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 还有谁?(二更)

  诅咒,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力量。如果说世间有什么能够尽可能的越级杀人,那么诅咒的力量便是其中最具备可行性的一种力量。

  被诅咒者,力量衰减、五感迟缓甚至于精神萎靡倒是其次,这些层次被削减顶多状态不佳而已。真正致命的诅咒可不仅仅是让人感受到虚弱,而是真正要了一个人带性命、

  无声无息,死得连一点预感都没有,这才是最为顶级的诅咒。

  而被乐渊擒拿在手中的这个黑袍人毫无疑问还达不到这种地步,无论是哪一种人都要遵守一个既定的事实——伤害递减法则。

  以这诅咒术士B级的实力如果让他诅咒一个B级的人物,那自然是无往而不利。不说在瞬息杀死任何一个人,但是在短时间内令其能力削减三成,一天之内面露死相,三天之内无声无息地死去,这条还是办得到的。

  但是正如一只蝼蚁或能够撼动一片芭蕉叶,但是终其短暂的一生也无法撼动苍天大树,更无法撼动脚下的大地一般,差距大到足以让人忽视他的存在。

  A级能够将B级的诅咒免疫太多太多,先不说致死的诅咒难以奏效,就算是削弱型的诅咒威能也是大减。若是单对单的战斗,你纵然削减了一成、两成的实力,又岂能抵挡得住A级的一巴掌?

  黑袍人毫无疑问是诅咒一道上的天才,能够用区区B级的实力诅咒成功了乐渊,并且在不知不觉消减了乐渊三成的生命力,若不是等级相差过大,令他无法继续下去,恐怕他还真有成功的可能性。

  若不是实力过低,这的确当得上一个人才。

  “喂,小子!给你一个选择,现在归顺于我,我给你一条活下去的路;否则,便请你死一次!”

  被掐着后脖颈,那黑袍人纵然是想要转身也做不到。而他一个诅咒术士也不是专修肉体的,想要反抗乐渊的擒拿那更是痴心妄想。

  刀势、重炮在下一秒全数集火在了乐渊的背后,这一次对他发动攻击可不是一个两个,而是足足十人。他们也不管乐渊手上还有黑袍人的存在,或许对于他们而言能够杀死乐渊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火焰被这无数的攻击泯灭,只剩下顶点的星火飘飞,大地发出吱呀吱呀的呻吟声,仿佛不堪重负最终碎裂成了数块。

  当这看似一波又一波、无穷无尽的攻击最终散去后,所有人看着烟尘后的一切,他们无不希望那道站着的身影在他们的集合攻击之中灰飞烟灭。

  可是,有些事情并不随着他们的意志而转移。站在那里的人依旧站在那里,不仅仅是他毫发无伤,就连被乐渊擒拿住的黑袍人同样完好无损。

  “啧啧,看起来他们还真是凶残,现在呢?有没有兴趣假如我的麾下?福利不错哦!”

  黑袍人此刻那是只想尽可能快的脱离乐渊的操控,刚刚被集火的时候他可是差点没被吓死,那一次又一次足以将他从世上抹去的攻击距离他是如此之近,若是他单独面对那是有一百条命都不够用的。

  “咳咳……你树敌太多,绝非明主,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世上藏龙卧虎,你绝对、绝对不可能横行下……”

  咔嚓——

  黑袍人的话没有说完便被扔到地上,至于他的性命乐渊已经不客气的取走了。

  有些人就是这么的自以为是,乐渊只不过是顺口问问而已,还真拿自己当盘蒜,世界上足够乐渊礼贤下士、苦口相劝的人不是没有,但绝不会是他。

  转过身的乐渊眺望向了远处的战场,阿尔宙斯以及阿尔托利亚两人都陷入了包围,一人被4人缠住,另一人则是和7人开始了游斗。

  至于剩下的十多人则全都开始了围剿乐渊,拿剑的、拿仗的,赤手空拳的,甚至还有一个开着人形机甲。

  “我说,有谁想要死的痛快吗?没有领域的自动站出来,我送他出局,绝对是专业,痛觉去无踪!”

  向前走了一步,乐渊将目光定在了其中一个拿刀的人身上,如果乐渊的记忆没有记错貌似他是叫刀王?

  “受死吧,乐渊!五火球·灭世大法!”

  火球法术练到极致也算是人才,而那个率先跳出来的人随手捏来便是超过万枚浮空白炽火球,每一枚火球散发着惊人的能量,唯独热量不显,似乎全都凝聚在火球之中。

  “处女座?”乐渊看到火球男出招后,竟然没有想着反击,反倒是这么随口一问。

  而那火球男也没想到乐渊会这么一说,当即傻愣愣地回应道:“咦?你怎么知道的,你调查我?”

  这种事还要调查,乐渊可不是闲的没事干的人,会专门调查这么一个小人物。

  眼前被火球男召唤的近万白色火球,不但力量上一个个相差不但,而且就大小、圆润程度乃至于如今出现后的排列都是整整齐齐的,就乐渊来看跳不出一丁点的瑕疵。

  这尼玛如果不是处女座的反应,谁还会这么蛋疼地在这方面做出如此的调整。战斗不比插花,并不是谁把招式弄得好看、弄得整齐谁就能够获得胜利,胜负比的是谁更强、谁更狠,火球男这找力量上没话说,但是真要是战斗却不被乐渊看好。

  “调查?为了这一招没少排练吧……”

  “你咋知道的勒,我和你说这火球阵型首先讲究的那叫……”

  火球男一听乐渊的话,竟然完全不像是在战斗,反倒是想要开坛讲解火球排布与招式美感这一问题,那样子若不是个逗逼恐怕都没人相信。

  “谁把这个逗逼放进去的?这TM是在丢人现眼啊,这家伙谁啊?”

  “主教大人……这是我们神教的精英,您当初也认同的,他的火球术乃是天下一绝!”

  “咳咳……所以说,形式主义搞不得,这小子实力不错,怎么会是个话痨呢?”

  ……

  没有人会小看火球男,就算是和火球男同一阵营的其他人此刻也不会随意打搅他的讲话。想当初他们内部演武的时候,火球男的这一招一经使出也是惹来诸多质疑,认为他的这一招太过于花俏,根本不实用。

  但是只有真正尝试过的人才知道这一招的可怕,每一枚火球的温度看似不高,不将手靠近火球10公分的距离根本感受不到余温,但是实际上真正有人测试过,这里的火球每一个的最高温度都在一万摄氏度以上,真正的擦着就成灰。

  这样的高温,一般的装备、武器完全是挡不住的,曾经就有一柄B级的神剑,在一名挑战者的手中和火球男火拼过。

  但是伴随着那名挑战者不自量力地闯入到火球阵之中尸骨无存,他不但身上的装备被焚烧一空,甚至于那柄千金不换的B级神剑都被熔化成了废铁。

  “有点意思,还真有人钻研一道,将其研究到这种地步的,那么你挡得住我吗?”

  乐渊说着向前走了过去,无视对面那数万的火球就这么一步又一步向前走去,双手空荡荡的没有拿着任何的物品。

  “去!”

  十枚火球从是个不同的方位以合围之势向着乐渊袭来,天上地下前后左右,能够被眼睛看得到的,眼睛看不到的,全都被算计到了,可谓是真正的十面埋伏、

  “滋滋滋——”

  乐渊一挥手,一道蓝色雷光一闪而过,那十枚原本飞向乐渊的火球刹那间全都停住了。

  “什么?!”

  惊呼的不是别人,正是操控着火球对乐渊发动攻击的火球男。就在乐渊动手的那一刻他猛地察觉到自己竟然失去了对火球的控制,虽然火球还在那里却无法操控,好似根本不在一个世界一般。

  其他人此时虽然有心帮忙,却也不敢贸然加入战局。火球男的招数一旦真正开打根本顾及不了其他人,很容易便误伤其他。

  当所有人都惊疑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时候,那停住的火球顿时被电光笼罩,随后在电光囚笼至总被一点点压缩,随后竟然化作一点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露出你的真面目!”

  从火球男的的身后再度飞出超过50枚来自各个方向的攻击,这些攻击从各个点进攻,几乎囊括了所有的攻击路线。

  “啪——”

  一个响指后,所有人的眼前只觉得火球飞行的画面瞬间崩溃,连带着眼前的空间都被彻底破坏了,大地消失无踪,那些火球同样的下场。

  “空间,你将空间整个移走,火球的攻击也是这样?!”

  看明白是一回事情,但是如何破解又是另一番事情。原本飘着的无数火球瞬间变成了紫色,那一瞬间无数火球将乐渊与火球男笼罩。

  “我可不仅仅指挥火球术啊,混蛋!季明苍炎,连空间都能够焚烧的火焰,你的招数已经对我无用了!”

  火球男可不仅仅是磨练了火球术而已,更多的是为了应付各种各样的敌人搜集了火种,而这季明苍炎则是他收集来对付空间系敌人的。

  诸如对付水系敌人的不灭神焰,焚海诞炎;针对虚幻死灵的大光明圣炎等等,这些火焰单单拿出一种已经是自已作为杀手锏,而火球男为了他钻研的火球之道可谓是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哈哈哈哈……什么神子,什么恶魔,还不是败在了我的大火球之下,没有什么事火球解决不了的,快加入五火球神教!”

  这火球男就算是到了此时还是忘不了吸引观众加入他那变态的五火球神教,不过这火球术的力量也让不少人起了兴趣。

  绵延千里的火海在季明苍炎的笼罩下,根本看不到一丁点的人影。

  “喂,那家伙有没有干掉啊?”

  一个手拿骑士大剑的男子转过头正想问一问火球男,谁知他看到的并不是火球男那略带疯癫的脸,仅仅是一具无头尸体。

  “你在找他吗?没想到这家伙的脸还真是有够猥琐的,他叫什么来着?”

  火球男的身后乐渊拎着火球男断掉的透露,对着一旁的几人询问道。谁也没有发现他究竟是怎么下手的,而火球男更是让所有人没有察觉到他的死亡,连死都死得毫无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