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机遇是用命拼出来的

  一个在任务世界久经考验的人会这么容易就死去吗?答案是自然不会!

  而乐渊在所有的晋升者之中也算是出类拔萃的存在,别看这个任务世界进入得有些莫名其妙,他至今没有将关键信息记起来,但是依然不妨碍他在这个世界的生存。

  通过领悟第六感,乐渊自身时空天赋已经恢复了一部分的能力,对战基鲁提的时候展现出来的空间移动便是由此展开的,不过这种能力受限于小宇宙的开发,乐渊现在就算是将第六感开发到极限也只能一次性移动10公里而已。

  而除了空间天赋之外,最关键的就是乐渊空间背包中的各种补给道具也可以动用了,虽然装备这样的东西依然无法使用,但是乐渊可是已经拥有了保命的物品——替死木牌。

  在已经有了保命道具的前提下,乐渊基本上不存在被神之外的人物杀死的可能性。因此就算是在身体情况糟糕的情况下遇到的天兽星法拉奥,乐渊也没有展现出丝毫的退缩,而是选择了硬刚。

  硬刚的结果就是乐渊败了,一来法拉奥的招数对于力量已经衰减的乐渊实在是克制。法拉奥的琴音就是精神控制技能,如果在实力不济的情况下对于这样的招数只会处处受限。

  若是状态完好的情况下,乐渊和法拉奥只能说半斤八两,真打起来谁也不觑谁。但是在乐渊的实力降低了一点后,那么双方的差距就无限扩大了,只学过天马座物理破坏绝招的乐渊面对连绵不绝的琴音也只能被压得死死的。

  而在决定胜负的一招之中,法拉奥的均衡诅咒更是让乐渊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诡异。第一次见识到均衡诅咒的乐渊也想要看破这一招的缺点,但是在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乐渊只知道这一招是以精神御音的招式,要破招先要破其精神。

  虽然知道对抗的方法,但是在实力不济的情况下也只能够抓瞎。因此在对抗失败后被法拉奥直接粉碎了心脏,理论上无论是哪一个级别的圣斗士,上至黄金、下至青铜,只要心脏没了那就是死定了。

  但是乐渊不一样,乐渊现在的身体既可以说是人,也可以说是半神。虽然小宇宙还仅仅是第六感的成都,但是身体之强已经达到了魔人不死身全盛时期的3成。

  不死身的三成,虽然不至于脑袋没了还能够恢复过来,但是心脏被捏碎,身体完好无损的情况下,想要重生却不是问题。

  要说这种状态下的乐渊死了没有,那还真不好说。此时此刻的乐渊介乎于生与死的边缘。尤其是身在冥界的情况下,那更是随时随地可能就此死去。当时法拉奥原本是准备将乐渊碎尸的,但要不是有外来力量插手,那么乐渊这一次还指不定真要动摇替死木牌的效力来解围了。

  身体已死但是真灵不灭,乐渊的情况像是在神游物外,但是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只知道在那种情况下,乐渊的灵魂像是超脱了世界一般,不可知、不可感,没有任何存在能够感受到他。而他所处的地方更是像极了人间乐土,但是偏偏有一种死之极为生的感觉。

  乐渊的身体被扔进了冰之地狱后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直到乐渊的身体完成了重生,这才让乐渊的意识重回到身体之中。

  不过意识回来了,但是想要离开冰之地狱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被扔进冰之地狱的圣斗士在亿万年来以亿计数,可以说所有成为圣斗士的人无一例外全都被扔进了这里。

  有些在远古时期的人由于死得太久,就算是他们的灵魂久经磨练,在岁月的流逝之下依旧只剩下消亡一途。而乐渊灵魂回归身体之后,便在这冰之地狱中感受到了这些曾经为雅典娜而战的圣斗士灵魂。

  一般人就算是如乐渊这般并未死去,在冰之地狱中被冰封的话生机也会被消磨殆尽,再怎么强大的战士不在第一时间脱身也只有死亡一条路。

  但是乐渊不一样,他的身体强于常人暂且不说,就说他手腕上的雅典娜花环就是保命的关键。在他灵魂出窍的那段时间,他可以说已经成为了冰之地狱的名人。

  什么都不需要多说,仅仅凭借雅典娜花环上那属于雅典娜的气息,便足以令所有还未被冰之地狱消磨意识的圣斗士们为之震动。

  雅典娜便是所有的意志源泉,几乎所有圣斗士的灵魂本能地趋向于乐渊这里。而乐渊也正是拜他们这些圣斗士前辈所赐,才能够在昏睡的半年时间里面,在这地狱深不见底的第八狱中继续凝结星图。

  在地狱深处别说是星辰了,连阳光也别想见到一丝,因此乐渊理论上在这种地方是根本别想凝结星图的。但是凡事都有例外,这些已经死去的圣斗士前辈们,可以说已经包含了所有圣斗士的88个星座,他们的小宇宙便是最好的星图。

  乐渊以他们展示的小宇宙描绘出自己的星图,就算是意识不在的那半年里面,他依旧在进步。

  当乐渊重新苏醒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变了,变得从前从未想过的强大,超越了第六感极限的强大。

  星图再造第二阶段,白银级别的星座已经到了第六个,而他也从第六感巅峰的状态步入了第七感初期。

  别看仅仅是一个级别的跨越,可是对于乐渊来说他已经足以秒掉从前100个自己,这就是境界带来的变化。第七感和第六感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对于一般人来说就是光与音的差别,但是乐渊却是在这基础上进一步解放了魔人的体质,时空的极限以及领域的扩张。

  不过纵然已经获得了第七感的力量,乐渊依旧没有选择从冰之地狱中破封而出。他依然没有办法从这地狱深处脱离,别看第七感已经算是黄金圣斗士的级别,但是想要从地狱之中横行无阻可不是区区一个初入第七感的人能够做到的。

  进入冰之地狱的第七个月,乐渊的身体依旧在万载寒冰之中沉睡,而属于乐渊的意识却已经和一个两百年前的老前辈交流上了。

  “马尼戈特前辈,你说你有办法帮我离开冥界,这是真的吗?”

  乐渊看着自己眼前拥有一头蓝色头发的男子,这个马尼戈特正是上一代中的巨蟹座黄金圣斗士,是上一代少有的强者,甚至直接拖着死神的身体进入了异次元,完成了对死神的封印。

  “天马,你这家伙不仅仅是转世了,连性子都变得比以前婆妈了,我马尼戈特可是说一不二的,既然已经说过有办法,那自然不是说假的!”

  虽然在这亿万圣斗士中还有着不少存在意识的圣斗士,但是只有距离现代越近的圣斗士保留的意识才越清楚,上一代的圣斗士便是少有的能够和乐渊正常交流的人了。

  天马,这就是上一代黄金圣斗士们对于乐渊的称呼,或者在他们的眼中乐渊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而是在他们那个时代的天马座。

  不过乐渊不会否认什么,也不会过多的询问。在无数次任务世界中,时空错乱的时候并不少见。不过在那些世界之中,过去是多变又唯一的,未来更是永恒不变的,看似改变了过去实则从来都没有变过,有过改变的只有作为乱入者的乐渊而已。

  因此当乐渊他被认为是天马的时候,乐渊便知道他或许和这个世界的缘分比他想象地更加深。

  而马尼戈特所说的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从第八狱一直突破到冥界最外围的黄泉比良坡,随后用马尼戈特传授的积尸气冥界波打开一条通道,乐渊便能够返回人界了。

  方法的确简单,但是实现起来却是一种麻烦,其中最关键的还是乐渊的实力。

  而乐渊这个坠入冰之地狱依旧保有生命的后辈,在出现之后便得到了一群圣斗士前辈的诸多提点。若不是雅典娜的花环为乐渊挡下了不少麻烦,恐怕这些圣斗士前辈也不会有这个能力倾囊相授。

  从沉睡半年的乐渊苏醒后,一整年的时间之中乐渊便在观摩星图以及向这些黄金圣斗士们请教战技之中度过。乐渊的领悟力绝对不差,甚至于对于某些战技的领悟达到了一遍就过的水平。

  整整一年的时间之中,乐渊体内小宇宙的星图从56噌噌噌往上涨,在一年之后便已经达到了76个的水准。这种进步速度甚至于比起乐渊观想天空中的星座来得更快,恐怕也只有直面相应星座的圣衣才能够有如此水平。

  而现在有了这些前辈的磅秤,乐渊才能一路高歌猛进铸造出除了黄道十二星座之外的所有星图,一举将自己的力量推至第七感巅峰。

  而此时距离纱织的16岁生日还剩下不到半年的时间,一年半的冰之地狱的生活让乐渊手上的雅典娜花环也到了极限,最后一片带有雅典娜力量的花瓣已经摇摇欲坠,乐渊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