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章 舞斗全场,天使之战

  能够来到这个游轮的全都是名流上层人士,因此本身的见解欧式不同凡响。而无论是贞德还是贝优妮塔这样的女人都是夺人眼球的存在,而当这样的女人撞到一起的时候,永远不要小瞧人类的八卦心思,就算是男人同样如此。

  跳舞的人不在少数,但是像乐渊这般一男配二女的却是绝无仅有的存在。

  原本贝优妮塔在拒绝之后已经有些动摇,刚开始见到贞德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随着与贞德的接触加深,那隐藏在贝优妮塔脑海深处的记忆却在这一刻试图冲破束缚重新回到她的脑海之中。

  正是因为这样的缘故,贝优妮塔才会被乐渊从大厅的一角拉到了中央依然没有丝毫的反抗。

  随着到了舞台的中央,乐渊的手松开了拽着贝优妮塔的手,与此同时一手搂着贞德的腰,一手握着对方的手,开始随着音乐的节奏跳了起来。

  两人虽然说是第一次跳舞,但是无论是哪一方都非常人可以比拟,因此彼此之间的节奏配合在短短两三秒的适应之中便已经磨合完毕。

  不过贞德虽然笑呵呵地望着乐渊,但是那眼眸中时不时闪过的狡黠却让乐渊时刻警备着。

  “小偷先生,没想到我们会在现在重逢!”

  “在这里,我不是小偷,仅仅是你还有她的舞伴,她现在需要的是刺激,不是吗?”

  突然音乐声陡然变成了急促的声调,与此同时乐渊猛地松开了放在贞德腰间的那只手,顿时贞德在乐渊的一甩之中向着贝优妮塔转了过去,与此同时贞德的一条腿猛地抬起一记侧踢踢向了贝优妮塔的脸颊。

  唰——

  贝优妮塔的反应着实不慢,从回忆之中清醒过啦的她在贞德的攻击临身之前便已经神后仰,随着一个铁板桥躲过了这一击,双腿缠住贞德的腿,双手撑着地面一扭,顿时贞德被拽了出去。

  贝优妮塔站起来的下一秒,乐渊却已经从贞德的身边离开回到了她的身旁,从贞德的舞伴瞬间变成了贝优妮塔的舞伴。

  两人按着音乐的节奏无缝隙连接,仿佛刚刚的攻击犹如幻象一般。

  而贞德与贝优妮塔的游戏这才刚刚开始,乐渊作为他们争夺的道具,子啊其中可不是安然无恙,两人的攻击从一开始地互殴,到后面攻击均不由自主地转向了乐渊,最后竟然演变成了贞德和贝优妮塔联合对付乐渊。

  这样的一幕才是整个舞会最为引人注目的部分,大部分的男人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对于乐渊的羡慕,他们设身处地地想过与乐渊对换位置,以他们的身体恐怕撑不过一次攻击。

  在这样的闹剧之中,在最前方的某个男人同样见到了纠缠在一起的乐渊、贝优妮塔以及贞德,而他正是这一次宴会的发起者巴德尔。

  望着贝优妮塔的身影,巴德尔看着那和他亡妻极为相似的贝优妮塔,口中不住地呢喃着:“罗莎、罗莎……”

  罗莎,也就是贝优妮塔的母亲,想当初跨越了两族禁忌和巴德尔这个流明贤者结合的魔女,论样貌贝优妮塔继承了相当多母亲罗莎的特点,论能力贝优妮塔更是青出于蓝胜过了当初的母亲。

  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儿,巴德尔所持有的感情那是相当的复杂。

  一方面非常的重视,他自身拥有了流明贤者一族传承下来的光之右目,而他为了达成他的目的更是需要贝优妮塔身上潜藏的闇之左目。

  但是另一方面,由于失去了挚爱罗莎,令巴德尔已经对于现在的世界感到绝望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巴德尔在流明贤者一族灭绝后并没有向着复兴,而是选择了和天界的天使合作,收集世界之眼,从而再造人界。

  巴德尔在失去了妻子罗莎之后,便已经疯狂了。按照他的思绪,失去了罗莎的世界已经没有了存在的意义,语气在失去了罗莎的世界继续这么活着,倒不如用传承到他身上的世界之眼的力量毁了这个没有罗莎的世界,在新的世界中或许会有他和罗莎的重聚之日。

  对于一个疯狂的男人来说,毁灭世界这种事情真的只能算是小意思。

  “瑟蕾莎(贝优妮塔本名),还不够……还需要继续打磨你的力量,当这个无用的世界消失的时候,我们便能够和罗莎再一次相遇了!”

  一个已经疯了的男人是无法用正常人的思维来理解的,因此在见到贝优妮塔的时候巴德尔并没有想要出去见她一面,相反想的更多的是贝优妮塔体内的力量激发程度。

  就在未来的大BOSS巴德尔见到贝优妮塔的时候,宴会厅里面的对决同样也达到了巅峰,无论是贝优妮塔还是贞德她们二人此时的舞姿已经变得和战斗无异,只不过这种战斗方式美得让人觉得是在跳舞。

  一抬腿、一伸手,一招一式都是暗藏杀机,其中身体中孕育的力量在外人看来并不见得有多么强大,唯有和她们二人有过接触的乐渊才能够感受到这两个人是玩真的。

  登——

  随着音乐的最后一个高音落幕,整首无趣就此结束。而在音乐结束的那一刹那,无论是贞德还是贝优妮塔都发动了最后也是最强的一次攻击。

  一左一右两个女人纷纷是一记转身侧踢瞄准了乐渊的下半身要害,那模样就和抓小三的正房终于见到了负心汉,那简直就是要废了子孙个的深仇大恨。

  面对这两人最后的一招,乐渊抬起自己的双手向前探去,乐渊的双手探出的速度并不快但是稳稳把握住了两人的攻击卢路线。

  在二人腿上的力量完全落实到乐渊身上之前率先拍在他们二人的腿上,借着这一巴掌将两人的力量打断,与此同时身子向前一步双手向上一抬,将两女的腿架在了他的肩上。

  乐渊迅速欺身的同时,双手也没有落下,一左一右向着两女的腰间袭取,这两手的一探甚至于用上了水银时间的加速能力,令贞德还有贝优妮塔完全没有反击之力。

  当乐渊的双手落在二女的腰间的那一刻,这一场战斗也终于随着声音的尾音落幕而划下了休止符。乐渊的双手已经封住了两女的力量,就算他们还想要继续大小去那也是休想。

  “抱歉了,两位美女。招待客人的时间到了,下一支舞就留在办完正事之后吧……”

  说完乐渊放开了贝优妮塔以及贞德二人,就在他们这支舞跳完之后,乐渊便已经感受到船头船尾方向的地方出现了天使的气息。

  无论是贞德还是贝优妮塔都是完美的继承了暗影魔女的血脉,她们天生便厌恶天使的存在,因此在感受到天使降临之后无一例外全都选择了罢手,一人选择一个方向开始了他们的猎杀天使之旅。

  而乐渊则是望了一眼这场宴会的主角巴德尔的方向,刚刚在跳舞的时候,他可不是全神贯注在了两女身上而不知外物,那几分钟里面巴德尔的目光几乎全都在贝优妮塔的身上。

  流明贤者一族天生亲近天界,而到了巴德尔这边,他更是几乎成为了天界的高层,无数高等级的天使都听从他的指令。

  这除了因为他流明贤者唯一幸存者的身份之外,更为重要的是他所掌控的光之右目的力量,更是在许久之前便已经和天界缔结契约,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

  世界之眼的力量非常强大,这种力量可以用来监管时间和历史。两股力量合在一起号称拥有破灭世界并且重塑人界的力量,当然用在其他地方同样能够令天界主神Jubileus重新苏醒,这也是巴德尔与天界合作的前提。

  就在巴德尔与人界政府的高层虚以委蛇谈妥了所谓的合作项目之后,巴德尔以自身身体不适为理由先行离开。

  “有空吗?”

  就在巴德尔准备回自己的房间时,乐渊阻挡在了他回去的道路上,对着他如此说道。

  “哼!这位先生想必就是恶魔猎人乐渊,不知道你阻挡我的路有什么事情吗?”

  对于乐渊,巴德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敌意。乐渊一直以来流传在外的是他恶魔猎人的名声,这一点和巴德尔并不敌对。

  嗡——

  几乎是在一瞬间,无论是乐渊还是巴德尔都已经脱离了现实中的轮船进入到了炼狱这个非凡之人才能够进入的地方。

  “到了这里就好,我想巴德尔先生有没有兴趣谈谈世界之眼的问题呢?难道你就这么感谢将世界之眼的力量交给天界,你不觉得浪费吗?”

  世界之眼,这在全世界都是秘密中的秘密,一般人别说了解其中的真正秘密,就算是仅仅开始调查世界之眼的事情都会受到天界的追杀。

  巴德尔并没有就此回话,对于乐渊了解到世界之眼的事情他没有感到奇怪,同样也没有任何的回应。

  “世界之眼,能够影响时间甚至更改历史的力量,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将这种力量操纵在自己的手上,去扭转那个悲剧的命运,救回某个人的性命吗?”

  更改历史?不要说巴德尔根本没有想过,就算是经过乐渊的提醒巴德尔也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似乎并未察觉到世界之眼拥有如此的力量。

  将世界之眼交给主神Jubileus,那么巴德尔得到的只有破灭。而如果世界之眼真的有乐渊所说的更改历史的力量,心头火热的巴德尔甚至产生了立马将世界之眼占为己有的想法。

  “为什么,你为什么将这个告诉我?”

  “原因?大概是不想要将世界之眼流入到天界之人的手中,落在你手中总比世界毁灭好,不是吗?”

  乐渊一副看破世情的样子,但是真正的原因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世界之眼落在巴德尔的手上也只是一个小BOSS而已,巴德尔能够调用多少力量尚未可知。

  但是如果是主神Jubileus这样的家伙,再拥有了世界之眼这样的大杀器,那么乐渊就算是想要与之一战恐怕也会是千日之战,没有大量的时间根本无法战胜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