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 九箭落日,神话再现

  张恒作为战场之中唯一一个看到乐渊如何镇压亚当的人(恶魔队用封神榜不算),可以说亲眼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更是明白了在力量面前一切技巧全是笑话。

  亚当的人类补全计划毫无疑问具备着颠覆性的意义,只要给他时间那么融合整个生化危机位面地球的幸存者以及所有的轮回小队,那么拥有了庞大的知识储备遗迹遗迹力量的他将会达到力量与技巧的巅峰,称之为神并不为过。

  只不过这样的过程是需要运气,而偏偏人类补全计划本就是逆天的过程,在执行这一招后运气会降到极点,这也无怪乎亚当会衰到刚刚完成便被乐渊这边一头撞上。

  摆在张恒的面前只有三条路可选。

  要么就是不要命的一个字战,不管自己和乐渊之间那大得比起马里亚纳海沟更深的差距,使出自己燃烧到极限的七箭合一。这一点楚轩也曾经和他说过,正面交锋他不一定会死但是如果拒绝战斗死亡的可能性却超过九成。

  而第二个选择就是逃,试着能够带着一旁昏迷的铭薇烟从乐渊这么一个恐怖的人的眼皮底下逃走,先不提这个计划的可能性,只提他自己能不能溜走都是个问题。

  而最后一个选择,那就是乖乖的和乐渊合作,去尝试那个不知道会不会咬了自己命的轮回烟尘。

  其实这三条路早已经有了选择,无论是见到乐渊之前还是见到乐渊之后,张恒便已经没有了和乐渊继续战下去了信心,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

  却见乐渊将亚当镇压,在短短5分钟之内,光线蔓延百米提醒比起电视塔都小不了多少的亚当便已经被压得只剩下乒乓球大小,此刻正被乐渊捏在手中。

  手中的小球,虽然依然有着亚当的主意识,但是对于乐渊这种等级的人而言充其量就是个补品,而且还是个劣等的补品。

  别看心灵之光这种能量很高级,但是却有着它的局限性,个人气息太过于浓郁对于他人的适应性有着极高的要求。像乐渊如果把亚当这个凝聚而成的集合体吞下去,消化自然是没有问题,但是想要将其吸收为己用却需要慢条斯理的一点点分解,浪费时间和精力,还不如乐渊自己恢复来得好。

  从半空中落下,看着安安稳稳站在原地没有溜走的张恒,乐渊算是对这个心理有疾病的男人算是高看了一眼,在这个轮回世界总算没有白活。

  “还有什么想要转述的话吗?说实在的我对你活下来的成功率其实也没什么信心来的,毕竟前世今生这东西在这个‘世界’太过于玄乎!”

  张恒并没有听出乐渊话中的意思,如果说是在仙剑这样存在着专业轮回的世界,前世今生是可以预测的。但是在这无限恐怖的世界中,前世决定不了来世,同样一个人的今生能否觉醒前世也是个问题。

  “咕噜……那么你选中我也不会全是猜的吧?难道就不能说说你的推测,我觉得自己很寻常,也不像是什么大能的转世才对?”

  张恒听到乐渊这么“不靠谱”的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差点哭出来。他可是看着乐渊这番前辈高人的样子才留下来的,谁曾想乐渊竟然如此的不靠谱。

  “嗯~要说猜测也不是没有,你有想过自己掌握的共建技术的来源吗?真的仅仅是家传?”

  说实在的,乐渊也想不出中洲队乃至于恶魔队的人在知道了张恒这种拥有不科学箭术的人之后,为什么没有去研究一下这家伙的家族史。

  张恒的言论就是他掌握的箭术是他们祖传的,换句话说最起码他老爸也应该掌握这爆裂箭,再加上他老爸总不会是一脉单传,如果他的祖先足够厉害早就开枝散叶了。这么想来,在郑吒他们的现实位面爆裂箭总不至于成为传说。

  只要没有成为乡间野史,那么对于这种箭技就绝对有过研究,那么又有谁对其研究出什么了吗?

  没有,这不科学的箭技就这么被所有人无视了。就连张恒这个持有者也是心安理得地一直就这么坚信着自己家的传闻。

  现在再度被乐渊提起,张恒也不由思考了起来。他现如今能够成为中洲队的一线成员,成为能够威胁复制体郑吒的少数人,靠的可不是他现在的A级血统梦系精灵射手,也不是靠它手中的这柄弓箭,全都不是。

  从始至终,他能够紧跟在轮回小队第一梯队之中还是靠的他从现实中带来的爆裂箭。从最初的二重爆裂箭,到后来的三重、四重。

  而直到现在这一刻他隐隐摸索到了七重这个极限门槛,但正是因为接触得越多,张恒越是了解到自己所掌握的这一招的可怕。

  虽然乐渊的问题让张恒吓得出了一声冷汗,但是他还是强打着精神道:“难道没有一种可能,那是我的祖辈从主神空间将这一门箭术带回去的?我记得在魔戒,精灵族也拥有这样类似的箭术。”

  “你找到过吗?爆裂箭在兑换列表中根本找不到,同样的魔戒中的精灵也没有出现过使用三箭以上的存在,这无不说明这一招有着极强的限制性!”

  限制?究竟是限制什么?又是谁来限制的?

  思考不明白的张恒脑子一团浆糊,而乐渊也不再拖延将轮回烟尘用在了张恒的身上。

  烟雾弥漫瞬间笼罩了张恒的身体,与此同时那烟雾中的身影提醒不但没有因此而缩小,甚至于反倒一点点拔高了。

  原本中等身材的张恒,在短短三秒之间变成了一个足足有两米四五的巨人。

  古传神话,天出十日,其时万物俱灭,东夷族人后羿持弓而出,射九日,终天下天平。

  在无限世界之中,这后羿可不是什么东夷族人,而是正儿八经的“巫”,名为“巫”的生化兵器。只不过后羿是那少数觉醒了理智的存在——大巫,可以说是奇迹中的奇迹。

  能够通过身体直接转换自然界中的能量,简而言之大巫的特性就是一个字——吞,无论是生命也好,能量也好,法宝也好,只要自身能量可以将其压制。那么就可以将其吞食进身体。之后转换为自身的能量,这样一步一步累积。

  “啊啊啊——”

  张恒在嚎叫,他接收到了来自于后羿的绝大多数的记忆,自然也就明白了后羿当初究竟是怎么死的,他是被逼的,被那个传闻中的六阶“作者”给逼死的,而他这个转世就是“作者”埋下的伏笔。

  张恒的声音带着无比的绝望,在那一刻声音甚至笼罩了整个地球。

  这样的恸哭声自然也引来了中洲队和恶魔队两队的窥视,中洲队观察得较为前线,微型卫星能够看到的内容有限,但是谁让中洲队战局信息优势。

  “是张恒,一边倒着的是铭薇烟,只不过他这个样子难道说已经已经用了轮回烟尘?”

  中洲队中,所有人都看清楚了后羿的那一张脸,虽然变得虎背熊腰、眉清目秀,但是还能看得出张恒那张娃娃脸的几分神色。

  “……楚轩,因果点消耗很大……似乎和那个罗应龙一样,被轮回烟尘作用下已经……”

  张小雪顿时有些心疼了,为了存下这些因果点他们全队可谓是险死还生无数次,而现在为了测一次乐渊那边就花费了无数。

  “变数啊变数,无论我们最后一战的结果如何,只要他还存在,那么结果就没有丝毫的意义!”

  恶魔楚轩将乐渊看得非常重,这等实力的确有了最后一站胜负的力量。

  “喂……你的弓,别回忆过去了,将你的最强一击拿出来!”

  乐渊右手一甩,顿时从中洲队遗迹之中带出来的那张疑似射日神弓的弓箭落到了后羿的手中。

  后羿一抬手,那射日神弓便回到了他的手中,只见后羿摸索着那张弓,样子似是在追忆又像是在沉浸。

  只见后羿单手握着射日神弓,右手在虚空一划,顿时庞大的能量凝聚为九枚闪亮无比的能量光矢,被后羿右手全部拿在了手掌心中。

  后羿弯身张弓如满月,九枚箭矢则全部扣在了弓弦之上,嗖地一声轻响,九枚箭矢同时射去。

  九箭合一,这就没能量光矢在瞬间合为一击,上面的攻击威力暴涨百倍,箭矢所过之处空间震荡。而被箭矢锁定的乐渊却没有移动一步。

  强与弱,矛盾的混合体。虽然这一击的确超越了应龙的巅峰,但是却也不是后羿的巅峰。轮回烟尘只能够将如今的张恒恢复到后羿巅峰期的四成多,不到五成。这还是多亏了他自身四阶基因锁的底子存在,不然的话一成都嫌多。

  这样的一击已经达到了A级的实力标准,可是不完整就是不完整,纵然凭借九箭合一的强大威力使它破规格,依然是一个不完整的状态。

  抬起右手的乐渊前方出现了一到黑色通道,面对那足以破碎空间的一箭,乐渊手上的这一条通道却丝毫不受影响,在这样的强压下保持得那叫一个稳定。

  只听到轰隆隆数道仿佛雷鸣般的爆响声,最后一枚大如彗星,亮如炽日样的光球就这样笔直地射向了乐渊前方的黑色通道。

  进去了,当九箭合一的箭矢进入了黑洞通道之后,乐渊当即将通道就此关闭。作为重要的研究品,这九箭合一在落入小世界的那一刻便已经一进去不复回,也就只有乐渊这样胆大的人才敢用生命来试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