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便当已发,BOSS你也别想拖戏

  歹势,情况非常不妙!

  巴德尔在看到乐渊出现的那一刻心头已然出现了这一种想法,并且这样的想法在极短的时间内化作了非常肯定的确信。

  对于巴德尔而言现在有内部和外部两个问题。

  首先是外部问题,乐渊的力量已经在刚刚几次攻击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乐渊一个恶魔猎人会拥有足以媲美造物主的力量,但是在现如今看来,巴德尔如果不将造物主的力量完全激活,恐怕难有胜机。

  而外部的威胁不仅仅是这些,贞德虽然受到重创,但是说到底还是魔女的身体,只要给些时间便能够再次投入战斗。现在还要担心贝优妮塔这个不比贞德弱的人苏醒,搞不好巴德尔他自己就要面对悲催的1V3了。

  比起外部威胁,巴德尔却更担心自己被乐渊等人整倒之前便已经撑不住了。巴德尔之所以能够将造物主的力量化为己用,这还是多亏了世界之眼的力量。

  作为世界之眼中光之右目长达数百年的持有者,他能够将这股力量运用到如此地步也是实属罕见。但是世界之眼的力量能够让他掌控主神造物主,但不代表残缺的造物主也能够做到。

  当乐渊将贝优妮塔救出之后,整个造物主便只靠着巴德尔一人支撑着,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不能尽快将贝优妮塔重新抓回来,恐怕巴德尔就要不得不放弃造物主的力量。

  最起码巴德尔现在绝不能脱离造物主,并且还需要进一步加深对造物主的掌控,就算是因此要承担更多的压力也是如此。

  世界之眼的力量残缺了一半,巴德尔需要负荷的压力就多了十倍。就算是冒着有可能被真正的造物主吞噬的风险,巴德尔也要将贝优妮塔重新拿下。

  “将……瑟蕾莎……还给我!”

  造物主那巨大的身体移动得飞快,几乎不逊于瞬间移动产生的速度,一眨眼飞身来到了仅仅距离不到百米的地方,随后一巴掌就是拍下。

  若不是乐渊非常确信巴德尔这是想要夺回贝优妮塔,恐怕外人见到了还以为这是想要杀人的架势。

  “跟我滚啊!”

  一个不足造物主巴掌二分之一的拳头一下子砸在了她的巴掌上,虽然个头小了近一半,但是力道却丝毫不减。造物主的身体的确够结实,在这样的攻击下没有被击溃,但是却止住了他前进的势头。

  在乐渊身后的贝优妮塔已经在贞德的照顾下清醒了过来,只不过以她的这身状态,一身实力也不见得比起受伤的贞德好上多少。

  将造物主一拳暂时打退,乐渊的左手对着身后的贝优妮塔与贞德二人一甩,下一秒在二人的眼前便只看到景色的光辉一闪而过,随后二人便被捆了起来。

  “柴郡,你!你这是想要做什么?”

  眼见自己被捆住,贝优妮塔不甘地想要上前和乐渊争论。但是现在这种时候乐渊哪里有时间和贝优妮塔她了这种话题,看了一旁相对安静的贞德他满意的一点头。

  “现在你们两个累赘先避避风头,一会儿在找你们两个!”

  看着捆绑好的贞德与贝优妮塔二人,乐渊直接打开通往天书仙境的通道,将这二人临时安排在了这个避难所里面,接下来的战斗不需要她们两个了。

  当贝优妮塔消失之后,巴德尔已经将目光死死盯在了乐渊的身上,贝优妮塔才是他真正的目标,不过就算是巴德尔如何催动体内的光之右目的力量也无法从动荡的时空中察觉到贝优妮塔究竟去了哪里。

  观测过去,贝优妮塔消失的那一瞬间除了空间的力量之外再无其他;而观测现在,乐渊那更是没有半点蛛丝马迹暴露在外;观测未来,紧靠巴德尔如今的力量甚至于看不了未来三秒更远的东西……

  过去是唯一,现在是唯一,而在巴德尔的眼中未来却又无数。这并非指这个世界的命运不定,而是巴德尔的能力存在缺陷,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神灵,仅仅是获得世界之眼这个唯有神才能拥有的力量的凡人。

  无法通过光之右目的力量寻找贝优妮塔,巴德尔他现在只剩下一个愿望,那就是杀了乐渊,等到乐渊一死他就能够安心地寻找贝优妮塔,甚至直接从过去将一个贝优妮塔送过来。

  “不会原谅你,绝对不会原谅!将世界之眼力量告诉是你,让我拥有成神野心的人也是你,现在夺走我希望的人还是你,这个骗子,死啊——”

  巴德尔的愤怒已经不能用来测量,在他的心目之中恐怕对于乐渊的仇恨已经让他暂时性地忘记了对于妻子罗莎的执念。

  巨大的光剑自造物主的寿山暴涨,一左一右两柄光剑自造物主的手上向着乐渊劈了过来。

  崩山!碎星!

  飘荡在星空中的小行星状态的石块不在少数,它们中绝大多数的硬度都不必百炼精钢来的差,但是这样的硬度比起一般的天使也好不到哪里去,此刻又如何能够抵挡得住愤怒的造物主之剑。

  一念一世界,这种级别凭借巴德尔操控的造物主还远远达不到这样的水平。境界代表出力,虽然就能量等级上而言,此时此刻的主神Jubileus甚至比起乐渊还要雄厚一点,但是这股力量终究是Jubileus这个造物主的,并非是巴德尔自身得来的。

  巴德尔就像是一个刚刚考到驾照的新人,得到天降横财因此被人送了一辆最顶尖配置的超级跑车,不对,应该是超级悬浮飞车。

  就算巴德尔根据自身的经验勉勉强强将这辆豪华飞车开得飞起,达到了一般跑车难以企及的速度,但是相较于这辆飞车本身的极限速度,那是远远不够的。

  这就是作为御主能力的限制,并非是造物主的缺陷,而是作为操控着的巴德尔能够发挥出如此战斗力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正是因为如此,巴德尔才更加希望能够从乐渊这里得到贝优妮塔。贝优妮塔的存在就像是一个辅助装置,能够令巴德尔在自身能力不足的情况下获得更好的发挥。

  造物主出招的大开大合可以说是白费力气,论破坏力不开大的乐渊的确比不过她,但是想要靠这样粗糙的攻击命中乐渊却是妄想。

  别看造物主的攻击打得欢实,但是作为操控者的巴德尔却是一招又一招之后露出了疲态,这一招招本不消耗他的力量,但是为了操控造物主的力量却令他无时无刻不维持着心力的消耗。

  “差不多了,该轮到我的反击!”

  乐渊再度避过一次攻击之后,看着久久没有再度发动攻击,乐渊将眼睛瞄过自己的一众装备。现如今的他根本不缺攻击手段,武器那更不在少数,在这种情况下选择哪一件武器反倒变得捉摸不定了。

  选剑的话乐渊手上三柄剑不说每一把都能够秒天秒地秒空气,但是独当一面哦还是绰绰有余的。而想要玩拳脚转生轮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乐渊看了一眼造物主的样子之后,最后直接从虚空之中召唤出了如意金箍棒。

  “巴德尔,活该你选择了有着女性身体的造物主,让你尝一尝什么叫做不可名状之痛!”

  两道斜斩交叉起来的能量斩将乐渊的前路封锁,在这一套攻击之中,造物主紧跟着攻击向着乐渊发动了冲锋。

  不过这样的冲锋不过到了半途便已经失去了目标,正当巴德尔疑惑于乐渊究竟去了哪里的时候,便见乐渊突然一个空间移动出现在了造物主的脑后方向。

  “享受大棒子的服务吧!”

  乐渊抓住金箍棒的一端,抡着棍子就向着造物主的脑袋砸了过去,而在棍子舞动的同一刻,在乐渊手中的如意金箍棒的另一端开始变长变粗,不过须臾之间,长度便达到了千米只长,那一端的直径更是超过了10米。

  当——

  突如其来的一棍敲在造物主的脑袋上,虽然没有直接让她的脑袋开瓢,却也让待在右目之中的巴德尔感觉天旋地转不知如何是好。

  而刚刚一棍攻击结束的乐渊这一次又出现在了正面,那一击恢复到了正常口径的如意金箍棒对准了造物主的嘴巴。

  “吃招吧,混蛋!”

  极速伸长的金箍棒在巴德尔反应过来一下子塞满了造物主的口腔,变大的同时令她就算是想要合上嘴也变不到。

  和造物主一体同心的巴德尔同样感受到了口中的异样,但是更加要命的还在后头。金箍棒带来的冲击击在造物主的咽喉处,令她直接后仰倒了下来。

  巴德尔口中的几欲要死的感觉还没有散去,乐渊这个死神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朝天一棍!”

  如意金箍棒唯一附带的一招攻击技能,也是堪称能够弥补如意金箍棒范围杀伤力不足的一招技能。

  地火风水,并非是纯粹的物质形式,而是由整个世界最本源的自重元素化作的力量已经汇聚于棒子周围。

  随着乐渊将如意金箍棒像是打台球一般轻轻挥出的那一刻,如意金箍棒前进轨道上所有的一切都在寸寸破碎,从一个点开始扩散,一平方米、十平方米、一百平方米……

  这破坏力扩展的速度快得让人觉得可怕,仅仅是一秒的功夫便扩展到了方圆万米的地步,而在这破碎的一切中的所有存在全都会受到地火风水的破坏力量摧毁,没有人能够避免,就算是称为主神的造物主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