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 第八狱,冰之地狱

  天兽星法拉奥不是一个人,这句话绝对不是在骂人,而是实实在在的形容词而已。所有的冥斗士在他们成为哈迪斯属下的那一刻便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他们具备了人类所不具备的能力——不老不死。

  所有的冥斗士在成为冥斗士的那一刻除非被废除冥斗士的身份,否则不会换人。因此从神话时代开始他们就基本没有换过人,所有的记忆乃至于力量都是从神话时代传承至今。

  对于一个神的下属来说,这样的方式有好有坏。最起码从好的一方面来说,冥斗士们的实力非常的稳定,从神话时代的108位冥斗士就没有大的波动,一直维持在一个平均值。

  而从坏的一方面来说,因为过于稳定的缘故,从他们第一世成为冥斗士开始,所有冥斗士的实力便已经基本锁死,没有了再提升一步的余地。

  相较于圣斗士以及海斗士这样每一代都不同的选拔方式,冥斗士已经没有了实力变化,因此在高端战斗力上往往非常吃亏。

  而吃亏的同时对于绝大多数的冥斗士来说也不是没有好处,他们的记忆会选择项传承下来,每一世觉醒后往往带有上一世非常在意的重要记忆。

  这样的传承让他们能够不再重蹈上一世的悲剧,而法拉奥在无数次世代之中,利用均衡诅咒也杀过不少的圣斗士,甚至还有过黄金圣斗士栽在他的手上,因此他的阅历可以收不容小觑。

  通过均衡诅咒的能力,法拉奥见识过成千上万的人的内心,对于一个人的善恶行径早已经有了他自己的理解,在他看来善就是恶,恶即是善。行善必定预示着制造了恶,也正是明悟了这一点,想要破解他均衡诅咒的人始终都是少数中的少数。

  也正是看过了太多人的经历,此时此刻的法拉奥摧毁对乐渊的审判感到诧异。

  一般人的审判,要么是心脏的那一端天秤更重,要么是羽毛的那一端天秤更重,最为难得的就是平衡状态破了均衡诅咒这一招。

  而乐渊的结果却和以上三种状态全都不同。

  天秤的两端在同时放上羽毛和心脏之后,整个天秤就像是得了抽风的人一般,一会儿羽毛那一端翘起来,一会儿又是心脏那一端翘起来,就这么像是在玩跷跷板一样一刻不停地变化着。

  “此人的善恶,怎么会这样?!”

  法拉奥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情况,心脏被摆到了天秤上无疑是说明他的均衡诅咒已经成功施展,但是如此变化无常的现象却让他不由怀疑起自己究竟成功了没有。

  审判还在进行,法拉奥已经被属于乐渊的记忆震得说不出话来。那些记忆中的画面实在是不亚于神话时代的诸神争霸,实在无法想象一个人类如何能够拥有这样的经历。

  而当所有经历回忆完毕,就算是法拉奥见多识广也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乐渊的罪了。要说乐渊是善,那么毫无疑问乐渊杀的人已经不能够用一城一池来形容,但要说乐渊是恶的话,那么乐渊拯救过的人却同样不少。

  善恶不定,而作为均衡诅咒的施展者,法拉奥一咬牙左手按在了自己的魔琴上。随着一阵高亢的琴音自他的手上扩散开来,一股力量作用在了天秤上,顿时原本还没有定性的天秤那装有心脏的一段高高翘起。

  “你有罪!天马座的圣斗士,为你的罪孽付出代价吧!均衡诅咒,审判!”

  嘭——

  空气中一股力量作用在了那天秤上的心脏,整个心脏在力量的作用下被整个捏爆。而随着心脏被剥夺毁灭,心脏主人的乐渊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伤害,但是那原本战意昂扬的小宇宙登时直线下降,最后化为了无。

  扑通——

  倒下了,身穿着天马座圣衣的乐渊就像是死了一般直愣愣地向着前方倒了下来。或者不能用“像”这个字,乐渊的身体在心脏爆裂的瞬间便和真正的死人没有区别。

  没有呼吸,没有心脏,体温下降,乃至于小宇宙都消失了,这样的人和死亡有什么区别?

  法拉奥看着最终倒下的乐渊,走上前就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将他五马分尸,以此来祭典死去的刻耳柏洛斯。

  不过当法拉奥刚刚抬起自己的右手时,突然他的目光变得一阵混沌,随后整个人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踉跄了一下。他一手扶着额头,似乎是他的脑袋正在忍受着什么痛苦。

  半分钟之后,法拉奥的眼神再度恢复了清明状态。只不过在恢复的那一刻,他原本对于乐渊的杀意却是消散一空,仿佛忘记了乐渊曾经杀了刻耳柏洛斯的事实。

  啪嗒——

  法拉奥将乐渊的身体直接抗在了自己的肩上,随后转身向着冥界深处走去,那样子就像是一个提线傀儡一般。

  从黄泉比良坡进入地狱门这才算是真正进入了冥界的低头,而之后的三途川则是区分生与死的界限,一般亡灵想要渡河免不了准备黄金贿赂。

  冥河的船夫,也是108魔星中天间星的卡隆,这家伙可以说是整个冥界少有的无节操,就算是圣斗士想要渡河,只要给他钱,他照样会送他渡河。

  而当法拉奥扛着乐渊的“尸体”来到这三途川旁的时候,卡隆同样见到了这一幕,不过正是因为他们了解彼此才更加奇怪法拉奥的行为。

  “喂,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肩上的应该是一个圣斗士的尸体吧,你这是想要做什么?”

  卡隆将手中的船桨一抬,随后直指着身前不远处的法拉奥,脸上可没有一直以来的玩世不恭,而是一副异常严肃的模样,仿佛只要法拉奥答不好就会受到攻击一般。

  “这个是入侵黄泉比良坡的圣斗士,已经被我击杀,现在我要将他丢到第八狱去,你有问题吗?卡隆!”

  第八狱,也就是被称之为冰之地狱的地方。亿万年以来,历代成为雅典娜的圣斗士为她而战的圣斗士们,他们在死后由于向神挥拳而被哈迪斯判为罪人,无一例外被丢入到了冰之地狱中。

  他们就算是已经身死也无法令灵魂得到安溪,只能在这冰之地狱中沉沦。但是就算是忍受着这样的痛苦,这些进入冥界的圣斗士中也没有几个后悔的,基本上从始至终保持着自己的信仰。

  “丢进第八狱?嘶——你这家伙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残酷,不过我载你过去没关系,你肩上的这家伙可是要交钱的……”

  卡隆的脸色一变,顿时像是变成了一个市侩的商人,连死人的钱他照样是不想要放下。

  法拉奥什么也没有说,掏出了一块二分之一手掌大小的金色牌子丢给了卡隆,随后扛着乐渊走到了船上。

  而卡隆则是拿到金牌后在手上打量了一下,确认其品质后这才嘿嘿一笑拿起船桨开始划船。

  从三途川到第八狱需要经历数道关卡,若不是法拉奥自己在冥界也算是一号人物,恐怕就算是冥斗士也别想在冥界如此轻松地穿行。

  当法拉奥总算是来到了第八狱之后,这最黑暗也是最寒冷的第八狱卷起一阵寒风,随后就算是已经习惯了极端环境的法拉奥也是不由打了个寒颤。

  “法拉奥,你肩上的是谁?”

  在法拉奥全然没有知觉的情况下,一个声音出现咋了他的背后,那个人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傲气,听得出他对于法拉奥似乎没有什么好感。

  说话的人是天哭星的巴连达因,他的直属上级是冥界三巨头的天猛星拉达曼迪斯。而法拉奥则算是潘多拉的下级,潘多拉和拉达曼迪斯之间关系不和睦的事情整个冥界都有所耳闻。

  “哼!这是我打倒的圣斗士,你负责管理着冰之地狱,那么这家伙就交给你了!”

  法拉奥将肩上的乐渊一甩扔到了巴连达因的脚下,那模样就像是在吩咐一个下人一般。

  “圣斗士?不过是区区一个青铜而已,法拉奥你果然也堕落了!”

  瞟了一眼脚下的乐渊身上的圣衣,巴连达因便已经将乐渊的圣衣级别判断了出来。对于他们这些心高气傲的冥斗士来说,所谓的白银、青铜都只能算是杂碎中的杂碎,就算是所谓的黄金圣斗士也不值一提。

  “区区青铜?你知道这个家伙是什么星座的吗?”

  “青铜而已,又能强到哪里去?”

  “你别忘了,雅典娜最看重的圣斗士也是一个青铜而已!”

  “雅典娜?难道说这个家伙就是……”

  “没错,他就是天马座的圣斗士,现在你知道他的重要性了吧!”

  法拉奥和巴连达因的对话那是相当简短,但是在这一连串的对话之后巴连达因也放下了对于法拉奥的成见,随后低头想象了乐渊。

  天马座虽然仅仅是一个青铜,但是在历届圣战之中最活跃的便是天马座,因此将天马座提前解决也算是一件大功。

  巴连达因将乐渊的“尸体”加了起来,随后掷向了封有无数圣斗士的冰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