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6章 地狱之门(二更求订)

  天界与魔界,这两者在理论上应该是超越人界的高层次文明的聚集地,但是事实上那里的环境却不见得会比文明诞生不过数千年之久的人类更加优秀。

  天界如果说是秩序的,那么那里的一切早已经在主神Jubileus陷入沉睡之后便已经停止了发展。所有的一切规矩、文明、行事方案以及生命的进化都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之中。

  虽然天界的天使早在数千年之前便已经拥有了极高的技术水平,但是这些却随着时代的发展成为了落后的代表。不过借助天使的特性他们对于人类而言依然危险无比,就算是躲在装甲车内、密封堡垒之中,依然无法躲过天使的索命。

  天界由于他们一直以来所奉行的是“秩序”,因此纵然失去了镇压在他们头上的主神Jubileus,依然能够保持相对而言的内部和平。

  而另一方的魔界却是另一番模样了,魔界早在女魔神QueenSheba执掌的时期便是奉行的弱肉强食的方针,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的恶魔都是在大环境相对稳定,小环境混乱无比的情况下发展的。

  恶魔的进化以及力量技术的提升令魔界拥有了媲美天界的综合实力,但是这种发展同样伴随着女魔神女魔神QueenSheba的沉睡而同样失去了控制。

  长久以来的杀戮混乱令所有恶魔纵然在失去了压迫后依然如此,而同时因为没有了限制令原本就混乱的魔界成为了真正的无序。

  魔界也在数千年前就停止了发展,所有的一切在如今的人看来是这么的野蛮,但是野蛮的生存环境却早就了魔界生物的强悍,他们的单体力量绝对在天使之上。

  天界与魔界这两个作为天使与恶魔的故乡,却不见得是所有天使与恶魔希望长期居住的地方,这种变化在进入19世纪之后变得更加的明显。

  由于人类的发展,令原本的人界从同样的荒芜走向了多姿多彩,这样的生活对于高等天使以及类人型恶魔都是有着极强吸引力的。

  因此在天界与魔界便诞生了这么些个异类,他们向往人界的生活,甚至于不惜“自甘堕落”成为族群之中的背叛者,化身为人类在人界隐居了起来。

  他们在人界生活,自然是免不了做些维持生活的任务。有些实力高超对人成为了所谓的“天使杀手”、“恶魔猎人”,他们早在进入人界之前便是以这样的生活为生。

  而更多的存在却是在进入人界之后放弃了战斗,成为了往来人魔两界或者是人天两界的倒爷,专门在两边抖转急需的货物。

  天界和魔界文明发展的确是比不上人界,但是在特殊领域却有着人界比不上的庞大传承,比方说魔法,又比方说武器工艺。

  所谓武器工艺,自然不是说一般人可以使用的制式武器,那种武器威力的确是无与伦比的破坏力,就算是领主那一级的恶魔、天使也难以匹敌那种程度的破坏力。

  但是那种破坏力又能如何?想要进入炼狱或是天界、魔界,靠纯粹的人类武器是办不到的。必须经过特殊工艺的附魔兵器才能够做到。

  人界之中本土的人类能够传承到的技术只能是个皮毛,同样由于时代的发展这种技术很容易因此而失传,与之不同的是天界、魔界几乎是那这种技术作为根本,不存在失传的可能性。

  对于乐渊这样的人而言,一般的两界倒爷并不足以令乐渊为之侧目,就算是他需要倒爷也只会寻找倒爷中的霸主。而在这无数的两界倒爷之中,也的的确确存在一个传说中的家伙。

  罗丹,一个奇怪无比的家伙,在英国布鲁克林区经营着一家名为[地狱之门]的酒吧,这座酒吧既小又破,可以说在诸多越来越豪华的酒吧之中显得默默无闻。

  既是酒保,同样也是酒吧老板的罗丹,他的来历可以说是在三界之中也是极为罕有的。原先是天界的天使,而且等级不低,但是在背弃了天界阵营之后投入了魔界之中,现如今算是一个恶魔。

  有过天使与恶魔的双重身份,罗丹可以说无论是在哪一个世界都有着不俗的人脉关系。因此他所谓的酒吧老板身份也就真的只能算是个表面工作而已,真正成为他主业务的是武器商。

  罗丹他由于有自己的渠道能够进入天界与魔界,再加上罗丹自己结合了三界技术的锻造技艺,他制造出来的武器在整个世界都是出了名的。

  想要得到罗丹提供的武器,仅仅是钱那是远远不够的。对于锻造师而言,一柄好的武器除了在锻造时融入了他的心血之外,更重要的是替它寻找一个好的归宿。

  想要找罗丹寻找订制一柄武器,要求可是一点都不低。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恐怕连进入他开的那间酒吧都做不到。

  实力,在魔界待过的罗丹对于前来订购武器的人还是讲究一个实力的。不同实力的人那不同层次的武器,若是让实力浅薄的人拿到了自己精心打造的武器,那不仅仅是对于自己的侮辱,更是对于那柄武器的侮辱。

  因此一般人在第一次见到罗丹的时候,无论是谁想要得到武器都必须在罗丹的手里面过上几招。

  这个规矩无人可以例外,而且恐怕也没有一个人会觉得容易,毕竟罗丹虽然并不以战斗力而闻名,但是能够以天界叛徒的身份活得像现在这么滋润,他的实力绝对不在现如今的贝优妮塔之下。

  突突——

  英国一条贫民窟街道上,呼啸而至的机车最终停在了一条看起来荒无人烟的小巷子前面,巷子内部那是前所未有的贫瘠,垃圾箱、飘舞的废纸以及一只慵懒地趴在地上的黑猫。

  “就是这里?还真是低调得让人觉得发指,还真是一个除了老顾客谁都来不了的地方……”

  环顾了四周,坐在机车上的乐渊看着四周几十米都不见一个人影的街道,摇摇头后将车子停好,随后一个人走向了那小巷中。

  进入小巷不过10余米,便见右侧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能够容纳一名壮汉通过的门户,门户之中的是一个面积不过20多平方米的废弃屋子。

  废弃屋子?在这贫民区的地方,出现一个没人住的废屋并不值得奇怪,刚刚外面的萧条便足以说明这里的屋子白送给人住恐怕也嫌磕碜。

  屋子里面全然没有光线可言,除了门口传进来的光亮之外,整个屋子就和黑漆漆的洞窟没什么分别。屋子里面并没有灯,毕竟这样的屋子连个家具都没有,谁会闲得为它特地交电费。

  整个贫民区滋生着仇恨、偷窃、暴力、血腥等等负面情绪,死亡虽然不能说是时时刻刻出现,但是相较于其他地区也算是个高发区。

  因此无论是天使还是恶魔,在贫民区都不算是个稀罕物,在这里能够生存下来的人要么就是实力够硬,要么便是运气够好足够聪明,愚蠢的人、弱小的人、背运的人都无法在这里生存。

  乐渊已经来到了目的地,他现在所处的漆黑房间便是他得到情报中的罗丹经营的酒馆——地狱之门。

  作为一处酒吧,罗丹并不为普通人服务,而是为那些在刀口浪尖的人提供服务。因此这酒吧的设置可以说让普通人根本看不见,地狱之门并不处于人界,而是一个毗邻人界类似于炼狱的附属空间内。

  想要进入地狱之门,首先便是要拥有非凡的力量,乐渊脚一踏地,一阵蓝色的魔力自他的脚向着周围如水波一般扩散开来,四周的空间像是被彻底激活了,原本昏暗的屋子顿时消失不见,乐渊在不知不觉进入了真正的酒吧内。

  地狱之门,不愧是有着地狱之名的酒吧,这TM也不知道罗丹是不是为了省钱,这酒吧内并不见得比外面的小破屋亮上多少。

  昏暗的紫色幽光,论氛围还真像那么回事。虽然以乐渊的能力并不见得会被黑暗屏蔽了双眼,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心情可算不上太好。

  欧式简约的装修方格,只有三四张不大不小的桌子,比起外面的破屋大上了数倍,但是整体而言也绝对算不上多么庞大。

  整个酒吧内只有一个人的身影,一身黑色皮衣带着黑墨镜的黑肤大光头,这样一身全黑的样子,在这样昏暗的酒吧之中还真有几分吓人的本钱。

  也不知道是和地狱之门本来生意就很差,亦或者现在根本不是它的营业时间,这酒吧里面没有一丁点的人气,和鬼屋有得一拼。

  “客人?要来一杯吗?”

  看着站在门口位置的乐渊,罗丹抬起头看了一眼,似乎是在确认乐渊并不是意外闯入的普通人,不过在感受清楚乐渊脚边还残余的魔力之后放下心来。

  看着还在那里装模作样擦拭着酒杯的罗丹,乐渊左看看右瞧瞧,发觉这酒吧的布局还真的是随意的很,没有音乐只有一抬老旧的唱片机,墙壁上挂着一抬不大不小的但实际,唯一值得注目的就是吧台以及罗丹身后的酒柜。

  那琳琅满目的酒算是一个看点,但是乐渊真正在意的却是酒柜之后的物件,那里才是真正的柜台,放着为数不少的特制武器。

  或许是因为柜台有特别的装置隔离,乐渊虽然感受到了武器上的别样气息,却无法仔细判断其中的等级,如果不能亲自看一看,恐怕也无法用以判断罗丹的手艺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