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3章 对抗,女神VS神的化身

  乐渊在被教皇传招,说是圣域的雅典娜准备见他的时候,曾经在心理面想过非常多的可能性。毕竟对于圣域来说天马座算是所有青铜圣斗士中比较特别的一个,而乐渊这个能够穿上圣衣的天马座得到雅典娜召见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乐渊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面子竟然这么大,在觐见了雅典娜之后挥手道冒牌教皇撒加的偷袭,而且这一出手便是他作为双子座黄金圣斗士的恐怖绝招幻胧魔皇拳。

  不过撒加要的并不是一个只知道见人就杀的傀儡,他需要的是一个百分百对他忠诚的天马座,一个有着极高天赋能够媲美其他黄金圣斗士的天马座。

  因此撒加使出的幻胧魔皇拳并不具备原本的破坏性,这样的一招反倒是只具备了在潜移默化之间改变乐渊意识的能力,正因为如此他才比原本的幻胧魔皇拳更加可怕。

  撒加的突然出手对于乐渊而言根本就没有丝毫的预兆,毕竟据乐渊自己观察来看,无论是一天前的天马座圣衣的争夺战上,还是之后的授予圣衣的那一幕,撒加都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敌意。

  如果说撒加的敌意、演技高明到乐渊都看不出来那他也就认了,但是对付一个人总需要理由吧?乐渊自认为自己没有表现出任何都不拖,他也只是一个“青铜”而已,总不可能阻碍到这位“教皇大人”才对。

  从动机上来说,他和教皇总共才见过不到十次,其中还包括了每年圣域的人集合到一起的例会,乐渊远远看见教皇的那几次。面对面的交流也只有昨天,以及今天的这一次见面而已。

  见了不到两次面便突然动手,这种事哪怕乐渊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撒加仅仅是惜才之后,想要收他为手下而已。

  但也正是因为突然,乐渊在面对撒加的奇袭时只来得及抬起头,根本没有办法摆出任何的防御手段。恐怕不仅仅是乐渊做不到,就算把其他的黄金圣斗士拉到这种时候,恐怕也没有几个可以抵御撒加的偷袭。

  来得突然的一击,乐渊抬起头的瞬间,幻胧魔皇拳的攻击便已经入侵到了乐渊的大脑。幻胧魔皇拳作为圣域最为恐怕的精神系绝招,它的可怕之处在于两点。

  其中之一在于其对于精神的强大支配能力,精神系的招数对于所有的圣斗士来说虽然稀罕却也不是绝无仅有的存在,无论是青铜还是白银都有人掌握这样的招数。

  而一旦到了黄金圣斗士他们眼中,对于掌握了第七感的他们来说所谓的精神系绝招几乎失去了作用,他们的第七感决定了幻觉、催眠的效果被削弱得只剩下十之一二甚至完全免疫。

  因此黄金圣斗士虽然都能够使出精神系的攻击却没有几个专门研究这个的。在所有的招数之中,能够轻而易举对同为黄金圣斗士的人产生效果的精神系招数只有一个——幻胧魔皇拳。

  而如果说幻胧魔皇拳的强大是它几乎从无失手的保证,那么接下来才是它克敌制胜的关键。中了这一招的人会完全沦为傀儡,除非杀了一个人才能够解除。这对于绝大多数贯彻爱与正义这个理念的圣斗士来说,是根本无法逃避的罪孽。

  作为黄金级别的招数,再加上使出这一招的是黄金圣斗士中少有的高手,就算撒加为了改变其作用以及不让乐渊变成杀人狂而减轻了其杀戮性,却也是无可匹敌的招数。

  这样的攻击在击中乐渊之后,轻松令乐渊停止了反抗。不过好在乐渊这些年的洗髓经没有白练,最起码利用洗髓经的力量保证了自己大脑最后的一片清明,没有就这么完全沦为撒加的傀儡。

  而乐渊的意识被他自己分离的出来,一小部分用来被幻胧魔皇拳的力量操纵,本体则是处于洗髓经的保护之中。如此一来既可以瞒过撒加抱住自己的生命,又能够保证不被真正的幻胧魔皇拳控制。

  属于乐渊本体的意识通过双眼也看到了那个一直站在撒加旁边的冒牌雅典娜,这个冒牌货在见到撒加动手的时候竟然表现得和看不见似的,一个人平平淡淡地看着被幻胧魔皇拳击中的乐渊。

  要不是感受得到这个冒牌雅典娜身上拥有着生气,乐渊甚至要以为这个女的是一个傀儡甚至于幻觉造物。不过现如今看来,这个冒牌雅典娜更像是被撒加的幻胧魔皇拳操纵的傀儡。

  幻胧魔皇拳的力量不断加注在乐渊的身上,原本单膝跪地的乐渊已经双手撑在地上,整个人像是浸没在了温泉之中,浑身上下都在出汗。

  洗髓经的力量终究被削减得太多,乐渊现在虽然占据着地利,作为身体的原主人很有又是,却根本无力驱逐幻胧魔皇拳的力量。

  被乐渊分离的那股意识最终在幻胧魔皇拳的操纵下被修改了记忆,从而直接忘记了刚刚被撒加攻击的那一幕。

  “教皇大人,不知有何吩咐!”

  “乐渊”对着乐渊行礼道,那样子直接无视了一旁的“雅典娜”,看起来仿佛撒加才是他应该信奉的神明。

  “嗯,对她挥拳杀了她!”

  撒加一指身旁的冒牌雅典娜,而说出的命令如果被外面的人听到更是会觉得大逆不道。就算这个雅典娜是一个冒牌货,但是在其他人眼里她就是独一无二的雅典娜,谁敢下得去手?

  而被幻胧魔皇拳洗脑的“乐渊”就真的做得到,对于他来说撒加的命令就是绝对的。

  没有迟疑也没有怜悯可言,处于幻胧魔皇拳控制之下的“乐渊”就是指挥听从撒加命令的傀儡,只不过这个傀儡多了自我思考的能力而已。

  抬手,挥拳……

  这两步是乐渊每日训练过无数次的拳头,这拳头只要落在了冒牌雅典娜的身上,那别说是一个人了,就是快大理石也是变成碎石子的料。

  而撒加感受到了“乐渊”手上的力量,以及那毫不犹豫挥出的一拳,更重要的是他感受到了“乐渊”那眼中闪烁的杀意。

  啪——

  属于乐渊的拳头最终碍事被撒加挡了下来,刚刚的指令也只是一个试探而已,为的便是实验他改良的幻胧魔皇拳的力量究竟有没有奏效。

  现在看来效果那是出奇的好,一个天马座的圣斗士甚至在他的操控之下胆敢对雅典娜挥拳出手,就算这个雅典娜是假的,但是乐渊怎么可能知道?

  因此对于撒加来说试招的效果已经达到了,而这个“雅典娜”对于他来说还有用处因此出手保了下来。

  而幻胧魔皇拳的破绽或者说他的唯一缺点,那个杀人之后自动解除的效果也在改良之中有了变化,现在还无法展现出来,不过对于撒加来说今天的试验已经足够了。

  简单地交代了几句,撒加挥手让“乐渊”自己回去锻炼。

  而在“乐渊”回去的同时,在意识深处的乐渊本体也在想办法突破这种困境同时避免被撒加发现自己脱离控制。

  想要突破幻胧魔皇拳的束缚并不难,说到底由于乐渊下手极快,这幻胧魔皇拳仅仅是操控了乐渊的分离的子意识而已,真要争起身体的操控权乐渊害死有着主动性的,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如何瞒过撒加。

  “该死?难道还是要连夜逃出圣域?”

  思来想去都觉得无法对抗的乐渊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以第六感对抗第七感的难度太高了,就算乐渊的境界更高却也一时无法对抗这样的困境。

  就在“乐渊”走下黄金十二宫的时候从沙加的身边走过时,本体乐渊很明显看到了沙加的变化,他虽然没有睁开眼睛,却一直看着乐渊离开的方向,若说没有注意到乐渊的异样那是假的。

  就在“乐渊”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原本待在乐渊手环上的花环竟然在此时此刻发生了作用,属于纱织那作为雅典娜人间体的小宇宙非但没有随着这几年的时间流逝而衰减,相反竟然越变越强大,现在甚至一下子盖过了乐渊体内属于撒加的小宇宙。

  就连乐渊也被这一幕给惊到了,没想到他之前还在为撒加的幻胧魔皇拳而烦恼,这下一秒纱织便替他开始扫除麻烦了。

  不过雅典娜的小宇宙虽然具备颠覆性,但是说到底这股力量并没有人操纵,只具备保护乐渊的本能。因此乐渊在见到那股小宇宙将撒加的力量完全包裹收拢后,便从洗髓经的力量保护下重新出现。

  “这股力量不能就此消灭,将他作为一股引子瞒过撒加,镇压、镇压……”

  在雅典娜小宇宙的协助下,乐渊反客为主将撒加以及自己那**控的子意识封印了起来,作为一股用以联系沙加的电台保留了下来。

  而雅典娜的力量大发神威之后再次沉寂,无声无息地再度退回到了花环之中,随着这股力量的消耗,花环都因此变得黯淡无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