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2章 命名,魔女新生

  刚刚睁开眼睛的贝优妮塔,她的眼睛中带着些许迷茫,不过从那双眸子之中,乐渊却看出了其他的东西。眼前的贝优妮塔没有所谓的善恶观,最起码记忆全无的她处世观念和从前的她而言绝对不同。

  “嗨——这一觉睡得舒服吗?”

  乐渊伸出手,似乎是准备将贝优妮塔从棺材之中拉起来。

  不过乐渊的声音或者说是气息像是刺激到了贝优妮塔一般,她下一秒看向乐渊的眼中不再是单纯的迷茫,而是一种看到死敌的感觉。

  虽然是刚刚苏醒,但是属于贝优妮塔的战斗本能却没有因此而消失,只见她抬起右臂伸向走了自己的脑后,手一伸摸进了那长达腰际的黑发之中,同一瞬间乐渊感受到了来自于贝妮优塔的魔力。

  和雾魂之眼“看到”的有所差别,属于贝优妮塔的魔力并不纯粹,或者说她魔力的本质搀和着一种已经融入其中但是底子不同的力量。

  贝优妮塔的动作全都被乐渊看在眼里,刚刚苏醒的贝优妮塔动作不能不说快速,从手伸向头发,到从由头发魔力形成长刀,其过程一气呵成,一点也不像是失去了过去记忆的人。

  “喝——”

  还没有起身,借助身体腰力的贝优妮塔以一个根本不适合砍击的状态对着乐渊挥出了长刀,刀身直指乐渊刚刚深处的胳膊。

  那长刀上的紫**力绝不是装饰品,以这柄刀上的力量不说锋利度媲美乐渊乐渊手上的几把最顶级的剑,但是乐渊阅兵无数,能够与之媲美的恐怕少说也要在B级左右。

  叮——

  还是乐渊伸出的那右臂,面对向自己站过来的魔刀,乐渊的右手仅仅是付出了大拇指和食指两根手指便将它停了下来。

  “去!”

  右手的刀被挡下,但是贝优妮塔的攻势却没有因此而停止,不得不说战斗意识似乎已经融入到了她的身体里面,纵然手上的动作停了,但是她的攻击却像是无休无止,修长有力的大腿一击踹向了乐渊的下半身。

  “啪——”

  就在攻击相距所有男人的要害不到十公分的地方,乐渊剩下的一只手已经抓在了贝优妮塔的脚踝上。

  “好险,好险……最毒妇人,古人诚不欺我也!”虽然乐渊的确不惧贝优妮塔的实力,最起码他现在这一副刚刚睡醒,实力不足B级上位的实力,根本无法杀了乐渊,但是被踢命根子是所有正常男人恐惧的事情,就算是乐渊也被这一招惊了一下。

  而一连两招不见效果抵御刚刚苏醒的贝优妮塔而言无疑是一个糟糕的情况,她现在脑子乱乱的,虽然由于直觉的关系让她对乐渊动了手,但是拿不下乐渊她已经有些极了。

  刀势由竖劈转为横斩,一连串的快刀带着无数刀影,在贝优妮塔的手上一一使出。就算是贝妮优塔自己恐怕都不知道自己的刀术究竟是从那里学来的,只是在使出这一手的时候,脑海中莫名地出现了一个白发的女人模样。

  两人一攻一受,你退我进,这样来回战斗了超过10分钟。期间贝优妮塔招招占据主动,但是却没有一招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这样的打斗更像是演武,由乐渊指点着刚刚苏醒的贝优妮塔。

  不得不说贝优妮塔有着她的本钱,身材算是乐渊所见女人中最为火辣的一个,而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现在的贝优妮塔根本就是不穿衣服。

  也不知道当初将贝优妮塔封印在这棺木内的人究竟是怎么想的,整个棺木里面除了贝优妮塔便再无其他的东西。

  “啪——”

  乐渊一巴掌击在了贝优妮塔的右肩上,将她打出去超过30米,这样的一击按照乐渊的估算就算无法粉碎她的肩膀,也能令她直接脱臼了,谁知道贝优妮塔倒也硬气,自己用手一按一拱,她的右臂再度恢复了正常。

  贝优妮塔眼看再度包好姿势就要再度冲上来,乐渊顿时左手捂脸右手向前一摆,一副暂时停手的样子道:“够了够了,你想打我陪你打,但是你能不能暂时把一副换上?你这副样子实在是有伤风化……”

  这已经不是有伤风化的问题,没有穿衣服的贝优妮塔虽然没有穿衣服,但是那长得盖过腰际的黑发却刚巧挡住了她的三点,这模样简直就是好似故意弄出来的诱惑一般。

  “呵呵……难道说你,有感觉了吗?”

  贝优妮塔像是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样子,就这么一手抱胸,另一只手撑着下巴,身子前倾,将自己那美好的身材完全展现了出来。

  乐渊在这种时候手一招多出了一个宽大的黑袍随后一甩手将它送到了贝妮优塔的身前。

  而贝优妮塔则是双手接过黑袍,随后用手在上面轻轻一拂,感受了一下其中的材质。正当乐渊以为这下贝优妮塔总算是要可以穿好衣服的时候,谁知她却当着乐渊的面一把将黑袍给撕掉了。

  “真是遗憾呢……这件黑袍实在是太土了,与我的风格一点都不般配……”却见贝优妮塔的秀场黑发像是活了一般,飞舞着生长、缠绕在了贝优妮塔的身上,随后那黑长直的秀发便在瞬息之间改变了模样,在贝优妮塔的身上编制成为了一剑黑色的丝质长裙。

  看到了贝优妮塔的动作,乐渊便知道自己枉做好人了。由贝优妮塔动作让乐渊回忆起了对方最出名的一个设定,那就是对方的衣服一般都是通过头发上的魔力显化的,换句话说一旦贝优妮塔开大招的时候她基本上等同于全裸上阵。

  不过唯一令乐渊侧目的大概就是贝优妮塔现如今穿的一副,它的材质倒是和乐渊送给她的相差无几,也不知道是不是由于乐渊给的模版令它产生了这样的变化。

  “那么,还打吗?貌似我们没有战斗的理由……”

  “嗖——”

  一把匕首擦着乐渊的脸飞了过去,而掷出这把飞刀的人除了贝优妮塔还能有谁。

  “现在,有战斗的理由了吗?”

  好吧,贝优妮塔的特性还有另一个,那就是从来不嫌事大。又或者说艺高人胆大,并不觉得自己真的会败在乐渊的手上。

  “OK,这是你挑起来的战争……”

  乐渊一摆双手,一副一切都怪你的样子,随后画面还保持在那里,但是乐渊本体却已经穿过两人间足足百米的距离瞬间来到了贝优妮塔的身前,右臂抬起一拳砸在了对方的肚子上。

  噗噗噗——

  贝优妮塔顿时整个像是一枚炮弹,被乐渊一拳砸进了分开的湖面南面。而无论是乐渊还是贝优妮塔在这一刻都进入了炼狱世界,他们的战斗将不会被人类看到。

  轰——

  被砸进水中的不用你说没有从湖水进入的地方出来,相反直接从湖面崩了出来,而与她一起出现的还有她的魔界召唤兽。

  恐怖的魔界霸主蝴蝶夫人,毫无疑问,作为刚刚苏醒的贝优妮塔能够召唤出如此等级的恶魔绝对不容易。

  “恶魔吗?我可是最喜欢强大的恶魔了,杀!”

  一左一右两只巨大的魔人虚影将向他踏过来的蝴蝶夫人挡在了半途。

  “嘿,吃灰去吧!”

  没有怜香惜玉,所谓的蝴蝶夫人她也仅仅是一个巨大的恶魔而已,除此之外她屁都不是。

  随着乐渊右手一用力,顿时蝴蝶夫人甚至没有办法反抗这一击,整个被按倒在了湖底的淤泥之中动弹不得。

  咔嗤——

  随着蝴蝶夫人被推倒,作为召唤者的贝优妮塔被乐渊召唤的虚影抓在了手心之中。

  “调皮的女人可不都是可爱的,老婆婆……”

  睡了500年的贝优妮塔绝对当得上老婆婆这几个字,不过恐怕没有一个女人愿意被这么称呼,就算是没有过去的贝优妮塔同样是如此。

  “婆婆?那么你还真是可怜呢,竟然会对我这个老婆婆产生兴趣,难道说你是变态吗?”

  好吧,乐渊还是小瞧了贝优妮塔的一张嘴,和女人说理那是自寻烦恼。

  将贝优妮塔拉进距离,乐渊将目光击中在了对方的身体上。刚刚的一番打斗让乐渊对她的实力已经有了基本了解,但是问题在于那寄宿在她身上的闇之左目乐渊依旧没有办法将她逼出来。

  究竟是贝优妮塔如今的力量还未激发,亦或者这种力量只能等待剧情推动,答案尚未揭晓。

  “我叫乐渊,你有名字吧,不如自我介绍一番?”

  听到乐渊问及名字,刚刚一直打得没有停下的贝优妮塔此刻顿时皱起了眉头。这个问题从她刚刚苏醒的时候便已经困扰着她,只不过由于对乐渊的敌意令她自己暂时选择性忘记了这个问题。

  现在乐渊旧事重提,静下来的贝优妮塔不由沉思了起来。

  整整十分钟过去了,一直在思考的贝优妮塔最终不得不放弃,她的记忆已经在这五百年的沉睡之中遗忘。

  “小男人,你知道人家的名字吗?”

  贝优妮塔将主意打在了乐渊的身上,或许对她来说乐渊应该会是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

  如她所料,乐渊的确直到她的身份,但是乐渊会告诉她吗?答案自然是不,什么都不做继续等待下去,乐渊要在这个世界做的事情可不少。

  “我可不知道的你的过去,不过人总得有个名字。要不然我给你起个名字怎么样?”

  “起名?什么名字……”

  “你是魔女,与天使为敌的魔女,不妨叫做贝优妮塔(Bayonetta)……”

  “贝优妮塔吗?名字不算坏,不过我觉得你没有说实话!”

  下一秒,乐渊的脚底下出现了一张巨大的的嘴巴,他所在的地面整个陷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