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2章 进入圣域的资格?去学考验?

  纱织在遇到乐渊之前非常恐惧,恐惧于自身那小宇宙的治愈力量,恐惧于自己那非同凡人的异类身份。在人类的世界之中,纱织恐怕一旦表现出小宇宙的力量,那么她便注定无法和普通人一样生活。

  但是从遇到乐渊之后,用自己的力量完成了拯救他人的那一刻,纱织觉得自己得到了引导,完成了救赎。或许真的如乐渊所说的那样,力量本来就没有差别,人们恐惧的不是力量本身,而是使用那股力量的人。

  善用这股力量,同时不要忘了,你的力量犹如阳光般带给人的是温暖。

  这就是乐渊对于纱织,更加准确地来说是对于这位未来的女神雅典娜的嘱托。未来的战斗虽然不至于雅典娜亲自下场,但是他更希望自己拥有的是一个能够并肩作战为所有人带来助力的女神,而不是一个一次次拖后腿的拖油瓶。

  城户光政不愧是有名的财团继承人,一般人别说是知道圣斗士的训练之所,恐怕连他们的存在都不知道。而城户光政却是靠着自己手上的人脉力量,在得知了五个训练地点之后,便派人得到了基本的信息。

  以城户光政的力量,并不具备直接安排人成为圣斗士的候补,他也顶多是令乐渊他们拥有了进入真正训练圣斗士地点的机会而已,至于能否成功这还需要看乐渊他们自己的。

  像乐渊刚刚从日本飞往希腊雅典的飞机上下来,便被城户光政安排的本地向导接走了。对方在乐渊刚刚下飞机的时候,便用日语写上了“乐渊”二字,如此令乐渊一眼就看到了他。

  麦克·巴特勒,一个在希腊讨生活的当地人。非常健谈,刚刚接着乐渊上汽车后便一刻不停地交流着,那张嘴的确是一个无论在哪都能混得下去的金饭碗。

  “巴特勒先生,我们现在去的地方难道说是郊外?”乐渊坐着吉普车,看着车外的高楼、路人逐渐减少的样子,不由询问道,“又或者我们现在已经去到目的地里面?”

  正在开车的麦克·巴特勒咧起嘴一笑,对着身旁的乐渊那是发自真诚的欣赏。

  “城户先生当初让我寻找圣域的时候,我就被吓了一跳,就算是在我们本地人之中圣域也只是传说中的存在,若不是我的朋友有人成为了圣域中的人,我也不会了解得这么清楚……”

  按照麦克·巴特勒的说法,圣域是处在另一个世界的中的仙境。那和希腊任何一个地方,甚至于地球上的地方都不一样。

  只有圣域中的人才有特殊的办法进入其中,因此想要进入圣域只有靠里面的人指引(当然麦克·巴特勒不知道还能外部入侵,只不过那种力量不是人类可以拥有的)。

  而圣域也不是没有机会进入,每过几年圣域的人便会在雅典郊外的一个偏僻村子乌科勒举行选拔仪式,能够通过选拔的人便由资格进入圣域成为神的战士。

  遥想当年麦克·巴特勒自告奋勇地前往过那里,也想要成为圣斗士。不过结果自然显而易见,如果他被选上的话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了。

  在距离乌科勒还有3公里的时候,麦克·巴特勒将车子停了下来。

  “抱歉了,乐渊先生……”麦克·巴特勒脸上带着歉意,随后有些骇然地看着乌科勒那个看起来低矮的屋子道,“我只能够送你到这里了,这里的人相当排外,除了来进行试炼的人,其他人恐怕很难进去……”

  挥别了麦克·巴特勒,乐渊背着一个普通的旅行包随后一步一步向着目的地的乌科勒村走去。

  距离村子还有差不多500米左右的时候,乐渊便感受到了来自村内的几个隐秘的观察视线,他们的目光在乐渊的身上一扫而过便逐渐散去,看起来对于乐渊这样的外来试炼者他们已经熟悉了。

  进入乌科勒村不久,乐渊便见到了一群提醒比起正常同龄人块头更大的人,他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看样子和乐渊一样是来参加圣斗士候补选拔的。

  乐渊刚刚走进这里便显得相当地显眼,周围的一群人那绝大多数都是金发碧眼,不说是欧洲人这么广阔的分类,也差不多是希腊本土的人。

  在场的人之中也只有乐渊一个黑发黑眸的亚裔,这样的情况下乐渊想要不显眼都很难。

  不过或许是因为试炼将近的缘故,那群已经很紧张的一群人此刻在见到乐渊后仿佛为了找一个发泄对象,将炮口一直对准了亚裔模样的乐渊。

  只见其中一个具备了希腊血统的高大男子几步上前走到乐渊的身前,低头看着坐在一边石头上乐渊,夹杂着粗重的鼻音道:“喂,黄皮猴子!这里是我们希腊神圣无比的地方,不是你这个外来的黄皮猴子能够来的!”

  这个男人的口音中带着的是很纯粹的雅典本土的口音,和曾经教授乐渊希腊语的老师很像,而且比对方更加纯正。

  “我不想惹事,我想你们也不是来这里打架的,所以可以安静一点等待吗?”

  乐渊抬起头看向自己面前男子的双眼仅仅是一秒钟的对视,但是就是这一秒便足以决定很多事情。看了一眼之后,乐渊再度低下头慢慢感悟自己小宇宙的成长变化。

  而那个原本向乐渊找茬的娜姿却是愣愣地啥也说不出来了,像是变成了哑巴一般就这么僵直地向后退去。

  “阿奇尔,你这是怎么了,不是说好了要教训那个黄皮猴子吗?你怎么突然就怂了?”

  和刚刚那个男人一伙儿的人见到壮实男子退回来,连忙凑上前询问道。

  被称为阿奇尔的男人摇摇头什么也没有多说,仅仅是对着自己的村人道:“那个家伙的眼睛……你们,还是被惹他了,我觉得他似乎可以被选上……”

  乐渊自从来到乌科勒村之后过去了三天的时间,或许是因为乐渊第一天的时候无声击退了阿奇尔的缘故,往后的三天没有人再来找乐渊的麻烦,所有人将自己的心思放在了很快就要开始的候补选拔上。

  圣域的候补圣斗士选拔历年都是由黄金们出题的,而这些题目可以说往往带着各自的特色。就比方说白羊座的穆就曾经用自己的念力进行精神压迫压迫,只有通过精神压迫的百米通道的人才能算是过关。

  这样的考验每一年基本上都不相同,而且每一年的标准同样不同,甚至于有时候能不能过关都要看出题的黄金圣斗士的心情。

  虽然考验的形式各不相同,但是有一点却是通行的,那就是身体更加强壮的人绝对比其病秧子更加适合通过考验。

  三天之后,在乌科勒村的第四天,圣域那边总算是派人过来了,所有人在带领之下进入了一道冲天圆形光柱形成的传送门之中。

  进入的下一秒一道强光一闪而过,光芒散去后带队进入的圣域来人却是消失不见的,所有人全都出现在了一条山道之中,所有人全都在山脚的地方待着。

  “汝等通过山顶终点者即可过关,开始攀登后途中止步不前、后退者视同放弃!”

  从冥冥虚空之中传来了一道陌生男子的声音,没有人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但是就算只有声音也让人觉得自己是佛陀与蚂蚁对比的渺小。

  其他人在这声音时候,当即不管一切就沿着山道向山顶狂奔而去,唯有背着背包的乐渊并没有跨出一步,而是盯着这座山看。

  这个考验的主人乐渊虽然没有看到,但是他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眼前的一切都不过是真到极致的幻觉,其他人或许没有那种感觉,但是已经能够察觉到自己小宇宙存在的乐渊却感受到一股浩大犹如骄阳的小宇宙将他们全都笼罩了。

  好在这股小宇宙的主人并没有杀人的意思,不然纵使是乐渊恐怕也难以在对方的手中活下来,在力量被封印的现在,仅凭双方的小宇宙便能够了解到双方的差距不能以常理来估算。

  知道了一切的乐渊跨出了第一步,虽然和前面的人相比晚了不少,但是乐渊并不担心自己会因此而淘汰。这一场考验可不是比的谁更快到达终点,那样的话这个考验就太过于粗浅了。

  乐渊奔跑起来的速度并不慢,但是同样算不上极速。这样的奔跑速度却相当稳定,十分钟之后的乐渊已经超越了近半的竞争者。

  而此时的乐渊已经来到了山道的中途,此刻抬头望向山顶,发现依然距离自己这么的遥远,那在自己之前的起步者虽然距离自己很远,但是想要达到终点依旧遥遥无期。

  走到这里的乐渊便已经差不多明白了这个考验的目的,继续前行的乐渊很快赶上了线头部队,而走着走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天色的关系,乐渊只觉得周围的天色暗淡了不少,同时连其他人的脚步声都变淡了。

  而在乐渊的视野之中,其他人此时的前进步伐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果决,变得无比的迟疑、缓慢。

  不仅仅是视觉以及听觉,那是五感全都在这一刻被削弱了,而且这种削弱越是像是攀登感觉越是明显。而其他前来参加试炼的人之所以会迟疑,也是一位内在永远达不到终点的绝望中逐渐被五感尽失的恐惧笼罩。

  恐惧会令人止步不前,而无法前进的人在这次的试炼之中只有失败。

  乐渊自然不会被这一点点小场面吓到,虽然五感丧失的确令人恐惧,但是好在出题者没有做绝,并没有连带着将小宇宙一起剥夺。

  处女座黄金圣斗士沙加,他的考验乐渊已经体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