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魔女的传说之地

  维格利德,一个位于西欧边境线上的神秘城镇。在欧洲流传的诸多传说之中,这里可以说是遇见天使以及魔女的传说数不胜数。

  虽然这些传说大多是以怪谈的形式流传下来,但是无论是当地人还是周边地区的人都始终相信着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古以来流传在这片地区光与暗、天使与魔女的传说并不是神话。

  相传维格利德的土地上自古以来便分为两个特殊的人类种族,他们才是在遥远的古代这片土地的真正执掌者。什么领主、市长在那时候都不过是明面上的傀儡,能够掌握话语权的只有这两个种族势力。

  其中之一名为暗影魔女一族,相传他们沟通了魔界,被赋予了掌控魔界之力与月之力的特殊种族。她们这一族从诞生之初开始就如她们种族的名字一般只有女性,更加准确的来说只有女性才会继承暗影魔女的力量。

  而另一族的名字称之为流明贤者,这一族并没有暗影魔女那近乎苛刻的继承条件,族内的成员有男有女,相传他们沟通了天界,掌控天界之力与太阳之力,得到了天界天使承认的圣洁一族。

  这一光一暗的两族从远古之初便已经诞生,但是长久以来这两个种族却是井水不犯河水,作为世界的观测者默默看着人类的发展。

  但是直到五百年之前,这两个种族突然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激烈战争,这一战从开始打向到最终消停下来足足过去了一百年的时间。

  以两族的战斗过程来看,魔女一族的战斗力远超过流明贤者一族,在战斗之初魔女一族便靠着她们那超强的战斗能力赢得了胜利。

  但是比起单打独斗的魔女一族,流明贤者仗着他们在人界拥有沟通天使的能力,从而令他们获得了极高的名望,这名望虽然不能直接转化为战斗力,却在流明贤者一族即将灭亡之际,将原本已经获得胜利的暗影魔女们全都拉下了水。

  魔女狩猎,这个在天使降临的宣告下由人类自己发动的运动,成为了终结暗影魔女历史的勾魂索。

  两个本应该守护人类发展的种族就这么在内斗之中消耗殆尽,从此在人类的视野中消失。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这两个种族就这么消失了,一定还有存活下来的幸存者。人类之中不乏对此颇有研究的学者,面对如此颠覆人类历史的存在,他们犹如历史研究者中的异类,忍受着嘲讽与不解继续研究着,而在这其中研究最深的一个名为卢锡安。

  通过在维格利德古遗迹长达三年的研究,卢锡安他终于发现了魔女存在过的证明,根据遗迹之中的记载,在五百年前魔女们将他们时代守护的“暗之左目”秘密沉入了湖中,这个秘密将会永远守护下去。

  为了探测这个秘密,卢锡安甚至不顾这其中的禁忌来到了被当地人称之为“死神之湖”的地方,相传每个来到这里的人只要靠近百米便会被莫名的力量杀死。

  当然这种传说在许多地方都有存在,而属于维格利德的传说只能说更加具有警告的作用。

  就在一个大雾之后的上午,卢锡安在重金聘请之下,终于找来了一个当地人,由他带领自己前往了那个传说中的“死神之湖”。

  与卢锡安他一道来此的还有他的儿子卢卡,虽然仅仅是一个五岁多的小孩子,却已经有了积分探险家的模样。

  翻过密林山谷,一行人在中午之前已经来到了距离湖泊不过三公里的地方。他们在在半山腰眺望着远处的湖泊,只觉得那个湖泊虽然静谧了一点,清澈了一点,但是却和传闻中的“死神之湖”相去甚远。

  “我们不继续前进吗?”

  卢锡安看到一旁的当地导游竟然就这么安营扎寨,不再前行了,当即询问道。

  一听卢锡安的话,当地导游那头摇得那是和摇摆电风扇一般勤快。就算是卢卡这个并不算多么懂人情世故的孩子,也能够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深深的恐惧。

  “不不不,我们在白天千万不能这么随随便便的进去……相传这死神之湖周围有着带人进入地狱的死神,只有在无月的黑夜或者是被阴云笼罩的雨夜才能进去,其他时候那就是一个字——死!”

  当地的导游那脸上写满了恐惧二字,当然他所说的这些进入要点也是从祖辈那里听来的老经验,如果不是有这么一条经验,恐怕就算是他也不敢这么随随便便带人进入这里。

  卢锡安作为一名研究者,虽然也从关于魔女的遗迹之中了解了不少神神怪怪的事情,但是总的而言他还是一个信仰科学的人,并不觉得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不可知的神魔。

  听到当地导游如此说的时候,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摸向了腰后,那里鼓鼓囊囊的,如果拥有透视眼便可以看到那是一柄枪。

  作为一名研究者,深入危险之地是家常便饭,卢锡安能够多少次从危险的绝地存活下来,这和他拥有的一手枪术不无关系。

  虽然觉得这所谓的诅咒只是当地人的无知造成的,但是作为一名研究者,卢锡安也不会随随便便将自己置于险地,这里的具体情况还未探明,因此他也就按照导游的建议暂时在这里安营扎寨了起来。

  一天、两天、三天……从三人到此之后度过了整整五天的时间,在此期间一次也没有达到进入死神之湖的条件。

  而卢锡安寻找这方地点的特异之处也是一无所获,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这死神之湖就和一般的湖泊没有什么差别,最起码不靠近观察的话没有任何的发现。

  死神之湖周围也不是没有动物的存在,他们进入湖泊附近时没有任何的异况出现,也不知道这杀机究竟是没有被触发,还是仅仅针对的人类。

  就在这驻扎的第六天,一直没有什么收获的卢锡安终于坐不下去了,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装备更是调试了一下自己的爱枪。

  “先生,您还是再考虑考虑吧,这死神之湖不能进啊!”

  虽然是收人钱财办事的导游,但他也不希望眼前这位慷慨的先生就这么死掉。

  正当导游还想要继续规劝一下卢锡安的时候,突然他瞪大了眼睛指着卢锡安的身后,那模样和青天白日见鬼了差不多。

  “什么?我后面……”卢锡安的反应布满,一见导游的模样便知道必有异况,而他望向还在帐篷旁边的儿子时,发现他的反应也是如出一辙,猛地回头望去,这一下就算是卢锡安也是呆呆地忘乎所以。

  裂缝,一道漆黑深邃不知道通向哪里的黑色裂缝,这道裂缝出现的地方正巧是在死神之湖的正上方百米的空中。

  卢锡安记得非常清楚,十多分钟之前那个方向还是哈也没有的情况,一转眼的时间变这么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黑色裂缝,这种状况可无法用正常的科学来解释。

  “空间裂缝?还是通向地狱的深渊?这、这简直就是20世纪最具有颠覆性的发现,我要拍下来……”

  卢锡安立马拿起了他准备好的专业相机,调整着焦距准备将这一幕给拍下来。

  只不过当他调整好手上的相机之后,那深渊裂缝的地方又出现了新的变化,裂缝周边的空间一点点的塌陷,好似那个裂缝正在吞噬着周边的一切。

  “什么,人?从裂缝之中掉出了一个人?!”

  透过手中的照相机,卢锡安发现了列分钟钓出来的人形物体,再三确认之后,卢锡安最终拍板那绝对是一个人。

  从百米的高空入水,溅起的水花绝对不小,但是这并不足以令卢锡安位置惊恐。一般人从那个高度坠下水不死都难,那种高度下掉到水上和地面上没有区别。

  如果那个从裂缝中出现的真的是一个“人”,以那种坠落速度死定了,但是偏偏卢锡安看得异常清楚,落下来的人并没有砸得血肉模糊,而是入水之后飘在了湖面上。

  “不行,我一定要将他打捞起来!”

  将多余的装备放下,卢锡安不再做停留向着湖那边跑了过去。连一旁向他呼喊,让他别去的导游的话都像是没听见一般。

  正在狂奔的卢锡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激动,亦或者是听到直觉告诉他,从这一刻起他将接触到不为人知的某些秘密。

  三公里的复杂地形,为了确保自己的体力完整卢锡安跑了3分钟,跑到湖边的时候他仅仅是喘了几口气便呼吸平稳了下来。

  不过等他在湖边的位置再看向湖里面的时候,却猛地发现那个原本应该漂在湖面上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怎么可能?难道说他没有死,爬起来走了?”深怕自己看漏了什么,卢锡安举起了照相机向着远处的地方望去。

  “呼——”

  一阵强风自己卢锡安的身后区域涌起,那风力之强绝对是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正当卢锡安察觉到自己身后猛地传来一阵恶寒的感觉。

  “嘿,你来到了死亡禁区,需要一份保险吗?”

  在卢锡安还未回头之际,一只有力的右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嘭——

  不等卢锡安回头,他便听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什么东西被砸入地面传来的巨响。

  “亚洲人?”一回头的卢锡安便看清楚了自己的肩上那只手主人的真面目,不过连卢锡安自己也不敢相信,这个西欧的野外竟然出现了一掌亚裔的面孔。

  乐渊,刚刚从湖里面爬出来没多久的乐渊此刻正右脚凌空踏在地上(卢锡安视角),他刚刚将一个妄图偷袭的鸟人脑袋踩进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