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章 名曰小宇宙

  在拥有神的世界讲究科学、合理本就是最大的不科学,尤其是在面对小宇宙这种超级靠脸爆发的力量下,有可能上一秒你还把对手虐得像条狗,下一秒就被对方翻盘了。

  刻耳柏洛斯动弹不得,这并非是源自于乐渊身上的那股小宇宙的力量。单纯的小宇宙就像乐渊身上的这一股,目前只有第六感的程度,简单而言甚至于在不熟练的情况下连加强自身基础属性都做不到,只能在攻击的一瞬间冷凝管破坏力变强。

  之所以压制住刻耳柏洛斯的是那根本大得吓死人的力量,这股力量真要形容起来那就是几十吨级别的握力,仅仅是掐着刻耳柏洛斯的身体,那蔓延开来的力量便已经将刻耳柏洛斯全身锁住。

  咔——

  那一双掐着刻耳柏洛斯的手仅仅握紧了一点点,刻耳柏洛斯便感受到了自己全身的骨头在这一刻变得咔咔作响,仿佛下一秒就要被碾碎了一般。

  圣斗士?

  没听说圣域在雅典娜的身旁安排了圣斗士之类的人,更何况还是个这么小年纪的便领悟了小宇宙的人。这幅样子看起来甚至于连圣域的训练都没有经历过,怎么可能掌握小宇宙?

  不是圣斗士,也绝不是属于哈迪斯大人的冥斗士,难道说这是一个自行觉醒的海斗士?

  刻耳柏洛斯的大脑在不断思考着,乐渊的身份究竟是什么?它在感受到乐渊身上那股小宇宙强度的时候,便已经明白自己的刺杀不可能再成功了。

  就算是再怎么弱小的小宇宙,只要激发出第六感那就是超人。仅凭自己这个比起一般恶狗更凶悍的身体,吓吓普通人还差不多,对付拥有小宇宙的超人无异于豆腐撞石头。

  保持着恶狗形态的刻耳柏洛斯此时甚至根本无法开口说话,同时作为一只冥界的看门狗刻耳柏洛斯也没有被授予说话的能力,此时此刻他只能瞪大眼睛将乐渊的面貌记忆在脑海之中。

  就算是被杀回归冥界,刻耳柏洛斯也希望冥斗士们能够通过他的记忆杀死乐渊这个坏哈迪斯好事的家伙。

  咔嚓——

  属于刻耳柏洛斯的脑袋的脖子最终还是被扭断了,虽然从擒住刻耳柏洛斯到将他杀死不过10秒钟的时间,但是对于刻耳柏洛斯而言恐怕这短短的十秒却不下于被折磨了十年的痛苦。

  度日如年?那种无法喘息,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肺里的空气一点点消耗,无法挣扎的无力感遍及全身,随后身体越来越虚弱,在死前无比痛苦的感受恐怕会令刻耳柏洛斯几辈子都难以忘记。

  做完这一切的“乐渊”一把将刻耳柏洛斯扔到了远处,环视了四周似乎发现所有的威胁全都消失不见了,这才将身上的小宇宙全都散去,随后便听到扑通一声二话不说倒在了地上。

  那倒地的动作真叫一个干脆,去学碰瓷那是一学一个准。

  看着重新倒在地上的乐渊,根本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一切是多么危险的纱织连忙检查起了地上乐渊的状态。发现此时此刻乐渊已经不再是那个一副差点心脏停止跳动的死人相,呼吸平缓、心跳正常,看起来就和平常人在睡觉没什么分别。

  “拜托了,千万不要出事!”

  只见纱织的手上散发出一道柔和的白光,随后乐渊右手手心曾经被刻耳柏洛斯咬破的地方顿时愈合了,除了一道三叉白印之外,再也看不出曾经受到过伤害。

  纱织此时想要到外面呼喊别人来帮忙,却又担心被留在公园里面的乐渊再度遇到些问题,顿时踌躇地蹲在乐渊旁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纱织皱着眉头拉着乐渊的右手试着将他唤醒的时候,远处传来了纱织熟悉的声音,那是她的老管家辰巳德丸。

  辰巳,一个戴着眼镜虽然喜欢唠叨却又对城户家忠心耿耿的管家,年纪将近五十岁戴着一双白手套的他却是看起来文质彬彬,看起来胆子那是一点都不大。

  “纱织小姐,纱织小姐——”

  辰巳的声音听起来有着一丝的焦急,看起来他非常担心纱织的安慰,而此刻纱织却是在听到自己管家的声音后差点喜极而泣,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辰巳!辰巳!我在这里,你快点来啊!”

  正愁没有办法带着乐渊前往医院的纱织连忙向着辰巳挥手,让一直寻找着纱织的辰巳一眼就看到了她的存在。

  “小姐……啊,他,他这是谁?”

  辰巳小跑着向纱织跑来的时候同样发现了倒在纱织脚边的乐渊,又跑近了几步,随后便见到那被乐渊扔在一旁刻耳柏洛斯的尸体,当然在辰巳的眼中仅仅是一只看起来凶恶的黑狗而已。

  “辰巳,快带着他去医院,他刚刚救了我!”

  见到辰巳终于来了,纱织连忙拉着他的一副让他帮忙。

  对于纱织的命令,辰巳这个忠心耿耿的老关键自然不会违背,当即就将倒在地上的乐渊抱了起来,不过刚走了几步他便停了下来。

  跟在一旁的纱织见了脸上露出着急之色,急急忙忙道:“怎么了,辰巳?”

  “小姐,刚刚老爷也来了,他说你遇到了危险,刚刚又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辰巳说着还将头转着看向四周,似乎想要寻找周围可能出现的危机。

  “危险?特别的事情?”见到辰巳这么问,纱织不由响起刚刚那恐怖的黑狗向她袭来的事情,要说有什么那就是乐渊的奇怪举动,抱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里,纱织如此回答道,“有,刚刚那边的那个大黑狗想要袭击我,就是乐渊他救了我的!”

  听完后的辰巳也是对着他怀里的乐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刚刚他可是看得很清楚,被杀死的刻耳柏洛斯体形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得了的。就算是他这个成年人恐怕不受一点上也难以击退,而他怀里这个年轻人却像是没有受多少外伤解决了刻耳柏洛斯。

  当辰巳与纱织二人安全来到轿车的旁边时,坐在车子里的城户光政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就在之前不久他看到了家中宅邸中召唤射手座黄金圣衣的巨大金属牌开始不断闪烁金光的时候,他便意识到可能是纱织这里出现了什么问题。

  不过在看到纱织没出什么事情的时候,城户光政这才暂且放下心来,不过此时此刻的他被管家辰巳手中抱着的乐渊吸引了,这个和纱织同龄的男孩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呢?

  乐渊刚刚被带到车上,城户光政便为他检查了一遍。城户光政早年游历世界各地,对于医疗知识虽不能说是个行家却也不弱,因此仅仅是稍作检查便已经确定乐渊绝对没有受到什么伤,整体看来非常正常。

  辰巳开车向着城户集团名下的私人医院驶去,而纱织则是开始复述了在小公园里面乐渊英雄救美的来龙去脉。

  听完之后的城户光政沉默了,虽然纱织隐去了乐渊使用小宇宙的奇怪一幕,却也让城户光政怀疑起了乐渊的身份。

  “难道真是这样,射手座刚刚的预警不仅仅是因为纱织,也是因为眼前的少年,这就是那个能够保护纱织的具备圣斗士潜质的孩子?”

  城户光政可不是一个对于圣斗士全然没有了解的普通人,早年酷爱探险的他在喜马拉雅山脉遇到了惨遭阻击艾俄洛斯。

  当时的艾俄洛斯在圣域的追击下勉强脱离了战斗,不过那时候他也是风中残烛。在见到城户光政这个普通人之后,艾俄洛斯利用小宇宙的力量一瞬间看透了城户光政的内心,并且认定城户光政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

  紧靠语言无法令在短时间内让城户光政知道被艾俄洛斯保护在身旁的雅典娜的重要性,因此艾俄洛斯在死亡之前用余下的小宇宙令城户光政看到了属于自己的记忆,将圣斗士、叛乱、雅典娜等等的一切全都告诉了对方。

  8年以来,虽然城户光政一直小心谨慎地照顾着纱织,让她在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健康成长。但是城户光政却在无时无刻不在担忧着来自圣域的杀手,同时也在忧心着能够保护纱织这个真正的雅典娜的圣斗士什么时候才能出现。

  “唉——希望你真的能够守护好纱织,不对,应该是雅典娜……”

  看了一旁依旧在关切地看着乐渊的纱织,城户光政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很快到达了城户集团名下的私人医院,在城户光政的安排之下乐渊在经历过一轮检查发现没有其他问题是后,被安排进入到了一间独立的单人病房。

  就在纱织照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乐渊时,城户光政也开始动用手中的力量开始对乐渊的背景开始搜索,他的过去、家庭面貌、现在的生活背景通通在极短的时间里面送到了城户光政的面前。

  当城户光政看到这一份送到他面前的资料时,他才再一次感叹什么叫做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