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 任务完成(三更)

  外面处理完了前来闹事天使的贝优妮塔可完全没有想到乐渊和她的那个老爸交火了,不过如果贝优妮塔真的恢复了过去的记忆恐怕巴不得能够让乐渊和她老爸一起同归于尽算了,在她的心理面两人都不是啥好东西。

  数量过千的下级天使鸟人,或许就数量上而言放上船足以令整个船上的人死个精光,但是对于前去阻截的贞德和贝优妮塔而言却不过是练手的程度而已。

  蚁多咬死象那也不过是理想化的结果,真正的交锋作为大象的贝优妮塔对于那群天使来说是绝对不可战胜的存在。

  以普通的打怪升级理论套用在贝优妮塔身上是行不通的,贝优妮塔本身的力量并不需要锤炼,她需要的只是将自身遗忘的力量重新唤醒而已。

  因此就算是天界一直派出来的仅仅是最下级的天使,但是只要他们能够舍得消耗,就算是一直派遣这样的小兵那也能起到锻炼贝优妮塔的目的。

  在这艘船上发生的一切,除了乐渊等少数几个人之外全都一无所知,战斗的异象或是巨大的噪声全都被覆盖了,参加宴会的人和乐渊他们仿佛处于两个世界,只有薄薄的一墙之隔却无人知晓这艘船上真正正在发生的事情。

  但是有些人却是胆子极大,又或者说他们是那种天生为了自己的事业愿意付出一切的人。

  就在乐渊与巴德尔对抗的时候,一个没有任何力量甚至不能够算是除魔人的家伙悄悄地跟了上来,他一身黑色的大衣,腰间的挎包之中放着的正是性能不俗的照相机。

  也多亏了乐渊和巴德尔两人足够小心,见面之后便进入了凡人不可视察的炼狱空间,不然的话还真的可能被这小子偷拍到。

  路卡,这个名字如果还没有映象的话,那么十六年前的死神之湖便足以令乐渊想起他究竟是谁。当初那个找到贝优妮塔沉睡之地的研究者卢锡安的儿子。

  想当初正是因为乐渊的出现,改变了卢锡安以及他的命运。并没有直接出现在死神之湖旁边的卢锡安,极为幸运地从天使们的视野中消失了,也正是拜此所赐他活了下来,多得了十几年的性命。

  而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经历,令卢锡安成为了学术界中的异类。科学已经不是他心目中的唯一真理,见识过了所谓的超凡力量,世界观不被颠覆已经不可能的事情。

  神秘学、神学甚至是所谓的魔法,凡是能够与未知力量牵扯上关系的学说都成为了卢锡安追寻的对象。而作为少数相信自己父亲所说的人,卢卡作为卢锡安的儿子虽然没有同样加入到学术界,却成为了一名追求神秘的记者。

  卢卡的记忆从来没有遗忘过,十六年前在死神之湖见到的神迹,以及那场不可思议的战斗中出现的两个人的面孔。

  正是靠着曾经的记忆,卢卡才能够一路追寻到这里,借着那十多年前的记忆将那两人的行踪牢牢把握。

  “啪——”

  卢卡看着空荡荡的通道不甘地一拳敲打在旁边的墙壁上,他明明已经距离目标只剩下一步之遥,偏偏在这最关键的地方失去了目标踪迹。

  “呃啊啊——该死的,难道这一次又要扑了个空?什么时候才能够解开你们的真面目!”

  正当卢卡失望地想要掉头离去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身旁的通道墙壁有一块突然凹陷了下去,那痕迹像是有社么人突然被按进了墙里面。

  虽然卢卡并不知道什么叫做炼狱空间,但是也不妨碍他理解,这个看似无人的通道里面其实已经发生了某些他根本看不到的事情。

  嗒——

  卢卡猛地将自己的照相机取出,与此同时眼睛凑近了照相机试图拍出些什么东西。但是这些谈何容易,就算是借助镜头的帮助,卢卡也只能看出两个极淡的人影,根本无法从人影上分辨出究竟是什么人。

  嘭——

  照相机的镜头突然爆裂,这一刻在炼狱之中乐渊的力量已经作用在了巴德尔的身上,魔力形成的气浪甚至将卢卡直接击飞六七米,卢卡一直翻滚了超过二十多圈这才在墙角停下来。

  被这样的冲击搞得晕头转向的卢卡不等抬起头查看情况便再度忘记了一切。由于巴德尔逆转了因果,令这位机智的记者也中了招,忘记了他追踪巴德尔的事情,甚至连带着都忘了自己是追踪乐渊来到这艘船的。

  甲板上,贞德早已经消失无踪。这个神秘的女人是来得悄无所作,走的时候也是片叶不留身,根本没有人能够捕捉到她的踪迹。

  相反贝优妮塔则是在解决了诸多杂兵后显得那么的无聊,仿佛这些杂兵已经无法再带给她丝毫的兴致。解决了战斗的贝优妮塔没有脱离炼狱,而是拿着紫气的爱枪在哪里摩挲着,似乎还在回味刚刚那几下的射击快感。

  嘭——

  正在摸索着自己爱枪的贝优妮塔在听到来自于身后的声响时,那是丝毫没有半点犹豫,也不管那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就这么回身一枪射了出去。

  锵——

  这是玻璃被震碎的身影,乐渊手上的酒瓶上半截被贝优妮塔这回身的盲射级击碎,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他的这瓶酒并没有被这么糟蹋了。

  “嘿,不来享受一下战后的胜利果实吗?”

  乐渊一挥手除了他手上的酒之外,顿时不少原本放在宴会厅的自助美味出现在了贝优妮塔的眼前。

  “哼!比起这个,我却更想要享受一下射穿你的快感,真是可惜……”

  转动着手中的双枪,贝优妮塔随意地将自己的武器收回,随后漫步走到了乐渊的身边,直接将乐渊手中被打开的酒独自畅快地喝了起来。

  虽然喝的是相当甘醇的酒,但是贝优妮塔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欢喜之色,她头疼了。

  贝优妮塔的头特和身体不适没有丝毫的联系,这仅仅是贝优妮塔她再一次回忆起了她的过去。

  独自喝闷酒过了去了半个小时,乐渊带过来的美食都被两人这么你来我往消灭了干净,贝优妮塔终于在战斗之后正经地和乐渊说起了话。

  “你,是不是知道?”

  贝优妮塔的问题没头没尾,知道些什么?这要事搁在正常人那里恐怕早就被这样的问题弄得头大了,谁会拥有读心术能够知道你想问的问题。

  “知道些什么?你的三围?”

  乐渊一副鬼才知道你在想什么的模样,随后手一伸从虚空中掏出了两个棒棒糖,一个放在了自己的最里面另一个则是扔到了贝优妮塔的怀里。

  贝优妮塔看着手中这个什么标记也没有,很明显是手工制成的棒棒糖,也不怀疑乐渊在里面下了药,直接撕开糖纸将其放到了嘴中。

  “啧——熟悉的味道,你果然在很久以前就知道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事情?”

  将棒棒糖从嘴里面取出,回味着那熟悉的味道,贝优妮塔再次确信道。

  “说实在的,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十六年前的死神之湖,那是你和我第一次相遇,这一点我可以和你对天发誓,在此之前我们两人互不相识!”

  乐渊并没有说话,对于贝优妮塔的了解更多的是所谓的“前世记忆”,但是这些记忆只能是个参考,真正的贝优妮塔的过去对于乐渊而言同样是个迷。

  眼看乐渊再一次否认了认识自己,贝优妮塔摇摇头向着大厅内走了过去,任务已经结束她可以享受这一次的宴会了。

  任务结束,乐渊将剩下的酬金分别打到了贝优妮塔以及恩佐的账户上。

  除开这一次的联合任务,无论是乐渊还是贝优妮塔再一次变得陌生起来,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关系。两人一个是孤僻的魔女,从出道以来便是单人行动,而且他的主要猎物只有天使。

  而乐渊则是专门猎杀恶魔的人,同样是一个不怎么擅长合作的人物。这样两个同孤僻高傲的人,这样各行其道才是他们应该的生活。

  这样的单打独斗再一次持续了四年的时间,就在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的时候,这个世界却是变得动荡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世界之眼成熟的时机越来越近,天界的天使也直到他们的主神快要苏醒了,随着世界之眼的成熟他们的行动变得越来越频繁,这样的频繁活动预示着乐渊已经贝优妮塔的工作迎来了高峰期。

  20年前刚刚从悠久睡眠中苏醒的贝优妮塔仅仅是一个B级上位,那么现如今的她已经要接近那超凡的级别。这或许看起来成长得很慢,但是贝优妮塔一没有任何指点,二没有任何正规的训练方法,这么长的时间都是靠着自然觉醒达到的实力,如此看来贝优妮塔的资质也算是不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