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3章 匆匆二十载,剧情进行时

  蛾摩拉(Gomorrah),倒地的蝴蝶夫人再被打散之后再度变化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龙头(狗头?),那副恶狗扑食的样子足以说明如今的这个召唤兽就算是在魔界那也是臭名昭彰的存在,贪婪而且暴食。

  在蛾摩拉攻击的那一刻,被魔人虚影拽在手心中的贝优妮塔舔了舔嘴唇。那副模样仿佛下面的那张嘴巴正是他自己的一般,将要吞噬的乐渊就是世间最美味的食物。

  “真是可惜,魔兽的连续召唤,你大概也没想到吧!真是可惜,在蛾摩拉的肚子里沉沦吧,乐渊~先生!”

  或者说是贝优妮塔对于乐渊赋予她的名字感到满意,又或者是对于自己的胜利早已经胜券在握,就在蛾摩拉出现的那一刻她已经在为自己的胜利沉醉。

  但是事实上真的如她所预料的那般吗?从某种意义上蛾摩拉的出现当得上隐蔽这两个字,在他一口咬上乐渊之前那是半点痕迹都看不见。

  但是要瞒过乐渊却是根本不可能,因为作为召唤者的贝优妮塔实在是太过于大意了。在蝴蝶夫人消失的那一刻,理论上已经完成召唤的她头发便会再度变回衣服,但是从刚才开始贝优妮塔便再度保持着光屁股的状态。

  持续性魔力输出,就算是感受不到魔力究竟被用到了哪里,乐渊也能根据对方的这个状态时刻保持着警惕。

  果不其然,在脚下的蛾摩拉龙头上咬的那一刻,摆在乐渊面洽的选择便剩下两条,其中之一根本不给蛾摩拉半分机会直接将他的脑袋打爆,而剩下的一条则是给贝优妮塔来一次震撼人心的表演。

  咔嗤——

  作为主体的乐渊被脚底下突现的龙头一口吞了下去,在乐渊小时之后作为抓住贝优妮塔的魔人虚影自然也同时消失。

  飘飘然从半空中落下的贝优妮塔正想要将魔兽收回,却发现撤去魔力的那一刻作为自己契约魔兽的蛾摩拉竟然出现了抗拒。

  嗷嗷嗷——

  刚刚吞下乐渊的蛾摩拉晃荡着召唤出来的脑袋,一副随时都想要吐出来的样子。沉睡了500年的贝优妮塔恐怕没有看过中国的《西游记》,不然她绝对会直到孙猴子最出名的一招就是钻别人独自里闹腾。

  吞噬被人就要直到这是一件具备了相当风险的事情,并不是什么人的体内都拥有着体外同等的防御和破坏,一般情况下体内的防御相较于体外而言那就是弱化了百倍。

  而在乐渊进入蛾摩拉的龙头之后哪里会让龙头将他咬住,早已经顺着咽喉卡在了他根本咬不到的地方。

  外面,原本见到龙头有些不正常的贝优妮塔已经撤去了召唤到魔力,顿时一阵阵黑**力化作长发收回,最后全都再次包裹在了贝优妮塔的身上。

  理论上失去作为召唤者的贝优妮塔的魔力供给,被召唤到炼狱之中的蛾摩拉头部变一个再度回归魔界,但是现在的情况果然不正常,蛾摩拉竟然独自生存在了炼狱空间内。

  吼——

  一声狂吼之后,失去了操控的蛾摩拉竟然对着原本的契约者贝优妮塔大吼着冲了过去。

  咔嗤一声,迅猛扑击下的咬合力度足以将任何生物咬成肉酱,但是这样的攻击对于身手非人的贝优妮塔威胁度几乎为零。

  一纵一跃,瞬息之间贝优妮塔已经跳到了楼头上,手中的长刀泛起紫光。魔力强化瞬间完成,这样的强化虽不能永久令长刀变强,但是在魔力不中断的情况下,贝优妮塔手上的刀能够提升数个档次,

  双手握刀柄,刀猛地落下插入了龙头的正上方,龙鳞在这样的一击下显得格外的薄弱,刺入龙头深处贝优妮塔持刀猛地一划,顿时整个龙头在这一击之下被切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啧——还真是一个够狠的女人,自己的魔兽都能这么毫不留情的下手……”

  乐渊全身包裹着一道蓝光从龙头内暴射而出,随后落在了距离贝优妮塔不过十多米的地方。

  “不听话的宠物,杀了有如何?况且那不过是区区一个投影而已,真正的蛾摩拉可是在魔界深处,消耗一个幻影杀了你也不错,真是可惜了……”

  贝优妮塔一甩手上的长刀,随后摇头叹气道。那样子也不知道是在惋惜没有杀掉乐渊,还是在惋惜刚刚亲手砍掉了蛾摩拉的头。

  不过乐渊感受到那来自贝优妮塔的杀气不减,便明白大概是属于前者。而蛾摩拉的龙头在失去了乐渊提供的魔力之后便再也无法维持身形,开始一点点散去。

  对于如今这样的战斗,就算是贝优妮塔的杀气没有改变,但是从她的行动之中已经变得逐渐收敛,看起来已经深深明白想要杀死乐渊是不可能事情的贝优妮塔已经准备转移了。

  没有人知道乐渊在那死神之湖的湖底和贝优妮塔说了些什么,只是自那一天之后贝优妮塔便远离了魔女的故乡维格利德前往了另一个城市。

  而乐渊同样没有在这个地方多加停留,这个世界存在着魔界也存在着天界,而自从狩猎天使的魔女贝优妮塔现世之后,在西方的街头巷尾也流传起了一个无法证实的传说——恶魔猎人。

  无论是天使还是恶魔一般而言是不可能入侵到人界来捣乱的,但是这个一般情况会存在被打破的情况。这就比方说有人死了,死亡的人类灵魂对于天界的天使而言就是一种材料,同样也吸引着魔界的恶魔。

  墓场会出现灵异现象,这在整个欧洲都是非常常见的情况。甚至有人传言,在牧场刚刚下葬的人身边祷告,便有可能在那里见到“天使”。

  但是这样的相遇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见到天使的人可是有着近乎8成的机率被“升天”。见到天使的人往往会死亡,而这些死亡画面就算是被拍下来也只不过是灵异现象而已,只能见到人体被无形力量撕碎的场面。

  唤醒了贝优妮塔的第十个年头,乐渊作为已经名扬欧洲的恶魔猎人,可以说除了手段高超之外还特别任性。猎杀恶魔的行为与其说是工作,不如说是旅行之余打发时间的游戏。

  别人都是为了猎魔呃到处飞,而乐渊却是旅行到哪里就接活到哪里。而在这一年乐渊来到了意大利的萨罗扬郡,在这里的一座古堡堡主这一个月深受恶魔低语的烦扰,选上10W征集有能之士去猎魔。

  10W可不是人民币,而是10W欧元,这就算是在除魔任务悬赏之中也算是大价钱了。在乐渊来到这个古堡之前,根据传闻已经有超过3批人进入了古堡,但是无一例外全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距离古堡不过7公里的镇上,乐渊初来乍到便被古堡的管家请到了小镇最安静的一家茶餐厅内,古堡的主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由管家负责说明情况,乐渊则是吃着东西一副走神的模样,这样足足说明了差不多三十分钟,期间夹杂着管家给出了诸多材料照片。

  这些材料虽多,但是对于乐渊而言最关键的还是其中的几张照片,乐渊将其拿在手中对着堡主道:“那些消失在古堡里的人我不关心,我在意的是你们是怎么活着出来的,按照你们的说法这个家伙可不是心慈手软的好人……”

  乐渊手上的照片上别的的on关系没有,仅仅是在古堡楼梯旁的地方出现的大片血迹,那血迹可是擦伤造成的,如果是一个人的血迹那么恐怕要流失体内超过4成的血才会变成这副德行。

  而这样的照片出现在乐渊的手中足足七张,换句话说最起码七个人会流血过多而死。

  看到乐渊将那几张照片推出来,一直负责解说的管家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堡主,似乎在询问究竟要不要说出口。

  那堡主欲言又止,似乎在思量着应该用怎么样的方式解释这件事情。

  “好了,你也不用说了,我大概也能猜到……”乐渊将手中的照片全都收到了一起,随后以某个规律摆放起来,起初管家和堡主还看不出什么,但是随着乐渊的拜访他们那是浑身冒白汗。

  第一处血迹出现在古堡的地下,第二处血迹出现在古堡地下室与一层之间的楼梯,而第三第四处则是接连向上蔓延,这最新的一处血迹已经快要到塔尖了。

  祭品,那个隐藏在古堡里的家伙是将被吸引来的除魔师当作是祭品。之所以不杀了堡主,恐怕也是抱着放长线钓大鱼的想法,利用堡主的身份吸引更多带有力量的人。

  如果说一开始,那个存在于古堡的恶魔仅仅只有余力发出恶魔的低吟,那么在接连杀死了这些个除魔师之后,他的力量已经能够在古堡内自行活动,按照这种速度恐怕这个古堡都无法约束他了。

  将吃完圣代的杯子放在一边,乐渊将所有的材料放在一边,乐渊郑重其事地说道:“这个家伙我帮你料理,但是酬劳需要加倍,这个家伙的等级不是一般货色,当然你也可以原价雇佣我,只不过造成的后果可能有些大……”

  听到乐渊此时竟然拿要抬价,古堡的主人并没有变得多么的怒不可遏,而是在答应之前询问道:“不知道后果是什么?”

  “啊……那我就用简单粗暴的方法解决那个恶魔,只不过古堡可能就保不住了,你们的选择呢?”

  乐渊都说道这个份上了,而所谓的酬劳翻倍对于古堡主任而言不是问题,因此轻松愉快的答应了。

  在古堡主人离开之后,乐渊独自一人在店里面坐了下来,距离晚上的行动还有很长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