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身处黑暗,心向光明

  圣域作为圣斗士们守护的核心地区,长年以来驻扎了近乎所有的黄金圣斗士以及绝大多数的白银以及青铜圣斗士,不过就总的88颗守护雅典娜星座的圣斗士至今没有出现超过三分之一,还有许多圣衣依旧处于沉默状态。

  因此虽然距离圣战打响还有时间,但是圣域依旧在积极备战,储备人才之中,每年都会在乌科勒村设立进入圣域接受圣斗士训练资格的考验。

  因为这是圣域的传统,绝大多数时候圣斗士都是守护在圣域周围的,除了负责巡视其他地区的时候,一般并不外出。因此就算那些黄金圣斗士想要收弟子也没机会,反倒是像每年这样通关的试炼者,由于基础素质较高会被有意收弟子的圣斗士带走培训。

  不过一般情况能够被圣斗士选作弟子的终究是少数,绝大多数人就算是通过了试炼也只能在一般教官的训练下,凭借运气和天赋试着成为圣斗士,不过他们中绝大多数都只是圣域杂兵的结局。

  想要在圣域出人头地,要么天赋过人凭借自己的力量成为圣斗士,这样的家伙万中无一而且还可能自己练偏了。而想要最快的方式练出小宇宙,这就需要一个是圣斗士的师傅。

  就在乐渊等人还在山道上徘徊的时候,作为整个关卡的设置这,沙加对于整个山道有着绝对的控制权。整个山道其实根本就不存在,早在他们传送之后的一秒,除了带路的圣域杂兵之外,所有的试炼者办一件被沙加的小宇宙带进了这个幻境之中。

  沙加,作为苦修者,一个信佛的人。他的考验并不看重于试炼者的身体素质,或许在他看来身体的强大与否能够从后天之中得到锻炼加以弥补,但是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圣斗士,心灵的强大以及意志的坚韧才是关键的关键,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对雅典娜、对正义的忠诚。

  沙加的考验,在圣域的其他人那是早已经领教过了,因此其他黄金圣斗士再见到他主持试炼的时候,那是连一点观看的兴趣都没有了,沙加的试炼甚是无聊。

  比意志、比决心,这些东西可是在一群已经近乎于半神的黄金圣斗士来看小儿科,还没有小孩子打架来得好看。

  从进入山道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已经有超过30人放弃了试炼,这些家伙在体能消失后虽然依旧咬牙上前攀登了一会儿,但是当五感被削弱后,一个个再也无法坚持下去……

  这30多人被沙加一挥手清洗了脑中有关试炼的记忆,随后直接送出了幻境。这些人会由圣域的守护士兵负责送出圣域,这也意味着他们已经和圣域的一切无缘了。

  剩下的人不超过20人,其中过半的人速度已经比起蜗牛快不了多少,视觉几乎被剥夺殆尽,一个个指挥摸着山壁,靠着那微乎其微的触觉一点点向上攀登,这种情况下他们随时可能放弃。

  剩下的几个情况稍微好一点,但是速度也不见得快上多少,他们几个的直觉比起常人强大了不少,这也是他们天赋的体现。虽然没有经过正统的圣斗士训练,却也已经激发出了小宇宙的部分能力,获得了超人的直觉。

  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大概还要数最前面的两个人,第二位的席瓦竟然是一名印度人,沙加在望向他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后默默将他在心头记下,这个人和自己有缘,沙加这是准备收其为弟子。

  而当沙加将目光转向乐渊的时候,这位一直闭着眼睛的佛陀罕见地睁开了眼睛。被称作是佛陀转世,最接近神的男人的沙加这一刻赫然发现,乐渊的一切都像是一颗黑洞一般,将所有的光吞噬,这样的人物无比可怕却又偏偏力量甚至于小宇宙都没有完全觉醒。

  沙加的眼睛看到的是乐渊的本质,黑洞虽然不是乐渊的力量,却也预示了乐渊从一开始到现如今走来的一路,犹如黑洞一般在吞噬着万物成长。这既代表着乐渊的潜力不可估量,同样预示着乐渊的性格难以琢磨。

  在环境的山道之上,乐渊的五感已经被彻底剥夺。视觉消失令他变成了瞎子,听觉消失令他变成了聋子,其后味觉、嗅觉甚至于触觉的消失,令他彻底沉沦在了一片的黑暗之中。

  其他人此刻也是遇到了这种情况,在黑暗之中人们首先是恐慌,随后便是绝望,能够在此环境中诞生出斗志乃至于重新振作起来寻找出路的人才会被沙加认可有留下来的资格。

  天空霸邪魑魅魍魉非攻击版本,这一招剔除了攻击性用以制造幻象。

  天舞宝轮弱化版,这一招逐步剔除试炼者的五感,考验他们的心智。

  两招同时施展,又岂是完全没有领悟小宇宙的人可以比拟的。剩下不到20人的试炼者队伍在这样的双重压迫之下再度减员。

  10分钟,20分钟……

  整整30分钟过去了,又是3名试炼者是站着倒下的,他们同样被送出了幻境,只不过他们已经获得了沙加的认可,可以停留在圣域修炼。

  这三个人在出去的第一时间,就被守候在此的白银、青铜圣斗士逮住了,他们看着昏迷的三人挑挑捡捡。有眼界白银圣斗士看不上他们,于是三个青铜圣斗士将他们挑走了。

  剩下的白银圣斗士各自眯着眼睛继续等待,其中一个带着面具拥有墨绿发色的女性圣斗士对着另一边的同样女性圣斗士道。

  “魔铃,这样下去可不行哦,难道你不准备收一个弟子吗?我会把卡西欧士训练成一名青铜圣斗士,你不会是自认学艺不精,这才不敢收徒吧!”

  说话的是蛇夫座白银圣斗士莎尔娜,她作为白银圣斗士中难得的女性可以说一直和另一个白银女圣斗士魔铃不对付。

  在成为圣斗士之前,作为候补生的时候就是竞争对手,现在成为了圣斗士无法交手,便转到了徒弟上。

  相较于斗争心更强的莎尔娜,魔铃显得相当淡然。对于她而言不合适的就是不合适,没有达到她心目中理想水准的人她是绝对不会收为弟子的。

  而另一边幻境之中,席瓦已经撑不住了,在无尽的黑暗之中他已经难以捕捉方向,最后一脚踩空直接从闪耀坠落,而他在这一刻出局后整个幻境只剩下了乐渊一个人。

  沙加将席瓦送出幻境的同时将一丝小宇宙附着在了他的身上,这就表示席瓦已经被他看上了。在席瓦出现在外界的那一刻,白银圣斗士们还不等进行观察便在沙加的小宇宙提示下自动散开。

  白银圣斗士们此时可不仅仅是惋惜,还有一丝羡慕。能够成为处女座黄金圣斗士沙加的弟子,某种意义上可比他们幸福多了,有了黄金圣斗士作为师傅,能够比他们自己摸索更加容易领悟传说中的第七感。

  属于乐渊的意识,在五感被剥夺之后,就算他靠着小宇宙面前将直觉发挥到足以继续赶路的状态。可是这种状态随后也受到了压制,沙加在这一刻加大了难度,连乐渊那本就不算多么强大的小宇宙在这一刻也与他的意识分离。

  黑暗,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黑暗。没有五感,没有小宇宙,一切全都是虚无的、孤独、死寂的黑暗。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本心究竟是什么,臣服于黑暗亦或者怀抱光明?”

  沙加此刻已经沉浸到了乐渊的内心世界,希望借此机会能够了解到乐渊的本心究竟适不适合成为雅典娜的圣斗士。

  而乐渊在这样的环境中究竟是如何的表现,疯狂还是沉默?这一切全都是沙加想要知道的,不过乐渊的表现却让沙加诧异。

  和一般人恐惧黑暗不同,乐渊在这样的绝对死寂之中竟然笑了,那笑容就像是见到了许久没见的亲人。

  人类恐惧黑暗,但是恶魔却是爱死了黑暗,这里才是恶魔真正的家。

  而乐渊虽然并不是恶魔,但是身为魔人的他并不厌恶黑暗,甚至他能够包容所有的黑暗。

  “这家伙,果然并非善类嘛,我要亲手了结了……”

  不等沙加动杀心,伸出黑暗的乐渊又有了新的变化。

  只见原本已经融入黑暗之中的他再一次被黑暗吐了出来,与此同时黑暗中竟然出现了一丝光亮,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这就像是十八层地狱怎么可能见得到太阳一般的不可思议。

  而乐渊会从黑暗中退出,这还多亏了在即将沉沦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呼唤,那是属于纱织小宇宙的呼唤,那就是他在深沉的黑暗中看到的唯一一丝光亮,他抓住了那一丝的光亮。

  “被拯救了吗?还真是我的幸运女神,连命运都没有抛弃我……”感受着依然空荡的黑暗,还有那丝随时可能寂灭的小宇宙,乐渊开始了新的突围,“因为身处黑暗之中,我才比谁都更加渴望光明……无法得到光明的我,唯有化身光明!”

  深处黑暗的乐渊没有力量挣脱这六感被剥夺的状态,这里是他的意识深处,但如果有另一股力量里应外合便有可能突破现在的一切。

  圣斗士的小宇宙是什么?是他们观摩守护星座从而引导自身觉醒的力量!

  乐渊的守护星座是什么?不是天马座,也不是射手座,从始至终他能够观摩的便只有他的小世界。将世界看作一颗球,从外观摩的乐渊终于令他那半死不活的小宇宙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