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 黄泉比良坡,覆灭的伪七感

  黄金战技,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一般战技的绝招。黄金战技是属于每一件黄金圣衣独一无二的招数,想要学会黄金战技一般只有三个地方。

  其中之一就是师徒传承,由上一任的黄金圣斗士亲自示范给徒弟,随后从师傅的教导之中学会黄金战技。这样的学习方式,其中的代表就有天龙座的紫龙从天秤座的童虎那里学到了庐山百龙霸这一招天秤座的最大奥义。

  方法之二就相较而言比较简单了,那就是一个字——悟。圣斗士之间的传承总会有断绝的时候,尤其是在圣战期间更是如此,每一次的圣战黄金圣斗士不是阵亡率最高?因此师徒传承在这样的士气非常不可靠,而时隔数十年再度继承黄金圣衣的人之所以能够再度学会黄金战技便是因为,黄金圣斗士的绝技全都封印在圣衣之中。

  一般的人真的符合了黄金圣衣的选择标准,则拥有读取圣衣记忆的能力,通过历代黄金圣斗士他们留在圣衣中的小宇宙,从而重现、学习那些已经失传的黄金战技。

  这第二种方法也正是圣域自古以来最为可靠的一种传承方式,数千年的时间圣域历经了无数代但是黄金圣衣从来没有被破坏过,因此才能够完整地将黄金战技保存至今。

  而第三种,则是自古相传通过一代代黄金圣斗士口述记载下来的修习方法。它们全都被放置在圣域的观星楼中,只有圣域教皇以及雅典娜有资格进入的地方,圣域中的所有绝招基本上都在那里有着备份。

  第一和第三种可以说是变相地降低了修行难度,并不一定需要获得黄金圣衣的认同便能够学习到里面威力不俗的招式,但是同样的想要掌握也比从圣衣之中感悟的慢得多,而且还多多少少存在瑕疵,需要不断结合自身情况进行修改。

  而基鲁提却非以上三种形式中的任何一种,他并非圣域中人自然也不可能接受到以上三种方式学习到巨蟹座的黄金战技。

  基鲁提能够学到这个还是多亏了他从死亡皇后岛上找到了一份来自百年前的笔记。笔记的主人自称亚维德,乃是两百多年前教皇之兄白礼最得意的大弟子。

  因为不满自己的师傅只能继承所谓的白银级别的祭坛圣衣,由于性格缘故他根本不愿意屈居人下从而成为一个守护教皇的影子,亚维德自立门户来到了死亡皇后岛。

  背叛的亚维德在死亡皇后岛为自己制作了一件暗黑祭坛座,明明不喜欢成为祭坛座的圣斗士才背叛师门,没想到最后还是成为了暗黑祭坛座的暗黑圣斗士。

  至于亚维德究竟是死是活,作为一个后人,基鲁提不知道对方以后的发展。直到基鲁提找到了这份笔记后,才通过自学学会里里面的巨蟹座黄金战技。

  虽然基鲁提学会的黄金战技并不完美,但是结合他那伪七感的力量发动之后,乐渊和一辉二人就算是全身的小宇宙完全释放出来,依然是无法挣脱开积尸气冥界波的束缚。

  积尸气,拥有两种解释。其中之一是中国古称鬼宿星团为「积尸气」,而另一种则是堆积的尸体中,吸取升起的鬼火磷气,可以引导灵魂活动的力量。

  而这样的两个解释都不算错,前者作为星宿是巨蟹座的一部分,而后者作为一种力量充分说明了积尸气冥界波的力量根本。

  积尸气的力量是能够带领人前往灵魂归属之地的力量,被积尸气冥界波这一招打中的人便会被引导至冥界的入口黄泉比良坡。

  黄泉比良坡,虽然是冥界的一部分,但是在这个哈迪斯和冥斗士绝大多数时候都被封印的世界中,这黄泉比良坡也就成为了巨蟹座黄金圣斗士的私人花园。

  进入黄泉比良坡并不意味着死亡,但是生人进入这里绝对不是好事情,在进入这里的时候无论是乐渊还是一辉都感觉到一股不详的力量缠绕在他们的身体上,令他们的小宇宙都不由萎缩了一点。

  “呃……这里是什么地方?”一辉刚刚从冥界波之中清醒过来,抬起头便看到灰蒙蒙的世界之中,有着数以万计的死气灵魂拍着队伍走向远方,这幅模样令已经经历过凤凰座而脱胎换骨的一辉也不由感到发自灵魂的恶寒。

  黄泉比良坡是死者的禁区,就算是作为雅典娜的圣斗士的乐渊以及一辉,此刻有着小宇宙的力量令他们不受沉沦之苦,但是终究免不了被冥界的气息侵蚀。

  和一无所知的一辉不同,在见到这一招积尸气冥界波的时候,再结合眼前的一幕。乐渊便已经相信刚刚的基鲁提没有胡说八道,那个家伙真的已经掌握了积尸气冥界波这个只有巨蟹座圣斗士才能够掌握的招数。

  “不要大意了,这里是冥界!”乐渊同样完成了侦查工作,看清楚了二人此时此刻所在的地方,“积尸气冥界波是将对手打入黄泉比良坡的招数,在这里被杀的话可是会连灵魂也不得超生的,这是巨蟹座黄金圣斗士才能掌握的招数,基鲁提这家伙是从哪里学会的?”

  “冥界?我们应该没死吧!”

  骤然听到自己身处冥界,就算是一辉也是不由产生一种悸动,毕竟冥界这种死者才回来的地方恐怕没有人想要亲自见一下。

  “的确还没死,但是终究不是我们能够待的地方,如果不尽快回去的话,我们两个就真的死定了!”

  乐渊非常明白两人的处境,但是如何从这种地方离开却是他也觉得头疼的地方。一般人中了积尸气冥界波就是死,毕竟巨蟹座的黄金圣斗士最擅长的便是在冥界的黄泉比良坡处决对手,而能够反过来杀了发招的人自然会被再度排斥回人间。

  而基鲁提会来到冥界杀他们吗?这一点不得而知,就连他们能够在这冥界支撑多久,乐渊心里也没有一个完全的了解。

  正当乐渊以及一辉在原地踌躇之际,他们二人的身后突然一阵空间波纹出现,乐渊这个对于空间向来敏感的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异样,而一辉随即也从空间的另一端感受到了基鲁提的小宇宙气息。

  “天马座还有一辉,你们两人必须死!这里就会是你们二人的最终坟场!”

  甫一出现,基鲁提的右手一扬,只见他的右手上便形成了以小宇宙力量组合成的紫色巨钳,这一招正是巨蟹座的绝招——巨蟹钳杀。

  或许对于一般人而言这巨蟹钳杀同样是知名无比的招式,但是对于乐渊来说基鲁提没有直接用积尸气鬼苍焰这一招才是值得庆幸的,不然的话他和一辉陨落当场的可能性将会高得惊人。

  基鲁提选择冥界作为对付乐渊和一辉的地方,无疑是存着这里无人打搅,没有外人干预战斗的打算。而且这冥界可不比人界,乐渊的空间移动就算是再怎么神奇也终究受限于自己的实力,不太可能从冥界打开通往人界的通道。

  但是他选择了冥界作为乐渊的葬身之地同样也是坑了他自己,基鲁提毕竟不是真正的巨蟹座圣斗士,本身并不具备强大的操控积尸气的力量,身上更是没有穿着巨蟹座黄金圣衣,因此他的实力和乐渊他们一样也被降低了不少,而且这种降低比起乐渊他们更加严重。

  乐渊这边,在他进入冥界后不久,乐渊右手腕上雅典娜的花环便再次立功。经过一年时间的休整,花环的力量已经有所恢复,现在感受到冥界的力量之后更是主动替乐渊挡下了这种侵蚀。

  拳拳到肉的战斗?对于年轻气盛的乐渊以及一辉来说,近身战永远是年轻人的特长,尤其是在基鲁提的实力受到削弱后更是如此。他们二人身上的圣衣可不是假的,这种时候有圣衣和没有圣衣的差距便体现出来了。

  乐渊和一辉的拳头打在基鲁提身上那是伤害百分百,与之相反的则是基鲁提的攻击被圣衣削减了一部分,最终造成的伤害不足原本的三四成。

  原本属于基鲁提的实力优势在这冥界之中被消耗,最终被联手的乐渊与一辉隐隐逼入下风。

  双方交战了10分钟,已经隐隐感觉到不妙的基鲁提已经有了逃跑的冲动,但是最终还是没能离开,被乐渊抓住了一个机会一次攻击击中了后心。

  由小宇宙高度凝聚产生的幻影将乐渊笼罩,在最后一击打出的瞬间,作为第三人观察的一辉甚至觉得在那一瞬间乐渊从一个人化作了传说中的天马柏加索斯。

  一辉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忘记那样的光辉,在一瞬间乐渊化身而成的柏加索斯从基鲁提的身上穿越而过。转身欲逃的基鲁提甚至于没有察觉到攻击的到来便已经被那一击击中了,基鲁提打开的积尸气冥界波通道瞬间失控。

  “快点走!”

  乐渊二话不说抓起一辉甩进了通道的另一边,而当他想要通过的时候异变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