就是眼前天马座的心脏已经被他自己给震碎了,一个已经失去心脏的人怎么可能活着,而且还是在冥界活了两年?

  眼前的天马座乐渊必须留下,从他的身上拷问出“活过来”的秘密!

  法拉奥想要留下乐渊,而乐渊何尝不想要在此解决了法拉奥。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相逢一笑泯恩仇,忘记自己被爆了心脏的仇恨,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这才是乐渊最想要做的事情。

  “留下吧,天马座!”

  属于法拉奥的催魂夺命的琴声再度出现在第二狱之中,而在魔琴响起的那一刻无数从天而降的酸雨被这音波震飞,顿时以法老奥为中心的十公里之内顿时不见丝毫的酸雨痕迹。

  同样的招式对于圣斗士是没用的,这句话虽然乐渊也想要说,但是却根本是两回事。

  想要破招自然要看清楚对方的实力招数才能够做到,而在当初第一次对决法拉奥的时候,乐渊仅仅是一个实力不完整的第六感青铜圣斗士而已,仅仅是察觉出了其中的力量以精神为主。

  现在第二次面对这一招,虽然做出了规避动作却根本无效。

  均衡诅咒,已经领悟了第七感的乐渊算是彻底看清楚了。均衡诅咒以琴音出招,琴音笼罩之处都被法拉奥的精神力笼罩于其中。

  任何没有逃出琴音区域的人,都会被均衡诅咒击中,这一点在再次中招的乐渊身上被体现了出来。

  心脏再度出现在了乐渊的眼前,而从石壁壁画上出现的天秤同样出现在了乐渊的眼前,而伴随着法拉奥将羽毛放在其中一边的天秤上的时候,均衡诅咒开始发动了。

  无论是天秤还是乐渊从胸口破体而出的心脏,亦或者是此时此刻法拉奥拿出来的羽毛全都是不存在的事物,也就是所谓的精神幻境。

  但是这所谓的精神幻境却比现实更加的危险,一旦在这精神幻境中落入到法拉奥的步调之中,那么当均衡诅咒施展成功的时候,也就是乐渊的真正心脏被压爆的时候。

  不过这样的交锋也只有在奇袭的时候好用,或者说在对方完全不明白均衡诅咒的特点时才能够完成以弱胜强的奇效。

  乐渊可不再是两年前的那个半吊子,也不是那种体力不满的半残状态。均衡诅咒虽强,但是要借助这一招再度爆掉乐渊的心脏那就是做梦。

  “这一次依旧是你输了,天马座!”

  法拉奥居高临下望着乐渊,看着那即将失去平衡的天秤如此说道。

  不过有时候眼睛看到的并非真相,乐渊会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看着法拉奥出招吗?

  “输的人不是我,而是你!想要定我的罪,你以为自己算老几?真正被审判的人,是你啊!”

  乐渊的手一挥之后,法拉奥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花,随即骇然发现自己眼前的乐渊胸口早已经没有了破洞,与之相反的是自己的胸口整个爆开,一颗还在跳动得心脏就这么被放置在了天秤上。

  叮——

  乐渊的右手中止对着天秤一弹,随即一声清脆的金属音传入到了法拉奥的耳中,随即那隐藏在他记忆深处的画面一幅又一幅出现在了法拉奥的眼前。被他杀死的人,死在魔琴之下的人不计其数,有不少甚至连他都已经遗忘了……

  后悔吗?原本根本不应该有后悔以及恐惧这种感情的法老奥第一次察觉到了“厉鬼追魂,无常索命”的厉害之处。

  已经被幻觉笼罩的法拉奥已经完全看不清所谓的真相,他的均衡诅咒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出现问题的,乐渊又是凭借什么破了他的均衡诅咒?

  前代双子座黄金圣斗士阿斯普洛斯秘传的幻胧魔皇拳,乐渊是吃过这一招的苦,所以在阿斯普洛斯传授的时候废了大功夫去学,可以说除了逃命用的积尸气冥界波之外,这一招幻胧魔皇拳是学得最用心的。像什么圣剑也多半是靠着乐渊的剑术基础,而幻胧魔皇拳则纯粹是靠多练练出来的。

  嘭——

  法拉奥的心脏爆开了,但却不是乐渊下的手,而是在无穷无尽的幻觉之中,令法拉奥自己杀了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受到了控制,或许在他死后反倒是一种解脱,他其曲的脸上难得地出现了平静。

  越过第二狱暴雨地狱,乐渊很快来到了八狱中的最后一狱——冥界审判庭。

  当乐渊从第二狱进入审判庭的时候,整个审判庭内可以说是静得能够吓死人,整个屋子里面除了羽毛笔划过纸张的声音之外,便再无其他的声音,甚至于连呼吸的声音也没有,亡灵是不需要呼吸的。

  乐渊进入审判庭的时候,脚步声可以说是非常明显,而当他踏入审判庭中的时候,只见自己右侧的地方正是一个披着黑色披风的白发男子。

  “罪人!就由我天英星路尼,来审判你的罪恶!”

  “冥界的人就这么喜欢顶多别人的罪孽吗?你算老几!”

  乐渊抬手就对着眼前眯着眼睛极其装逼的男人无数记的拳头打了出去。此时此刻乐渊的拳头又岂是两年前能够比的,就算是冥界三巨头也不可能处之泰然。

  而路尼作为三巨头之下的冥斗士自然也不可能等着挨拳头,在乐渊抬手的下一秒便从法官的位置上向着一旁跳了出来,与此同时他冥衣上的黑色长鞭旋转成盾状,将了的拳压挡了下来。

  一抬手属于路尼的反击来了,又是一招精神境界上颇具造诣的招式,其中还包括着空间的力量——黑暗轮回。

  这一招能够让中招者之前做过的一些罪孽进行回放,产生负罪之感,无力反抗,然后再把人送入相对应的地狱。

  典型的精神+空间的符合招数,但是连均衡诅咒都无法定夺乐渊的善恶,区区黑暗轮回又能如何?

  就在路尼出招的同时,乐渊已经一跃来到了他的身前。

  圣剑Excalibur——

  依旧是一剑从路尼的天灵盖劈下,将路尼这个天英星切割成了对等的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