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 天兽星,均衡诅咒

  冥界永远是活人的禁地,这一点纵然是在哈迪斯依旧没有挣脱雅典娜诅咒之时依然是不变的真理。108位冥斗士在200多年的封印中一直无法觉醒,但是这封印终究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削弱。

  时间到了现在,那封印的力量已经支离破碎。108位冥斗士之中近乎大半的人已经从封印之中苏醒,若不是他们的老大哈迪斯还未出现,冥斗士的力量并未完全恢复,那么圣域此时恐怕早就被入侵了。

  冥斗士无比可怕,这一点比起圣域那永远都集齐不了的88个圣斗士更加明显。每一次的圣战,雅典娜的圣斗士都是打生打死拉人培养成圣斗士,而冥斗士们却是千百年来靠着转生从来都没有缺席过。

  如果双方的战斗力单独拉出来对比,那么108人的冥斗士那是完爆圣域这边,再加上他们的不死性绝对是圣域这边最强大的一个敌人。

  但是强大归强大,在千年来的战斗中,圣域也不是全然没有针对冥界制定过作战方法。冥界木栾子制作的念珠将冥斗士的不死能力封印,这成为了整个圣战之中的转折点。

  不过纵然是念珠的存在,也仅仅是将双方的战斗拉回到同一水平下而已。

  在冥斗士觉醒的情况下,冥界被重新拿回到冥斗士的掌控之中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黄泉比良坡作为冥界的入口,同样受到冥斗士的监控。

  只不过一般的冥斗士并不在意这最外围的地方,或许对于他们来说收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便是现阶段最重要的任务。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基鲁提会使用积尸气冥界波将乐渊还有一辉带入到黄泉比良坡来,根本没有想过他们的战斗会遇到冥斗士的存在。

  而乐渊同样也没有想到,或者说他根本不会想到会在解决圣域的问题之前便和哈迪斯的手下遭遇,更加准确的来说是对方主动来找他。

  刚刚通过了一辉的通道没等乐渊也穿越过去,刚刚踏出一步的乐渊便听到了一阵异常奇怪的竖琴声。这中声音裹挟着死亡气息的小宇宙,在琴声之中不断自扰着乐渊的灵魂,有种让人的灵魂随着琴声的欺负而被破碎的力量。

  在这琴声的干扰之下乐渊甚至寸步难移,而刚刚通过一辉的通道更是自这一股力量的影响下变得不再稳定,甚至于出口已经缩小了将近二分之一的大小。

  这样足以杀死人的琴声来源于黄泉比良坡的身处,乐渊停下脚步转身望向琴声的源头,只见一个肤色黝黑,体态修长的男子身穿着暗金色奇怪圣衣,右手拿着奇怪的竖琴,左手搭在竖琴上不断弹奏着。

  冥斗士!

  看见那个与圣衣有着本质不同的奇怪圣衣,乐渊立马反应过来那根本不是圣衣,而是只有冥斗士才会穿着的冥衣,而那个男人同样不是凡人,而是一个冥斗士。

  乐渊对于冥斗士的研究并不深,或者说乐渊根本没有那个地方能够了解到冥斗士的具体身份,也只能通过眼前的这个冥斗士的攻击方式勉强记得算是一个有过表现的龙套。

  但是龙套就算是在弱,也不是乐渊现在这个刚刚激战过一场的人能够轻易对付的,尤其是在对方先发制人还占据主场优势的情况下。

  琴声还在继续,那个冥斗士距离乐渊大概百米的样子便不再前进,似乎是准备就这样靠着琴声将乐渊杀死。

  和乐渊一样处境的还有那无数通过黄泉比良坡前往冥界深处的亡灵,和拥有力量暂时抵御琴声的乐渊不同。那些亡灵在这样的琴声之下只有束手待毙的份。

  嘭——嘭——嘭……

  一声接一声,连绵不绝的爆破声响起,这绝不是礼花点燃后的声音,而是那些无意识的亡灵在琴声中坚持不住,灵魂爆破的声音。

  一曲亡魂音,万灵魂欲碎。

  琴声直击灵魂,对于亡灵来说伤害实在是太大了。而那个冥斗士根本不为所动,仿佛死去多少的亡灵都在所不惜,只要能够杀死乐渊便值得了一般。

  “混账,给我滚!”

  看着一个又一个亡灵由于承受不住死亡之琴的琴音而惨死,而身为冥界管理者的冥斗士非但没有因此而罢手反倒是变本加厉,乐渊怒上心头抬起右拳便是超过百次的音速拳挥向了那个还在弹琴的冥斗士。

  叮叮叮——

  乐渊的拳压形成的攻击撞击在那冥斗士的金属竖琴上发出一连串的丁零声,那数百发无一例外达到超音速的攻击竟然无一例外全都被对方阻挡了下来,不过攻击也不是全然没有作用,最起码那死亡的琴音也随着乐渊的这一击停止。

  “真是一个不懂得感恩的圣斗士,难道死在我的琴音下不好吗?”那个拿着竖琴的冥斗士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仿佛根本不将乐渊放在眼里,他眯着眼睛继续道,“区区一个雅典娜的圣斗士竟然敢来到冥界,真是不知死活!”

  “你……你这家伙究竟是谁!”

  捂着头痛欲裂的脑袋,乐渊看着眼前的家伙如此说道。不过比起眼前的冥斗士,乐渊想的另一件事就是如何从冥界脱离,积尸气冥界波打开的通道已经消失,根本不会这一招的乐渊怎么看都是无路可逃。

  “吾乃冥界108魔星之天兽星,正是守护第二狱暴雨地狱狱守的狱守,狮身人面兽——法拉奥!”

  那个拿着竖琴的冥斗士睁开了眼睛,同时报出了自己的名号。只不过对于他的名号乐渊不敢兴趣,乐渊现在只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不过乐渊更想直到他这个天兽星怎么会找上他来,像是早已经感受到了一般。

  “为什么是你来找我,拿到是偌大的一个冥界已经没有人了吗?而且你是第二狱,按理来说第一狱离这里更近吧,为什么不是他来这里?”

  乐渊的问题可以说直至核心,如果是为了效率的话,派距离黄泉比良坡更加近的第一狱狱守比较合适;但如果要来说十拿九稳的,比起天兽星更加强的人乐渊不相信没有,为什么独独是他这个第二狱的人来到这里。

  “雅典娜的圣斗士,你可记得被你杀死的刻耳柏洛斯!”法拉奥的这句话像是一枚箭直指乐渊的记忆深处,似乎想要将乐渊从那久远的记忆中的某个片段唤醒,“地狱的三头魔犬刻耳柏洛斯竟然会被你这个青铜圣斗士杀死,若不是因为封印依在,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看得出法拉奥对于刻耳柏洛斯死在乐渊手上非常的不甘心,或者说对于对于刻耳柏洛斯有着相当自信的法拉奥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可是那刻耳柏洛斯临死的诅咒依旧在乐渊身上,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他在乐渊进入冥界的第一时间便找到了他。

  “刻耳柏洛斯?”听到这个名字的乐渊先是一愣,随后他的记忆不断向前翻找,最后终于想起了在进入世界之初被他掐死的那条黑色恶犬,“原来是这样,那条恶狗就是刻耳柏洛斯,还真是有什么样的狗就有什么样的主人,还真是一脉相承的疯狗传统!”

  对于天兽星法拉奥来说,地狱三头犬刻耳柏洛斯就是他最好的伙伴,两人千年来就是在相互扶持之中度过的。眼前乐渊这个将刻耳柏洛斯称作是疯狗的圣斗士,别的不用说了,仅仅是这一个称呼便已经足以将他判上死刑。

  无论是身为冥斗士的职责,还是为了自己的伙伴刻耳柏洛斯的私人仇恨,法拉奥都已经决定亲手将乐渊杀死。

  “快点闪开,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的远远的,别来找死!”

  “多说无益,就让我看看你这个所谓的雅典娜的圣斗士究竟犯下了多少的罪恶!均衡诅咒!”

  法拉奥一瞬间将自己的手按在了魔琴上,下一秒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的琴音将乐渊完全笼罩,琴音之下即使是第六感已经完全发挥出来的乐渊此时也是无法动弹,别说是反抗出拳,就连抬起手进行反击都做不到。

  均衡诅咒,这一招的起源于埃及神话。对于故事会的埃及人来说,心脏记录了一个人一生中的所有善行和恶行。死后审判中的一种死亡仪式上,它将作为资料接受分析。

  而均衡诅咒的天秤就和传说中的阿努比斯的天秤一样能够衡量人的罪恶,天秤的一头放着被衡量者的心脏,另一头则是放着一片羽毛。

  根据传说,如果心脏的那一端更加重则代表此人的善行多过恶行,乃是善人;而如果羽毛的重量重过心脏,则代表着恶行重过善行,乃是恶人。

  而法拉奥的均衡诅咒说到底是用来杀人的招数,并不是纯粹地用来衡量人的善恶,因此无论天秤倾斜向哪一段,最终都会终结那个人的生命,唯有平衡才能够躲过这一招。

  当乐渊的心脏从身体中破胸而出的那一刻,乐渊的善恶记忆便浮现在了两人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