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8章 盖亚,一切的起点

  因果逆转,这就是光明盖亚现在具备的能力,也是唯一能够使用的能力,这样的能力想要作用在乐渊的身上将其直接抹去那是白日做梦,但是如果用于扭转自身因果却是容易百倍。

  灭杀主神,仅仅是一招试探乐渊便觉得机率实在不大。现在的光明盖亚的的确确仅仅是一个不完整的碎片,但是架不住人家依旧具备着沟通多元宇宙的能力。

  继续杀?表面上的确是乐渊主攻,光明盖亚主守,但是这样的攻击似乎也只是浪费彼此的时间而已,对于干掉光明盖亚没有一丁点的用处。

  一道十字剑气从那一团处于虚无梦幻的光球身上凭空穿过,随着犹如水波一般的力量再度笼罩在光球的周围,一切便想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

  因果,乐渊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其中的力量。而对于这样的力量乐渊还有着最后一个疑惑,那就是凭借自己的世界之力又能否屏蔽这无限世界的因果?

  如果能,那么这光明盖亚的不死之身便已然宣告破解;但如果不能,双方将再度进入到千日之战的对峙之中。

  “开!给我进去吧,混蛋!”

  有没有效果也要试试才知道,看着眼前的光球没有丝毫闪躲的样子,乐渊那也是毫不客气,既然对方都已经自大到如此地步,一也决不会就此罢手。

  领域的力量瞬间将里外两个世界隔开,领域之外属于主神的力量依旧在正常运转,而在这领域之内这个光明盖亚形成的光球却出现了新的变化。

  光明盖亚他说话了,虽然是“他”,但是光明盖亚究竟是男是女凭借乐渊的理解根本无法区分。光明盖亚是将自己的意识直接沟通于乐渊,那种意识之间的交流完全没有所谓的男声女声之分。

  或者说这才是光明盖亚应该的面目,没有男女之别,没有个体差异。唯一而又全能,全知却又独立于命运之外。

  就算是被粉碎化作如今这份模样,那也是由于被更高阶层的命运算计,完全输在了规格外的力量。光明盖亚输了,却没有死。盘古、鸿钧赢了却被迫道解,这就是双方的差距。

  却见那光明盖亚的白色光球,竟然在被乐渊关进来之后罕见地用起了商量的语气,这可和刚刚那完全不屑交流的样子是两个样。

  “超脱者,你我无冤无仇,若是你愿意放我脱离限制,助我重回真身,他日我必有重礼相报,洪荒世界任意圣位随你挑选……”

  “无冤无仇?或许算是吧……”乐渊看着已经出现“慌乱”似乎在寻求和平解决之道的光明盖亚点头道,“只不过你的圣位与我有何干系,我这个超脱者论位格不在你之下……”

  在光明盖亚刚刚说话之际,乐渊便已经注意到了他言语之中的“超脱者”的称呼,这东西听着似乎挺有逼格的,而且对于光明盖亚很有份量,不然他也不会用这个来称呼乐渊。

  超脱者,意味着超越世界的达到另一个高次元的先行者。他们和一般的飞升者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飞升虽然是前往更高层次的地方,但是却是在“世界”的范畴之内,用通俗话来讲那就是国内游。

  而超脱者的层次就高的太多了,在如今的这个无限世界达到六阶就是所谓的超脱者,也就是所谓的跳出“盒子”,但是这一点至今没有人做到,从古至今的最强者也仅仅是达到五阶内宇宙圣人而已,这是飞出地球畅游宇宙的节奏。

  “的确,走上这条路已经是不归路……但是你也不是没办法再度走回来,帮我重回真身,我助你脱离束缚,在我的这个世界万劫不灭,成就永恒之位!”

  咔嗤——

  光明盖亚的话才刚刚说完,乐渊随手一斩的剑气便将其划分两半。这一次,光明盖亚虽然有复活,但是复活的间隔却延长到了10息的时间,也不知道是被乐渊砍多了还是领域阻碍了他的复活。

  刺劈砍挑……乐渊对付光明盖亚的招式都不带重样的,在短短数分钟内乐渊便将它“杀”了不下于十次,而通过一次次的观察光明盖亚的恢复速度维持在了10息的时间。

  “果然还是靠领域吗?那么,以吾之名世界……敛!”在最后一个“敛”字吐出的瞬间,领域内的力量瞬间将里里外外的屏蔽力量加强了10被不止。

  领域即为神域,神的力量的确超越凡人但也非无所不能。之所以能够在凡人眼中达到无所不能的境地,正是靠着他们的神域。

  神域之中,所谓的神才能够行使他们作为神的真正力量,逆阴阳、夺造化、憾苍天、斗天运……种种不可思议全都靠着他们的神狱。

  皇帝很强吗?但是如果这个皇帝不坐在龙椅上,那么又有谁会听一个过气的皇帝命令呢?这神域便相当于这龙椅的作用,虽然看起来仅仅是个装饰品,却代表了“神”的资格。

  当然乐渊并不是真正的“神”,他的领域同样不是所谓的“神域”,论力量和真正的神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但就是这么一个“神域”的雏形便已经足以令光明盖亚手忙脚乱,他沟通多元宇宙的力量被干扰了,虽然并不是完全屏蔽,却也代表着他的力量充满了不确定性。

  又是一通狂轰乱炸,眼前的光明盖亚真要说的话死了不止百次,但是依然没有能够杀死光明盖亚。正如之前所说的那般,乐渊的领域强则强矣但终究不是神域,想要屏蔽多元宇宙的因果被光明盖亚操纵除非他的力量更上一层,亦或者他成为“神”。

  现在乐渊还能怎么办干耗着绝对不是所谓的好计划,按照乐渊的能力他还有另一个不是计划的计划,那就是将这件事做得更加彻底,将光明盖亚拉进他的小世界,以小世界的更高一级的屏蔽将光明盖亚的因果不死破除。

  可是这样做真的好吗?这里有两个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小世界能否完全屏蔽;问题之二就是他这么做会不会引狼入室。

  乐渊还在与光明盖亚斗智斗勇,那边还在睡大头觉的盘王以及黄天总算是没有从头睡到尾,在乐渊干扰了光明盖亚对于二人幻世界的干扰之后,总算是找到了他们生活中的不协和点,从中突破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清醒了?”

  身处领域内的乐渊对外界也不是全然一无所知,感觉到盘王和黄天二人总算活动了起来,他当即就解开了领域飘飘然退了出来。

  “你们两个,有什么手段就全都拿出来吧,这个家伙太难杀了!”

  乐渊并不想冒那个未知的风险将光明盖亚引入小世界,见到盘王和黄天都已经苏醒,当即便询问道,他可不相信盘王呃黄天两人那是什么都没做准备便来弑神了。

  “反本溯源,以封神榜入侵主神!”

  黄天手一扬,便见他的左手便飘着封神榜,右手边则是造化玉碟为他屏蔽因果纠缠。

  “休想!”

  眼见黄天的动作,深知封神榜力量的光明盖亚当即调动主神的力量在内部对着黄天发动了杀机。

  空间的裂痕在黄天的身后出现,黄天如果什么都不做便会死在那一道空间裂痕下。

  当——

  一道钟声响起,便见东皇钟像是一名忠诚的护卫手守在了黄天的身旁。

  “帮我护法,现在开始我绝对不能被打扰!”

  刚刚说完这句话,黄天便陷入了沉默之中,他手上的报纸封神榜开始了运作,时不时散发出的光芒让他显得异常肃穆。

  “赏你了!”

  乐渊的手一甩将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扔到了黄天的脑袋上,在诸多宝物的防御之下他这才算是真正的乌龟壳。在乐渊和盘王死去之前他绝对是最安全的存在。

  黄天安全了,可是光明盖亚却是巴不得他立刻去死。调用主神的权限,原本漂浮在主神光球内的白光一点点凝聚成人形,随之一个个隐藏在盘王记忆中的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前中洲队引导着张杰,死去的中洲队队员詹岚、程啸以及萧宏律等等全都出现在了主神光球内的这个空间,他们的眼睛中失去了神采,有的只是针对乐渊等的杀气。

  主神光球,既是光明盖亚被封印的地方,也是轮回队员灵魂的皈依之所,无论是死在哪一个世界的轮回队员,他们最终都会被主神收回到这个空间内,从来没有例外。

  光明盖亚召唤出这些人从本质上并没有违规,他们都没有复活过,这里的所有人都只是主神记录的赝品,虽然和真正的他们几乎没有一点的区别。

  “洪荒·开天辟地!杀!”

  现在的盘王不仅仅是本体郑吒,继承了复制体郑吒的他可不会被这些人影响得出不了,随着被召唤的中洲队队员无一例外实力都受到了强化,身上的招数更是S级不断,但是面对如今的盘王等同于凡人。

  黄天利用封神榜削减光明盖亚,盘王则是负责对付光明盖亚召唤出来的这些干扰者,乐渊同样没有闲着而是专心对付起了光明盖亚本尊。

  一手插入了光明盖亚的光球内,领域通过这一只手作用在光明盖亚身上。因果的力量从根源上被屏蔽,而乐渊这一手更是将光明盖亚能够操纵的因果力量就此屏蔽,双管齐下对其发动了作用。

  而属于光明盖亚的记忆,他的过去、他的荣耀以及他的野心,全都随着力量的衰弱在乐渊的眼前表露无遗。

  盖亚,这个世界唯一一个走向超脱者之路的人,也是一个失败者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