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 古堡魔踪魅影

  月上枝头,对于整个小镇而言现在可是丝毫不减人气,依然是一副热闹无比的样子,与之相较当乐渊走到镇外的时候那种死寂的气氛越来越重。

  或许是因为古堡的灵异事件越闹越凶,令这个方向的住户都不由搬离了,乐渊虽然一路上也偶尔见过居民,却见不到一点灯火。

  什么包袱都没有的乐渊当真是一点也不像是周游了欧洲各地的人,不过还没有踏入古堡内,乐渊便被古堡现在的状态吓了一跳。

  虽然说是古堡,但是实际上整个古堡早已经翻新过不少次,里面的用电用水那是丝毫不成问题,而乐渊离得还远便看到了灯火通明的古堡。

  “有点意思,我记得貌似在古堡出事之后,这里便清空了,谁这么好心呢?”

  看着灯光全开,门户打开的古堡庄园,乐渊那是丝毫不觉得这里有任何值得入住的。虽然表面上整个古堡和平日里一般,但是从空气中已经不同寻常的血腥气来看,这个古堡已经成为了大凶之地。

  推开古堡的金属大门,乐渊进入了古堡内部,同时眼睛率先看向了曾经在照片上看过的一楼楼梯处,就是在那里最新的一个死者留下的巨大血迹已经被清扫干净了。

  哐——

  乐渊也没有急着在古堡里面瞎晃悠,直接搬了一个沙发随后躺了上去,带上耳机听着音乐,与此同时手上还不闲着,左手拿出了零食,右手则是干脆拿着收集来的漫画看了起来。

  这幅模样的乐渊根本不像是个恶魔猎人,反倒更像是个来度假的旅行者。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直到午夜12点之后,原本乐渊打开后就没有灌输的大门突然像是被人推动一般,自己咔咔声作响慢慢关了起来。

  背对着大门的乐渊正带着耳机听音乐,仿佛根本不受这种环境影响一般,拿着薯片随手塞了一把进到嘴里,然后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漫画不放。

  咚——咚——咚——咚——

  自乐渊身后的大门上方,也不知道从哪里落下了四道黑影,那黑影落下后站了起来却是四个人。如果说是古堡主人看见这四人,他大概会一眼认出来,这四个正是之前进入了几批除魔师中的四人。

  只不过这四人无一例外眼中全无神光,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与此同时身上的血色全无和死尸没什么区别,而他们四个在落地之后一点点迈着猫步逼向了乐渊。

  20米、15米、10米、9米……

  距离一点点缩进,这四人的身法极轻,就算是正常人静下心去倾听恐怕也很难发现他们的踪迹,而乐渊此刻可是戴着耳机听着音乐,这对于一般人而言更是致命。

  很快从四人出现直到现在他们已经逼近到了之余两米,正常人在这个距离一个虎扑也能对乐渊造成伤害,而这四人作为除魔师身手远在一般人之上。

  当这四人准备发动攻击的时候,动作都已经摆好了,但是却自此没有了下文。

  四个人无一例外在半躬着身体准备扑向乐渊的时候,他们的身体再也无法移动片刻。

  重力压迫?

  这和普通的重压不同,这种力量仿佛从四面八方作用在他们的身上,并不是纯粹向着地面压迫的力量,在这样的压迫之下他们的动作已经身不由己,身体的动作在那一刻彻底固定了下来。

  将袋子里的薯片全都消灭干净了,乐渊这才放下手中的漫画,摘下头上的耳机道:“还真是回味无穷的漫画,只不过你们身上的臭味让我兴致大减啊,混蛋们!”

  乐渊从沙发上起身,头还没有回便如此说道。乐渊的视觉、听觉虽然看似被封闭了,但是他的嗅觉同样灵敏无比。在那四人出现的那一刻,他便已经察觉到了四人身上不同于活人的奇特臭味。

  再加上乐渊的灵觉全天360度无死角的搜索,更是不可能被人摸到身边而不自知,唯一令乐渊感到可惜的大概就是BOSS没有等到,仅仅是等到了几个小鬼。

  乐渊走到其中一人身前,看着动弹不得的眼前四人叹了口气道:“竟然变成了四个行尸傀儡,希望记忆不会被完全摧毁!”

  乐渊伸手虚空一捏,将其中一人提了起来随后整个粉碎唯独留下了他那残破不堪的灵魂体。行尸的灵魂在他被制造的过程中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乐渊也只能寄希望于关键记忆不被破坏。

  一个人的灵魂被乐渊完全阅览了一边,看过之后乐渊的脸上眉头紧皱,剩下的三个行尸无一例外身体被乐渊完全粉碎丁点不剩,他们的灵魂在乐渊的手中不断被浏览,四人的记忆结合到一起,这才为乐渊提供了些许的线索。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乐渊既然收了双倍的价钱自然是会将这个古堡的问题出色的料理了。

  通过四人零碎的记忆,乐渊也还原出了他们当时是在哪里死去的,而杀了他们的恶魔四人还真是干脆的很没有一个拥有它的具体记忆。

  距离古堡大约30米的地下,作为流传了五个世纪的传奇古堡,古堡的下方可是有着就连古堡主人都不知道的地下密牢。

  血池将不过五十平方不到的地下密室熏得足以令人窒息,而那随处可见的白骨更是昭示着死在这里的人并不少。

  刃心魔,双臂宛如刀刃,拥有一击斩断山峰的强大力量。而刃心魔在魔界也算得上是一流的刽子手,而他在500年前自从被召唤到人间之后,由于一个意外被人间的除魔师给封印到了现在。

  刽子手渴望着鲜血,而作为一个恶魔无论是灵魂还是血液都是他所渴望的事物。血液污浊封印,令他好不容易打破的封印出现更大的缺口,而灵魂则是填充数百年没有进食的刃心魔那贪婪的内心。

  以血为媒,准备用以将整个古堡下的封印完全摧毁的刃心魔至今为止还需要最起码20人的血液,这些血必须源自于除魔师,只有他们的血液才能在死后还保留着充裕的能量。

  “嗯?我的傀儡,被杀了?”

  在上面四个临时制作出来行尸被杀的下一秒,刃心魔便已经感受到了。虽然没有反馈到究竟是谁咚的手,却也让他警戒了起来。

  “哈哈哈……无论是谁,能够杀我四个傀儡,那么必然是拥有不错市里的人,杀了他绝对能够加快进程,500年后的人界有谁是我的对手!”

  刃心魔完全不觉得有谁能够对付得了自己,在迎战了数批前来除魔的人之后,刃心魔便已经发现现如今的除魔人实力大不如前,最起码他没有见到能够与之一战的人。

  “清理一新!”

  原本还准备出动的刃心魔突然听到本应该只有他一人存在的密室内出现了第二人的声音,并且伴随着这个声音屋内的血气完全消失,不仅仅是血气连污迹灰尘都不见了踪影,像是被人彻底打扫了一遍。

  会出现在这古堡地下的除了乐渊还能是谁,而乐渊也在出现的下一秒见到了他的任务目标——刃心魔,不得不说刃心魔的外表看起来还是挺有噱头的。

  两米多的各自,类人的身体,银白的身上硬甲,配合那充满力量感的躯体,这绝对是经过无数战斗打磨的形态。

  而那双手上带着血煞之气的刀刃,更是绝对的杀器,要说这五年来乐渊遇到的恶魔就外表和噱头来看,这刃心魔足以排进前五的位置。

  “人类?不请自来了吗,就让你为我的解封……”

  刃心魔或许是被关怕了,这废话说得那是一点也不符合他恶魔的身份,而乐渊更是没有丝毫听他废话的意思。虽然血腥气消除了,但是这房间内最关键的东西还没有销毁。

  一个空间移动,乐渊来到了血池周围,血池中的无数血液在翻腾着,怨恨与混杂的魔力不断交织着,这样的力量没有人回去吸收就算是恶魔也是一样。不过用这力量来污染封印却是好东西,只不过也仅此而已。

  一甩手,一道火焰飞入了血池之中,只听得呲呲作响的声音,足足直径一米深一米的血池就这么被焚烧殆尽。

  “……我的血池,我要你死!”

  看到自己辛苦准备的血池被乐渊破坏,刃心魔双手紧握成拳头,两只犹如利刃的手臂猛地一挥,一道十字刀锋带着裂空之意向着乐渊劈了过来。

  当——嗤——

  看着乐渊的身影被自己的刀气覆盖,刃心魔顿时觉得乐渊已经死定了,但是他的心刚刚松下来便察觉到自己的双臂一疼,随后耳边便传来一阵撕裂的声音。

  “可惜了……”

  这就是刃心魔在这个世界听到的最后三个字,在这三个字之后属于刃心魔的魔魂被乐渊掏了出来。五年的时间,乐渊没有激活主线任务,但是却意外开启了支线任务。

  他的支线任务说来也简单,就只有一个要求——杀。无论是恶魔还是天使,只要乐渊收集他们的灵魂碎片便能够换取神格碎片,B级以上的存在才能达到人物要求,而这种等级乐渊直到现在才干掉不到百个。

  刃心魔不弱,但是他惨就惨在遇到了实力远在他之上的乐渊。

  秒杀,手撕恶魔根本不需要第二招。

  完成了一切的乐渊清理干净了这密室内的一切,随后像是个没事人一般回到了地表。

  现在乐渊已经完成了工作,只需要等着第二天任务人来接受就行,而刚刚回到一层楼的乐渊便受到了致命的攻击。

  嘭——

  一颗子弹命中了乐渊的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