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6章 熔岩之路,凤凰为王

  在死亡皇后岛上,基鲁提作为一手训练出其他人的教官,同时也是所有人的师傅,可以说是所有人中最为强大的一个,这也是乐渊在看到他的时候会皱眉头的一个原因,可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伙伴一辉被揍的很惨而已。

  理论上以乐渊的能力看穿第七感以下的圣斗士没有问题,但是对于这个基鲁提的小宇宙却总有一种雾里看花的不真切感。

  而当乐渊出现阻止基鲁提的那一刻,在场的所有人中恐怕也只有实力最强最不可测的基鲁提看清楚了乐渊冲出来的那一幕,这就是实力的差距,但是面对乐渊这个陌生人的出现,基鲁提仿佛根本不在意一般。

  “何人敢擅闯死亡皇后岛,你这是自寻死路!”

  一手抓着一辉的基鲁提,没有就这么松开一辉,而是运起自己的另一只手太瘦就是一记快得看不清的超音速拳打向了乐渊的胸口。

  啪——

  这样的一击还没有击中便被乐渊拦了下来,而乐渊顺势反手一指点在了基鲁提的手腕上,一道力量打入了他的手腕上,让基鲁提的力量一减,下一秒乐渊便带着一辉暂时脱离了虎口。

  而直到被乐渊救下,一辉这才望着乐渊这熟悉的身影,有些不敢确定地说道:“你、你难道是……乐渊?”

  4年的时间过去了,就算一辉的记忆没有模糊,但是由于成长太多,就算是一辉也有些不敢确定眼前的人究竟会不会是那位曾经的伙伴。

  “是啊,好久不见了,我才刚来你可就给了我一个大惊喜,要事刚刚我不出手,以后见到瞬岂不是很难给他一个交代了……”

  听到乐渊谈起瞬的名字,一辉这个弟控的家伙也是不由眼神变了,或许对于一辉来说他活在这个世界的根本目的便是保护他的那个弟弟,这就是他灵魂深处烙印的信念。

  “一辉,你这混账!”基鲁提望着刚刚出现的乐渊随即对着一辉怒骂道,随即像是看到叛徒一般说道,“竟然带着外人来到死亡皇后岛,你这家伙果然就是一个反骨仔,你必须死!”

  基鲁提一副要一辉死的样子,却见乐渊一抬手对着他制止道。

  “想必你就是死亡皇后岛的首领,我虽然和一辉是朋友,但是来到这里可不是他带来的,而是因为这个——”

  乐渊说话的瞬间,只见他将脖子上带着的圣衣金属牌一弹,下一秒飞出去的金属牌绽放出白色的光明,一道魔法阵出现在了乐渊的身前,装有天马座圣衣的箱子出现在了这里。

  叮——

  整个金属匣子在瞬间打开,里面出现了一个金属部件结合成的天马模型,那只天马一副欲要踏空飞翔的样子,整个就要活过来了。

  而随着乐渊小宇宙的天马星图的活跃,圣衣自动分解在短短一瞬间自己着装到了乐渊的身上,完美地贴合在了乐渊的身上。

  “这这这……这就是真正的圣衣?”

  “难道这家伙就是雅典娜的圣斗士?”

  “不会是圣域派来的杀手,杀了他!”

  ……

  一群暗黑圣斗士已经蠢蠢欲动,分散在四周准备对乐渊动手。

  而乐渊则是在穿戴上了天马座圣衣之后拿出了撒加要他交给基鲁提的信件。

  “天马座圣斗士,奉教皇之命给死亡皇后岛的暗黑圣斗士首领带来一份信件,如果那个人是你的话,那么便拿去!”

  听到了乐渊的话以及瞄到了乐渊手上的信件,基鲁提总算没有一言不合就开打,手一挥自乐渊的手上躲过那封信。

  眼睛犹如扫描机一般在信件上扫过几眼,随后整封信便被基鲁提化作了灰烬。

  “如何,不知道基鲁提大人对于这个提议怎么样?”

  “教皇所说的可是真的?”

  “这是自然,亦或者你觉得教皇大人会拿这种事情和你开玩笑?”

  “既然如此,让我考虑一下,你先在这死亡皇后岛住下吧,过几日我再给你一个答复!”

  一辉对着基鲁提行了一礼,随后直接带着乐渊离开了火山口这个地方。

  作为多年不见的朋友,乐渊和一辉互相聊了一下各自的经历,而乐渊更是趁着这个机会说了一下自己对于小宇宙的见解。

  乐渊的小宇宙毕竟已经烙刻完了所有的青铜级星座的星图。虽然乐渊并没有深入地了解过每一个星座,但是架不住乐渊已经在小宇宙第六感上研究到了尽头,对于一辉这个刚刚入门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明师。

  自从见过基鲁提之后又过了七天,直到一个火山异常活跃的上午,整个死亡皇后岛被火山灰笼罩,这绝对算不上一个好日子。

  在这样一个糟糕的日子邀请乐渊上山,乐渊的心头已经产生了某种不妙的感觉了,他这一次那是直接穿着天马座的圣衣紧跟着一辉身后上山了。

  当来到了火山口附近的时候,果然见到了不怎么友好的一幕,一群还未获得黑暗圣衣的家伙暂时不见了,但是七个身穿黑暗圣衣的暗黑圣斗士正站在基鲁提的身后,而那基鲁提更是自己带着一副古怪的面具散发着敌意。

  “这是何意?基鲁提大人,难道说你就这么想不开,反抗教皇大人吗?”

  “哼!区区圣域有算得了什么,死亡皇后岛存在时间超过百年,圣域又能拿我们怎么样?你要死,教皇也别想好到哪里去,将来他也得死!”

  基鲁提这已经不仅仅是敌意了,而是公开地想要反抗圣域的领导,只不过他这样的行为未免显得过于无知了,凭他一个顶梁的家伙如何对抗得了人才济济的圣域?以为自己培养的暗黑圣斗士这些两三只小猫,就想要对抗圣域?

  真是天大的笑话!如果区区暗黑圣斗士这些年的培养就有了覆灭圣域的力量,那么哈迪斯的冥王军这么多年起步都是笑话!

  “基鲁提大人有没有兴趣赌一下,就拿那边的圣衣作为赌注!”

  乐渊的目光一下子看向了火山口岩浆之中的某个平台,那里有一块被烟雾笼罩的石板飘在演讲上,岩浆的热量仿佛在接近石板的那一刻都被吸收了,这才一直维持住了那块石板,上面放置的正是死亡皇后岛唯一的一个圣衣——凤凰座。

  “赌?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赌?在这死亡皇后岛,你的生死就在我一念之间!”

  基鲁提此时显得意气风发,一点也不像是个被圣域放逐到死亡皇后岛的人。

  “你以为自己吃定我来吗?你太高看你自己,也太低估我来!”乐渊的身体顿时从原本的所在消失,下一秒出现在了黑暗武仙座的身后,不等黑暗武仙座反应过来,便一爪扣在他的脖子上,“你根本拦不住我,别把我当作是普通的青铜而已!”

  看到乐渊这根本就是空间移动的能力,就算是基鲁提也不由得眼睛微微一缩,乐渊的这个能力的确是超出了他的预料,一个区区的青铜圣斗士竟然掌握了这等在88个圣斗士来了都没有几人能够领悟的招式。

  原本的基鲁提自持吃定了乐渊,但是现在看到乐渊拥有了如此神技,心中也不由盘算了起来,究竟要不要冒险动手试试。

  “先说说吧,你想赌些什么?”

  最后还是决定稳妥行事的基鲁提不得不讲和了,他没有那个把握拿下乐渊,一旦失败了,恐怕他就要失去死亡皇后岛这个经营了数十年的基地。

  “很简单,我们就赌一辉究竟能不能在今天,穿越这岩浆地狱,拿到放置在那里的凤凰座圣衣!”

  “好!不过我的附加条件就是一辉他不能跳过去,必须踩着这些岩浆过去,而且必须在哪飘浮石块上待上十分钟!”

  这个要求可不简单,虽然这里的眼睛并非最高位的白色,仅仅是由1000度不到的样子,但是依然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小宇宙的确能够让圣斗士免疫一般伤害,但是那个的前提则是对于小宇宙的掌握程度极高,这一点基鲁提并不觉得一辉能够达到。

  而一辉在听到附加条件后脸色不变,整个人像是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就这么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走向了火山口的岩浆边上。

  就算还没有下到岩浆里面,那火山口边上的温度便已经超过了100度,这样的高温岁对于进行圣斗士修行的人来说算不了什么,却也将他们逼得不得不使用小宇宙来缓解症状,而一辉此刻却没有丝毫的痛苦之色,整个人方法早已经和火焰融合到了一起。

  第一步踏下,一辉的一脚踏在了演讲上,而他这一脚还真就踏实了,整个人就像是没有重量一般踩在了流动的岩浆上。

  “念力?他怎么可能学得了念力?”

  基鲁提的惊疑乐渊自然不会回答他,以一辉的资质当然学得了,凤凰幻魔拳就是一招以小宇宙破坏精神的拳法,而一辉的资质极高,触类旁通在乐渊的引导下学会念力浮空又有何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