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生化内战,暴乱的天神队

  无限恐怖的世界,这个世界就和火影忍者这样的民工漫画一般不提不知道,一提又是一个二代的爆发历程,每一个能够走到最后站在巅峰的人物都能被冠以某某转世的名头。

  两个郑吒,中洲队的郑吒被冠以传说中的内宇宙强者古的正面,恶魔郑吒则被冠以内宇宙强者古的反面;另外一对楚轩则被认为是道祖鸿钧的正反面……

  这里面牵扯到无限世界一个很实际的问题,那就是前世今生的判断。在无限世界一个强者的转世可以是无数人,但是这无数人却并不能都算是那个强者的转世。

  郑吒初入轮回世界,在生化危机1里面他就算是自称自己是曾经的五阶内宇宙古的转世,但是就算把他推到其他五阶面前,恐怕也没有一个人会认同。

  而当郑吒经历过生化2团灭,在历经了自创技能“爆炸”、“毁灭”、“瞬间毁灭”以及“洪荒”之后,达到了四阶中实力这个时期的郑吒便自然而然成为了盘古正面的第一位候选者。

  郑吒并不是因为是盘古正面才变得如此强大,恰恰相反是由于变得如此强大了才成为了盘古正面,这个逻辑顺序必须明确。

  因此在这一条件的限制之下,乐渊想要唤醒轮回世界中的这群大能转世,找一般人根本没用。能够有资格觉醒他们“前世”的人,恐怕只能从四阶向上一个个翻找。

  从南极洲大陆来到美国,美国的绝大多数地方已经由于T病毒的肆虐而彻底沙化了,野外别说生存,连一丁点的食物也别想找到。

  至于进入城市内寻找残留的食物,那也是拿命在赌。T病毒早就变得无法操控,数度变异之后丧失中早已经不是舔食者的天下,一些变异者除非火箭筒这样的大威力武器,否则根本无法将其击杀。

  浣熊市,一切的源头,T病毒扩散的开始,也是所以轮回队员的目标所在。

  生化危机,作为绝大多数轮回小队必定经历的一部恐怖片,想来也没有哪一个小队没和它打过交道。但是如此恐怖的一个生化危机却是所有人未曾见识过的,因为这个世界是以中洲队和恶魔队交战的那个生化位面为模版的世界。

  这个世界由于中洲队郑吒的关系,保护伞公司甚至克隆了郑吒,虽然没有弄到完全体的状态,但也将病毒的进化推进到了下一个阶段。

  “我看看,根据恶魔、中州、天神以及东美洲队和南炎洲队共同的前进方向来看,浣熊市的方位是在俄勒冈州南部吗?”

  乐渊和一般的轮回队员不同,他不需要通过本土居民判断浣熊市的所在,也不需要用微型卫星、封神榜这些麻烦的东西获得信息,他只要根据几支小队的前进路线便能锁定住他们的最终目的地。

  总共近20支小队,排除那些连三阶基因锁都没有达到的小队,真正能够让乐渊完成任务三的任务目标集中在了三支队伍里面。

  第一目标天神队,距离天神队降临已经过去了三天,但是整个队伍的氛围可不怎么样。三巨头之中亚当是笑面虎,虽然是众人推举出来的队长,但是战斗力却不是最强的;宋天这个武痴从早到晚都在说什么追求武之极致;至于罗应龙则是一直隐隐抵制着亚当……

  自从纳尼亚传奇这部和南炎洲队的团战之后,整个天神队中的氛围就变得异常奇怪。原本显得二愣子的罗应龙更是公然和亚当唱起了反调,而当他的女朋友琳娜亚问起的时候,罗应龙的回答始终是那苦涩的10个字。

  “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这就是罗应龙的悲剧,在发现了亚当的恐怖计划后,却由于亚当的设计让他根本没法子吐露实情。

  而就在这一刻,当亚当得知了从中洲队楚轩传出来的消息后,罗应龙这次是真的再也坐不住了。

  “够了!”围着火堆坐着的罗应龙猛地站了起来,他像是再也无法忍受这天神队的氛围一般,看着远处中洲队的所在方向道,“我们的队友情谊就此终止,接下来我要加入中洲队……道不同,不相为谋,下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把我地聚灵瓶还给我,我不想动武来抢……还有。琳娜亚,想要和我待在一起的话,就和我一起离开,我不想与天神队为敌时,将你也当作对手。”

  罗应龙的那个白人女友琳娜亚听到后一愣,在天神队的她对于亚当那是本能的服从,谁让亚当那算无遗漏的智者之姿实在恐怖,而且罗应龙现在的举动怎么看都不正常。

  不知不觉间,天神队剩下的七个人已经隐隐将罗应龙包围了起来,恐怕只需要亚当的一句话,他们便会群起而上将罗应龙拿下。

  “罗应龙,我不会对我的行为做出任何的解释……”亚当举起了自己的右手,仅仅是这么一个举动便令罗应龙如临大敌,在这一刻属于宋天的气机锁定已经让他有种被猛兽盯上的感觉,“但是你要清楚一点,那就是我依然是天神队的队长,很抱歉,在楚轩死之前,我决不能放你离开!”

  就在亚当的声音提高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罗应龙翻手之间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枚巴掌大小的透明小剑,虽然这枚透明小剑像是一个装饰品,但是在它现身的同一时刻宋天却也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与之对峙。

  “宋天,你不可能不清楚事情的真相,难道纵然如此你还要继续下去,你还是个人吗?”

  罗应龙对着宋天道,亚当的人类补全计划如果没有宋天的配合绝对不会如此顺利,但是宋天却像是个傻子一般配合着亚当的行动,这无论如何都无法让罗应龙理解。

  正当罗应龙还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那个四个天神队新加入中的飞到男却是一击如影随风的飞刀射向了罗应龙的身后。

  咚——

  罗应龙反手一张拍向了自己身后,在他的手掌处散发出一阵空间波动,而在那空间波动的终于则是一柄细小的飞刀。那枚飞刀虽然被挡住,但是依然拥有者极强的重击,罗应龙的手臂一甩这才将那飞刀架开。

  那刚刚加入的飞刀男,在见到自己的攻击落空之后却没有丝毫的惋惜,相反不慌不忙地拿出了第二枚飞刀,眼看着就要再度发出攻击。

  “白痴!”

  这一声白痴说出了宋天的心声,飞刀本就是暗器的一种,而飞刀男的飞刀也是走得射人之不及的路线,换句话说并非那种无人可挡的明器路线。

  这样的攻击本就重在一个诡与巧,偏偏这飞刀男用起来却和正面开干的小丑一般,完全浪费了这么一招。

  不过宋天现在更加紧张的却是骂出声的那个人,因为他的记忆绝对不会记错,这个声音的主人并非天神队的任何一人,而恰恰相反是一个带给天生的耻辱记忆的男人。

  乐渊,就这么正大光明地出现在了距离天神队不过五十米的地方,就这么一步一步向他们走来。

  随着乐渊的出现,罗应龙和宋天的对峙已经停止,甚至于所有的天神队队员都放弃了他们的动作全员戒备着乐渊的存在。

  “飞刀,不是你你们用的!”乐渊的手一抬,那枚被罗应龙打飞的飞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而他此刻盯上的正是那个拿着飞刀男,“试着接下来吧,接不下来……唯有死!”

  虽然这话在天神队一群新加入的人耳中听起来有些装,但是无论是亚当还是宋天都非常确定飞刀男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亚当为何会产生如此念想执行人类补全计划,诸多原因其中之一便是为了让乐渊这个噩梦消失,在魔戒中乐渊带给他的阴影实在是难以被抹去。

  乐渊抬手、扔飞刀,这从始至终动作全都落在了飞刀男的手中,甚至于飞刀男感觉自己的动作、技巧、力量都比对方更强,但是在打开了二阶基因锁后,他投掷飞刀的动作却变形了。

  这变形的动作虽然不至于令他的飞刀投掷失败,但是会变成这样却是他的心中产生了自己可能会死的阴影,恐惧令他的动作变形了。

  飞刀男的飞刀有块又急,飞刀在空中倏地一声没了影子,那把飞刀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但是随着从乐渊手中飞出的飞刀不断前进,那消失的飞刀却再一次的出现。

  锵——叮锵——

  飞刀男射出的飞刀竟然像是诶无形的铁手给捏成了碎片,伴随着乐渊的飞刀前进整个变为了粉碎四散出去,自动为乐渊的飞刀让开了一条路。

  “呃——”飞刀男只记得自己的攻击被粉碎,但是下一秒他的眼前便失去了乐渊攻击的踪迹,当他感受到最后的对于这个世界的感觉时,他便只剩下了痛与黑暗。

  飞刀男还是被终结了,终结他的正是一枚插在他喉咙上的普通飞刀,除了罗应龙、宋天以及亚当隐约之间摸索到了攻击路线外,其他人只能看到一个结果而已。

  死了,飞刀男纵然是新加入的队员但说到底也是天神队的一员,但他就这么被外人杀死在了天神队所有人的面前,天神队难道已经落败到这种地步了吗?

  新加入的其他三人不由产生了怀疑,怀疑自己加入天神队究竟是对还是错。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那么就是是选择把罗应龙给我呢,还是准备做我的试验品,服下这小瓶子里面的东西呢?”

  乐渊微笑着将轮回烟尘的小瓶拿在了手上,但是这笑容在天神队所有人眼中却比任何的恶魔更加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