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 夭寿了,紫龙又不穿衣服了

  乐渊在这个《圣域传说》版本的圣斗士世界中的身份是一个孤儿,很有主角范儿不是吗?不过这也和原本的主角星矢的身份相吻合。

  在这个世界的城户光政可不是远比你圣斗士SS中那个堪称播种机的存在,虽然城户集团在日本还算是有些影响力,但是还不至于能够达到播种全球的地步。

  而那些原本应该守护纱织的五小强也不是城户光政的私生子,而是应运而降的五个守护星座的圣斗士化身。在这样的情况下,五小强全都是孤儿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乐渊进入这个世界方式就不得不特别说明一下了,他使用了代入的能力,也就是说他在这个世界之后便已经取代了圣斗士世界中的某个人物。

  而这个任务的选择却不是乐渊自己选择了,而是在进入时由里世界沟通寻找到的最为契合乐渊能力以及身份的代入者。

  这个人物的名字叫做天马,很带感不是吗?在《圣斗士之圣域传说》这个原本圣斗士SS的变种世界的剧情中是不应该出现这个名字,这个名字的主人早就在243年前的上一届圣战的最后便已经成为了一种传说。

  换句话说乐渊代入的人物本就是不存在的,但是真要牵连起来倒也能够勉强和主角五小强中的星矢联系起来,因为按照历史的发展所谓的天马就是星矢的前世。

  时间回溯到乐渊第一次进入到里世界的时候,他曾经得到天赋的人选之中就曾经有过天马的存在,现在想来曾经救他于数次危难的神秘状态便是激活了小宇宙之后的力量,只不过那种状态只能在潜意识中觉醒。

  自行领悟小宇宙,这便是天马这个人物赐予了乐渊的天赋能力,只是这种能力想要激活却从来没有正常过,只有在个别危难之时才勉强开启,这个天赋用来救命就是赌自己的脸究竟黑不黑。

  而躺在医院中的乐渊此时也在意识深处开始自我苏醒了起来,只不过这种苏醒依旧是不完全的,因为他记得自己是谁,能力又是什么偏偏就是忘了自己究竟是如何进入这个世界的。

  而更关键的一点就是,他在这个世界的力量并不完全。小宇宙的天赋之前见到的,只不过这种力量就是他进入这个世界的根本原因,他是来激发这种天赋的,这个能力能否成为自保手段暂且保留意见。

  极限的超越人的身体强度算是保留了下来,不过因为身体年龄的缘故被削减了不少;五灵仙术、真元、魔法这些后天学习的能力全部被否决,或者说和这个世界契合度低了一点;随后挂靠在天赋上的时空、魔人、小世界等等吃天赋的能力则是全都和小宇宙联系了起来,换句话说同样是暂时靠不住了……

  弹尽粮绝?这倒不至于,最起码就算是圣域里面那些仅仅经受过训练却没有觉醒小宇宙的杂兵,乐渊还是有那个自信凭借仅有的能力干掉他们的。

  除了力量,最关键的还是这具身体的身份以及记忆。不过当导入自身的记忆之后,乐渊却发现这具名叫“乐渊”的少年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星矢。

  乐渊实在是没办法不这么想,在“乐渊”的记忆之中,他圣火的地方是由城户集团自主的孤儿院,反正自有意识起便是在这里长大。

  而他或许是因为性格的缘故又或者好斗的性格,让他在整个孤儿院只有四个朋友:紫龙、冰河、瞬、一辉。这四小强之外整个孤儿院根本没有一个叫星矢的,换句话说他最大的可能性便是星矢。

  没有如何进入记忆的乐渊只能推导到这一步,至于其他的则是完全靠连蒙带猜。

  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完成主线任务,而这个为他而打造的主线任务可谓是来的刚刚好。

  任务场景:现代神话场景

  任务世界强度:B+——A+级

  任务难度:A+级

  任务形式:完全替代,阵营对抗

  主线任务一:圣域传说

  任务描述:进入希腊圣域,领悟小宇宙的力量,同时获得正式圣斗士的圣衣,成功则获得经验值100,奖励青铜级圣衣*1

  主线任务二:??

  就在乐渊还在意识空间回忆这一次的任务时,城户光政已经将乐渊的资料看了一遍。没有过去,自小在孤儿院长大,不合群的同时却意外的有了四个意气相投的朋友,更关键的是另外四个人同样是没有过往的孤儿……

  如果仅仅是一个乐渊的话,城户光政或许还不太确定,但是看到乐渊以及紫龙他们几个的时候,在城户光政的心头已经有六分相信这就是回来守护纱织的圣斗士。

  不过为了能够100%的确信这件事情,城户光政还打算用另一件事情来证明。

  就在城户光政翻阅乐渊等人的资料的时候,在病房内的乐渊也在小萝莉纱织的看护之下从病床上苏醒了过来。

  “呼——我这是在哪?”刚刚清醒过来的乐渊也并非装的,他最后从前任的记忆中获取的记忆是在小公园中,那个他和纱织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纱织……你哭了?”

  在乐渊苏醒的那一刻,纱织小萝莉竟然激动地流泪了,那模样可不像是为一个第一次见面的朋友而哭泣,竟然像是交情甚笃的挚友。

  就算是乐渊经历了这么多,看见一个人会发自肺腑地为自己而哭泣,心中也不免泛起一阵暖意。

  “太好了,你果然没事,呜呜……”

  纱织似乎还不太放心,虽然不懂什么医疗知识,依旧在乐渊的额头上摸一摸,似乎想要确认一番。

  “放心了,我的身体可是铁打的,怎么会那么虚弱呢?你带我来到的医院?”

  仅仅是清醒后的几眼,乐渊便已经确认了自己的所在,只是没想到他也会有住院的时候。

  吱呀——

  只见辰巳推门进来,似乎是察觉到了屋内乐渊的清醒,城户光政同样走了进来,从头到尾打量着刚刚坐起来的乐渊。

  “辰巳,你带着纱织先回去,她今天也已经累坏了。这边的这位小朋友我想和他确认一些事情……”

  城户光政的话无论是纱织还是辰巳都不会违背,虽然纱织并不愿意就这么离开,但是看到乐渊已经微笑着向她挥手表示没有问题了,纱织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医院。

  就算是纱织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对于乐渊产生如此深切的信任或者说是眷恋。雅典娜和天马座的羁绊,或许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

  却见乐渊一掀被单从床上下来,随后到一旁的衣柜中取出了自己的衣服,似乎打算就这么褪去病人服。

  “不多待一些时间吗?虽然检查结果显示你没有什么大问题,但还是多检查一下的好!”

  看着正在换衣服的乐渊,城户光政不由说道。

  以风的速度换好衣服的乐渊却是咧开嘴,挠了挠后脑勺道:“抱歉了,我不能在外面久留,我今天是溜出来的,要事回去晚了,我的朋友就要惨了……”

  紫龙、冰河、瞬、一辉四人和乐渊可是孤儿院里面的问题儿童五人组,他们五个和其他人总是合不来,这样的情况令孤儿院的院长可是头疼得很。

  而无论是乐渊还是其他四人可都是无比向往外面的世界,因此才制定出一人出去外面一趟,其他人为他打掩护的计划。

  不过如果乐渊没有在太阳下山前回去的话,恐怕就算是紫龙他们也瞒不过去,到时候倒霉的可不就是乐渊一个。

  “是吗?那么不介意我送你一程吧,我也正好有事想要去一趟圣元孤儿院附近,也算是顺路……”

  有了城户光政的车子,乐渊总算是在下午三点半的时候回到了孤儿院的南面。城户光政看着乐渊在一面两米多的墙壁前要求下车,不由好奇得看着他。

  这两米多的墙壁就算是成年人恐怕也没有几个能够翻越的,而乐渊仅仅是稍稍后退了几步,随后一个冲刺在距离墙壁还有三步左右的地方猛地纵身一跃。

  右脚高高抬起在墙壁上一踩,借着这股力量乐渊的身体再次向上一提。若不是看着城户光政还在看着,乐渊甚至都不需要按照记忆中的手法爬墙,只需要一跃便能轻轻松松翻过去。

  两次之后乐渊的手已经能够攀登到墙壁的的边上,双手抓住墙壁的边缘,乐渊的手稍稍一使劲身体便整个提起,随后右手在墙壁上方一撑,他的身体便整个转进到了墙壁另一端。

  这个身手绝不是普通小孩能够使出来的,再次确认这一点的城户光政命令司机开向了孤儿院的正门方向。

  而另一边刚刚进入孤儿院的乐渊猫着身体向着记忆中的孤儿院大厅走去,但是刚刚走入大厅的正门便听到了自房间里面传来了由衣子修女那生气之中带着无奈的咆哮。

  “紫龙,还不快点把你的衣服穿上去,别动不动就自己脱衣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