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2章 无证立教,活该扑街

  信仰问题对于乐渊而言非常陌生,最起码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家庭邻里之间基本上没有信教的成分,毕竟年代已经不同,除非受到祖辈影响,否则求神拜佛这种事情真的很难和一般人扯到一起。

  时代的发展,令传统的寺庙道观也随之改变,真正的佛门圣地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所谓的旅游胜地、观光胜地。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指望年轻一代去信教几乎不可能,更何况在华夏区域里面教众始终是少数中的少数。虽然在如今的里世界,乐渊接触到了一次又一次的强大人物,但是想要让他信教那反倒是更加不可能的事情了。

  神,是什么?

  乐渊在太多的世界见到了所谓的神,他们有的和人几乎没有区别,喜怒哀乐、七情六欲,思维模式乃至于伦理道德都相差无几,为什么会造就这样的情况?

  因为这些所谓的神都只是人类的幻想,他们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神明,而是强大如神明的人类,仅此而已。

  神者,观照自己、观照万物的精神。人类和神之间几乎没有区别,当力量超越了凡人,便可称神;但如果精神觉悟没有升华到神的境界,那么便只是一个拿着枪的孩子,伤人伤己而已……

  因此直到现在,就算乐渊自己已经成为距离“神”这个概念最近的一个人,他依然没有那个打算成为众人眼中的神。

  神,距离人太过于遥远。就算亲近人类,也会在不经意间灼伤人类,这就是神与人之间的差距,不可共处的差距。

  而里世界的人,理论上来说是最不可能信教的一群人。毕竟他们已经拥有了非凡的力量,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更加应该明白神魔与他们之间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正是明白上面的一点,乐渊才会对眼前这个劝他入教的摊主感到奇怪。不仅仅是自己入了脚,还劝人信教,难道说他不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吗?

  眼见乐渊似乎不太愿意,这位摊主摊开了双手,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道:“真是可惜,如果你是教友的话,那么我这里的东西倒不是不能便宜你一点,我们神教可是有着互惠互助的哦!”

  “若是我是那个什么灭教的人,你打算算我多少?”

  一听摊主这近乎威逼利诱的语气,乐渊细想了这不正常的价格,于是出声问道。

  “2W积分概不还价,如果可以我还想要算他3W呢!你小子不会真是灭教的人吧?”

  摊主一副狐疑的脸色,似乎是在打量着乐渊的是否真的是灭教的人。

  “坐地起价,那么这样看来,你给自己人5000的正常价钱,没有阵营的翻了一倍,而对立一方则是再翻一番?你还做不做生意了?”

  按照眼前这个老板的方法做生意,恐怕很难将货物就此出手,到时候亏本的还是他自己。

  “那又怎么样?我们神教可是绝对不会亏待教众的,就算我这批东西砸在了手里面,实在不行的话我们教里面也是有专人负责回收的,小子有兴趣加入吗?”

  这样的教派倒是有些意思,乐渊顺势和眼前的店铺老板聊了聊这他口中的神教与灭教,怎么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不见就闹出了这样的幺蛾子来。

  在乐渊回归现实的一个月后,也就是乐渊刚刚进入任务世界不久。酝酿了差不多半个月的现实最终还是爆炸了。毕竟乐渊那番世界毁灭的言论的确相当具有震撼性,而且随后又不知从哪里传来“证言”,参加了世界级任务的玩家确认了“乐渊”的身份。

  世界最强者,同时也是最接近里世界顶峰的人宣告的末日预言,这令世界上超过半数的人第一时间相信了乐渊的话。而接下来的的一半在一个月前再度倒戈了超过50%。

  乐渊“预言”的第一幕,也就是异兽之灾的第一次高峰来了。无论是数量还是强度,亦或者是波及规模全都是自从异兽出现后的最高峰,全世界所有战线告急,有些地方能量石并不充裕,在防护罩被攻破之后便被异兽灭国了。

  血的事实让世界上超过8成的人不再怀疑乐渊的“预言”,但是明白和理解是一回事情,能否想出办法又是另一回事情。

  乐渊已经将问题的解决方法高所了所有人,那就是成神。但是想要成神又岂是那么容易。乐渊这个最接近神的人都不敢随随便便挑战最后的一关,其他人此刻就算是挑战了那也是受死了份。

  面对现实世界各个官方势力仅仅是安抚,和不断囤积力量抵御下一次的兽潮,便再也没有了后续,人心浮动之下世界陷入了混乱。

  在这样的情况下铁血镇压虽然是一个办法,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毕竟镇压伴随着流血指挥不断削弱人类这一方的力量。

  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个新型的宗教应运而生,这就是摊铺老板推荐乐渊信的宗教——天神救世教,简称神教。

  这个教派主张所有人团结在一起,在神的恩赐之下集合一切的力量领悟神意,从而度过末世之劫。这个教鼓励所有人进入里世界,提升自己的力量试着步入成神之路。

  这个教派这要说教义还算是导人向善,对于现实世界这样的教派能够起到正面促进作用。从这个教派的诞生到发展,乐渊看得出它的成长恐怕摆脱不了政府方面的支持。

  神教的诞生意味着现实世界还存在秩序和希望的话,那么另一个和它不相上下被称之为“灭教”的宗教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灭教,全名灭世自救教。这个教派相对而言没有神教的官方背景,组成它的反倒是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商业力量,而这一支教派可以说和神教近乎对立。

  灭教的教义是自救,只看这一点倒是和神教并不冲突。但是结合他的灭世两个字就知道它并非纯良,灭世自救教的教义号称这个世界已经被污秽彻底污染,世界的毁灭已经不可避免,这是神给予人的惩罚。

  仅凭这个教义来看,把它定义为邪教完全没有一点的问题,但是它的教义偏偏也不是纯粹的恶,他也是在救人,虽然这个救人和神教的方法有别。

  灭教的教义号称自救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离开这个污秽的世界,躲入由神建立的伊甸园——里世界,换句话说全员放弃现实这个“没救”的地方,通过里世界躲避必灭的灾难。

  灭教的方法并非胡说八道,他们可有着完整的自救方案,只不过这一套自救方案能够救的只有少数中的少数,毕竟整个世界还有过半的人无法进入里世界中。

  两个教派在这一个月以来互有冲撞,这大概就是教义上带来的问题。只不过自从灭教传出来所有能够被选入里世界躲避灭世之灾的人都可以有携带一人的时候,这种平衡被打破了。

  比起不可靠甚至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够成功的神教,灭教这边能够活下去的方法是真正吸引了不少的人。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两方人马从现实打到里世界,双方的较量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要我说,如果神子能够出现的话,一切问题全都迎刃而解,可惜神子进入任务世界闭关了,谁也联系不上……”

  摊铺老板一脸可惜的样子,似乎觉得没能见到他口中的“神子”甚至可惜。

  “神子?谁这么嚣张,敢这么称呼自己,难道不知道这个名字很惹眼吗?”

  两个教派虽然都是信神的,但是那个神全都是虚无飘渺的力量集合体。而这个神子就是众人将敬仰与尊重真正付诸于一体的存在,神子的权力之大可想而知。

  “嚣张?”摊铺老板望了乐渊一眼,眼神中带着鄙夷道,“初代斗王你知道吗?就是那个夺得世界级任务胜利的男人,也是被称之为世界最强的存在……”

  “知道啊,那有怎么样?他不是消失了吗?”

  乐渊疑惑道,他和现实之间的交集只有上一次的寻仇,除此之外他可没有和任何人接触过。

  “那又怎么样?嘿——我告诉你啊,他……”摊铺老板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一副自高的样子道,“……就是我们神教响当当的神子,也是领导我们战胜末日的人!”

  “斗王是神子?”乐渊嘀咕着这一句话,他这个初代斗王怎么没有丝毫的印象,他什么时候加入过这么奇怪的教派了,“你确定,我可是听说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怎么会这么突然就加入了什么神教?”

  “你还别说,这可一点也不突然。你以为人家神子为什么出现在现实大闹一通,那是为了警醒我们所有人……”

  眼前的摊铺老板越说那是越夸张,说出来的事情差点说得连乐渊都相信了。不过就算他再怎么说,乐渊也相信一件事情,那就是所谓的神子根本就是假的。

  乐渊从未加入过任何宗教,从前不是,现在不是,至于将来会不会是那也是未知之数,但是就算有也不会再和现实扯上一毛钱的关系。

  以比起原价高出一倍的价格买下了食材,乐渊便离开了那个滔滔不绝的摊铺老板。

  以乐渊之名冒充神子的家伙绝对不是个白痴,冒着得罪乐渊的后果成为神子,这种事情绝不是一般人会做的,能够有如此手笔的想来也只有神教的高层。

  用乐渊的名字做这些,可是要付出代价的,无论如何这神教已经进入了乐渊的黑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