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 加注,洪荒叠加原暗

  拼技术?

  这个问题如果让两个郑吒来回答,那就是专业不对口。他们两个作为轮回者,基本上除了基因锁之外,其他的能力要么是来自于主神的“灌顶”,要么就是野路子自学摸索出来的。

  当然,并不能说野路子就真的是坏事。最起码以郑吒的战斗习惯,配合他的自残式爆发,可以说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摸索出来的,虽然增幅并不是翻倍式增长,但也是契合了郑吒的成长。

  可是,野路子终归是野路子。在郑吒和复制体郑吒两人习惯了以力压人的现在,对付起技巧上明显更高二人乐渊却是显得捉襟见肘,两人只有互相搭把手的力气,一个人对上只能被打压,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

  拼力量?

  这一点那是被两个郑吒第一时间放弃了,他们两个别看已经一个摸到四阶高的门槛,另一个更是超越了传统意义上的四阶高,但是和乐渊这个媲美五阶的人比起来那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拼装备?

  这不完整的虎魄勉强和乐渊手上那受过损伤的天晶斗得不相上下,至于由复制体郑吒戾炎所化的黑炎大剑虽然等级不差,但是却和乐渊的魔剑差了不止一个档次,打起来那是处处受限。

  联合!或许对于两个恨不得立马决出胜负的郑吒而言,这样的选择有些难以接受,但是在不接受就是死的现今,两人的联合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情况。

  而两人的联合进攻也从一开始的各打各的,到如今的隔个两三招就是一次联合攻击,默契程度不愧是曾经的同一个人分化出来的。

  “哈~哈~这样下去不行,完全试探不出这个家伙的底线在哪里,你还有底牌的吧,一起用吧,在藏下去可就把命玩没了!”

  郑吒持续使用“毁灭”这样的高强度招式,比起另一边纯粹靠自己力量的复制体郑吒那是状态差了不止一筹。

  底牌?这种事情就算本体郑吒不说,复制体郑吒也打算开大了,这么继续慢慢悠悠的纠缠下去只会将自己拖入不利的状态。

  “戾炎·百兵冢!”

  随着复制体郑吒身上的戾炎涌起,本体郑吒不知道是不是由于错觉的关系,总觉得自己的复制体身上的气息有所改变,或者说被影响到了。

  那环绕在复制体郑吒身边,数百把形态各异的武器带着完全不同的人的气息,这些人中有强有弱,若的只比普通人墙上少许,但是强者却已经达到四阶水准。

  无边无际的黑色火炎再度凝聚起来,这些黑色火焰像是要活过来一般,要么凝聚为剑,要么凝聚为刀,要么凝聚为枪,也有弓,捶,斧,鞭。

  自复制体郑吒身旁浮现的兵器附近的何止十八般武器,林林总总的至少也有上百把黑炎武器,而且这些武器上黑炎滚滚,气势丝毫不亚于他手中的那黑炎巨剑。

  “啊啊啊~~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幕我就想起某个暴发户呢?难道说这是我的错觉?”

  乐渊懒洋洋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丝毫没有那种被数百吧黑炎武器盯上的紧张感。

  而使出了这一招的复制体郑吒可是不觉得自己的这一招将再度无疾而终,眼前的数百把兵器无一例外全都是被他的戾炎吞噬的兵器。

  他的戾炎作为心灵之光不但拥有本体疗伤、吞噬能量、超强火焰攻击、自动防御等等优点,更是结合他吞噬的兵器将那些兵器原形显化,真正达到了近乎于本体的力量。

  戾炎·百兵冢的力量,复制体郑吒可是有着十足的自信。恶魔队的对内复制体罗甘道的AT立场堪称是绝对防御,但是面对这戾炎·百兵冢的力量依然不敌。

  “给我杀!”

  随着复制体郑吒的意志,身为他意志延伸的力量,在复制体郑吒意念移动时,数百把黑炎兵器无一例外全数飞射向乐渊。

  “败军之将,何足言勇!”

  看到复制体郑吒竟然想要靠这些败在他自己手上的无数人的兵器扭转败局,乐渊顿时冷哼一声抬起了右手的魔剑。

  连复制体郑吒他都不怕,这些死在复制体郑吒手里我无数人有如何能够翻盘?来多少死多少,一个字“杀”。

  漫天魔剑虚影浮现于乐渊的身旁,数量之多完全不在戾炎·百兵冢之下,那数量过千的魔剑虚影分而歼之对着冲上前的黑炎兵器对冲了上去。

  轰轰轰轰——

  所有朝着乐渊飞来的黑炎武器无一例外在半途酒杯拦截了下来,这复制体郑吒COS的吉尔伽美什可是完全不合格,不可否认在戾炎的加持之下这里的每一把兵器都有着绝杀的能力,可惜已经摆脱不了被魔剑破坏的命运,这就是巨大的等级优势带来的碾压。

  来自于黑炎爆破后的火光再一次吞噬了所有光亮,被打散的黑炎并没有就此散去,相反在被打散的那一刻所有的黑火像是早已经有所预谋一般,自动重组成一道黑幕将乐渊的所在完全包裹了起来。

  “这是……最初的打算!复制体的目的从来不是攻击,这一招难道说是……”

  乐渊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打开了雾魂之眼,将复制体郑吒当初攻击的一幕反复查看,发现在有一瞬间复制体郑吒的动作有过一个倾听的动作,虽然不知道究竟是谁用什么方式说了话,但是情况不外乎是复制体楚轩说的话。

  将原本隐藏的招式暴露,同时形成挡住乐渊视线的黑幕,这仅仅是拖延时间的招数。

  嗤——

  扭动身体在半空中转了一拳,一左一右两柄剑释放出强横的剑气将这笼罩于他的黑炎黑幕彻底破坏。

  从包围中闯出来的同时,乐渊的眼前除了两个人的身影。

  左边的是本体郑吒,他的身上充斥着两股气息迥异的力量。一股是中正平和的真元,另一边却带着嗜血之意的魔力连这在郑吒的体内碰撞、激发、交融、爆裂……

  犹如宇宙大爆发一般,两股并不相容的力量相互冲撞之后诞生的却是无中生有的力量。一股根本不可能出现在郑吒体内的力量凭空出现,与此同时郑吒的一切都像是被“放大镜”放大了一般,力量、敏捷、防御、反应……所有的一切全都在这一刻爆炸性的增强,超越了“爆炸”,也超越了“毁灭”,此招名为“洪荒·开天辟地”。

  如果说本体郑吒的力量带给人的感觉是爆发,那么复制体郑吒带给人的感觉就是深邃,能够吸收一切的宇宙之暗,仿佛能够将所有的一切都吸收了一般。

  压缩、压缩、在压缩……在复制体身前的不远处,一个仿佛能够将世间一切全都吞噬的拳头大小的黑洞凭空出现在那里,那里面的力量甚至包含了乐渊切开戾炎的两剑的力量。

  这是由戾炎压缩到极限形成的坍塌空洞,虽然是复制体郑吒的力量,却并非是真正的黑洞,仅仅是以复制体郑吒力量为核心形成的“伪黑洞”。它将乐渊的攻击吸收便转化为了自己的力量,形成威力甚至一度超越洪荒的恐怖力量。

  这是一切的终点,也是复制体郑吒的极限,其名为“原暗·宇宙终结”。

  无论是本体郑吒还是复制体郑吒,他们的力量已经达到了巅峰状态。他们无一例外超越了所谓的B级的极限,靠着这两招超规格的力量,他们毫无疑问是最强的B级。

  不过还是那一句话,B级就是B级,再强依然跨不过那一条坎,这是他们两个单纯的靠力量跨不过去的。

  “洪荒·开天辟地!”“原暗·宇宙终结!”

  一左一右,两股力量在这个大地上爆发出来,虽然比不过那觉醒的罗应龙和张恒,但是这两招对于无限世界的意义却远比一般的五阶更加重要。

  “最初的力量与最末的力量?的确很强大的能力,可是……这依然不是我想看到的啊!”

  一剑落下,战意附着在剑气之上犹如将世界分开的巨斧将这两股足以毁灭世界的力量从这个世界从此抹去,无论是本体还是复制体在这一招降临的那一刻,只觉得自己的力量被抽取。

  力量的消失是身体的疲惫,但是连战意一并消失,却连让他们连反抗的意志都消失了。

  剥夺战意,这才是魔剑之所以称之为魔剑的地方。任何与魔剑为敌者,最恐惧的往往不是那无敌的力量,而是在与之敌对后连最起码反抗的战斗意志都消失了。

  失去了力量的两个郑吒从空中落下,失去了力量又被剥夺了战意,两人此刻比起待宰的羔羊更加的不堪。

  “咳咳……想杀就杀吧,你这个玩弄他人的混蛋!”

  复制体郑吒此时无力地倒在地上,此时却只有谩骂的力气。

  而本体郑吒相对而言就显得比较的沉默了,他仅仅是抬起头道:“你还在等着什么?难道说你还想要让我们陪你打,用那个什么轮回烟尘?”

  “用不了……你们两个和楚轩他们的情况特殊,轮回烟尘直接用在你们身上那是作死……”

  “主角啊,这个词你们总听说过吧!只不过这个词与其说是一种殊荣,倒不如说是一种讽刺,你们两个足以撑得上盘古的正面和盘古的反面,只不过想要成为真正的盘古,你们还差了一份……”

  乐渊现在思考的正是如何将那个盘古唤回来,不过被其盘古这继承了正反面的两人,那代表着盘古内宇宙的存在才是最强力量的继承者。

  仅凭正反面郑吒,唤醒的盘古拥有着几成的力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