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从地狱带来的问候

  希巴女王,是《圣经·旧约》中略用文字提及的人物。传说之中,她是阿拉伯半岛的一个女王,在与所罗门王见面后,慕其英明及刚毅,与所罗门王有过一场甜蜜的恋情,并孕有一子。

  传说之中的希巴女王有着两种姿态,其中之一是惊艳绝伦,而另一种则是丑陋无比。

  而贞德所在暗影魔女一族订立了召唤契约的希巴女王(QueenSheba)则是整个魔界的缔造者,也是所有魔界恶魔的始祖,被他们称之为魔神的女恶魔。

  理论上,希巴女王的状态同样称不上有多好,也只能当作是召唤出来的打手,仅仅只能发挥出她力量的一部分。甚至于现在的贞德仅凭她一人力量,能够召唤出希巴女王的多少,一只手,一条胳膊还是半身?

  对此完全没有丝毫把握的贞德却只能冒险一试,时间拖得越久,对她来说那就越是不利。

  “QueenSheba!”

  刚刚被一击打退的百臂巨人刚刚退回到召唤阵中,贞德依旧保持着魔力完全释放,甚至都无法维持衣服形态的模样,她的魔力还在进一步被抽取。

  希巴女王可不同于一般的召唤兽,整个魔界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她的真身所在也是一个谜,没有人知道她将自己封存在哪一个地方。

  召唤阵的大小瞬间再度暴涨十倍,与此同时召唤阵在段时间里面跳跃至了主神造物主的身前,最后从召唤阵中一只和造物主同一等级的拳头就这么不偏不倚地轰在了造物主那张还算不错的脸上。

  伴随着主神造物主脸蛋被打中后发出的一声尖锐的高亢嘶吼声,她整个身体都被这一击大的退后了百米不止。论力量与等级,无论是造物主还是希巴女王都是同一层次的存在。

  一方创造了天界缔造了天使,另一方则是创造了魔界成为了魔界的始祖。论经历以及力量她们二人不相上下,就连他们的体形与外貌都像是双生子一般,如果有人说他们就是一对双胞胎可能也会有人会信。

  巴德尔已经和造物主同步小半个右边的躯体,虽然这样仅仅令他拥有了招架之力,但是怎么着也不应该被区区一直拳头给打退,就算那一只拳头的主人是魔界的希巴女王也是如此。

  “混账,凭你的拳头也敢伤我这个新世界的神!死吧——”

  造物主右手的光剑可没有散去,刚刚在以及捅穿了百臂巨人的手臂之后,这一次又向着还想要继续打向她脑袋的手臂砍了过去。

  咚——

  原本作为召唤者的贞德赫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再去操控希巴女王的行动,这不是因为她的魔力不足以操纵的缘故,也不是希巴女王拥有了自我意识的反抗,这好像是有了比她这个更高一级权限的操纵者从她的手上硬生生夺走了。

  造物主手上的光剑一挑一刺,两次主动攻击,虽不能说是气吞山河、势不可挡,但是这样的攻击怎么说也能算是断山河、撼五岳。一击改变大陆面貌也不是不可能,偏偏面对希巴女王拳头上升起的紫色挡板却奈何不得。

  右脸,右脸,还是右脸……

  面对造物主的光剑袭击,希巴女王紧靠着出现的一只右臂便游刃有余地战斗至现在,不但躲过了攻击而且还能连续三拳打得造物主的右脸上,发出的声响那可是啪啪响遍了半个天界星空。

  就在造物主仅凭半边身体唯有节节败退的情况下,希巴女王的那一只拳头乘胜追击向着造物主的右半边脸蛋继续猛攻过去。

  一直待在右眼之中的巴德尔受到的伤害也不小,虽然同步了造物主的身体,但是这也意味着当造物主受到伤害的时候他的也会同样受到伤害。

  但是属于希巴女王的攻击仅仅是进行到一半,巴德尔却是发出了胜利的怒吼。

  “死吧,混蛋!”

  在巴德尔的操控之下,造物主一直以来都是只动右半边的身体,因此就算是小心谨慎的贞德也以为此时此刻的巴德尔他还未能将造物主的力量收为己用。

  谁知就在希巴女王与之战斗的时候,作为操纵者的巴德尔却是趁机在造物主的左手凝聚出了另一把巨大的光剑,随后趁着希巴女王躲避右手攻击的那一刻,全力一击将手中的光剑斩下。

  哗——

  一剑落下,由光之能量组成的光剑的斩击同样的光的洪流。为了能够吸引希巴女王的手臂,巴德尔也算是煞费苦心,不惜以自己的身体作为诱饵,诱敌深入再发动最为要命的一次攻击。

  咔嗤——

  戏班我的手臂在这一击中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便被直接斩断。光剑的洪流宣泄在这一片星空之上,任何阻挡在光的洪流面前的星辰都被吞噬。

  “哇啊啊——”

  召唤兽被击退,这样意味着作为召唤者的贞德在这一击中受到了重创,虽然不至于和巴德尔那样与希巴女王伤害同步,但是随着希巴女王的败退,贞德体内的魔力在一瞬间被抽取了过半。

  身体的空虚倒是其次的,她现在被造物主攻击的余波击飞,但是她就算身体被击飞还是不忘看向造物主那边。就连占患处希巴女王都没有能够救下贝优妮塔,难道真的已经回天无力了吗?

  “哈哈哈……力量,我感受到了神的力量,继续……继续涌进来了!”

  巴德尔此时可谓前所未有的兴奋,属于世界之眼的力量还在第一阶段激发中,仅仅是用来刺激了沉睡的造物主的身体。

  这第一阶段虽然并不能激发世界之眼那改变世界的力量,但是对于巴德尔而言却是最重要的一个阶段。只要这个阶段安然无恙,那么他便等同于将造物主的力量归为己用,从而真正有那个能力保护好世界之眼的力量。

  第一阶段的巴德尔毫无疑问是最弱的一个,但是这不意味着他就容易对付,贞德的下场已经摆在了这里,就算是局部召唤出来的希巴女王同样是于事无补。

  被斩断的希巴女王的手已经化作了魔力逐渐散去,那一只从始至终保持着握拳姿态的拳头在即将散去之时突然爆开,一道犹如流星的光芒从中闪现出来,朝着造物主的眼睛方向飞来。

  “什么?”

  就算是已经获得了部分造物主力量的巴德尔也没有料到这一变故,甚至于当他反应过来想要看清楚那光线的本体时,都没有能够看得清楚。

  这样的情况下巴德尔别说是做出对策抵挡,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察觉到造物主的脸再一次受到了重击。

  轰——

  很重的拳头,这就是巴德尔感受到的唯一信息。在那一瞬间虽然力量的基础面并不大,但是从那一点传过来的疼痛感却令他几欲要死。

  不过巴德尔还来不及为这疼痛感到头疼,他便感受到左目已经被人打破,里面的贝优妮塔正在被人带走。

  谁?究竟是谁?

  巴德尔已经能够确认一件事情,打中造物主的绝不是什么能量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是这个世上又有谁能够仅凭一己之力就将造物主打退的吗?

  就算是巴德尔将自己脑海中数百年的记忆回忆了一边,依然是没有丝毫的线索。

  根本不需要巴德尔细想,那个将贝优妮塔救出来的人却是自己出现在了右目前方。

  只见乐渊怀抱着身披黑袍的贝优妮塔,看着褪去了一副进入到左目中的巴德尔,脸上无悲无喜仅有那不知是不屑还是藐视的微笑,“我早已经说过了,让你洗干净脖子等着,准备好了吗?这是魔界地狱,那无数亡灵带给你的问候啊,混帐东西!”

  怀抱着贝优妮塔的乐渊并没有动用双手,仅仅是抬起了自己的右腿,随后像是踩一只蟑螂般猛地朝着自己的脚底下就是这么一踏。

  原本就已经受到重创的造物主的脑袋这一下更是受伤颇重,要不是巴德尔在乐渊踏脚的瞬间用力拉给右目的防御加强了十倍,同时将这一道力量扩散了出去,恐怕巴德尔就直接可以去太平间报道了。

  就算是造物主的那颗大脑袋在这一他之下也是整个向后仰去,原本可以抵御十万度高温、亿吨级别冲击的皮肤此刻却已经丝丝龟裂,如果不是造物主的恢复能力也堪称是一绝,恐怕仅仅是这样的伤害便已经令她死去。

  “怎么可能,你应该不可能回来才对!?”

  巴德尔操控着造物主的身体重新起来,但是他依然不敢相信前来阻止他的会是乐渊。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魔界深处仅靠我自己的确回不来,但是多亏了有人帮我省去了找路的时间,还真是要感谢她啊——”

  乐渊瞥了一眼还没有死去的贞德,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贞德不能死,某种意义上她的重要性和乐渊手上的贝优妮塔是一样的。

  来到贞德的身边乐渊将她也扶了起来,让她和贝优妮塔待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