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 黑白双子(三更)

  作为乐渊的女伴参加游轮的晚宴,这或许在平常时候贝优妮塔是绝对不可能答应了,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有可能是女性的直觉让她觉得越是接近乐渊便越是危险。

  不过凡是都有例外,而世界上不存在忠诚,不会背叛的理由仅仅是因为代价不够而已。很明显在乐渊加注之后,贝优妮塔便背叛了她原本的执着,没有迟疑地答应下成为乐渊的女伴。

  而聪明的女人讲起价来那是相当无理取闹,就比方说现在,在答应下这个任务的时候,贝优妮塔便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对准了乐渊。

  “拿来吧~”

  贝优妮塔那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微笑着说道,直接让乐渊非常怀疑这真的是那个一直以来和他长对台戏的女人吗?不会是中了什么诅咒,或者是干脆脑子坏掉了吧?

  啪——

  乐渊的手一下子拍开了属于贝优妮塔的手,随后甚至无语道:“拿什么,难道我有欠过你任何东西吗?”

  摇摇头的贝优妮塔脸上露出了甚至苦恼的样子,随后瞥向乐渊的眼神之中都带着一丝同情,那样子仿佛她已经看透了一切,这种感觉让被她瞧着的乐渊感到超级不爽。

  “哎呀呀……你还真是不动女人心,难道你不知道在宴会之前应该为你的女伴好好挑选一套合适的晚礼服吗?亦或者你觉得我就穿着这一身去那游轮宴会?”

  贝优妮塔抬起双臂,双手合十在脑袋上方,随后就这么转动着身体将自己那一身漆黑的战斗皮衣展示在了乐渊的面前。

  不得不说,这一身由贝优妮塔魔力黑发构成的衣服让她的好身材展露无遗,令她的魅力大到走在街上吸引九成九男人的目光,不过这样的一身如果说是去晚宴却不能说有多么的合适。

  “我知道了……”乐渊听到这里算是明白贝优妮塔的想法了,她无外乎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向乐渊打一次秋风,借着任务的名头大肆购物,“给,里面是一百万,我想应该足够你这一次的花销了……”

  这个世界的钱,对于乐渊而言还真的就是数字而已。他亲自去赚那也是能够轻轻松松过亿的人,如果想要省些功夫,喊上结衣便能够轻轻松松从世界各地的僵尸帐号里面瞬间盗取亿万资金。

  离开了这个世界,再多的钱对于乐渊都没有丝毫的用处。与其放着发霉,将它交给贝优妮塔花出去倒也不是不可以,有句俗话说得好——欲要取之,必先予之。

  不过为了不让贝优妮塔任意妄为,乐渊在给了贝优妮塔一张卡之后,还不忘补上一句:“这算是给你的酬劳,可别玩的太疯,将自己的酬劳全都花完了!”

  刚刚接过银行卡的贝优妮塔原本还蛮高兴的,以为乐渊真的大方了一次,谁知道下一句话便将她堵死了,就算贝优妮塔花得在高兴,但是用自己的钱哪有花别人的钱来得痛快。

  “不够哦,难道你自己就不需要衣服了吗?不如交给我来挑选吧,我的眼光可是一级棒!”

  不知何时,贝优妮塔的那条舌头便已经伸了出来,极具诱惑力又像是找到猎物一般兴奋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衣服?乐渊对于衣服从来都不挑,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虽然这句话自古相传,但是真要用到了乐渊的身上也不能说完全合适。

  穿着龙袍不像太子的人可不少,但是同样也有着就算穿着乞丐装也能令所有人都为之颤抖的杀神。

  “去去去……这个算是给你的打赏,你爱买什么衣服自己去买吧,我的那一份就不必了……”

  似乎是为了打发贝优妮塔离开,乐渊甚至于连正眼都不看一下,便将另一张银行卡飞向了贝优妮塔的方向。

  面对这极速飞来,快得足以将人体切开的银行卡,贝优妮塔那一双看起来像是钢琴家的玉手身前一甩便将其捏在了手心中。

  “啵——谢谢啦,我会为你好好挑选一件称心的衣服的!”

  得偿所愿的贝优妮塔就这么从乐渊的眼前消失,在拿到了大笔的酬劳之后,贝优妮塔的日常就从对于天使的猎杀转变成为了商场的血拼。

  就在这样的日子一天接一天过去的时候,那预期的任务也最终降临,距离游轮宴会开始还有6个小时,正当乐渊还在自己的个人别墅躺着看书的时候,贝优妮塔直接闯了进来。

  此时此刻的贝优妮塔那是一身盛装,她身上的衣服已经从原本的皮衣换成了黑色的古典晚礼服,这一身衣服搭配戴着眼镜的贝优妮塔,倒是让她显现出了几分知性女性的风采。

  啪——

  随着贝优妮塔一甩手,几个带着显眼品牌的服饰扔向了乐渊。

  “换上吧,我可没有白花你的钱,希望你不会糟蹋了这一套衣服!”

  会不会糟蹋了这套衣服乐渊不敢肯定,但是他能够保证的就是他绝对不会穿上这一套衣服。

  将那套衣服扫过一遍,发现是一套做工非常精良的男式黑色正装,虽然看起来和普通的西服没什么两样,但是只要观察敏锐的人便能从那衣料、做工上的细微差别明白这件衣服绝对是价值不菲。

  接过贝优妮塔扔向自己的衣服,乐渊手上力量一动顿时将衣服送回到了空间背包内,这些衣服在他身上也没有丝毫的用处,乐渊从来都是不需要买衣服的。

  随着乐渊的意志,他身上魔力解放了一部分,顿时他身上的外衣被魔力包裹的瞬间开始了极快的转变,从一身休闲装向着贝优妮塔挑选的衣服样式开始了变化。

  逍遥仙袍的变化能力可以说是便捷到了极致,集合超强防御的同时,能够用一件衣服代替天底下近乎所有的衣服,这项能力虽然不能说多么的稀有,却是极为实用的能力。

  “什么嘛,还真是浪费,有这样的能力我干脆拍几张照片下来不就得了,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贝优妮塔看到乐渊没有穿上她准备的衣服,相反用了这么作弊的方法变出了衣服,当即不由抱怨道。

  在贝优妮塔的抱怨之中,乐渊与她一道在恩佐这个老司机的护送之下来到了预定的港口。

  时间刚刚好,在傍晚时分晚霞的映照之下,贝优妮塔挽着乐渊的手臂一副亲密的样子,随着乐渊进入了那超级豪华的游轮上。

  两人的请柬被过目之后便已经无用,与之相反在现如今的游轮上才是真正的群魔乱舞。

  欧洲诸多精英等级的人物在今晚聚集一堂,那个巴德尔的面子可不是一般的大,甚至于有这种说法,只要这一船的人全都被诈死,那么整个欧洲的发展最起码要停滞20年的时间。

  虽然乐渊的右手就这么被贝优妮塔挽着,但是乐渊可没有丝毫的喜意,一般人如果被贝优妮塔的手那么暗暗拿捏着恐怕早就已经骨头粉末性骨折了,能不能保住手还是两说。

  进入游轮上,贝优妮塔将身体贴向乐渊,与此同时脑袋靠着乐渊的耳朵悄悄地询问道:“我们已经上来了,那么我们需要保护的目标又是谁,这里少说也会有千人……”

  贝优妮塔本来就不擅长保护人,如果保护的人太多,就算他们两个力量惊人,也难保不会出现岔子。

  “不是某个人,而是所有人!我们的任务是保护这艘船上所有人都受到天使与恶魔的骚扰……”

  所有人?来自天使的攻击还不知道究竟会有多少,万一他们到时候蜂拥而至,在不知道乐渊手段的情况下贝优妮塔也不敢打包票能够全部搞定。

  “这个任务,我要求加薪,老板!”

  贝优妮塔没有说要放弃任务,相反她似乎觉得乐渊给她的报酬还不够。

  说着在的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很是难受,贝优妮塔的身高本来远超常人,现在她又加上高跟鞋那更是达到了几近于一米九的程度。

  乐渊平日里的身材维持在一米八五左右,若不是他零式将自己的身体拔高了一个层次,恐怕还会比贝优妮塔显得矮一些。

  “加薪没问题,但是这艘船出现的天使你要全都解决了,恶魔归我,有问题吗?”

  “没有了,我可要大闹一场咯!”

  舔着嘴唇的贝优妮塔显得格外地激动,在这样的氛围下两人迈入了宴会的会场。

  伴随着悠扬的合奏乐团的琴声,乐渊与贝优妮塔来到了宴会厅的一角,正当二人准备开始行动的时候,乐渊却发现了一个他根本没想到的人物——贞德。

  却见贞德一改那红色皮衣的打扮,换成了一身白色露背的大胆晚礼服,对方在乐渊看向她的时候也发现了乐渊。

  不过贞德真正在意的却是乐渊身旁的贝优妮塔,随后就见到贞德嘴角一翘,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就这么迈着魔鬼的步伐走到了乐渊与贝优妮塔的身旁。

  “这位女士,能否暂时借用一下你的男伴呢?我想请他跳支舞,你应该不介意吧?”

  贞德的银白长发与贝优妮塔的那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相对于,论美貌、气质二人不相上下,就算是身材恐怕也在伯仲之间。

  他们二人的对峙可以说一瞬间吸引了无数人眼球。

  “介意,当然介意了,柴郡猫(贝优妮塔唯一记住的童年回忆)可是属于我的东西,你想要他可不行!”

  可是贞德本就是来找事的,自然不会因为贝优妮塔的句句而就放弃,一抬手伸向乐渊的领带,抓着领结就想要将乐渊拉向舞池。

  而乐渊被拉走的瞬间,一把手将贝优妮塔也拉了过来,就这么三人之间的闹剧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