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7章 前任走好,圣战第一祭品刻耳柏洛斯

  “乐渊,你醒醒……”

  声音,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出现在了乐渊的耳边,不过这一道声音却无法令乐渊清醒过来。甚至于当这声音出现时,乐渊的意识还是迷迷糊糊的,乃至于连乐渊这个自己的名字都是想了许久才想起来的。

  “……求求你,不要死,求求你……”

  那女孩的声音变得相当地哀愁,那声音中带着的哀伤仿佛能够令所有人都感同身受,与此同时在乐渊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起来。

  嗷嗷——

  野兽的嘶吼,更加准确地来说应该是恶犬的低吼。在一个看起来颇为偏僻的公园一般的地方,整个公园中像是特地被人清扫过一遍,女孩的哭泣声持续了五分钟却始终没有引来任何人的注意。

  修长过肩的紫色长发,还有那一看就是受到良好照顾娇嫩无比的皮肤,这绝对是一个超级可爱的女孩子,虽然仅仅是一个8岁不到的小姑娘,显得还有些羞涩,眉宇间却已经有了一股女神范。

  若乐渊是清醒状态状态完好的话,便会发现这个小女孩的身体或者说灵魂之中孕育着一种充满了神性的力量,这股力量的源泉竟然是一颗完完整整充满了法则之力的神格,比起乐渊的那颗半完成品更加完美。

  城户纱织,更加准确的来说应该称之为雅典娜的转世。所谓的城户纱织这个名字也不过是城户光政为了掩饰雅典娜真正身份所起的名字而已。

  身体虽然依旧是凡人之身,但是她的力量却是毫无疑问的属于雅典娜的力量,甚至于现在名为纱织的意识也不过时真正的雅典娜沉睡后衍生的一面。

  纱织是雅典娜,但是雅典娜却不是纱织。正如雅典娜能够从上古时期一直出现一般,每一次轮回后出现的雅典娜转世都只不过代表了雅典娜人格展现的一个侧面而已,虽然同样是她却又并不完整。

  每一次转世都是一次对自我的试炼,属于雅典娜的力量被封印,只能随着转世的成长重新提取。而现如今这个只有不到十岁的纱织能够利用的雅典娜小宇宙却只能用来治疗一些皮外伤而已。

  力量虽然微弱,但是只要是真正的圣斗士用心感受的话,便能从这微弱的小宇宙之中体会到只属于雅典娜的浩瀚磅礴的小宇宙。

  不过就算是雅典娜也会有落魄的时候,更何况城户纱织还没有觉醒为雅典娜,此时此刻他怀抱着一只颤颤发抖的猫咪,跪坐在地上用自己的力量试图救治一个和她一般年纪的男孩。

  “……求求你,不要死,乐渊!活过来……”

  随着纱织的呼喊声,趴在地上的那个男孩毫无疑问就是乐渊了。只不过这种以幼年身体进入的方式却不是什么好现象,尤其是那右手手掌心的咬伤,如果是具备小宇宙力量的人感受一下便能见到浓浓的死气。

  而另一边盘桓着救救不曾离开的黑色恶犬的嘴边则不住释放着死气。

  中招了,这就是乐渊所化的男孩为什么倒地的根本原因,被狗咬不是问题,但是被这么一只明显不正常的狗咬伤了了,则虽然是个小伤口仍旧免不了扑街。

  而那只狗在咬伤了乐渊之后,却没有继续对着它原本的目标纱织发动攻击。就在它一早盯上纱织,原本想趁着她落单时将死气注入她的体内,谁曾想原本万无一失的一扑却被一个小孩给破坏了。

  不过它也不算完全失败,虽然刚刚那一扑没有伤到纱织,却令救纱织的乐渊身体前任扑街,它继续袭击纱织的任务总算能够继续进行了。

  但是黑色恶犬刚想要动手便愣住了,那抬起来的右前爪悬停在半空中,似乎在迟疑自己究竟也不应该向前跨出去那一步。

  或许一直想要让乐渊醒过来,一直用自己小宇宙的治愈力量进行施救的纱织并没有注意到。不过一旁时刻准备袭击的黑色恶犬就不同了,它感受到了来自于倒地的乐渊身上那比起冥界死气更加低沉,抵御恶鬼更加恐怖的杀气。

  这种杀气或许是因为黑色恶犬带有敌意的关系,只有它一个感受到了这样的气息,紧挨着乐渊的纱织反倒是自在无比一点也没有那种被杀气笼罩的样子。

  动手,还是不动手,这对于黑色恶犬都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要说动手吧,眼前的乐渊虽然扑街了,但是只要再前进一步,黑色恶犬的直觉便告诉它自己仿佛会被杀死,那一种恶寒感直达灵魂,并不是黑色恶犬自己骗自己的结果。

  但是要说不动手,它可无法向它的主人哈迪斯交代。虽然圣战还未开启,但是还打算已经转生,而冥斗士的力量也在一点点破开封印。

  这一只黑色恶犬,便是传说中守护地狱入口的地狱三头犬——刻耳柏洛斯。

  只不过现在只是这样一只只能靠咬人来杀死纱织黑色恶犬,一来因为上一代雅典娜的封印还未解除,它的力量无法完全发挥;而来也是因为这人间,整个地球都被传说中的众神之母盖亚施展了盖亚结界,任何小宇宙的力量都将被压制。

  虽然这种压制并不是纯粹的压制小宇宙的发挥,而是将小宇宙产生的破坏力无限缩小,却也从根本上解决了拥有小宇宙的人类对于地球的破坏。

  像刻耳柏洛斯这样连小宇宙都只有微乎其微的冥界怪物,此时能够将自己的意识附着在这一只够的身上,同时将力量全部转化为死气,已经算是颇为不容易了。

  如果不是冥界108冥斗士还没有觉醒,那么会派来刺杀纱织的就不是它这么一只恶犬,而是要人命的冥斗士刺客。

  恶犬归恶犬,但要论忠心它却不输给任何的冥斗士。因此当思量了一会儿之后,刻耳柏洛斯便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咬死他丫的。

  冥界就没有怕死的存在,无论是冥斗士还是刻耳柏洛斯都是冥王哈迪斯的部下,作为冥界之王哈迪斯有着操控万物生与死力量。

  对于自己的冥斗士以及属下,哈迪斯只需要挥挥手便能够令他们从死亡中再一次苏醒。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冥斗士基本上都不会被死亡吓到,死亡对于这些生活在冥土的人来说不过是睡一觉的休息地而已。

  嗷嗷——

  一声呼嚎之后,刻耳柏洛斯最终下定了觉醒,再也顾不得倒在地上的乐渊,直接瞄准了依旧没有抬起头的纱织,就这么飞身扑向了纱织,那一张张开了大嘴,阴森的獠牙足以咬断纱织那稚嫩的脖子。

  觉醒的雅典娜,或者是处于圣域保护中的雅典娜的确不会是刻耳柏洛斯这个仅能靠着野狗身体的家伙能够杀死的存在。

  但是如果说是纱织这么一个生活在圣域之外,连自己的力量都无法操控自如的稚嫩女神,那么只要刻耳柏洛斯将牙中的死气注入她的身体,便能够轻而易举地将纱织杀死。

  计划很简单,却也非常直接了当。公园里面早已经没有了其他人,唯一能够阻止刻耳柏洛斯的乐渊也倒下了,那么想当然的一切看起来都能够顺利进行。

  “啊呜——”

  身子扑到一半,距离纱织还有30公分左右的刻耳柏洛斯却是再也无法将这个攻击进行下去了。

  一双手已经掐住了刻耳柏洛斯的脖子,明明只是一双10岁孩童的手,此时此刻带给刻耳柏洛斯的感觉却比任何的大力士的握力更加强劲。

  这真的是人类吗?

  拥有这种疑惑的刻耳柏洛斯当即就想要挣扎起来,但是从那双掐着它脖子的手上却传来了强大而又不可反抗的力量,那一股力量刻耳柏洛斯是如此的熟悉。

  小宇宙!

  这双手的主人正是乐渊,但是从地上爬起来的乐渊却不正常。乐渊的双眼带着茫然,但是他的身手却是丝毫不含糊,一出手就是杀招。

  而被刻耳柏洛斯的扑击吓了一跳的纱织也是看着猛地从地上起来的乐渊疑惑不已,刚刚她还看到乐渊一副岌岌可危,现在却又能够再度站在她的面前保护她。

  “乐渊,你好了吗?”

  面对纱织的询问,乐渊却是沉默不语。不仅如此,乐渊他根本没有苏醒过来,现在的他依旧沉睡,这种莫名的状态赫然就是沉睡在他身体之中从未被他主动激发的力量,而它和纱织的小宇宙同源同根,正是小宇宙。

  刻耳柏洛斯自然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家伙,自古以来就和冥斗士并肩作战的它同样对小宇宙这种力量相当清楚,但是正因为清楚它才更加明白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冥斗士自古以来都是同一个人,所以小宇宙从来没有断绝过传承也谈不上学习。只有圣斗士一茬接一茬地更换,总结了一套激活自身小宇宙的方法。

  但是这一套方法却是在打磨身体之后通过肉体的极限从而反向激活体内的小宇宙,从来没有听说过未曾接受圣域训练便觉醒的小宇宙。

  这不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