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 野心,才是进步源泉(二更)

  巴德尔这个人之前是被这个世界坑了,因此才会一叶障目,忘记了将世界之眼的力量纳为己用。他的本来目的便是创造一个能够和罗莎在一起的世界,如果他自己就能够做到,何必假手于天界?

  没有错,在此之前巴德尔的确已经和天界结盟,但是这种结盟本来就没有特定的力量约束,天界的天使也不觉得需要这种约束力量。

  因此在服从性上,根本没有人会违背巴德尔的命令,这才一次又一次地出现贝优妮塔绞杀天使,却从来没有一次性遭遇过大范围攻击的主要原因。

  这一切都是巴德尔安排好的戏码,通过不断排除下级的天使,给从500年沉睡中苏醒的贝优妮塔练手升级。贝优妮塔的强大,正是巴德尔一直期望的事情。

  巴德尔害怕贝优妮塔超过他吗?当然害怕,但是他却有着与贝优妮塔最根本的区别。

  贝优妮塔虽然不断觉醒了自身的力量,将自己那强大的天赋化作力量,但是她却根本不明白自己力量的源泉。如果说贞德作为暗影魔女的极限便是一族之中最强的暗影魔女,那么作为禁忌之子的贝优妮塔便能够轻而易举地超越她。

  这就是闇之左目的附体者贝优妮塔,就算是现如今的贝优妮塔也只是刚刚激活了一小部分的力量而已,更多的是她开发出来的属于自身暗影魔女血脉的力量。

  就算在贝优妮塔体内的闇之左目的力量完整激活,无法操控它力量的贝优妮塔也只能够无意识地与巴德尔体内的光之右目共鸣,从而引发混乱时空的力量。

  这股力量虽然是贝优妮塔激发出来的,但是以她的控制力却不足以纳为己用,相反活了更久的巴德尔能够真正将它利用起来。

  野心在滋长,或者说巴德尔活下去的唯一欲望在令他真正将大脑利用起来。他的目的,他的愿望能够靠自己一手实现,这一切天界贞德能够帮他吗?

  不可能!

  巴德尔和天界的天使合作了也不是一年两年,而是数百年的合作。天界的真正面貌他比一般人更加清楚。

  天使就是光明?是正义?天堂就是人类永恒的乐土?

  全都是假象,是天界天使营造出来的亘古谎言。无论是天界还是魔界对于人类而言都绝非善地,想要从里面活着走出来要的不是什么和言细语,而是绝对的力量,从里面打出来。

  而心中已经产生背约念头的巴德尔脸上却是不露声色,最起码现如今的他还需要天界的帮助,更关键的是目前的他力量虽然强大但是面对天界那永无止境的追杀还是力有未逮。

  就算已经打定主意为了罗莎尝试着改变计划,但是他依然充满了怀疑,而这怀疑的目标不是别人正是乐渊。

  只见在炼狱空间内,这个只有巴德尔与乐渊所在的地方,距离乐渊仅仅只有10米的巴德尔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而在他脖子上的孔雀更是在巴德尔抬手的瞬间难得地抬起头看了乐渊一眼。

  不知名的力量自巴德尔的手上发出,这股力量不同于贝优妮塔所具备的暗影魔女的力量,也不同时天界的天使与魔界的恶魔,这是只属于巴德尔的流明贤者的力量。

  念力,不同于暗影魔女对于自身能力的强化,流明贤者一族更像是法师。在巴德尔抬起手的瞬间,在这个修长的通道内乐渊被一股迎面而来的力量直接推出去超过10米,随后砰的一声砸在了通道墙壁上。

  被这样按在墙上的乐渊却像是根本感受不到痛苦使得,看着动手的巴德尔笑道:“您这是何意,难道说觉得我所说的有问题吗?”

  巴德尔的力量足以令一般人在那一击下身死,同样也能够令掌握不俗力量的一般除魔师痛得说不出话来,但是对于乐渊来说这股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弱小了。

  “你的目的不单纯,为什么要接近瑟蕾莎,她不是你能够打主意的人!”

  说到这一句的时候,巴德尔的右手猛地一紧握,登时已经已经被按在墙上的乐渊身体两侧像是被一个超大的合金巨手给挤压着,这股力量足足有万吨的咬合力。

  在巴德尔使出这股力量的时候他便已经产生了杀心,他相信只要是个正常的生物在这样的力量压迫下便绝对没有生路,就算是高阶天使同样如此。

  但是这样的判断用在乐渊的身上便显得有些轻率了,将乐渊当作是一般生命便是他的最大失误。

  “你知道什么事恶魔猎人吗?”

  正在施展力量对付乐渊的巴德尔的耳边突然传属于乐渊的声音,而他提出的问题更是令巴德尔一愣。

  恶魔猎人?难道这指的不是那些专门从事猎杀恶魔的人的称谓,又或者还有其他的恶魔猎人?

  巴德尔的脸上露出一丝迟疑,但是面对乐渊这个“将死之人”他是没有丝毫兴趣继续搭理的。

  看着那还在不断增大的力量,乐渊原本被缚住的双手却开始发力了,两只手一点点向着身体两侧撑了过去,像是用一双手在抵御无形墙壁的挤压。

  “恶魔猎人啊,可不仅仅指的是狩猎的对象是恶魔……”说着这番话的乐渊身上涌现的蓝**力爆发出了深深的不详感,原本被乐渊自己屏蔽的属于恶魔的力量不受约束地释放了出来,看着巴德尔那震惊的脸,乐渊嗤笑道,“‘恶魔’化身的猎人,这才是真正的恶魔猎人,想要黑吃黑你也太嫩了,巴德尔!”

  啪——

  属于巴德尔的念力攻击被乐渊展现出来的魔人化的双手完全粉碎,而随之而来的却是属于乐渊的反击。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乐渊虚空一握,一道纯粹有蓝**力组成的大手便将巴德尔整个提了起来,在这样的压迫之中巴德尔深刻地体会到了刚刚乐渊所面临的困境。

  “‘恶魔’竟然会寄宿在人类的身上,不对,应该说你是不完整的恶魔……”就算是被乐渊提了起来,巴德尔也没有忘记分析眼前的情况,或者说乐渊的部分真面目已经令他出现了罕见的震惊这种情绪,“……这样的力量,已经不是一般的恶魔能够媲美的,这是恶魔王族的力量,甚至接近魔界之王……”

  魔界之王,也就是传说中创造和主掌魔界的女魔神QueenSheba。巴德尔能够将乐渊与她做出对比,已经说明在巴德尔的心目中乐渊的能力已经足以因其他的重视。

  随着巴德尔被束缚,乐渊慢条斯理地走到了他的面前,与此同时已经魔人化的右手闪现出了蓝色近乎与耀眼的光辉。

  魔人武装,或者说是不完整的灵魂夺取。乐渊要用这只手夺取的并不是巴德尔的灵魂,而是依附在他灵魂上的光之右目的力量。

  乐渊的右手钻入了巴德尔的身体,这一刻乐渊的右手越过了物质层面直达灵魂领域,属于巴德尔那迷茫的灵魂尽数展现在他的眼前。

  看着巴德尔的灵魂以及那与他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光之右目,乐渊原本打算开始动的右手迟疑了。

  想要从巴德尔的身上剥离下来光之右目并不困难,最起码以乐渊的能力便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剥离下来之后如何保存却是个问题,光之右目的力量是需要宿主的。

  或者干脆点来说,这光之右目便是一个神的神格的一部分。这种特性令光之右目想要寻找的宿主必须是极为罕见的特别族群,也就是所谓的流明贤者。

  当然这种特性乐渊花费点时间也不是不能呢个改变,但是如果真的强制更改便会令这光之右目的力量到此为止,无法激活到极限水准。

  需要继续等待,这就是乐渊做出的最后一个结论。光之右目的力量已经确认完成,剥夺随时可以进行,但是为了得到完整的力量他必须等待到力量达到巅峰。

  就在乐渊迟疑的时候,应该已经没有反抗之力的巴德尔此时却沟通了自身光之右目的力量,这一股力量被激活之后就算是乐渊也无法阻止。

  时空混乱了,一切的因果逆转。巴德尔被乐渊抓住的事实也在这一刻被逆转,他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从乐渊的抓捕之中消失,甚至于在一般人的记忆之中巴德尔这个宴会的主办者根本就没有登上过船。

  这就是属于光之右目的力量,即使是在危急时刻的临危爆发,也足以逆转世界的因果,从而完美的保证宿主的安全。

  “切,就这么溜走了吗?算你运气好,下次再见到可别想就这么溜走了!”

  如果刚刚乐渊果断点,那么就算是巴德尔也别想激活光之右目的力量,毕竟光之右目的力量还需要宿主的存在,离开了宿主它什么都不是。

  乐渊这边解决了巴德尔的问题,而船头船尾这两个方向的贞德与贝优妮塔同样刚刚解决了战斗。虽然从两个方向降临的天使数量不少,但是在两个最强魔女的联手之下这些天使甚至没有机会从出口离开便被全数解决了。

  远在巴德尔公司总部的维格利德,激活了光之右目的巴德尔狼狈地出现在了大厦的顶端。

  别人对于因果逆转没有印象,但是他自己却不可能因为自己的能力而失去记忆。虽然对于乐渊掌握的力量依然存在恐慌,但是对于他而言却更加相信一点,那就是完整的世界之眼存在着拯救罗莎的力量。

  “等着我,我一定会创造一个属于你我的世界的,罗莎!”

  这一天,属于巴德尔的野心觉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