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求订)

  光罗大厦,也就是所谓的伊札威尔集团的本部所在,更是拉格纳教举行复活祭的最后地点,传说他们的神会在这个地方迎来所谓的新生,带给所有的教徒永生以及安宁。

  从刚刚的跨海大桥上的隧道通过之后,在突破了封锁线的阻拦,乐渊和贝优妮塔两人的最终目的地便是这里,由巴德尔一直以来镇守的区域,仪式的最终举办之地。

  下了车,贝优妮塔看着这一座在电视中曾经见过的建筑,转过头望着乐渊道:“这里,真的能够找回我的过去?”

  关于这个地点,贝优妮塔还是在昨晚和瑟蕾莎独处的时候得到的,只不过就算是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的确定瑟蕾莎的话是正确的,好似她自己早已经知道了一般。

  “你的过去就在这里,不管你承不承认,这里大概有你现在唯一在世的亲人,当然还有你曾经的朋友兼对手,前提是你能够活着走上去!”

  说着乐渊也不为别的,当即将在身旁站着的瑟蕾莎抱到了怀中,下一秒也不管贝优妮塔那惊愕的眼神,当即就向着大厦内部跑了过去。

  就在乐渊动手的那一刻,天空之中一条拖着肠肠胃炎的导弹飞向了贝优妮塔所在的位置,那枚导弹上方贞德那一身血红色的皮衣是那么的耀眼。

  贞德是玩真的,作为暗影魔女一族选拔出来守护“闇之左目”力量宿主瑟蕾莎,也就是现在的贝优妮塔的最强魔女。

  贞德的使命除了维护世界之眼的力量不被天界的天使夺取之外,更是肩负着阻止天界谋得人界的使命。万一事情贞德发展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贝优妮塔的力量被利用已经无法回避的时候,那么作为守护者的她也将做出最后的判断。

  究竟是任有贝优妮塔的力量为天界所有,从而成为毁灭世界的元凶;亦或者是毁了闇之左目,让天界永远也无法凑齐世界之眼的力量。

  毁掉闇之左目,这也是变相地杀死贝优妮塔。早在贞德与贝优妮塔还是孩子的时候,两人便已经在一次偶遇之中成为了一辈子的朋友。

  亲手杀死自己的朋友?贞德还做不到这样的绝情,最起码在500年前她做不到。当时天界派出重兵围剿暗影魔女,那一次令贞德失去了同胞,失去了师傅,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而那一次,天界之所以失望而归,最关键的便是贞德在最关键的时候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由她这个贝优妮塔唯一的朋友,亲手将贝优妮塔封印了。

  由贞德动手将其封印,令整个天界都难以找到贝优妮塔藏匿的地点,与此同时500年的时间足以令贝优妮塔获得充足的时间重整旗鼓。

  但是在500年后的现在,贞德却又不得不面对再一次的挑战。500年的时间之后,贞德并没有等到天界衰弱的那一刻,不但没有等到魔女一族重新崛起的机会,仙子啊的世界比起过去更加严苛。

  天使、恶魔,在现如今的时代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像暗影魔女这样能够对抗他们的人在现如今的社会变得更加稀少、虚弱,想要靠现如今的状态翻本几乎不可能。

  在这样的情况下,贞德还能够怎么做?将苏醒的贝优妮塔再度封印,等待下一个500年?

  不说这样消极的做法之后,贞德她自己有没有能力再这么等待下去,就说贝优妮塔她自己恐怕也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

  既然无法保护好她,那么就陪着她一起疯狂到最后。

  这或许就是贞德,亦或者是暗影魔女那天性之中的疯狂一面。在这里,贞德会使出自己的浑身解数与之一战,不是成就贝优妮塔令她拥有对抗巴德尔的力量,那么便用自己的力量在此葬送她,让她能够没有痛苦地离开这个世界。

  后面的战斗究竟如何乐渊不得而知,自从进入到大厦之后,外面的打打杀杀便没有变电传入到里面了,例外就像是两个世界一般互不干扰。

  “妈咪她不会有事吗?”

  乐渊怀中的瑟蕾莎这么询问道,虽然和贝优妮塔相处的过程并不像是正常的母女,但是瑟蕾莎还是心甘情愿地将贝优妮塔当作是自己的母亲来看待。

  “安心了,她不可能被这点困难挡住的,我想你也想要和你的父亲说些什么了吧,我们去见他吧!”

  大厦内部罕见地安静异常,仿佛这里便是墓地一般没有半点的人气。

  拉着瑟蕾莎的小手,乐渊和她一道进入了电梯之中,整座大厦非常的高,足足有66层,大厦的最顶端更是有着宗教仪式的祭坛,整个加起来高度简直就是维格利德最高的建筑。

  两人进入到电梯里面,在电梯升高的过程之中,站在乐渊身旁的瑟蕾莎表现得相当地焦虑不安,似乎非常害怕坐电梯似的。

  “怎么了,小家伙?难道说你还有幽闭恐惧症吗?”

  虽然乐渊没有从贝优妮塔身上看到过这种反应,但是现在的毕竟只是年仅6岁的瑟蕾莎,而不是那个大杀四方饱经战火的贝优妮塔。

  见到乐渊这样的关心,瑟蕾莎懂事地摇摇头,随后站到了乐渊的身后怯声说道:“不是,我感受到有那些怪物的感觉,似乎他们就……就在外面!”

  “安心,来多少我杀多少!”

  就在乐渊向着瑟蕾莎做出保证之后,他们这个刚刚升到18层的电梯便听了下来,与此同时电梯的大门突然打开,似乎中途有人想要上他们的电梯。

  砰砰砰——

  乐渊的双手已经抬了起来,两只手上的枪连续不断地喷射出火花,一枚又一枚的子弹穿过了手持金色武器的天使脑袋,将他们一个个粉碎。

  随着电梯门口的天使一个个化成金色的粉末状金光,乐渊一脚踏出电梯的同时手一招,顿时原本还待在电梯里面的瑟蕾莎便立马飞入了他的怀中。

  “抱好,不要松手!”

  乐渊对着自己怀里的瑟蕾莎如此地叮嘱道,随后瑟蕾莎便看到自己原本站着的电梯猛地落下,缆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弄断了,而在电梯的上方同样出现了天使的身影。

  “小心!后面!”

  属于乐渊的双枪还在对着电梯外面的天使,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来自于身后的攻击。

  但是很快瑟蕾莎便闭上了嘴巴,因为她发现自己的提醒似乎根本没有那个必要。刚刚从电梯里面出现的天使还没有能够从电梯里面钻出来,一只凭空出现的蓝色大手便一巴掌将电梯的门给彻底扭曲了。

  轰——

  一击过后,别说是那些天使了,连整个电梯通道都在这样的破坏之下彻底地罢工了。

  “罪人,将你怀里的孩子交出来,不然——死!”

  随着下位天使中最强大的权天使降临,之间拥有红白硬甲的神使爱多,左手吃着骨翼盾牌,右手拿着白金大剑,就这么挡在了乐渊的面前。

  “罪人?谁人敢说我有罪,凭你?”

  乐渊抬起右手将手中的强对准了权天使的脑袋,眼前这个像是剑士的家伙和被乐渊干掉的无数下级天使鸟人不同,等级上绝对能够以一敌百干掉普通的天使。

  权天使或许对于天界的众多下级天使而言是绝对的领导者,但是他的命令对于乐渊而言那就是个屁。

  散步,或者说是无视了所有敌人的闲庭漫步。

  乐渊根本不管眼前那足以将他炎魔的天使,就这么带着瑟蕾莎向前进发。

  “给我留下!”

  看着仿佛将自己当作空气一般要突破防御的乐渊,权天使爱多高举起右手的阿健,对准了了不过到达他胸口的乐渊就是一剑斩下。

  轰——

  巨大的声响足以将玻璃震破,但是这却不是大剑落在大理石石板上产生的响动,而是权天使被整个打飞撞到无数下级天使后打破大楼发出的巨响。

  “垃圾,就滚到自己改去的地方!我赶时间啊,混蛋!”

  这群天使貌似找错人了,他们明明应该是贝优妮塔打怪升级的经验值,怎么没事来找乐渊的麻烦。要知道以乐渊的等级再打这些小兵也不可能有所觉悟,不愿意再做纠缠的乐渊太瘦就是向着头顶一拳打了上去。

  30秒之后,乐渊来到了第65层的地方。到了这一层已经完全没有天使回来找他的麻烦,所有的天使都像是受到了约束一般,只会在60层一下的地方来回徘徊。

  当乐渊看着头顶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上方可不是第66层的地板,而是一片不知道通向那里的未知空间。乐渊打破天花板的力量便是被这个空间拦截下来的。

  环顾了四周,乐渊突然看到了前面的金色光门,门上传来了空间的气息。

  随着乐渊抱着瑟蕾莎靠近,突然在只有10米不到的地方,瑟蕾莎突然从乐渊的手上挣脱了下来,随后向着光门跑了过去。

  “爸爸,爸爸——”

  呼喊着爸爸的瑟蕾莎消失在了光门之中,而乐渊也不做停顿,紧随着上瑟蕾莎进入了光门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