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8章 定居,黑白双枪

  从乐渊降临这个世界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15年的时间,对于人类的历史而言这15年可以说是日新月异,人类已经从20世纪迈入了21世纪,步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相较于15年前的日子,在科技进步的如今人类的监控已经遍及世界的绝大多数地方,而诸如天使恶魔的活动也越来越成为一个执政者无法回避的问题。

  各种灵异现象已经无法再像以前那样随便的隐瞒过去,网络的发展令全世界的人能够第一时间获得他们想要的咨询,诸如灵异事件更是容易吸引眼球。

  如果是十几年前的时代,想要拍到灵异现象手段无外乎人证以及照相机或是摄像机这样的手段,一般而言想要拍到真正由天使以及恶魔引发的灵异现象要靠运气。

  就算是真的一不小心暴露了,以政府那个时代的力量进行信息管制还是没有问题的,毕竟那时候想要隐瞒一件事情以政府的力量绰绰有余。

  但是在十多年后的如今,手机的普及以及功能的日新月异,令各种留下灵异现象证据的方式以及消息的传播变得极为难以屏蔽,一不小心在短短数分钟之内,上传到youtube的视频便会在极短时间内流入全球,根本无法做到十几年前的屏蔽。

  因此国家只能通过各种手段将这不应该被普通人直到的事情委托给了像乐渊这样的除魔人来料理,甚至于已经有大量业余的家伙涌入了这个行业。

  有些因为大战而不得不退休的人甚至利用开办临时退魔补习班发了一笔财,这样的补习班不能说完全没有作用,但是顶多令一般人在下级天使和恶魔的手中有逃跑的机会而已。

  政府并不是不知道乐渊这类人的存在,但是却没有什么卵用,对于随时能够遁入炼狱这个亚空间之中的人来说,出动再多的士兵,动用再怎么庞大的兵器都没有丝毫的作用。

  这就是现如今的世界所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以如今的科技水平根本无法摸到空间的大门,对于不在一个次元的生物根本无法进行攻击。

  在供求关系已经完全倒转的现在,政府对待乐渊、贝优妮塔这样的人那无不是像供奉大爷一般,不能说东西全给,却也是只要想要便尽可能提供的超高级服务。

  而乐渊每天所要做的却只是休息,只需要定西完成政府给出的指标便能完全无需为所谓的钱财奔波。

  当然这些生活只是明面上的“乐渊”,由政府提供的对手等级相当低,对于想要合成神格的乐渊而言,这样的对手完全不够劲。

  正因为如此,在乐渊这个恶魔猎人身份之外,乐渊又多出了一个用于专门猎杀天使的身份。

  两种身份的保护让乐渊这些年以来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坦,而除了猎杀天使、恶魔之外,乐渊委托给罗丹的双枪也在委托的第三年之后完成了。

  B级评价的黑白双枪,结合乐渊的魔力射出的子弹威力纵然是魔界的恶魔领主也要避其锋芒,在那高速设计之下他们引以为傲的魔鳞就是个随手可破的烂布。

  当乐渊收获了这两柄枪之后,仅仅是试了试手便痛痛快快地将剩下的尾款教到了罗丹的手上。对于罗丹来说,三年的制作时间到不全是为了打磨这两柄枪,最关键的收集材料就花费了两年多的时间,其他功夫倒是其次的。

  看着拿着枪喜不自胜的乐渊,罗丹收过支票没有丝毫的喜意,相反对于乐渊手上的两柄枪他才更加的关心。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这两柄枪空有其形、却无其神,最关键的一步注魂你准好了吗?”

  罗丹的问题对于乐渊而言却不是问题,所谓注魂便是为武器注入灵魂,从而令它真正具备灵魂,从而引导出一把武器的真正力量。

  注魂前的武器和注魂后的武器差别可以使天差地别,当然也能几乎没有差距。其中的差别全在于诸如灵魂的品质,若是普通人的灵魂别说注入武器,恐怕被抽离后不久便会变得灵性全无,那样子纵然成功注入也全然没有增幅的作用,更大的可能性则是注魂失败导致正把武器就此废了。

  而乐渊之所以能够完成这项工作,全都有赖于那S级技能魔人武装,所谓的注魂和魔人武装理论上都是一脉相承的,更准确来说所谓的注魂就是魔人武装的简略版本。

  魔人武器乐渊已经拥有了[转生轮舞]、[魔剑·刑天]以及[帝龙之剑·莉莉],本来应该已经达到了限制,但是伴随着乐渊的实力晋升为A级中位,因此再度获得了一个空位。

  而属于手中的黑檀木白象牙的灵魂则在几年前乐渊便已经选择好了,不过想要将其收割却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灵魂的主人还没有达到巅峰,唯有在其最巅峰的时候收割才能够得到最完美的灵魂。

  世界的沟通,作为一个世界的真正执掌者,乐渊在获得了神话点后便具备了半个世界的身份,能够与任务世界的世界意识进行交流。

  这种交流并不能直接令乐渊得到操纵任务世界的权限,毕竟乐渊并不是任务世界的上级,这中交流更多的是权限上的交涉,以及自由度的沟通。

  任何人在无法突破世界束缚的情况下都不可能获得绝对的自由,就像现如今的乐渊绝对碾压猎天使魔女世界总除了主神之外的所有人,就算乐渊现在杀进天界直捣黄龙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却无法这么做。

  究其根本就是乐渊通过权限和这个世界的意识沟通过,深深明白不按照世界谱写的大纲来做,无法正确引导该世界进化会遭到如何的世界反扑。

  世界没有所谓的情感,有的只是进化的本能。而它们所谓的进化,便是按照世界的剧本一次又一次演化所谓的剧情。通过乐渊眼中熟悉的“故事”主角将整个世界的成长演变,从而将原本的规则不断深入,将完整的规则升华从而缔造世界的进化。

  破坏剧本的行为,作为空降进入剧本的演员(里世界玩家)一般而言是没有资格修改的,而这些空降演员甚至连剧本是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无所作为那就是一个龙套演员,根本不足以破坏剧本的进行,自然不会引起作为导演的世界本身的敌意。

  但如果作为空降演员的玩家们干扰的剧本,令整个剧本变得一团糟,法则的演化受到影响,那么作为导演的世界便会不满意,而不满意的后果自然就是空降玩家手动啊百般阻挠,仿佛死神来了一般的霉运便会降临其身。

  但是干扰举办并不见得完全就是错误的,如果被干扰的剧本非但没有阻止世界的法则演化,相反若是这种干扰反而加速了法则的演变,催化了世界的进化,那么作为龙套的晋升者便能够逐渐上位,甚至于成为任务世界中的主角,从而得到诸多好处。

  因此知道自己的行为对于世界的影响是一个很重要的能力,而乐渊更是从中了解到了目前他的世界定位,一个虽然并未影响大局却已经牵扯进核心戏码之中的重要棋子。

  这个世界的关键便是世界之眼的力量,作为创造了人界的混沌之神Aesir的本源力量,集合了这两个力量的人才能够对人界进行修改。

  无论是天界还是魔界之所以无法大肆对人界进行破坏,便是有碍于混沌之神Aesir曾经制定的规矩,如果被天界的人得到这股力量,那么天界便能够将人界据为己有。

  原本的世界天界、人界以及魔界三者独立存在,相互之间相互合作、相互制约,从而令世界得到稳定。但如果天界吞噬了人界,那么三者的力量将会失衡。

  这种局面的演化虽然会导致剧情的暴走,但是某种程度上也会加速世界的转变。不过乐渊却不仅仅想要做到这一点而已,如果说是有人身兼人界、天界与魔界三者的力量,将三个世界就此统合,那么剧情算不算得到了反转?

  伴随着乐渊落户在伦敦,在他进入这个世界的第16个年头,同样在整个欧洲到处乱转的贝优妮塔终于在伦敦碰上了她的合作伙伴恩佐。

  混迹了15年却容颜不老的魔女贝优妮塔,被恩佐忽悠上了贼船。恩佐经营着一家情报屋,专门接取来自于政府或是私人的大扫除任务,而他的情报工作也算是出了名的。

  贝优妮塔需要恩佐的情报网为她找到过去的记忆,而恩佐则是需要贝优妮塔强大的实力。双方算是互惠互助的关系,也正是由于这个关系令贝优妮塔和乐渊打了不少的交道。

  两人的再次相遇源自于罗丹的酒吧地狱之门,那是在乐渊接到罗丹电话,黑檀木白象牙已经完成的消息后发生的事情,那一次两人的重逢差点没把罗丹的酒吧掀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