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检测,成为圣斗士的可能性

  紫龙,自然就是未来的那个天龙座青铜圣斗士,那个一言不合就脱衣爆发小宇宙的家伙。他的坏习惯也不是全然没有理由,整个孤儿院的人每个月不见上个十次八次都是怪事。

  而由衣子修女是附近教会的修女,现在则是义务来孤儿院帮忙,对于紫龙的这个癖好她也是多次教训过紫龙,可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那是一点也也没有。

  “哟呵,看来我赶上一场好戏,他们两人这样僵持多久了?”

  乐渊一进门便来到了冰河的身旁眼睛不忘看着在那里躲避着由衣子修女抓捕而到处乱窜的紫龙。

  冰河是日俄混血儿,一头米黄色的头发在孤儿院里可是受到了不少女孩儿的青睐,若不是和乐渊这些个问题儿童待在一起,那恐怕很快就能成为孤儿院里面的明日之星,或许被好心人收养那也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你回来了吗?紫龙虽然有脱衣的癖好,但这一次你可是说错了……”冰河虽然年幼不见得比其其他人大上多少,但是或许是孤儿院的生活令他有了一双善于察言观色的眼睛,“这一次紫龙可是为你挡灾了,由衣子修女原本是来找你的,多亏了紫龙插科打诨总算是帮你瞒了过去,不过现在看来他也挺高兴的嘛!”

  可不是嘛,裸露着上半身的紫龙在大厅中狂奔。俊俏的亚裔面孔,秀长的黑色长发,就这颜值妥妥的小帅哥一枚。不过配合他的特殊癖好,那就是一个有着暴露狂癖好的帅哥。

  乐渊虽然意识刚刚恢复本我,但是好在记忆接收得相当完整,因此和冰河等人交流起来那是水到渠成。其他私人的性格那是各有不同,但是颇为巧合的是纵然是性格有些天差地别,五人却能够很好地成为朋友。

  前任的“乐渊”,连接五个人的枢纽,说他莽撞却又不准确,能够用拳头解决的问题对于他来说那都不是问题,义气那是不用说绝对的好兄弟人选,同时也是一个能够为了自己的信念贯彻始终的人物。

  紫龙,也就是刚刚暴露狂的长发变态,同样非常重情义,虽然修长的头发曾经让其他人嘲笑他是女孩子,但是乐渊五人组的无情镇压让所有人都明白紫龙绝对是个100%的纯爷们、

  冰河,则是刚刚和乐渊聊过天,外表看起来酷酷的男孩。和外人相处起来犹如寒冰一般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是和乐渊几个相处起来却犹如春水一般和煦。

  瞬,那白皙的皮肤,大眼睛,鲜绿的头发,加上年纪尚小的缘故令他看起来比起一般的女孩子更像是女孩子。兄控一个,不过怯懦的他爆发起来武力值那也是很恐怖的,可以说是五个人里面最不能惹的一个,因为他还有一个更加恐怖的哥哥。

  一辉,也就是上面瞬的恐怖哥哥,若说冰河对待外人仅仅是寒冰,熟悉后还可能被融化的话。那么一辉就是绝对的火山,任何使徒靠近他的外人都会被其灼伤,想要获得他的认可那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

  而要重点强调的一件事情,一辉是个弟控,有人敢伤害他的弟弟瞬的话他可是会变得相当恐怖的。

  乐渊五个能够走到一起可以说命运的安排,也可以说是性格的使然。五个人作为孤儿却有了不同于一般人的力量,在感受到孤独的同时自然在寻找着具有相同力量的伙伴。

  就算现在还没有唤醒各自的小宇宙,但是五个具备唤醒小宇宙天赋的孩子却已经能够在不自觉之间寻找着同类。

  正在互相攀谈的乐渊等人或许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在另一边孤儿院的院长室内却迎来了一位院长御喜怎么也想不到的人物——城户光政。

  虽然圣元孤儿院是由城户财团资助建立起来的,同时孤儿院的开支绝大多数的收入来源也是城户财团募集出来的,但是这些全都是由城户财团的附属机构操办,从来也没有让城户财团的话事人城户光政亲自过问过。

  而院长御喜自然也没有见过城户光政,如今这位大金主突然驾临,也确实让他吓了一跳。

  院长御喜亲自为城户光政泡了一杯茶,随后小心翼翼地和对方攀谈了起来。

  城户光政没有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的诉求,他想要将乐渊这个问题儿童五人组带去做一项调查,如果可能的话想要收养这五个孩子。

  面对城户光政的要求,院长御喜难得沉默了下来。虽然乐渊五个的确是问题儿童,但是也正是有他们五个的帮忙,整个孤儿院才能够一直维持着一种内部稳定的状态。

  别看乐渊五个各个都有着不小的毛笔,却能够协助孤儿院内的人照顾其他人,可以说令院长御喜最放心的不是其他人,反倒是这五个孩子。

  “我能询问一下您的调查会不会让他们五个有危险吧?我希望您能够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

  院长御喜很快就得到了城户光政的回答,而在这之后仅过了一会儿乐渊五个人便被城户光政带出了孤儿院,而他们几个很快随着城户光政来到了市郊的私人别墅,那里地处偏僻属于城户光政的私人领地,可以说是一个相当安宁不易受到打搅的地方。

  乐渊是认识城户光政,而其他四人则是得到了院长御喜的拜托而相当听话,五个人跟在城户光政的身后很快进入了别墅。

  除了乐渊因为灵魂觉醒的缘故之外,其他四小全都是生活在孤儿院里面的孤儿,哪里见到过这样豪华的别墅,虽然四人心智比起一般孩童更加成熟却也不免出现了目瞪口呆的情况。

  乐渊等人紧随着走在前方的城户光政,很快一行六人来到了别墅的地下。这个别墅的地下看起来可比上面高科技多了,像是一个装备了最先进高科技防盗系统的保险箱。

  在经历了城户光政数道身份认证之后,六人总算是来到了这地下的最深处,出现在所有人满签的是一个大约有一个人身体大小的黑底金边的金属板,金属板的材质就算是以乐渊的眼力也看不出究竟是如何打造的,等级很高同样手法也极为特殊。

  而在那金属板上,有着犹如黄金一般烙印在其上的射手座的星座图标。

  虽然和乐渊想象之中的那种圣衣箱有所区别,但是在看到那个射手座标志的那一刻,乐渊便已经100%确定那就是找到射手座黄金圣衣的关键。

  只见城户光政在见到那个射手座的金属板后不知怎的老泪纵横,仿佛见到了什么老朋友一般。随后城户光政什么也没说,独自战斗了一边一摆手对着所有人道。

  “你们,每一个人都是这用手解除那边的那块石板吧,一切都在你们接触之后我再继续说明!”

  城户光政的这句话刚刚一说完,紫龙等人便互相对视了起来,现在的情况让他们也有些不知所措,这个调查也太奇怪了吧?大老远的就让他们来摸石板,而且还是保护得如此严密的石板?

  其他人略有迟疑,而乐渊却啥也不说率先走了上去,他现在异常想要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取代了五小强之一星矢的身份。如果是的话,他的主线任务一将会很顺利,毕竟前往希腊有人传授的话总比乐渊摸索着强得多。

  几步上前的乐渊刚刚抬起手,身后的冰河般突然太守欲要阻止他一般喝道。

  “乐渊!小心一点!”

  冰河虽然不知道即将会法伤什么事情,但是本能地感觉到今天发生的一切或许改变他们的一生。

  乐渊转过头对着其他人微微一笑,随后不再犹豫右手靠在了射手座的金属板上。

  乐渊的手与金属板接触的那一刻,射手座的团放出了耀眼的光,随后跟它接触的乐渊便察觉到其中隐藏的一股力量将某些讯息传入了他的大脑。

  乐渊在那一刻见到了一个人,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射手座黄金圣斗士艾俄洛斯。

  这是艾俄洛斯寄宿在射手座黄金圣衣里面的力量,在感受到了乐渊身上那伴随雅典娜而诞生的小宇宙力量后,他被激活了。

  圣战,雅典娜,圣斗士,人类与神,小宇宙等等的讯息在这一刻被传到了乐渊的脑海之中。虽然这些讯息只是粗略的介绍,却也足够让一群什么也不懂的孩子明白一切的始末。

  只不过这些对于乐渊而言大都是已经了解的信息,艾俄洛斯传达的信息只有一项对于乐渊颇为重要。艾俄洛斯竟然直接判断出了最适合乐渊的圣衣以及应该千万修行的地方——希腊圣域,天马座。

  听到这两个名字之后乐渊顿时放松了不少,一切正常,看起来他的确是取代了原本星矢的身份,接下来的一切就要看他能不能做得比原本的主角更强了。

  光芒散去,一切又恢复了正常。乐渊走下台去,对着紫龙四人点点头,示意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