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8章 混乱的复活祭(二更)

  维格利德举行的拉格纳教复活祭,这可不同于其他宗教每年都会举行的宗教活动。这个宗教虽然说并没有如天主教等其他宗教那么盛行一时,但是作为真真意义上有着天界牵线搭桥作为后盾的宗教,这个宗教的确有几分本事。

  拉格纳教,这个宗教的诞生之初便是流明贤者一族为了更好地为天界营造更好的形象,可以说在很久以前便经营着拉格纳教,但是直到流明贤者一族被灭,这个教派才真正走向世界。

  巴德尔,这个流明贤者一族的唯一幸存者。能够活了超过五百年以上的人类,这才是拉格纳教能够扩展到世界的最主要原因,没有他的存在,拉格纳教恐怕直到现在依然会是一个龟缩在维格利德的小教派。

  复活祭从开始到结束要经历七天的时间,这七天根据官方的信息,整个维格利德将会与外界进行隔绝,唯有像乐渊这样持有官方通行证的人,亦或者是贝优妮塔那样的入侵者才能进入到这个地方。

  维格利德虽然说是远离欧洲中心的边境城市,同时也没有特别的物产,但是巴德尔在这里创建出来的伊札威尔集团却通过那不为人知的技术,将整个维格利德变成了人们眼中的宝地。

  伊札威尔集团的特殊科技,在生物医疗、急救药品以及生化科技方面堪称是领先整个世界50年,这样的公司巨头没有发展成这个世界的保护伞还真是有够稀奇的。

  不过虽然伊札威尔集团并没有向外扩张成为保护伞集团那样的世界线企业,但是在维格利德这一亩三分地上,伊札威尔集团却有着保护伞公司所没有的极端狂热崇拜。

  宗教,这就是伊札威尔集团与众不同的地方。几乎所有的伊札威尔集团的重要员工都是拉格纳教的教徒,而不仅仅是如此,在维格利德这个小地方,几乎九成以上的本地人信仰的宗教都是拉格纳教。

  这种情况下,作为拉格纳教最重要的人,巴尔德拥有的权力便可想而知了。

  因此,在复活祭期间,整个城市的一切几乎都被巴德尔把持在手中。昨天贝优妮塔闹出的动静足够大吧?通向维格利德的列车车厢被射穿了,虽然说没有引起伤亡,但是这样的情况恐怕不是恐怖袭击也没人相信,但是偏偏整件事情酒杯镇压下去了。

  而又是在昨天,维格利德超过7处城市地区发生了不明意义的大爆炸,虽然维格利德当地的新闻机构也报道了相关事件,但是官方机构对于这几起事件中造成的伤亡却是绝口不提。

  所有的一切全都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地盖了下去。贝优妮塔、贞德、天使,当然比起这三个作为主角的人物,一直蠢蠢欲动的恶魔们自然也不会全然没有作为。

  在这7天的复活祭之中,整个维格利德都将化作巨大的战场。超自然事件将不再是传说,厮杀到最后胜利者唯有一人。

  咚咚咚——

  第二天清晨,乐渊睁开眼睛后不久,他那敏锐的耳朵便听到了来自于门外的哭喊声。

  吱呀——

  打开门之后,乐渊看见了一旁蹲在门旁边抱着玩偶抽泣的瑟蕾莎。

  “大哥哥呜呜……妈咪,是不是讨厌瑟蕾莎是个爱哭鬼,所以、所以……不要我了……”

  只见瑟蕾莎左手抱着柴郡猫的玩偶,右手则是擦拭着自己的眼泪,那泪水犹如打开的水闸一般哗哗地往外流,那是看得都让人心碎。

  乐渊这稍一打听,这才从瑟蕾莎这里了解到,原来那贝优妮塔带着她过了一宿之后,第二天早晨瑟蕾莎刚刚睁开眼睛便发现贝优妮塔不见了踪影,而她则是在不知不觉中被带到了乐渊的屋子前面。

  “安心了,你的妈咪可不是把你抛弃了哦,她大概是失去工作了,肚子饿了吗?要不要一起去吃个东西!”

  乐渊在回到屋子换衣服的时间里面,趁着这个机会召唤了结衣。结衣在上个世界吞掉了母体的核心资料,进化后的她不说成为网络世界的神,最起码在如今这个世界称王称霸那是完全没有问题。

  乐渊打发了结衣帮忙锁定住贝优妮塔的动向,而他则是带着瑟蕾莎一起下楼开始解决独自问题。

  滴滴——

  比瑟蕾莎更快解决了肚子问题的乐渊听到了口袋里面的声音,下一秒乐渊从兜里面掏出了一个只有他巴掌大小的透明复合玻璃片,下一秒从这个看起来普通的物件上出现了结衣的身影。

  “爸爸,目标已经完全锁定,现在正朝着维格利德复兴桥方向失去,似乎想要从正面入侵至维格利德中心岛!”

  随着结衣的汇报,一段有着贝优妮塔图像的监控影像出现在了玻璃片上方的空气之中,画面中的贝优妮塔可谓是大杀四方,挡路的一群天使无不是被斩尽杀绝。

  “继续监视,靠你了!”

  收回联络器,乐渊看着已经基本吃好的瑟蕾莎替她擦了擦嘴,随后前者她的手来到了户外。

  嗡嗡嗡——

  将随后将一道盔甲护身的魔法加注在瑟蕾莎的身上,乐渊便将她放在了自己身前,随后跨坐在了自己的坐骑“鬼气”上。

  “别松手,我们要去找你的妈咪了!”

  话音未落,瑟蕾莎便赫然发现周边的一切都变成了五颜六色的一切,凭借她的眼睛已经无法看清楚周围的一切,在这样的环境下瑟蕾莎赫然有一种随时会被周边的一切吞噬的感觉。

  “哇哇——”

  这种强烈的不适感令瑟蕾莎更加显得害怕无比,随即一双小手仅仅拽着乐渊的的衣服,同时将自己的脑袋埋进乐渊的胸膛上,那是一眼也不敢多看,深怕被那五颜六色的世界就此吞噬。

  身处乐渊怀抱之中的瑟蕾莎完全没有察觉到,她的周围虽然一切都变得如此迅捷,但是她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狂风吹拂。

  10秒,20秒,30秒……

  瑟蕾莎像是鸵鸟似的将自己的脑袋藏在乐渊的怀中,这样的感觉持续了差不多1分钟不到的时间,当瑟蕾莎察觉到自己似乎快要适应这样的感觉时,来自于乐渊的声音将她从这种状态中唤醒。

  “瑟蕾莎,醒一醒!你想要见的人可就在前面哦!”

  想要见的人?妈咪!

  心头一震的瑟蕾莎当即就想要转过身,但她离开乐渊的胸膛看向周围的时候,这才发现他们已经离开了市区,来到了一座漫长的大桥上。

  桥面上的车流可不少,但是此时此刻却显得有些臃肿。桥面上时不时出现坑坑洼洼的大洞,这副模样倒像是发生在战区的情景,但是这里可是根本没有战斗的城市。

  “天使……”

  感受着那些坑到之中遗留下来的气息,乐渊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毕竟这里还是拉格纳教和天界执掌的地盘,会在这里肆无忌惮行动的也只有天界的天使。

  不过这样的行动能够持续到什么时候,天界扶持了拉格纳教,魔界自然也能够扶持另外的人类势力。一旦天使在维格利德闹腾得太过于欢实,那么魔界的人便会趁势入侵这个区域,以维护和平为名对整个维格利德发动攻击。

  随着乐渊的不断前进,他们在这一座跨海大桥上已经前行过半,很快便来到了一条隧道之中,贝优妮塔正巧就在这里。

  轰隆隆——

  不间断地爆炸在这隧道中响起,之间贝优妮塔的身后一辆颇为不俗的汽车正追着她的坐骑机车不断发动攻击,汽车车头上瞬间打开,无数的导弹从中飞射而出,飞窜至下将这隧道破坏得一塌糊涂。

  面对这样的追杀,贝优妮塔表现出了不俗的车技,靠着魔女的力量,机车一会儿在隧道侧面行驶,一会儿由直接倒掉在隧道顶端行驶。虽然在隧道之中躲避的地方狭窄,但是却依然奈何不得。

  就在接连不断的躲避之中,贝优妮塔时不时的反击每一次都命中在车头位置,以贝优妮塔的魔枪力量虽然命中但是造成的威力却不大,并不能就此之主那辆汽车形态的天使追击。

  就在贝优妮塔准备着将身后的家伙引出隧道后再进行攻击的时候,隧道之中突然响起了异常轰鸣的引擎声。无论是贝优妮塔还是天使在这一刻全都被这引擎声吸引住了。

  汽车形态的天使猛地察觉到那声音在不知不觉见竟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旁,当他看向自己的左侧时,却看再见乐渊右手拿着一把黑色的弩箭正对着他。

  弩箭?这种武器如果对付人或许效果不错,但是对付铜皮铁骨的他,那不是白费功夫吗?如果是平常时候,汽车型天使大抵会出现这样的念头,但是此刻他却全然不是这么想的。

  乐渊右手的弩箭上并不存在普通的肩头,而是一支由白光组成的箭矢。

  光矢上带着的力量令天使感到不安,他从未感受到如此恐怖的光,不是正义、不是光明也不是温暖,他与任何正统的光之能量都不相同。这种光芒的力量离经叛道,是将所有事物从世界上抹除的毁灭之光。

  “Surprise!”

  随着乐渊的口中吐出这个词,乐渊扣下了扳机,下一秒光矢便真的和光一般,在瞬间突破了合金的防御,瞬间击中的天使的命核。

  光矢刺破命核,下一秒原本紧追着贝优妮塔不放的天使顿时速度直线下降,当乐渊以及贝优妮塔已经形式出去百米之后,身后的那辆汽车型天使顿时轰然爆破,整个隧道都因此而坍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