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选美女还是选基佬,这需要选吗?

  或许这一次的试炼会成为沙加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一件事情,当他原以为乐渊已经没救,需要他出手将堕入黑暗的乐渊处理的时候,乐渊的身上竟然突然爆发出一阵小宇宙。

  这种爆发的小宇宙虽然没有达到7感的地步,却有着连他们黄金圣斗士都没有的深度。不是七感却胜过七感,以己身包容黑暗与光明,在小宇宙出现的那一刻所有的黑暗都像是被乐渊吞噬了一般,随后前所未有的耀眼光辉自乐园道身上释放,他的身体竟然化作了最为耀眼的光源。

  属于沙加的绝招此时竟然被攻破了,虽然说沙加没有认真,却也是一件可以被成为奇迹的事情。而乐渊身上的小宇宙在突破了沙加制造的六感剥夺之后当即像是力量用尽一般,再度退回到了他的身体中。

  虽然那小宇宙的力量暂时性的消退了,但是对于乐渊而言这些却无关紧要,真正对他重要的东西已经领悟,觉醒第六感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当乐渊身处环境准备继续攀登的时候,身穿处女座黄金圣衣的沙加出现在了乐渊的面前。闭着眼睛的沙加就算什么话也不说,临空盘坐在那里,乐渊也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那中扑面而来的佛法。

  “你……合格了!”

  沉吟了许久,沙加最终还是令乐渊通过了考验。

  当沙加带着乐渊出现在其他人面前的时候,其他人看到不是趴着的乐渊,当即就有人认为乐渊已经通过了沙加的考验,而且还是所有人之中最优秀的,兴许已经被沙加收为了弟子。

  不过接下来沙加的举动为让他们一愣,因为沙加仅仅是留下了一句话,便直接带着昏睡的席瓦离开了这里。

  “他通过了考验,但性子与我不合,你们自行分配!”

  沙加的话分为三段,每段都足以令其他人深思。

  首先第一段,很明显从表面上来看就是乐渊已经通过成为候补圣斗士训练生的考验,不需要逐出圣域了。不过其中的潜台词就值得考量了,其他人什么评价都没有,仅仅是允许他们留下,而乐渊却值得沙加说出“通过”二字,这岂不是说乐渊的表现非常出色?

  一瞬间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打量着乐渊,似乎想要从乐渊的身上发现他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竟然能够通过沙加大人设下的考验。

  不过就在一群人打量的时候,第二句话就有些难以理解了。什么叫做性子与我不合?究竟是这个真的是单纯的性子不合,不适合沙加的修炼方法,还是乐渊哪里得罪了沙加?

  这其中的门门道道可是有着区别的,前者无所谓,而后者如果真是这样收下乐渊为弟子不免恶了沙加,以后会不会被穿小鞋那可就难说了。

  不过结合第三段话,这乐渊得罪了沙加的可能性貌似有不怎么大,因此乐渊的去留最终让一群白银圣斗士有些拿捏不准了。

  这些个白银圣斗士大多是欧洲人,在看到黑发黑眸的乐渊时不由自主地对其感官差了几分,因此一个个摇摆不定无法做出决断。

  这时候,一直保持沉默的魔铃看向了乐渊,年仅14岁的魔铃已经在圣域训练了超过6年,可以说是圣域年轻一代的翘楚,不过因为亚裔的关系在圣域中下层并不怎么受待见。

  不过魔铃对此也不怎么在意,也正是因为其不被圣域中的一般人待见,使得魔铃反倒和狮子座黄金圣斗士艾欧里亚成为了朋友,艾欧里亚也由于哥哥被指认为叛徒在圣域中的位置很尴尬。

  此时魔铃看见同样是亚裔的乐渊,不知怎的上前一步似乎想要看清楚乐渊,这一看之后更是觉得亲切,乐渊的年纪和她失散的弟弟相似。

  “我收下他了!”一男一女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其中之一正是天鹰座的魔铃,而另一个则是蜥蜴座的美斯狄。

  “哟,这不是魔铃吗?你不和艾欧里亚大人一起修炼,来这里做什么?难道觉得已经有资格收徒了吗?还是别丢人现眼了,以你的实力还是再练几年吧!”

  蜥蜴座美斯狄是一个长相偏向阴柔的金发法国男人,虽然不至于男生女相,但是要说只看脸蛋化个妆还真的很想是个美女。

  一个男人长成这副德行,不是太监就是GAY。不过也没有多少人敢去这么说他,首先美斯狄实力不弱,在白银圣斗士里面也算是比较出色的,整个圣域能够稳压他一头又有几个人?再说了,在黄金圣斗士里面双鱼座的阿布罗狄也是和他一个德行,难免不会因为美斯狄惹到黄金圣斗士。

  而这一切对于魔铃而言也没什么,先不说美斯狄并没有真正得到阿布罗狄的支持,就算真的有那又怎么样,她魔铃也有着艾欧里亚的帮衬,最后说到底还是打不起来。

  “我的实力用不着你指指点点,圣域之内禁止私斗,这种事情你我二人争论根本没有意义,交给他自己选择吧!”

  几乎是下一秒,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一副轻松自在模样的乐渊。

  除了魔铃还有美斯狄之外的其他圣斗士此时都在看乐渊的笑话,现在的情况就是乐渊无论选择魔铃碍事选择美斯狄都意味着得罪了另外一方的人,这对于刚刚进入圣域的乐渊而言可是要命的。

  圣域之中最具备权威的自然是雅典娜,但是雅典娜在这里只是一个假货,真正要说还是那个冒牌教皇具备最高的权力,其次便是十二位黄金圣斗士。

  但是黄金圣斗士除了修炼便是镇守十二宫,因此对于一般人而言能够见到的最强者便是白银圣斗士,得罪了一个白银圣斗士,想要在圣域里面混下去那不是找罪受吗?

  作为当事人的乐渊并不觉得这个问题有多么的难以选择,先不说在美女和基佬的选择下,乐渊这个正常人怎么可能偏向基佬,就说二人对于乐渊的发展,也是魔铃有着更强的帮助。

  青铜、白银可以说完全没什么区别,圣衣的存在也就只有华丽程度的变化而已,关键在于第六感和第七感那质的飞跃。因此如何领悟第七感才是乐渊真正解放自己力量的核心因素,就算摆在美斯狄门下,乐渊从鬼那里掌握第七感的窍门。

  魔铃背后的艾欧里亚就是最好的老师,甚至于他这个狮子座还是最好的忠犬,以后要说谁最容易说服,恐怕就要数他。

  看着一群白银圣斗士盯着自己看,乐渊几乎是没有思考的时间,就这么直直地向着魔铃的方向走去。

  “我选择跟着她,如何?你愿意训练我吗?”

  魔铃也没有想到乐渊的选择会这么的干脆,愣了一秒钟的时间,随即声音冷冷地说道:“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弟子,随我来!”

  魔铃带着乐渊足足走出去十多米了,乐渊才听到身后传来了美斯狄那带着怒意的声音:“小子,你想好了,跟着那个女人,你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有没有好下场乐渊不知道,但是乐渊知道跟着美斯狄那样的家伙乐渊的实力绝对提升不起来,没有实力在这个世界便是只有死亡的结局。

  拯救世界的小强星矢已经不见了,想要躺赢乐渊是没有那个机会了,如果不变强,吗只有团灭的结局。

  跟在魔铃的身后,乐渊随她来到了一座极具古典气息的空荡建筑中,只见到了建筑里面后魔铃一指在墙角的某个破破烂烂的石床道:“诺,那里就是你未来几年的床了,你要休息就待在那里吧!”

  乐渊对于睡觉的地方并不讲究,他完全能够用打坐混过去,再加上乐渊忙着提升实力也没那个闲工夫睡觉。不过比起睡觉的问题,乐渊不由问道:“那么伙食呢?我们总不可能不需要吃东西吧?”

  “圣域的绝大多数物资都是统一从外界买办的,当然也有部分是在这圣域空间内自己解决。你来这里的第一年无需要理会这些,但是从第二年开始,能不能填饱肚子就看你自己的了!”

  圣域不会饿死自己人,但是这里信奉的却是丛林法则。尤其是在冥斗士随时可能入侵的情况下,圣域更是用这种方式逼迫着所有人变强。

  想要吃饱?没有问题!把其他人打倒了,你就能吃到饱。

  想要吃得好?同样没有问题!成为真正的圣斗士,取得圣衣,你的基础物资供给绝对提高数个档次。

  想要离开圣域?同样没有问题!只要实力提升到一定程度,拥有外出执行任务的能力,圣域便会指派他们外出,到时候你就能够在有限的时间里面外出做自己的事情。

  在圣域之中,对于他们这些候补圣斗士训练生来说,提升实力就是第一位的事情,想要在这里不受欺负过得好,那就需要让自己的拳头比其他人都要更加硬。

  乐渊将自己的背包放在了石床上,开始了自己在圣域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