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 这不是战斗,这是虐菜(三更)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不仅仅是和乐渊正在对峙的晋升者们脑海中浮现的问题,更是无数看着这一场关系神教尊严之战的人脑海中浮现的问题。

  同样是人,为什么做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同样是进阶三阶的A级晋升者,为什么乐渊却像是碾死蚂蚁一般将其他人杀死,难道说A级间的差距真的就这么大吗?

  要说差距,这还真的足够大。所谓的A级理论上无论是破坏力、防御力、生命力还是精神力,甚至于力量、反应等等只要有一个方面能够达到生命飞跃便足以称之为A级高手。

  但是一般而言,专精一项能力,其他能力纵然比不上也相差不多,最多不差两个层次,这才能够维持生命体的发挥。就比如力量达到开山填海,但是体力却撑不住一拳,这种情况那是基本上不可能出现的。

  正常的生命体从低阶向着高阶发展,就算为了生存而锻炼出了某个特长,但也是以特长带动生命进阶,而不会只研究特长而放弃生命整体的进化。

  这样造就了同样是初入A级的高手,有的偏向移动,有点偏向于攻击速度,而又的则是偏向于大范围破坏……

  但是乐渊强就强在他并不偏科,更加准确的来说他每一项能力都相当于别人的专精甚至更强。一个方面的优势便已经足以扭转战局,而全方面的优势叠加起来,就算每一点都不大,但是聚沙成塔也足以形成毁灭性的碾压。

  这就是如今的乐渊为何能够屡屡战胜同级甚至碾压看似不比他差的人的主要原因,更何况如今的里世界之中根本没有一个达到A级中位的高手,这种情况下还不是全都被他碾压的份?

  “怎么办?现在的情况是我们不但没有从那个乐渊的神上找回面子,更是这一次的计划失去更多的民心,可没有人会听信一个骗子教会!”

  一张桌子前,一个年纪五十岁上下的男子对着空荡荡的其他位置如此说道。

  仅仅是一道亮光一闪而过,便见到一个身穿正装的男人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这是全息投影,这个男人并存在于这个房间,而是远在另一块大陆上。

  “安静!现在胜负未分,我们未必就是输了!现在被杀的仅仅是一些不到A级的炮灰而已,我们当初派那些人进去,打的注意不久消耗乐渊的有生力量吗?”

  眼前的一群人赫然就是神教的四位主教,只不过和外人或是底层人士所想的不同,这四位主教可不是什么傻白甜一心为了人类的高洁人士。

  论起阴谋诡计他们或许不是最顶尖的,但是打起官腔来却没有一个是省油的货色。

  就在此时又是一个座椅上出现了新的人影,这是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子,仅仅从她那高挑的身材就能够看得出此人年龄不会超过30岁。

  事实上也的确年轻的很,和其他两个年龄过50的“老人”想必,这个女人年龄不过28岁,堪称四个主教之中最为年轻的一个。

  和刚刚商谈的两个主教不同,这个女性主教此时却发表了完全不同的见解:“不要太过于乐观了,那个叫做乐渊的人除了强大之外,更关键的是那永远猜不透的底牌。近战、远程,物理、魔法,装备、使魔……这些全都没有彻底的研究清楚……”

  “在我方看似已经全力以赴,但是对方的手段依旧层出不穷,我对这次的计划不抱有那么良好的期待,我们要做好失败的准备!”

  “你太消极了,神谕主教!不管怎么说,那也是货真价实的15名A级高手,纵然并非全部的战斗序列,却也是排名靠前的15人,怎么可能会败在区区一个……”

  正当其中一个男人似乎对于女人的消极想法不满的时候,最后也是最直接的教宗开口说话了,他才是这一场议会的真正决策者。

  “那个乐渊不容小觑,做好两手准备!或许当初我们借用那个男人的名声时便要做好这种准备,不过比起这些我更想知道他变强的秘密……”

  外面讨论得火热,里面的战场同样是打得火热。

  三个战场,乐渊这边已经是单方面压制,还没有动用全力便已经压得剩下的人抱头鼠窜,一群近战者上前想要挡住乐渊却根本做不到抵挡一秒。

  有谁见过力量比起大剑使更强,速度比起专精刺杀一道的刺客更强,单靠身体防御力就比MT的盾牌还要硬,甚至于招式范围比起所谓的暴力法师还要不讲理的人……

  一般人搞全能那么往往就变成全不能的类型,偏偏这样的典型套不到乐渊的身上,令剩下的人那是打得越来越郁闷,最后人数那更是一减再减。

  而另一战场内,作为剑灵的阿尔托利亚却是遇到了真正意义的第一场大战。虽然在小世界内,阿尔托利亚在入住之后便和其中的无数好手战斗过,但那中切磋和现在的生死相搏完全是两码事。

  “StrikeAir(风王之锤)!”

  作为曾经阿尔托利亚用以隐藏王之剑真面目的风之结界,此时在她成为了帝龙之剑的剑灵后便成为了他近乎本能的一种能力。

  凝聚狂风化作冲击波,这中能力无影无形,不仅难以闪躲同样是大范围的扫荡招数。

  “该死,剑被她故意隐藏起来了,若隐若现的根本分辨不清楚!”

  拿着赤色红枪的男人好不容易这才借着灵光一闪的直觉挡住攻击,为了能够拦下阿尔托利亚他可是数次险死还生,甚至差点被砍掉一只胳膊。

  估算帝龙之剑看似简单,但是却忘记了阿尔托利亚作为剑本身的剑灵,她能够操纵的可不仅仅是帝龙之剑的力量,更是能够令剑的剑锋衍生那么一两寸的距离。

  剑灵本无形体,赐予阿尔托利亚身体的即使灵魂物质化的力量又是乐渊魔人武装带来的不可思议效果的结合体。

  阿尔托利亚虽然还无法完全掌握,但是那时而变为实体,时而化作无形之身的能力却令与他对战的四个人吃足了苦头。

  实体的时候,这群人虽然想要击中阿尔托利亚有困难,但是多少还有一些盼头。但是当他们好不容易等到机会刺中阿尔托利亚的时候,却猛地发现他们的攻击刺空了,最后阿尔托利亚的身体陡然变成虚幻好似根本免疫伤害一般。

  “HolyDragon……Elegy[圣龙挽歌]!”

  高举着帝龙之剑,阿尔托利亚整个人仿佛化身为了手众星捧月的帝王之星,就算是那群被她追得到处跑的晋升者,在这一刻也是忍不住泛起了诚服的冲动。

  王霸之气虽然出现在阿尔托利亚的身上有些违和,但是这一招的力量却是当之无愧了。天命龙魂正是阿尔托利亚的本质,代表着王的天命力量足以引发出这一招的真正威力。

  星光在不断笼罩,蒙蒙帝王紫气令被它笼罩的阿尔托利亚犹如降世帝王一般不可琢磨。

  光的洪流凝聚在剑尖,这一刻帝龙之剑释放出了足以媲美太阳的耀眼光芒,在这一刻,阿尔托利亚已经成为了整个战场的焦点。

  战场之花绽放了,就算是第一次出现,而阿尔托利亚也是一个很明显的外国妹子,但是她的英气,她的王道力量却令所有见识到这一幕的人感受到什么才叫做帝王的力量。

  阿尔托利亚这边是一刀一剑的火拼,那么阿尔宙斯这边就是绝招的摧残。

  作为宠物小精灵世界的创世神,阿尔宙斯纵然没有石板的力量只能使用普通系的绝招,他所掌握的招数也是数不胜数,现在又被五灵珠的力量刺激了自身的基因,令他原本无法使用的水系、火系、电系、飞行系以及大地岩石系技能被激活了,甚至于其他系别的绝招也有觉醒的趋势。

  隐藏要论招式繁复,阿尔宙斯论第一,连乐渊都要自愧不如。这些招式配合阿尔宙斯的超级机动力,早就了阿尔宙斯想打就打,想走就走,战斗的主导权一直被掌握在阿尔宙斯的手中。

  那群原本存折打不过乐渊还打不过一个坐骑想法的人,这一次可是踢到了铁板。论硬实力现如今的阿尔宙斯的确比不上乐渊,但是论起放风筝这一招的灵活性反倒是阿尔宙斯更具备优势。

  一群人在阿尔宙斯的放风筝战术下,憋屈地被磨死在了这里,从始至终都没有对阿尔宙斯造成有效的伤害,真可谓晋升者之耻。

  一场战斗过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最后无论是阿尔托利亚还是阿尔宙斯都已经回到了乐渊的身边。

  “Master,已经处理完毕!”

  “吼吼(真是打得不过瘾!)”

  无论是阿尔托利亚还是阿尔宙斯都是轻松加愉快的样子,完全看不出这一场战斗存在着艰辛可言。

  相反,屏幕前的神教教众已经彻底绝望了,所谓的恶魔难道才是正义?世界上流传的不是正义必胜,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吗?

  为什么最后胜利的不是神教的精英,反倒是这样残忍的恶魔?

  所有人都无法理解这一场战斗为什么会以这样的形式告终。而乐渊却是对着最后这个被他打得半死的人物伸出了魔爪——灵魂剥取。

  右手魔人化的瞬间插入了对方的心脏从其中将灵魂取出,与其说是灵魂倒不如说是在这幅里世界法则之躯中的生命烙印。

  乐渊想要试一试,以他如今的能力能不能从里世界手中夺取一个人的灵魂烙印。

  取出的瞬间乐渊将其投入了小世界内,一切就交给时间来判断。而失去灵魂,那么眼前的人自然也就死了,胜利归属于乐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