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炎魔之战,四阶心魔

  所谓的三成实力的炎魔在乐渊的眼中仅仅是一个B级下位接近中位的小喽喽,要说难缠也就那身上的高温以及控火之术。

  被乐渊一击穿胸,令他的身体受到了不可治愈的伤势后,不但令炎魔身上挂上了掉血的DEBUFF,更是由于心脏受损,令炎魔的全身机能都下降了一个档次。

  若是这种状态下的炎魔都对付不了,那么郑吒也干脆别当那个预备役的主角了,乐渊现在就送他去见光球大鸡蛋。

  而受到乐渊的催促,郑吒看了一眼比起刚刚已经显得萎靡不振的炎魔,那身上的素青色火焰已经没有了原本两尺多的势头,仅仅是附着在体表那浅浅的一层,全身上下的温度都降低了不少。

  吱呀——

  郑吒已经听到了张恒拉开他那把弓的声音,+3附魔的箭矢已经搭在了弓上,这一出手便是连戒灵都无法抵挡的“不科学”箭技“爆裂箭”。

  肉眼难以跟上的箭矢从张恒的手中射出来,簌的一声穿过了乐渊与郑吒之间的空隙,一点不差地击中在了百米之外的炎魔身上。

  箭矢上附着的强大力量在命中炎魔的瞬间便在那高达的炎魔身上开出了一个足足一人拳头大小的洞,箭矢瞬间刺穿了炎魔的身体。

  身体在瞬间被人硬生生弄出个巨大豁口,遭受到如此重击的炎魔,就算是超级生物也忍不住从他的最里面发出了凄厉的吼叫声。

  “干得不赖,这种箭法……真TM唯心,可惜没卵用!”

  对于这个张恒,乐渊只能用BUG来形容。爆裂箭这种箭法想想就行了,这家伙硬生生真的弄到了三箭合一、四箭合一的水平,那股凭空产生的力量就连乐渊也只能模模糊糊感受到和气运有关。

  可惜,就算爆裂箭的威力再强,正如乐渊所说的没什么卵用。随着炎魔的低声死后,被爆裂箭洞穿的伤口周围那青色的火焰竟然像是活了过来一般,火焰光芒冒起的同时,炎魔的那个巨大的豁口就这样自顾自的愈合了起来。

  炎魔的自愈过程,就像是炎魔用自身的火焰化作了残缺的肉体将其弥补了一般,那自愈能力简直比起郑吒的血族自愈能力还要BUG。

  靠,这怎么打?论破坏力,就算是手持虎魄刀的郑吒都不见得比起使用爆裂箭的张恒更强,现在张恒的攻击无效,岂不是说郑吒上去也是白费功夫?

  “炎魔这种生物,火焰就是他们的力量,一般的武器无法压制住火焰的话,那么伤势就能被治愈。因此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用冰霜系的武器,要么就用特殊能量的武器令他的火焰无法治愈……”

  乐渊的解释飘到了郑吒等人的耳边,那所谓的无法治愈的伤害正是此时依然顽固的停留在炎魔胸口的那个空洞。永恒之枪的泯灭力量可不是那么好驱除的,除非炎魔脱离战场,不然在战斗的时候那就是永远消除不了的伤势。

  而乐渊的建议到最后唯一能够帮到中洲队的只有一句话:消耗战,消耗完了炎魔身上的火焰,炎魔就无法自愈了。

  看着依旧气势不减的炎魔,郑吒、赵樱空两人分别从两边冲了上去,而张恒等人则是远程狙击。

  郑吒等人的消耗性攻击效果不错,虽然战斗时间已经超过了半个钟头。但是在全员没有减员的情况下,将炎魔的火焰消耗得只剩下了那薄薄的覆盖在体表的一层。

  就在郑吒等人准备继续这样虚耗下去的时候,突然炎魔一声咆哮,全身上下浮现出了赤红色的符文,犹如刺青一般印在了炎魔的身上。随着这刺青的出现,炎魔正前方的虚空处竟然若隐若现的出现了一些奇异的符文和奇异图形。

  “还不拼命,炎魔开大了,不拼的话你们可就死定了!”

  其实根本无需乐渊去提醒,中洲队的人也明白炎魔这一击非同小可。当即所有人使出了自己的最强攻击,无比要一击杀死炎魔。

  张恒的风之矢,赵樱空的闪灵真空波。零点的狙击……这些攻击无一例外全都稳稳地落在了炎魔的身上,由于准备大招根本不曾躲闪的炎魔由于受到猛烈攻击,他身上的火焰已经全都消失了。

  “呃啊啊啊……死——”

  最后的最后,郑吒带着惊天的杀意,虎魄刀被极度压缩的内力灌入之后爆发出了三丈多的刀气,这是郑吒最强的攻击,瞬间毁灭+四阶基因锁……

  控制手臂的力量基因增加三对,能量输出增加11%,刀口37°劈入……

  巨大的刀气在一瞬间划过了炎魔的脑袋,斜着将他的脑袋与身体一分为二。

  随着郑吒的攻击将炎魔斩成两截,炎魔身前那凝聚的火焰符文同样在消散。炎魔在失去了火焰之后和普通的怪物没什么分别,只不过刚刚斩杀了炎魔的郑吒状态不对劲,那浑身的杀气不但没有散去,反倒变得更加浓郁了。

  四阶是一条不归路,没有渡过所谓的心魔之前,每一次开启四阶基因锁都会越陷越深。而越是沉浸与四阶基因锁的力量,那么便越是无法从中脱离,不但可能轮回杀戮机器更是可能毁灭自身。

  转身了,郑吒在杀死了淹没之后转身面向了乐渊以及中洲队的人。

  无悲无喜,脸上丝毫没有斩杀强敌的喜悦,相反那种表情更像是忍耐到了极限的解脱。

  郑吒脚下一点,竟然再一次爆发出了瞬间毁灭的速度,而他这一次的目标赫然就是乐渊。

  再次现身的郑吒已经出现在了乐渊的三丈外,虎魄刀上带着的是刚刚斩杀炎魔的三丈刀气,这一击的力量全然不再刚刚之下。

  叮——

  停下来了,向乐渊挥刀的郑吒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但是他却并非出自自己的一员,而是被乐渊停下的。

  虎魄刀的刀锋被乐渊捏在了手中,那三丈的刀气轰然破碎,所谓的无坚不摧在更强大的力量面前全然是个笑话。

  虎魄刀被乐渊死死地扣住,就算郑吒动用自己的全力去拜托,但是虎魄刀依然纹丝不动地被抓在乐渊的手中。而郑吒仅仅是试图抵抗了一秒,发现力量不是乐渊的对手后果断变招了。

  弃刀,在这一刻郑吒放弃了那柄虎魄刀,而是一记侧踢,带着音爆的一击毁灭·岚脚,而面对这样的一击,乐渊甚至连手都没动一下,一道旋风出现在了郑吒的胸前位置。

  嘭——

  全然没有发觉拿到旋风是如何出现的郑吒,以比他更急速度更快的速度被震飞了出去,短短一瞬间,中洲队眼中便发现他们的队长被人打倒了。

  “郑吒!”

  看到郑吒撞破石质墙壁,被埋在了无数碎石之下。詹岚当即就想要过去将郑吒挖出来,但是她还没有动身,酒杯一旁的赵樱空抓住了手腕。

  “岚姐……”

  赵樱空对着詹岚摇摇头,此时郑吒的状态尚未清楚,詹岚这样随随便便靠近那是送死。

  看着被自己打飞出去的郑吒,乐渊也没有继续追击。他自己的力量自己清楚,郑吒死是死不了,但是绝对不好受。那道旋风的力量不仅仅是外部的冲击力,击中郑吒的那一刻甚至令他体内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强大了冲击力。

  乐渊没有去找郑吒,相反来到了一直表现得非常“正常”的楚轩旁边,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再给我玩这些小动作,刚刚郑吒其实没有完全因为四阶基因锁暴走对吧,是你通过詹岚的精神链接,让郑吒用这种‘暴走’的形式,来试探我的实力,更加准确的来说是试探我的态度和底限?”

  乐渊的话说出口,楚轩没有丝毫的反应。而赵樱空、程啸等人则是一副原来如此,但是却不感到意外,毕竟那个人可是楚轩。

  唯有唯一生存下来的新人亚当像是极为了解楚轩作风似的,露出了了然的表情,仿佛这一切早已经稀松平常。

  “你的试探我可以原谅,但是有些事情可一不可二,我的原谅可不是无限的!好自为之……”

  楚轩什么辩驳的话也没有说,这才是楚轩最为聪明的做法。诡辩永远只能说服愚蠢的人和心软的人,面对乐渊这般根本不被外物所扰的存在,诡辩只会令自己在对方的心中印象分狂降而已。

  中洲队的一行人带着受伤昏迷的郑吒再一次跟在了乐渊身后,乐渊并没有贪墨那一点战利品。留下足够研究的样本之后,剩下的矿石之类的全被乐渊留给了中洲队。

  楚轩已经得到了他最想要知道的东西,那就是乐渊对于中洲队的态度。乐渊这个超规格的战斗力毫无疑问已经是整个魔戒世界最为顶尖的人物,这一点可以从之前的几次出手中得出结论。

  那么,这样一个无法控制的存在究竟是敌是友?楚轩作为中洲队的智者可不会将一切全都压在乐渊的好心上,如果不搞清楚这一点恐怕他永远难以心安。

  而炎魔的出现,以及乐渊的让中洲队与之死斗的事件令楚轩看到了一线机会。而之后郑吒果然在爆发四阶基因锁的力量后险些被心魔操控,但是在精神链接之中,楚轩让郑吒将计就计,借着心魔的状态试探乐渊。

  而乐渊的表现也的确如楚轩预料的那般,并没有直接对郑吒下死手。中洲队,更加准确地来说郑吒目前对于乐渊还有作用,这一点虽然还无法完全确认,但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信息。

  “记住了,要瞒过我的,下次就别用那种劣等的精神链接,你们的悄悄话实在是让我听得有些厌烦了……”

  楚轩还在苦思,乐渊那不爽的声音却却传入了他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