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攻陷,萨鲁曼之死

  乐渊所在的地方距离中洲队停息的地方相隔甚远,因此虽然突现的赵缀空引来了精灵弓箭手的注意,但是一时半会儿却没被中洲队的人盯上。

  不过赵缀空被发现也只是早晚的事情,中洲队的詹岚靠着精神扫描发现了乐渊这一片的骚动,虽然有乐渊的能力屏蔽了这一片的可视区,但是只要中洲队的人走两步便能发现这一片的情况。

  “你,加入了索伦的阵营?”

  虽然没有亲眼见证,但是乐渊稍稍思考之后便下了如此定论。以赵缀空这个狂人的性格,也的确只有索伦那边才适合他的发展。

  “嘿嘿,带给我更多的厮杀吧!”

  只见那赵缀空不知道塞了什么东西到自己的嘴巴里面,随即那被乐渊打得血肉模糊的右手以及刺穿才左臂便像是得到了治愈一般。

  与此同时,赵缀空的双眼变得一片茫然,那阵杀气收敛了起来,脚下步伐再度变化。

  嗤——

  来自于乐渊左后方30度的方向以及自下向上的刺击向着乐渊的腋下方向刺来,以这个角都来看有着极大的可能性刺穿乐渊的心脏。

  寸步,加上赵缀空调整了心态的完美刺杀术。全程没有一丁点的气流变化,甚至于连人的概念都感受不到,如果不是视觉超强的人,甚至于连用视觉捕捉都做不到。

  啪——

  一击刺杀的赵缀空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是谁动的手,便只觉得自己的肩头似乎被谁猛地拍了一下,随之他的身体便像是受到了万吨冲击一般整个人不受控制地被打到了地里。

  “年轻人,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

  受到一记重击,赵缀空虽然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体遭受到如何不可修复的重伤,但是一时之间他只觉得身体根本无法操纵。

  彻底栽了,这等恐怖的实力远比索伦更强,而且强得实在是不科学。

  在索伦那里混过一段日子的赵缀空默默将乐渊与索伦做了一个比较,最后得到了这样的结论。

  就在这时,中洲队那边似乎派人过来查看了,乐渊连忙一只手对准了赵缀空的所在,随后两人倏地一声消失在了原地。

  “小子,我对你和你妹妹相爱相杀的八点档狗血剧情没有兴趣,现在我要你替我完成一件事情,记住这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乐渊一指点在了赵缀空的身上,与此同时手上将一团魔力打入了赵缀空的身体。

  “中洲队和天神队火拼的时候,我要你替中洲队引走那个四阶的家伙,拖住他就行!”

  “咳咳……你究竟是谁?”

  “收割者,魔王……随你称呼吧!”

  拍了拍地上的赵缀空的身体,乐渊解除了他身上的禁制,随后身上空间之力再起回到了刚刚的地方。

  整个艾辛格的堡垒上堆积着无数的木柴,这是萨鲁曼为他的强兽人制作铠甲装备的燃料,而其中的木头上不乏长着奇怪面孔的存在,它们都是被杀死的树人。

  “现在,怎么办?”

  郑吒望着艾辛格内那多大过万甚至于五万的强兽人,顿时觉得这一仗不知道该怎么打了。

  “所有人,听我号令!”乐渊半蹲下右手安在了地上,随后魔力喷涌而出瞬间将所有人的人笼罩了起来,“精灵们破坏水坝,以游走为主,放风筝远离战场!”

  翁——

  随着乐渊的指令说完,顿时500名精灵的身影消失无踪,他们已经被转移到了水坝的后发。而乐渊转过头看向了中洲队的诸人,他们人虽然少但是配合起来的破坏力可不小。

  “中洲队,你们负责牵制天神小队的人,别让他们打搅我和萨鲁曼的见面!”

  “什么……天神?我们可是还没有足够的……”

  郑吒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但是乐渊可不想听那些辩解的话。下一秒传送的符文出现在了中洲队所有人的脚下。

  干完了这两件事情,乐渊便像是一个看客一般静观着事态的发展。

  首先是那500人的精灵部队,他们被传送到水坝后方时,全员进入了潜伏状态,借助并不算多繁茂的森林隐藏着自己的方位。

  由于水坝的重要性以及天神队的数次强调,这放手水坝的强兽人数量过千,正面强攻无疑对于精灵部队非常的不利。

  可是这一支精灵部队可不是普普通通的精灵弓箭手,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除了拥有不凡的箭术之外,自身同样擅长魔法。

  当初精灵女皇凯兰崔尔可谓是完完全全将黄金森林内的嫡系部队派了出来,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乐渊才仅仅带着500人的精灵弓箭手便向着萨鲁曼发动了攻击。

  河水在咆哮,原本已经非常坚固的水坝在这样汹涌的河水之下显得捉襟见肘。看守着河坝的强兽人可没有多么高明的智慧,在这样的情况下纷纷脱离了河坝,而这恰恰是精灵弓箭手的机会。

  十五分钟之后,几乎没有给强兽人呼叫求援的机会,那强手中的绝大多数便被击杀,而在汹涌的河水冲击之下,河坝最终出现了缺口,这样的缺口越变越大,最终整个河坝完全崩溃。

  另一方面,当被乐渊传送的中洲队重新安稳下来的时候,他们却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萨鲁曼法师塔内部,而且距离天神队不过几十米的距离。

  就在中洲队第一时间严防死守,深怕被天神队突袭的时候。通过詹岚的精神扫描,中洲队的诸人竟然发现上方的天神队似乎乱了。

  而在法师塔上方,作为天神队需要保护的阵营主脑,萨鲁曼那是一脸后怕地望着被宋天这个刀客逼出来的刺客赵缀空。

  刚刚赵缀空可是已经摸到距离他不过五米的地方,当时他根本没有一丁点的反应,要是宋天的反应稍稍慢一点,恐怕他这个大法师就要死在一个刺客的手上了。

  “赵缀空!你和我们应该没有仇才对吧,况且你是索伦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我们的敌人,何必要与我们为难!”

  亚当放着正与宋天对峙的赵缀空说道,面对赵缀空这样的疯子,亚当可不想要天神队和他死磕下去。

  “亚当,下方有人来啦,似乎是中洲队!”

  作为天神队的精神力者,琳娜亚依然发现了正向上进发的中洲队。

  一时之间法师塔乱了,虽然萨鲁曼是一个顶级的法师,但是在法师谈诶他的实力根本无从发挥。

  惨叫声很快响彻了整个艾辛格,随着河水的泛滥,整改新歌被全数冲毁,绝大多数的强兽人在这天灾面前一丁点的反抗余地都没有便成了一个水鬼。

  这一场大水下去,恐怕萨鲁曼心血就要毁于一旦。

  赵缀空引走了宋天,两人的战斗破坏力不见得比起萨鲁曼的破坏力小,而罗应龙这个不只是真呆还是假傻的二愣子则是将郑吒带出了法师塔,两人之间的喷张动静可比宋天和赵缀空这两个四阶的人更大。

  “出来!”

  在法师塔内的萨鲁曼不等他反应过来,一声笼罩整个法师塔的声音出现。而萨鲁曼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被整个拉出了法师塔,一下子倒在了高塔平台上。

  “你……究竟是谁?”

  早已经被所谓的力量迷惑了心智的萨鲁曼,在看到乐渊的那一刹那,不知怎的再一次会想起了神的威严与力量,心中的恐惧感油然升起。

  “我嘛……你的噩梦!”

  一个响指响起,随之萨鲁曼根本就无法抵抗,四周的一切都成为了他的敌人。空气在扭曲,他的四肢同样在扭曲,他的身体整个浮空了,随之四肢仿佛被四个人抱住随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这么强扭了下来。

  “啊——”

  鲜血四溅,但是喷散的鲜血却像是被一面透明的玻璃完全阻挡了下来。

  四肢被废的萨鲁曼并没有就此死去,身为迈雅的一员,萨鲁曼的生命力远超普通人的想象。但是萨鲁曼却从未厌恶过自己的这中生命力,现在的他可真的是生不如死。

  “你……你这个恶魔!”

  奄奄一息的萨鲁曼望着眼前淡然的乐渊,最终吐出了这么一个词。

  “谢谢夸奖,不过我倒是更想要你称呼我为魔王,恶魔之王,这才是符合我的身份,不是吗?”

  乐渊抬起了自己的左手,那耀眼的至尊魔戒令已经垂死的萨鲁曼再度瞪大了眼睛。就算是这个时候他依然放不下那欲望,想要夺走至尊魔戒的欲望。

  啪——

  萨鲁曼的脑袋被捏的粉碎,乐渊自从戴上至尊魔戒后的烦闷总算是解放了不少。虽然靠着洗髓经的确压制住了至尊魔戒的侵蚀,但是那种24小时不间断的碎碎念还是让乐渊感受到了心烦意乱。

  萨鲁曼身死,交战中的天神队和中洲队的人全都听到了提示音。只不过中洲队的人是听到了奖励的提示,而天神队则是听到扣除建立点的提示,几乎所有人都明白战斗已经结束。

  天神队的亚当丝毫没有一丁点的留恋,在萨鲁曼身死后第一时间透过琳娜亚将撤退的消息传到了全队的人耳中。

  天神队财大气粗,区区任务失败的惩罚对于他们而言根本不算什么。相反死掉一名队员那才是是真正的不值得,而天神队想走,凭借如今那不完全的中洲队想要留住他们也是做梦。

  在这种情况下,乐渊不出手,赵缀空也就此罢手,而中洲队实力全面落后于天神队的情况下,最终没有打起来。

  天神队顾忌一旁的乐渊,不再多做停留,就这么迅速撤走,没有丝毫的保留。

  随着萨鲁曼的身死,这预示着整个中土大陆便只剩下索伦这一个黑暗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