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 再造世界之眼

  天界天使的主神Jubileus造物主,他的强大之处便在于近乎不死不灭的身体。

  乐渊的攻击朝天一棍强大到足以将这个世界的所有物质从世界上抹除,这样的攻击令造物主的身体被摧毁的部分超过67%,造物主如果不是在临危之际将身体的大部分移开,他恐怕就要完全笼罩在这样的攻击之中。

  但是就是在如此重的损伤之后,造物主本身的力量却没有丝毫的减少,反倒是在攻击停止之后,造物主的躯体在本能地吸收天界周围的力量修复着自己的躯体。

  造物主能够承受住这样的攻击,但是仅仅是一个力量小偷的巴德尔却扛不住这样的攻击,身处造物主右目的他虽然没有直接受到攻击的波及,但是就算是逸散的能量同样让他几乎意识消散。

  整个造物主的躯体控制权遵守的便是一个强者驱使弱者的规则,当巴德尔的力量占据上风意志压倒沉睡的造物主的时候,他便能够通过操控造物主的躯体,同时汲取造物主的力量。

  但是当巴德尔的意志并不足以压制住造物主的时候,作为沉睡的造物主就算是只剩下身体的本能也能够反过来将巴德尔的身体完全吸收。

  巴德尔的力量和造物主之间的差距浩如烟海,就算是一万个加起来也难以匹敌一个造物主,因此他本身的力量就算是被吸收了那也是无关痛痒,根本不足以影响战局。

  但是巴德尔要命就要命在他不仅仅有着自身的力量,更是光之右目的载体。虽然仅仅是不完整的世界之眼大,如果就这么被造物主的躯体吸收的话,那么就算无法将造物主完全唤醒,恐怕也能够早就一个破坏力不弱的暴走怪物。

  “命还真大,这样都死不了,不过也省得我费力!”

  乐渊的身体落在了造物主的右眼上,那原本摧残夺目的宝石质地的眼睛此时此刻已经布满了裂缝。就算是原本漂亮至极的眼睛,此时此刻却也像是破铜烂铁,那样子让人恨不得一脚就将它给踢碎了。

  咔嚓——

  作为造物主的眼睛,就算是已经是破损的状态也绝非一般人所能破坏的,没有超高强度的点状破坏力,根本难以突破这一层看似薄薄的防御。

  但是乐渊是谁?不说本身的力量便足以打碎造物主的防御,就说他身上的几件武器便能够毫不费力地打破造物主身上任何一处的防御。

  弯腰向着造物主的右眼里面一捞,乐渊将已经开始被造物主吸收了一丁点的巴德尔从眼睛中拎了出来。

  “啧啧……原本还是人模狗样的成功企业家,现在就是个非主流裸男,年级一大把了就别这么骚了!”

  失去了持续吸收的光之右目的力量,原本已经有暴动趋势的造物主再一次恢复成为了死物。乐渊拎着巴德尔随便在天界找了一个还算偏僻的地方将巴德尔甩在了地上。

  “咳咳……为什么,为什么救我?”

  巴德尔的声音中带着无尽的疲惫,遭受到重创,又险些被造物主反吸收,这样的情况下被乐渊带到这里的确算是救了他一命。

  “放心,我可不是白救你的,现在需要你回报我了!”

  乐渊绝对不是一个能够以德报怨的人,救了一次巴德尔这个曾经阴过一次他的人,那如果不把他的老底都给搜刮干净,怎么对得起乐渊魔王的名头。

  扑通一声,只见巴德尔不远处的空地上多出两个靓丽的身影,正是被乐渊捆了送进天书仙境的贝优妮塔以及贞德二人。

  她们二人刚一出现便见到了赤条条的巴德尔,两女都不是什么羞涩的人,但是见到这个模样的巴德尔还是忍不住猝了一口。

  “乐渊,你已经打败了巴德尔,现在应该放了我们吧!”

  贞德的话令一边的贝优妮塔听得直翻白眼,贞德不了解乐渊,但是贝优妮塔却是在回忆起小时候的记忆后,对于乐渊完全没有了一丝放松。

  “死——”

  原本被如意金箍棒化成的金绳捆得死死的贝优妮塔,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一个晃眼的时间便已经从被束缚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并且在瞬间双腿夹住了乐渊的脑袋,一左一右两只手上已经拿到了自己的魔枪。

  “现在,放了贞德,不然我想你的脑袋也不会想要和我的枪来一个亲密的约会吧?”

  零距离的射击,或许在贝优妮塔的心理面是足以威胁到乐渊的,但是这一幕令躺在那里的巴德尔却是一阵苦笑。

  如果说区区一枪就能够威胁到乐渊,那么巴德尔他自己就不会这么惨的躺在这里了。不完整状态的造物主都败在了乐渊的手中,纵然贝优妮塔身负闇之左目的力量,不能够以常理来推论,却也难以逆转这个结局。

  但是乐渊却像是真的被威胁到了一般,静默着没有直接动手。

  乐渊绝不是害怕贝优妮塔手中的枪,而是忌惮她魔枪之中的那一颗带有强大魔力的子弹。

  “哪里来的特殊子弹,我不觉得罗丹会制造出这样大的手臂,亦或者他就算想也做不到!”

  乐渊非常确定,罗丹的制造手艺非常高超,但是再好的工匠也不可能制造出这么一颗凝聚了魔女力量精华的子弹。

  “没错!最后一颗子弹并不是罗丹给我的,而是属于我的母亲罗莎,它只是一支口红而已!”

  口红?乐渊并没有觉得异样,但是躺在那里的巴德尔却是猛地瞪大了眼睛,属于贝优妮塔母亲罗莎的那一只口红正是他送给对方的,同时也是他和罗莎之间的定情信物。

  这样的一个物件罗莎在最后送给自己的女儿,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阻止已经陷入疯狂之中的巴德尔,用这个曾经象征着他们二人爱情的口红赐予巴德尔安宁。

  这样一件具备了强大魔力的物品的确有着逆转胜负的能力,用来对付巴德尔这样的人绝对是刚刚好,但是用来对付乐渊难道不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吗?

  贝优妮塔制住了乐渊?恰恰相反,贝优妮塔自始自终都没有能够从乐渊的手上逃离,真正缚住她的并不是如意金箍棒化成的金绳,而是那枚早已经跟随了贝优妮塔足足百年的定时炸弹。

  “收网了……”

  “什么?!”

  感觉到有什么地方算漏了的贝优妮塔,心底突然泛起深深的不详感,这样的感觉还她没有反应过来来自于何方,便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僵顿时失去了对身体的操控能力。

  这种状态下贝优妮塔如何能够对抗乐渊,被乐渊一手便从自己的肩头给甩了下来,随后扔回到了贞德的身旁。

  接下来乐渊要做的事情那才叫真正的惊天地泣鬼神,这会改变整个世界的历史进程。

  乐渊走到了已经处于半废状态的巴德尔的身旁,左手按在对方的心房上,右手则是无声无息地变换成为了魔人形态,绽放着蓝芒的手臂在这一刻是如此的璀璨又富有杀机。

  “咳咳……你也是为了世界之眼的力量,看来无论是我还是瑟蕾莎都被你这个家伙骗了,你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巴德尔此时只能够仰面躺在地上,残废状态的他感觉自己从未如此的清醒过,同时也试着从自己的角度解析了乐渊的行动目的。

  但是乐渊的话却打破了巴德尔的猜想,同时也断绝了他的生命。

  嗤——

  乐渊的右手在这一刻刺入了巴德尔的心房,力量、灵魂甚至是属于世界之眼这个原本属于混沌之神Aesir的根源力量都在乐渊的手中凝聚。

  “你说对了一部分却又说错了一部分,我需要世界之眼的力量,却又不仅仅是为了完成所谓的世界之眼,你的眼界说到底还是太小了,所谓的世界之眼的力量在我看来仅仅是个材料而已!”

  话音未落,乐渊便已经从巴德尔的体内提取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包括流明贤者一族的血脉关键以及那光之右目的力量。

  这些从巴蒂尔体内提取的精华此刻凝聚成一枚光球出现在了他的魔人右手的手心之中。正是有了流明贤者一族血脉的包裹,这属于光之右目的力量才没有随着巴德尔的死亡而消失。

  乐渊转身的一瞬间,无论是贞德还是贝优妮塔那都是心头一凉,取得了光之右目的力量,现在终于要轮到下一个了吗?

  “住手,混蛋!”深怕乐渊对贝优妮塔动手的贞德开口了,随后在身体绑住的情况下只能蜷缩着抬头往下过乐渊道,“只要,你能放过贝优妮塔,就算是做牛做马,成为你的奴仆我也在所不惜,请你放过她吧!”

  对于贞德这种等级的美女,恐怕很多人见到她的乞求都会产生恻隐之心,但是她从根本上搞错了一件事情。

  “NO,NO,NO!”乐渊扬起了自己的左手得到食指对着贞德摇了摇,随后一步步走向她用左手勾起了她的脑袋,“你还是没能够理解啊,我要的可不是单纯的世界之眼,我需要的是你们两个人!你们会成为我的私人物品,无论是灵魂还是躯体,都不例外!”

  乐渊的话令贞德听了从内到外泛起一阵凉意,随着乐渊这么说连她都猜不透他究竟想的是什么。

  却见乐渊的左手从贞德的左臂下一勾将她扶起来,而在贞德站起身的那一刻乐渊的右手猛地将手中的光球击入了贞德的体内。

  改造开始,将贞德的身体同样改造成具备暗影魔女以及流明贤者特性的混合种,如此才能够成为光之右目的合格载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