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0章 圣衣争夺战

  圣域的水不是一般的深,这一点早在它这个势力诞生之初便已经决定了。

  圣域的真正主导者雅典娜每过数百年才会通过人间体降生与地球,这种放权的状态可以说完全将圣域交给了人类自己处理。

  虽然每一代被选定的教皇都是真正的女神代言人,对于雅典的忠诚度那是完全无需怀疑的,但是时间终究是一柄大杀器能够改变一切,加上因缘巧合总会令圣域内的势力变化无常。

  像到了现在这一代,真正效忠于雅典娜的教皇史昂被双子座撒加背刺,与此同时效忠于女生的射手座更是直接亡故。

  圣域的力量交替甚至于外人根本无从察觉,十多年过去了依旧如此,这一切令圣域的未来岌岌可危。

  整个圣域现在势力错综复杂,最顶层的指挥者冒牌教皇无疑是权力的巅-峰,不过他一般情况下也就是规划引导整个圣域的发展,和乐渊这个还没有成为圣斗士的人没有多少的交集。

  其后便是剩下的名义上存活的十名黄金圣斗士,这其中还要剔除为了教授弟子而外出的卡妙以及常年驻守五老峰的童虎。

  剩下的八个人里面白羊座的穆每天在嘉米尔、圣域两边跑,基本上一心放在修补圣衣上。本身对于权力并没有什么在意的,对于雅典娜足够忠心却也是个糊涂蛋,虽然有所怀疑教皇,但是在没有找到雅典娜之前并不像翻脸,也没有那个能力翻脸。

  剩下的人里面金牛座、狮子座、处女座、摩羯座、双鱼座全都是守着一亩三分地的人基本上和下层的的人没什么交流,就算是心理阴暗的巨蟹座也只是骨折鼓捣自己的人脸面具。

  因此黄金圣斗士一般而言对于圣域的大多数人而言只是一种传说,一般人别说是见到他们,甚至于连他们究竟姓甚名谁,长的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而受限于圣斗士之间禁止私斗的规则,就算是白银圣斗士和青铜圣斗士之间有着自己的小圈子,平日里也根本是打嘴炮的居多,根本动不起手。

  真正成为圣域中争斗主要成员的反倒是那些还没有成为手都是的守卫甚至是候补训练生。

  这些人从自己跟随的老师扯着对方的虎皮在圣域之中圈起了地盘,一些人顾及他们老师的身份从来没有和他们纠-缠,这样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有不少人依附在他们之下,将整个圣域弄得乌烟瘴气的。

  而这就不得不说一下席瓦这个人了,在三年前和乐渊一道参加了选拔,素质也算是不错不然也不可能就这么被沙加收入门下。

  沙加总共只有两个弟子,其中之一名为亚哥拉,已经在两年前成为了莲花座的白银圣斗士。而另一个则是三年前刚刚收入门下的席瓦,他也是现如今圣域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

  想当初刚刚进入圣域的时候,席瓦的风头可以说被乐渊掩盖了不少,毕竟席瓦虽然被沙加收入门下,但是过关的时候也是躺着入选的,这和乐渊的状态那可是两种模样。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席瓦可以说在进入圣域后的一段日子看乐渊颇为不爽。而后在进入修炼之后席瓦也就将这件事情淡忘了,而席瓦由于身为沙加的弟子可以说在圣域之中颇受追捧。

  这种成为众人中心的感觉令席瓦颇为享受,但是这一切都在之后乐渊击败了卡西欧士的事件之后再次被有心人拿起来比较。

  这正所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席瓦成为了沙加的弟子之后,他的进步在其他人看来也算是天才了,但是这样的天才在乐渊三个月领悟了小宇宙的现况比起来那就完全上不了台面了。

  从再一次被乐渊抢去了风头之后,席瓦便已经心里出现了扭曲,或许在他眼里乐渊已经成为了他的敌人,甚至于根本容不得别人那他和乐渊相比。

  虽然说沙加是一个修佛的人,但是他的连个弟子可以说是半点佛法慈悲都没有,甚至于比起一般人更加的争勇斗狠。

  不过其他人面对沙加的两个弟子也没法子,能打得过他们的终究是少数。打得过的人怕拂了沙加的面子对它们视而不见,而打不过的人更是只能打碎牙吞肚里——忍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席瓦可以说在圣域的下层之中横-行无忌,以一个候补圣斗士的身份却根本没有一个对手。

  他的这种“高手寂寞”究竟有几分是凭借自己的真才实学那还是个未知之数,不过他能够领悟到小宇宙却是实实在在的事情,这也对得起沙加挑选他成为弟子了。

  这样的跳梁小丑根本不被乐渊放在眼里,乐渊忙得要死哪里有时间搭理这样不务正业的家伙。不过这一切都在对方申请了天马座圣衣的那一刻改变,圣衣的重要性不仅仅是辅助战斗那么简单,那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不管其他人信不信,乐渊反正相信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世界是讲究命运的,“天注定命,人决定运”。这就是乐渊所想象的命运,毫无疑问成为天马座圣斗士是存在好处的,而这个好处究竟有多大就要考自己的发觉。

  这就是乐渊理解的命运,因此这份机缘乐渊可不打算就这么拱手相让出去。

  递交申请!

  几乎是在圣域传出了席瓦要申请天马座圣衣的同一天,乐渊同样递交了申请。而其他想要圣衣的人同样不甘心拱手相让,再次报了名。

  半年之后,总共有8人参加了天马座圣衣的争夺战,其中便包括了乐渊的小弟卡西欧士的存在。

  这样的选拔赛可以说是无聊得很,从一开始便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就算是卡西欧士也只是激活了小宇宙却没有掌握第六感,这种水平的人还有五个,就他们几个的水准就算是出来当陪衬都略显不合格。

  一人撂倒了两个对手之后,乐渊还有席瓦站在了古希腊风格的竞技场上,在这里他们将在教皇的见证之下完成这一场神圣的对决。

  “哼!区区一个东洋人也敢与我争夺圣衣,真是不自量力!不要以为领悟了小宇宙就能为所欲为,你也只是一个下三滥而已!”

  比赛还没有开始,席瓦便已经在给自己树立死亡FLAG,这么不自量力地挑衅乐渊不是在寻思有时在做什么?

  而乐渊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盯在他的身上,而是望向了摆在教皇身旁的装有天马座圣衣的青铜匣子。

  “死吧!流星拳!”

  也不知道席瓦究竟是自大还是真的天真,在攻击乐渊的那一刹那竟然还大声喊出了招数的名字。而这一招流星拳可以说是所有想要继承天马座圣衣的人都必定学会的一招。

  只不过同样的人学习这一招会产生不一样的效果。魔铃受到艾欧里亚的指导,在教导乐渊流星拳的时候不由带上了艾欧里亚的战斗风格。因此乐渊学到的流星拳注重的是拳压的数量以及速度。

  而席瓦则是师承的沙加,因此在学习这一招流星拳的时候不由自主地使用出了念力以及注重将威力凝聚到其中几拳上。因此属于席瓦的流星拳,可以说兼顾了威力以及隐蔽性。

  当席瓦的流星拳打出的书简,数百到宛若流星的拳压向着乐渊袭来,这不过这些攻击无一例外在乐渊看来不值一提,没有一个是达到音速的攻击。但是如果以为这就是全部,那么便恰好中了席瓦的计。

  席瓦的流星拳摆在明面上的攻击全都是幌子,真正要值得注意的是那被念力隐藏了踪迹的9拳,这9拳在被隐去了踪迹的同时也具备了最强大的力量,其拳速达到了3倍音速以上。

  叮叮叮——

  一连串的中拳声响起,连带着乐渊的身体都跟着这几到声音向后退了起步,但是在这之后却没有一个人笑得出声的,包括了出招的席瓦。

  他的流星拳已经完完整整地发挥出了他的力量,但是他的攻击竟然被乐渊的右手那么随随便便地便全都挡了下来,一拳都没有拉下来,甚至包括那隐藏起来9拳。

  “招数就只有这等程度吗?那么你真的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小宇宙吗?”

  乐渊的双手在自己的胸前划过,那动作看起来并不怎么迅速,但是所有看过的人都愣住了,应为那双手划过的轨迹组合起来的正是天马座的星图。

  下一秒,自乐渊的身上释放出了远超刚刚席瓦小宇宙的力量。几乎所有观战者中感悟到第六感的人都能够明白,乐渊的小宇宙已经不是席瓦那种程度的人可以比的,甚至比起他们中的有些人都要强大。

  这才是真正的天马流星拳!

  只见乐渊一拳挥出的瞬间,从乐渊的身体中一道人形虚影自动滑出,那摸样几乎是乐渊的复刻品,而同一时间从虚影上删除超过千道的拳影,和虚无的不同这千道虚影无一例外都达到了音速水准。

  砰砰砰砰砰——

  数千道攻击宛若流星一般坠落向了席瓦的所在,面对如此恐怖的攻击,席瓦慌忙之中鼓起了自己的小宇宙使徒抵挡。

  但是仅凭席瓦这半桶水的小宇宙如何抵挡住第六感的攻击?第一拳落在了席瓦的胳膊上,在他的胳膊上烙印下了深深的拳印,第二拳、第三拳……

  每一拳落下之后,席瓦那强壮的身体上都会多出一道身上的血印,仅仅10拳之后,席瓦便再也撑不下去,整个人飞着被拳劲打得塞进了墙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