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被打断的终战

  最强的一箭,从这个曾经的落日大巫手中射出,纵然没有半点留手,却也不复当初的恐怖。这就是身为棋子的悲哀,作为可以媲美高级圣人的大巫,后羿在察觉到“作者”的存在后被迫转世。

  除了弓,后羿还剩下什么?虽然继承了后羿的经验与记忆,但是张恒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孤独,以张恒现如今的力量一箭射出便足以干掉恶魔队的郑吒,到时候这最后一战的结局将改写。

  可是,当张恒再一次摸到射日神弓的时候,他的手却万万做不到再一次拉动弓箭了。并不是他的力量开不了第二弓,而是当张恒想要开第二弓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人盯得死死的。

  “你可以休息了,接下来的战斗别插手,不然后果你懂的……”

  乐渊的声音幽幽的传入到了张恒的耳中,这是劝告同样也是警告,没有人能够拒绝乐渊的要求,纵然是此刻恢复到了五阶实力的张恒同样是如此。

  张恒想要为了伙伴拼一次,但是无论是他的身体还是来自于后羿的经验都告诉他前往不能动,这次的敌人不同于他遇到的任何敌人,绝对绝对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时间一点点的消失,被九箭合一的攻击一瞬间打空的真空地区再一次恢复了平静,而张恒同样由于时间的限制而不得不退出了后羿的状态。

  扑通——

  张恒一下子跪了下来,他的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可是他依然没有在这来自于生物本能的恐惧中底下自己的头,相反他拿出了当初楚轩交给他的对讲机。

  “楚轩……”刚刚喊出这个名字,张恒不由自主地停顿了下来,干咽着唾沫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来说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道,“……我尽力了,我会负责把恶魔队的铭薇烟拖住,还有亚当被抓住了!”

  过了足足五秒,张恒没有听到对面丝毫的声音,正当张恒以为自己手上的对讲机已经损坏的时候,楚轩终于开口了。

  “……哦,我知道了!”

  很冷淡的一句话,张恒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你丫的倒是给我点反应,现在究竟是好情况还是坏情况啊?

  而乐渊可没有理会张恒和楚轩之间的对话,重新飞向浣熊市的战场中心后,他将手中那枚亚当的心灵之光集合体放在了手上仔细地打量了一二。

  就这么毁掉?这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浪费,毕竟虽然手上的亚当实力还达不到A级的标准,但是能量等级上已经迈入A级了,虽然实力非常的水,但是却也算是一个超越了B级极限的家伙。

  仔细想了想,乐渊最后便将亚当的命运决定为了一次性的毁灭炸弹。由乐渊激化亚当体内的心灵之光的力量特性,将其转化为吞噬一切的微型可控黑洞,理论上凭借亚当心灵之光[北冥鲸吞]的特性足以造成恶魔郑吒原暗的攻击效果。

  应龙和后羿在总体实力上半斤八两,毕竟他们两个的完整实力都没有超过高级圣人(A级中期)这个范畴,换句话说就算他们是全盛时期也别说打得过乐渊,更别提现在的残废状态。

  如此说来就算是郑吒楚轩联手也是一样的下场,除非他们两个能够和应龙、张恒一般觉醒前世。不过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无论是盘古还是鸿钧他们都不是死了这么简单,而是道解三分,根本不可能出现转世。

  当乐渊赶到了交战的能量激增点的时候,郑吒已经化身半龙半人的潜龙变状态,身体能力已经能够跟得上恶魔郑吒的动作,虎魄刀此刻和黑炎大剑拼得不上不下双方竟然显得势均力敌。

  “滋滋——”

  一道划破雨夜的蓝色闪电将正在忘我厮杀的两人分了过来,虽然这仅仅是两个郑吒之间的前戏,但是这样的战斗被打扰还是让两人觉得分外不爽。

  可是两人在见到来者的时候度明智地没有选择开口,而是沉默的望着那个插入他们战斗的第三人。

  “有点意思,你们两个战斗加个我怎么样?我可是对于这一战有着十足的兴趣!”

  不等两个郑吒说话,乐渊一左一右两手之上已经分别多出了一把风格迥异的剑。

  左手的剑犹如水晶一般通透,从剑上带着的光芒来看有着普照世间的仁慈之感,而右手上的黑色大剑却与之相反,就算是戾气极重的复制体郑吒都从那柄剑上感受到了超越自己的强大戾气,那是超越了现在的他将一身都奉献给战斗的战神的戾气。

  中洲队的郑吒将目光击中在了乐渊的左手之上,那柄犹如水晶又犹如朝阳的摧残之剑在出现之后,令他手上已经修复到一半白虎魂的A级魔刀产生了犹如天地一般的排斥感。

  就算是用中正平和的内力去压制住虎魄的躁动,同样令郑吒免不了被虎魄的暴躁影响到己身。

  而另一边的复制体郑吒则恰恰相反,那漂亮得不似凡物的天晶并没有吸引他的注意力,恰恰相反乐渊手上的魔剑让他有一种拿到手上比划几下的冲动。

  “怎么样,一起上吧,我的两柄剑已经非常渴望与二位的交手了!”

  天晶VS虎魄,黑炎大剑VS魔剑·刑天。

  不管两个郑吒此时多么的不愿意,但是乐渊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不将他击倒两人绝对得不到单挑的机会。

  “杀(死)!”

  无论是郑吒还是恶魔郑吒此刻已经全让放下了他们作为轮回世界最强的自尊,当面对乐渊这样的敌人时他们无所不用。

  潜龙变+毁灭,速度达到超音速级别的郑吒,手中虎魄刀已经足以一击普通的平砍斩断一座小山的水平。而郑吒却是拿着湖泊使出了三叠浪的技术,手中的虎魄刀在短短一瞬间连劈三次,三次的力量相互叠加形成犹如狂浪惊涛的力量斩向了乐渊的脑袋。

  而乐渊左手画圆,拿着天晶剑的左手仿佛如公园里的老头老太一般,将那天晶剑慢慢悠悠地化作一道有一道的浑圆。

  虎魄刀斩出的惊天一击不等接触到乐渊,在击破那一道道圆形气场的同时却在不断被其影响,最后竟然也化作了乐渊所画之圆的一部分。

  “太极?”

  这也不能怪郑吒见到这一击后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谁让郑吒那一代看着武侠片长大的人,见到画圆的剑法本能的想到了那个被描写成十足守势剑法的太极剑。

  不过有些东西并不见得眼见为实,乐渊的确学过太极,那位达到B级的武学宗师在太极一道上有着惊人的天赋,可惜乐渊不是他也不适合这样的武功。

  所以乐渊现在所使出来的将郑吒招式化解的根本不是太极,而是一个披着太极外衣的招式——黑洞效应。

  将乐渊体内的虚拟黑洞的能量吸收化作剑招演化成的招式,对付一个区区的三叠浪完全不在话下。而它之所以不被认为是太极,那是因为这一招可不是为守而守,它的真正从始至终只有一个——攻击。

  郑吒的攻击是狂浪惊涛,那么被乐渊返还回来的,加入了乐渊力量的攻击那么就是灭世狂狼,威力超过十倍的一招在短短一秒钟内被乐渊手一转打了回来。

  “死来!”

  乐渊的一击还没有完全打出,来自于复制体郑吒的怒吼已经来到了乐渊的身后。

  单间那柄燃着不详黑炎的大剑瞬间分化为无数黑色火焰,随着复制体郑吒的一挥手化作了冲天的火焰龙见将乐渊包裹了起来。

  “戾炎·龙卷天!”

  黑色火焰形成的火龙卷遮天蔽日,如果作为攻击移动速度稍显慢了一点,但是用来困人和防守反击却是极好的一招。

  最起码在这一招下,乐渊如果不想要被打伤,那么必然要正面面对复制体郑吒,而不是继续追击中洲队的郑吒。

  “燎天火!”

  可以右手回身一斩,一道绵延百米的巨大一字剑斩将眼前一条线上的所有全数吞噬。

  戾炎?龙卷风?

  凡是阻挡在剑击上的东西无一例外全部被斩断,而为了躲过这一击,复制体郑吒一拍身后的蝠翼,低头冲向了地面。

  “还真是感人至深的一击,攻敌必救为了救你本体?”

  看着和本体郑吒站在一起的复制体,那模样外人不说看起来还真象是双胞胎兄弟。

  “哼!本体不能死,不能死在你的手上,他只能由我亲自击败!”

  就算乐渊不说,本体郑吒也觉得这是在傲娇,复制体郑吒其实有着傲娇属性吧。

  可是郑吒可没有时间去笑这种事情,刚刚的一轮交锋虽然无论是郑吒还是恶魔郑吒都没有用处全力,但是乐渊难道用出了全力?

  仅仅是两柄第一次见到的武器,那轻而易举的反击便令他们二人如此难以招架,这一战比起他们想象的更加难缠。

  “喂,郑吒!你应该没有学过刀法吧,刚刚的那一招三叠浪临时想出来的你?”

  乐渊一抬头,对着一旁的正体询问道。

  “是啊,怎么了?难道说有问题吗?”

  郑吒也不知道乐渊为何特地这么问,而他这一回答连复制体郑吒都看不下去了。

  “浪费啊!你的虎魄刀都已经达到A级了,为什么不兑换个配套的刀法呃?蚩尤的吞天灭地七大限,你怎么不把它给学了,你们中洲队不穷吧?”

  刚刚的郑吒虽然招式不算多么巧妙但是却展示出了他对于刀法的悟性,不说令他战斗力翻倍,但是提高个三成却也足够了,何必像是个野兽派一样靠直觉挥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