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9章 联合任务,天使与恶魔(二更)

  乐渊与贝优妮塔之间的关系在罗丹这样的局外人看来那就是对头,两个人虽然不能说每次碰见就要大打出手,但是互相冷嘲热讽一顿倒是免不了了。

  而往往挑起战火的不是乐渊,而是身为女人的贝优妮塔,虽然每一次的挑衅结果往往是贝优妮塔吃亏,但是贝优妮塔却像是记吃不记打的孩子,依然乐此不疲地向乐渊发出挑战。

  既是对手,又不是对手。这种别扭的关系见得多了,罗丹这个酒吧老板也就释然了,甚至于见到两人有擦枪走火的趋势,他也就自己找个地方坐下来撂下句“打坏了双倍赔偿”便像是个观众一般看戏了。

  贝优妮塔近几年唯一的搭档——恩佐,这个身材矮胖,说起话来油腔滑调,总是不住抱怨的男人。

  恩佐很普通,最起码这个男人除了身上散发着雪茄味道外,并没有其他引人注目的地方。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普通人,和贝优妮塔这样的魔女以及罗丹这样的堕落成恶魔的天使不同,他本身并没有什么力量存在。

  作为一个普通人,恩佐依靠自己敏锐的目光洞察着危险社会背后的秘密,利用复杂的人际关系获取信息并赚取酬劳。

  这样的一个人作为情报商,能够安然活到恩佐这把年纪,没有一丁点的手段恐怕早已经横死街头。恩佐非但没有死,相反还有了家庭,一个漂亮的老婆以及两个孩子。

  处理灵异事件的油水很足,这是伴随着高风险才能获得的报酬。但是在这高昂的报酬之下,真正能够说赚得满盘钵的却是少之又少。

  恩佐的经济来源分为两个部分,其中之一是他的本职工作情报商人,而另一个则是为贝优妮塔介绍工作收到的抽成。

  毫无疑问后者的报酬绝对不少,但是恩佐却很难拿到那高额的报酬,这自然不是因为完成任务的贝优妮塔克扣了恩佐的报酬,因为就算是贝优妮塔也只能拿到报酬的一部分而已。

  由政府发布的灵异任务,给出的报仇仅仅是理想报酬而已。真正发到任务完成者手中的报酬还需要扣掉其他的费用,诸如处理天使、恶魔时造成的公共设施的损坏,历史建筑的修补,对普通人的封口费等等,造成的影响越多,那么收入便也就越少。

  贝优妮塔的任务完成的等级很高,效率同样不慢,唯独完成时造成的动静太大了一点,这就造成为了善后扣除的费用却也不低。

  又是一天上午,恩佐摇摇晃晃走起路来活像是大企鹅,不过从他那走三步叹一口气的样子就能够看得出他的心情不是很好,抵着的脑袋就快要贴胸了,低着脑袋像是在寻找地上掉落的硬币。

  走在偏僻的路上,恩佐正准备寻思着是不是应该去罗丹那里喝上一杯,但是转念一想,贝优妮塔还欠着罗丹一大笔钱,罗丹那个家伙不会找贝优妮塔的麻烦,多半又把账单记在了他的名头下边。

  “唉——”这年头就算是做个中间人都难,恩佐再次叹了口气。

  嘭——

  没有抬头的恩佐一头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按照恩佐的吨位,他虽然说是个不善于战斗的普通人,但是那一百多公斤的体重怎么说也是能够横行无忌的吧,但是在这一撞之下他只觉得自己像是撞在了一堵墙上。

  扑通——

  一屁股坐倒在地,恩佐就算是个皮糙肉厚的人此刻也是觉得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的恩佐本能抬头叫骂道:“怎么走路的,疼死爷了!”

  只不过这种叫骂仅仅是喊出半句便再也说不出口了,抬起头的恩佐看清楚了撞倒他的人,正是那个恐怖得足以压得贝优妮塔翻不了身的男人——乐渊。

  作为情报商,恩佐同样拥有不少关于乐渊的情报,贝优妮塔也曾专门向他索要过相关的情报。

  但是纵然恩佐动用全部的人脉关系,关于乐渊的情报他也知之甚少,所有关于乐渊的一切全都源自于16年前,和贝优妮塔一般陡然出现在这个世界的男人,从前的一切全都成谜,唯有这个男人的力量昭示着他绝对不好惹。

  不过令恩佐更加在意的却是乐渊任务的完成度,每一次几乎都能够完美地指派的任务搞定,酬劳更是每一次都能够拿到大头,这对于被克扣酬劳已经近乎习惯的恩佐来说那简直就是最完美的合作伙伴。

  有时候恩佐都会不由自主地做出想象,把贝优妮塔那对于任务玩世不恭的性格换成乐渊这般,将每一次的任务都出色的完成。如果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恐怕他就算靠着抽成也早已经成为一个大富翁了吧。

  这样的想象也只是恩佐闲暇之余的想象而已,以他和贝优妮塔多年以来的合作,他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变成现实的。

  看清楚乐渊的面目,恩佐立马转口,换上了一副笑呵呵的模样对着乐渊道:“这不是乐渊先生吗?还真是凑巧,刚刚真是对不起,我在想事情打扰到你了……”

  在恩佐的想法里面,向乐渊这般拥有强大力量的人物,他这样的小人物那是能不招惹就绝对不要和他扯上关系,要不然一不小心就是被灭的命运。

  “起来吧,恩佐先生!”

  乐渊看着倒地的恩佐微笑着伸出来了自己的手,看样子像是要拉一把他。

  这一举动可真的是把恩佐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了,从传闻以及之前的数次和贝优妮塔的对峙来看,乐渊的力量和脾气貌似并不是非常平易近人,或者说对于一般人还可以保持着距离,现在这一副模样又是在做什么?

  在拉起了恩佐之后,乐渊一拍对方那比他矮上几个头的恩佐肩膀道:“有没有兴趣一起去喝一杯,我想你现在应该也有空闲的吧?”

  闲,怎么会不闲?只不过这种空闲地和乐渊一道喝酒,恩佐倒是宁愿去忙地脚后跟不着地。

  不过此时此刻,恩佐却不敢说出个不字,腆着脸道:“当、当然,既然乐渊先生有这个兴致,我自当奉陪!”

  令人就这么一路来到了罗丹的地狱之门,来逗啊这里之后恩佐虽然觉得有些蛋疼但是总算是觉得自己的安全有了保障。

  刚刚坐下没多久,罗丹便拿着一瓶酒放在了二人的面前,随后恶狠狠地道:“恩佐,贝优妮塔的账单你准备什么时候一起结一下呢?”

  贝优妮塔的武器维修和换代可不是小数目,再加上女人购物的天性以及寻找自己过去的情报花费。贝优妮塔自己的钱远远不够用,不得不背负大笔的债务,而这一切最终都落在了恩佐的身上。

  “哈哈……罗丹,你也知道世道艰难,等到下次接到一个大任务的时候,我绝对将债务一笔勾销!”

  也就是恩佐直到罗丹并不缺这点钱,不然换做别人可没有这种胆量说出这样的话。

  乐渊与恩佐两人觥筹交错各自喝了数杯,原本还有些放不开的恩佐几杯酒下肚,当即那话匣子就放开了,也没有了刚开始的拘谨。

  恩佐一直在倒苦水,说自己的家庭多么的艰难,又说贝优妮塔这个大小姐是多么的难以伺候,那样子可谓是见者伤心闻者流泪。

  “恩佐!”

  “嗯?什么事情,乐渊先生?”

  “有个油水颇丰的任务,有没有兴趣一起接下来?”

  “任务,那方面的?”

  恩佐虽然已经沾上了酒,但不代表他此时已经糊涂了,乐渊提到的任务自然不可能是一般的任务,最大的可能便是牵扯到天使与恶魔。

  “嗯!任务要求是一男一女结伴前往一周后的某个游轮,根据得到的情报在那里会有大场面,上面要求我混入其中保护相关人员的安全,我想带个女伴,不妨让那个贝优妮塔也一起来……”

  女伴?恩佐看着乐渊没来由地觉得无比的钦佩。在恩佐看来,贝优妮塔美则美矣却是非人,整整16年了还是没有丝毫的容颜变化,这要事搁在普通人身上绝对是无福消受的。

  也就只有乐渊这样拥有同样的不老体质的人,能够靠武力压服贝优妮塔,才敢说让贝优妮塔成为女伴。

  “乐渊先生,你也知道贝优妮塔打起来那是真的没有丝毫留手,貌似不太适合作为护卫……”

  “不不不……我要的不是贝优妮塔去守护某个人,而是让她在适当的时候出手干掉出来搅局的天使,仅此而已!”

  乐渊所说的任务也是三天前刚刚得到的,级别算是近几年来最大的一个。

  这些本来对于乐渊是随意而为之的任务,但是这个任务的目标涉及到一个重要的集团——伊札威尔集团,这个集团在以前那是名不见经传,但是在近几年却是在维格利德声名鹊起。

  伊札威尔集团是一个巨型复合企业,论资产绝对当得上巨头二字,只不过这样的一个企业目前仅仅是盘踞在维格利德,这一次的游轮活动正是由这个企业与政府展开联合而举办的。

  伊札威尔集团,这个企业的最高干部正是巴德尔,或许这个名字一般人根本没有映像,那么换一个称呼,贝优妮塔的父亲,这恐怕很多人便会记起来了。

  脖子上喜欢戴着一个孔雀的妖男,也是猎天使魔女的一代BOSS。作为流明贤者最后的一员,他和贝优妮塔母亲的结合,也就造就了两族人不死不休的开始。

  恩佐仅仅是一个传话筒,他虽然对于这个任务的报酬很感兴趣,但是最终决定权却在贝优妮塔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