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 过去之因,今日之果(三更)

  贞德和贝优妮塔两人打得火热,而乐渊却是有条不紊地乘坐着这一辆雪国列车越过了雪山来到了这欧洲边界的城镇维格利德。

  从车子上刚刚下车,不远处的车站出口处便布满了警卫人员,看起来每一个从这列车下来的人员恐怕没有一点的手段那是别想进入这座城市了。

  当乐渊来到了出口处的时候,负责检查的工作人员看着全身上下不带丝毫行礼的乐渊那是一脸的怀疑之色。这个时候回来到维格利德人要么是诚心的拉格纳教的教徒,要么是为了见证那500年一次复活祭的游客。

  但是无论是以上哪种人,来到维格利德都是免不了带着随身行礼。就算是简装出行,那么几件衣服或是随身物件总要带着的,那里会像乐渊这般的空空荡荡。

  “这位先生,还请将您的特制许可证给我们检查一下!”

  当乐渊来到了出站口的时候,他毫无疑问同样被工作人员拦截了下来,四周最起码四双眼睛盯在了他的身上,其中更是有人已经将手摸在了自己的腰际枪上。

  维格利德这个城市可是与众不同,自身的法律完全与周边国度不同,有着高度的自治性。因此对着来到这个城市人拔枪射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这里可是一个十足的宗教城市。

  乐渊手一扬,原本空荡荡的手心里面已经多出了一本由官方验证过的特制通行证,能够保证持有者在复活祭期间顺利地进出于维格利德。

  走入维格利德内的街道,乐渊径直走向了城镇以北的方向。就在他之前下车的时候,时空的错乱感可是令他毕生难忘,来自于贝优妮塔和巴德尔的力量将这个时空那是弄得一塌糊涂。

  在维格利德以北的炼狱空间内,有着某个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人或者物出现在了这里。

  这种感应是乐渊这个对于时空变化极为敏感的人才能注意到的,除了他之外其他人恐怕也只有引发时空变化的世界之眼的持有者,贝优妮塔和巴德尔会产生感应。

  随着乐渊进入一座拥有当地特色的宗教建筑内,下一秒他便离开了人界区域进入到了凡人不可视的炼狱。

  距离目标地点还有数公里之远,但是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却挡在了乐渊的身前,一系黑色皮衣还有那高挑到几乎不可模仿的身材,以及那左下嘴角的那一刻美人痣,竟然是贝优妮塔。

  无论是外貌还是神态,甚至于魔力波动,眼前的贝优妮塔都堪称完美无瑕的复制品,但是深深了解到贝优妮塔行踪的乐渊却不觉得站在眼前的这位会是真正的贝优妮塔。

  “哦拜托,要装也要装得更像一点,贝优妮塔可比你这个冒牌货性感多了……”

  一甩手之间,乐渊的双手上已经多出了两把枪,左手黑檀木右手白象牙,一左一右对着眼前这个模仿贝优妮塔的冒牌货的脑袋便是一枪。

  嘭——嘭——

  一左一右两颗子弹飞射而出,左边的子弹率先命中冒牌货的眉心,只不过乐渊的这一刻足以将一般下级鸟人爆头的攻击,此刻竟然只能搭进去半截,好在乐渊的下一颗子弹立了功,一点不差地击在了第一颗子弹的尾部,靠着撞击力将第一枚子弹完全打进了冒牌货的脑袋里面。

  “如何?铁豆子好吃吗?”

  那个冒牌货的脑袋被攻击打得被破向后一仰,与此同时鲜红的血液四散着喷洒而出。只不过当那个冒牌货再一次低下头的时候,它额头上那个子弹孔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能够模仿贝优妮塔的冒牌货自然不是二三流的货色,它正是天界上级三队的炽天使乔伊。在整个天界的组成之中,也是唯一一个能够模仿贝优妮塔力量的天使。

  只不过这样的模仿也只能是模仿,除了贝优妮塔的基本利率之外,其他叮铃铃根本没有模仿出来。契约的魔兽,隐藏的闇之左目,等等核心能力全都无法模仿……

  在遭受到乐渊的攻击之后,眼前的伪贝优妮塔当即开始了新的变化,他的双手上多出了两把玫瑰色的枪,与此同时他的脚后跟所在同样多出两把枪。

  属于贝优妮塔的枪斗术,此时此刻被这个冒牌货再造了出来。虽然匠气十足,并没有贝优妮塔的那种灵动感,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一招也差不了多少。

  “我靠,你这是毁坏历史文物,活该单身一辈子啊!”

  一边闪躲着枪械的攻击,一边接近这冒牌货的乐渊口中骂骂咧咧的。虽然分心和乔伊胡诌,但是乐渊的心思却没有离开过这一场战斗。

  虽然眼前的炽天使乔伊仅仅是顶着贝优妮塔外表的冒牌货,但是实力在天使之中也算是上级的存在,一不小心地话这座建筑可就要毁在他的手里了。

  嘭——

  几次交锋之后乐渊已经摸到了她的身后,一脚将其踹倒在地,乐渊没有给她继续逃窜的时间,右脚踩在她的背上,双手上的两把枪像是机枪一般接连不断的子弹将这个冒牌货的升上全都扫了一遍。

  恢复力强毕竟不是不死之身,在乐渊数百发子弹射出之后,脚下的这个伪贝优妮塔终于无法维持住她的伪装,露出了她的真面目。

  一个脖子上带着金属项圈,随身身具人形却是浑身水银的颜色,虽然身材也算是不错,但是半张脸全都被挡在面罩下面根本看不出个模样。

  铃铃铃——

  乐渊猛地一扯这个现出原形的天使的项圈锁链,登时她的身体扭曲地像是被人折成了U型,身上不断发出咔咔作响的声音。

  “哎呀呀,看起来你的韧性还有待加强,有空报个瑜伽班,没这点资本怎么赶来当我的路……”脚下的乔伊已经没有了半点生意,身体被折成那样,就算是天使的身体也扛不住,“抱歉了,看起来你的学习班需要下辈子再报名了,拜拜~”

  咔嚓一声,乔伊的身体顿时被分成了两截,上半身和下半身的脊椎已经断裂,身体被拆成这幅摸样就算是她恢复能力再强一倍也是徒然。

  干掉了身为小BOSS的乔伊,乐渊推开了大门继续向着更前方进发,一路上干掉不少不长眼的天使,乐渊终于来到了一座高塔式的建筑上。

  “妈咪——妈咪——”

  高塔之上已经没有了其他怪物的身影,有的仅仅是一个蹲在那里瑟瑟发抖的小萝莉。

  贝优妮塔!虽然不想要承认,但是乐渊的确从这个小萝莉的身上感受到了与贝优妮塔同出一源的魔女之力,最关键的是这个小萝莉身上同样有着闇之左目的力量。

  乐渊脚下一点跨过了百米的距离出现在了这个小萝莉的身前,只见她一身不错的丝质公主裙,戴着一副红框眼镜,同时过肩的黑发,以及手上的那只紫色的玩偶猫。

  “柴郡,妈妈一定会来接我们的!”

  小萝莉低着头对着自己的玩偶猫喃喃自语道,但是从她那发抖的身体来看不过是鼓励自己的话,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缺锌究竟会不会有人来接她。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了乐渊的声音,原本一直低着头的小萝莉抬起头看着乐渊,发现乐渊并不是怪物而是一个人类后,她松了口气,一副随时可能会哭的怯懦样子道:“瑟、瑟蕾莎……”

  “瑟蕾莎吗?要不要来一根?”

  乐渊盘坐在了瑟蕾莎的身旁,同时拆了一根棒棒糖放进了自己的最里面,随后又拿出一根放在手心中递到了瑟蕾莎的身前。

  看着乐渊那一副吃得香甜的样子,瑟蕾莎也没有抵御住糖果的诱惑,将教导的不拿陌生人东西的礼仪全都抛之于脑后。

  “嗯~好吃!”

  有了沟通的桥梁,乐渊有一句没一句地和瑟蕾莎交流了起来。通过交流,乐渊已经能够100%地确认一件事情,那就是旁边的瑟蕾莎小萝莉就是现如今的贝优妮塔,只不过这个瑟蕾莎是在五百年以前的一个幼年体。

  巴德尔这个家伙玩了一次大的,竟然通过世界之眼的力量将过去的贝优妮塔拉到了现在这个时空。一个时空不不应该存在两个同样的个体。

  纵然这两个相同的个体一大一小,但是本质上却是同一个人。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对待眼前的小萝莉瑟蕾莎还是已经成长的御姐贝优妮塔都不是个好事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说的便是现如今的贝优妮塔蛇瑟蕾莎之间的联系。若是乐渊现在抬起手干掉了小萝莉瑟蕾莎,那么这个时代的贝优妮塔也将消失,与此同时这一段时间显示的贝优妮塔更不可能存在。

  巴德尔玩大了,他将瑟蕾莎带到如今的这个时代是一场豪赌。赌赢了,那么小瑟蕾莎便能够刺激到贝优妮塔体内魔女之力的觉醒,从而加速完成闇之左目。赌输了,那么无论是瑟蕾莎还是贝优妮塔两人都得死。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巴德尔应该算是赌赢了两人同处一个时空并没有出现毁灭性的排斥反应,相反在相互刺激着彼此之间的力量。

  随着乐渊和瑟蕾莎之间的闲聊,乐渊也终于构思好了一个完整的计划,眼前的瑟蕾莎便是其重要的一环。乐渊趁着瑟蕾莎没注意的时候直接将她的意识剥离,与此同时乐渊的魔力融入到了瑟蕾莎的体内,一颗隐藏在瑟蕾莎的定时炸弹已经埋藏了起来。

  由于瑟蕾莎的年纪尚小,这样的手段几乎不存在被发现的可能性。过去能够影响未来,按照这个理论,贝优妮塔的大脑中应该也存在着一个同样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