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 一切的开始,世界之眼

  四年的时间,自从在当初船上偶然和巴德尔有过接触之后时间再次过去了一千五百个日夜的时间。原本贝优妮塔的生活应该全都是在猎杀天使之中度过,但是也不知道她从那里得到的情报源,似乎将她有意无意地引导着寻找世界之眼。

  罗丹的酒吧——地狱之门。

  目前的地狱之门只有三个男人的身影,乐渊、恩佐以及身为老板的罗丹,至于贝优妮塔则是干脆一点踪影都见不到。

  恩佐此时此刻那好似望穿秋水地看着大门方向,那样子和做贼没什么两样。而在事实上,现在的恩佐所做的事情也的确和做贼没什么区别,他现在可是背着贝优妮塔来到这里和乐渊见面的。

  贝优妮塔和乐渊之间的关系虽然有所缓和,却也绝对算不上朋友,因此贝优妮塔合适相当忌讳自己的小弟恩佐和乐渊见面。

  而如今之所以发生这一幕,还是乐渊主动联系上对方的。

  乐渊将一张拥有庞大资金的不记名银行卡推到了恩佐的身前,那样子是丝毫不关心这张卡里面究竟有多少的金钱,真正让他在意的东西还在恩佐的口中。

  “说吧,贝优妮塔她究竟是从那里得到的消息,那个世界之眼是谁告诉她的,你别说是你打探到的!”

  不是乐渊小瞧恩佐,而是世界之眼作为能够影响世界的超级力量,它的存在在数百年前是仅存在于少数人之间的秘密。

  就算因为流明贤者和暗影魔女被灭族了,这个消息也随着两族的破灭而流传了出去,但是也不至于被恩佐这样的人打听到。如果说这个消息是罗丹告诉贝优妮塔,乐渊还比较相信。

  面对乐渊的调笑,刚刚将这张银行卡收回到自己的口袋里面,他可是没工夫为了这点小事情得罪自己的大金主。

  至于恩佐会为了将情报出卖给乐渊而感到内疚?别闹了,乐渊的力量还是情报源都绝对远超贝优妮塔和恩佐的组合,要灭了他们早在几年前就动手了,何必等到今天?

  恩佐能够将自己的请把买卖经营到现如今这个程度,眼力和直觉那都是一流的。因此他非常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乐渊对贝优妮塔和自己没有威胁,最起码在还没有对立之前没有威胁。

  “咳咳……关于这个还真的和我没啥关系,这大概是贝优妮塔她自己做梦梦到的,又或者是她的记忆开始恢复了……”

  “记忆恢复?难道就没有其他的线索吗?如果是记忆恢复,她也不至于这么离谱吧,简直就像是有人在她耳边告诉她游戏攻略一样,这样的寻找可不是普普通通的梦境可以解释的……”

  乐渊别的不敢保证,但是有一点却非常确定。那就是贝优妮塔她绝对被人给蒙骗了,现如今的贝优妮塔满世界的寻找名为世界之眼的宝石,为了这些宝石贝优妮塔这几年少说也和近万的天使打过交道。

  贝优妮塔获得的消息绝对是错误的,在她眼中那个和她的过去牵扯上关系的世界之眼是名为光之右目和闇之左目的两颗特殊宝石,那里面具备了改变世界的强大力量。

  但是乐渊却亲自检查过,这绝不是什么宝石,而是隐藏在流明贤者和暗影魔女传承者体内的特殊力量。

  贝优妮塔的行动最有可能的影响着便是巴德尔,也只有他才能够如此轻易地影响到贝优妮塔,并且希望贝优妮塔这样到处树敌,通过猎杀天使来令体内的闇之左目力量苏醒。

  这种通过猎杀不断觉醒自身力量的方法无疑是非常高效的,但是同样也是非常危险的,一个搞不好就是真将自己给玩死了。

  “我知道了,关于那所谓的世界之眼的消息我会继续去调查的,那么再见了,恩佐!”

  打听清楚了自己想要的消息,乐渊站起身便准备离开酒吧。谁知就在乐渊走到快要出酒吧的地方,原本还坐在那里喝酒的恩佐突然站了起来。

  只见他将自己那放在桌子上的孢子戴在了头上,随后一副所有人都是空气的样子,完全不把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当作是机密一般自言自语道:“贝优妮塔这家伙还是老样子,自己一个魔女还喜欢往格兰特教堂闲逛,也不怕被天使堵住……”

  虽然恩佐这像是自言自语,却又何尝不是在提醒乐渊,贝优妮塔目前所在的地方。

  “谢了,无名的好心人!”

  对着身后的恩佐挥挥手,乐渊走出了地狱之门,走到酒吧外,乐渊坐上了自己的座驾。

  此时乐渊并没有急着前往所谓的格兰特教堂,而是回忆着最近一段时间自己获得的情报。

  目前全球宗教之中最出名的事件,便是名为拉格纳教会的主神Jubileus(造物主)500年一度的降临日的临近。

  虽然这在所有教徒口中主神降临的日子,但是只要有点手段的都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所谓的主神Jubileus(造物主)早已经沉睡,没有世界之眼的力量恐怕别想清醒过来。

  而所谓的降临日便成为了所有教徒的复活祭,但这个日子来临的时候,全球的拉格纳教的教众会从世界各地齐聚维格利德庆祝这个节日。

  而就在不久之前,世界各地的拉格纳教徒纷纷奇异“自杀”,这样的现象被媒体解释为教徒用这种方式表达他们对于信仰的狂热。

  但是只要看过尸体除魔人都能够明白,造成那样伤口的绝不是自杀,而是所谓的“被自杀”。

  而就在这一群教徒死后,他们的尸体被人安放在了之前恩佐提到的格兰特教堂内,准备在所谓的复活祭之后安葬。

  以天使的行动习惯,杀人之后会再度降临他们的尸体,从死亡者的身体之中引渡他们的灵魂进入天界,至于进入天界后的灵魂会变成什么样,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夜幕下的格兰特教堂内依旧是闪烁着点点的烛火,教堂内的人早已经离开了这里,但是在安放着十几名拉格纳教众尸体的教堂内,此时此刻却有一名身穿纯白修女服的人在圣母像钱进行着祷告。

  “为远超于我们的城市的悲怆,为远超于我们的永恒的哀愁,为远超于我们的人们的泯灭,入此门者,当舍弃一切希望!”

  “为远超于我们的城市的悲怆……”

  那名修女还在不断重复着奇特的祷告,而在教堂二楼的窗外,一个蹲在阳台上的正悄悄拿着照相机正对准了贝优妮塔。

  “这一次,我一定要揭露真相!”

  这个人不用说也直到,那个追逐着贝优妮塔身影的记者卢卡。

  不过正拿着照相机的卢卡突然感到自己身后一凉,不等他转过头来,他的意识便成为了一团混沌,连带着他的眼神都变得浑浑噩噩的。

  “现在回家,洗个澡,一觉睡到大天亮,今天你从来没有来到过教堂,也没看到任何东西!”

  乐渊的声音就这么传入到了卢卡的耳中,而被夺魂咒夺取自主意识的卢卡自然不可能反抗得了乐渊的命令,就这么右手手腕上射出钢线缠住阳台的石柱,随后他就这么下到了教堂外面,随后上了自己的车就这么一溜烟的离开了。

  打发走了身为累赘的卢卡,乐渊站在阳台上看着还在祈祷的贝优妮塔。只见随着祈祷的进行,她跪倒前方的燃着的蜡烛突然熄灭,随后原本应该密封无风的教堂内,挂起了一阵邪乎的大风。

  随着这阵风的突现,在乐渊以及贝优妮塔这样具备超凡力量人眼中,整个教堂突然变得犹如白昼一般明亮。教堂的上方无定处突然出现一道金色的光门,从光门之中十多道拍打着翅膀的黑影飞身出现。

  若是被普通人教众看到一定会以为这是天使降临,但是这在早已经习惯了天界鸟人这样下级天使的贝优妮塔和乐渊眼中却是敌人的标志。

  面对飞下来的天使,贝优妮塔迎面跃上高空,与此同时他身上的修女服也随之变化为了她的那一身黑色皮衣。

  美腿接近了迎面飞来的天使们,但是带来的却是毫不留情的死亡一击,被贝优妮塔那双腿踢中的天使无一例外全都爆头的下场。

  随着一脸提报五只下级天使的脑袋,贝优妮塔再度发力,一脚踏在其中一只天使的胸口,随后借着对方的身体猛地再度向上一跃,而被她当作跳板的天使自然是狠狠落进了地面中。

  趁着纵身一跃的时机,贝优妮塔的双脚双手纷纷戴上了由罗丹打造的魔枪[精灵骑士]。

  属于贝优妮塔的特殊枪斗术,犹如跳舞一般,将双腿双手上的四把枪在不知不觉间收割对手的生命。这样的枪术虽然不能说绝对无敌,但是配合上魔女时间的时间减速能力,却能够令贝优妮塔战无不胜。

  虽然剩下的下级天使还在源源不断从金色光门之中涌出,但是对于如今已经拔枪的贝优妮塔来说却已经造不成威胁。

  源源不断的枪声在这个教堂之中响起,而随着这连绵不绝的枪声整个教堂就差别射程马蜂窝了,在这样的攻击之下那些天使没有一个能够贴近到贝优妮塔身边一米的。

  嗡——

  一道蓝色的斩击横穿过天空中的光门,随后那光门便像受到影响一般一点点崩解。

  随着后援消失,而出现的天使又被贝优妮塔一起消灭,整个教堂顿时全部消失。

  解决了战斗的贝优妮塔抬起头看向了解决了光芒的乐渊,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意道:“我的战斗,不需要你插手!”

  “我来此仅仅是提醒你,你的找寻方向是错误的,所谓的世界之眼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