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单挑大龙,怒刷装备(三更)

  至尊魔戒,绝不是索伦之外的人可以利用的,这一点再一次被在场的诸多代表们再一次的确认,而五名来自于各个队伍的轮回者们同样认识到了所谓的至尊魔戒不是那么好拿的。

  但是比较起认识到至尊魔戒的恐怖,摄政王之子波罗莫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右手深处指着依旧坐在那里谈笑风生,好似根本不受影响的乐渊。

  “这个人,一定、一定就是……索伦那个恶魔,除了他之外还能有谁这样利用至尊魔戒的力量!”

  “咚——”

  “不要!”

  一旁的甘道夫在听到波罗莫这番言语的时候,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对着乐渊劝阻道。而站在波罗莫身后,像是扈从一般的北冰洲队队长岗尼尔,在波罗莫说话时已然想到挡在他的面前,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嘭——波罗莫像是一块被人随意丢弃的垃圾,整个人飞出去超过10米有余,一头撞在了一颗大树上昏死了过去,一只手臂已经扭转了过来,看起样子不是简简单单的骨折而已。

  “小惩大诫,现在的人类还真是一点礼仪也不知道,难道不知道面对强者要有最起码的尊重吗?”

  乐渊没想杀人,虽然杀不杀波罗莫对于他而言没有区别,但是他可不想要将局面变成非暴力不合作的状态。

  “乐渊阁下,还请克制自己的行为。波罗莫他是当今刚铎摄政王的儿子,是我们抵御索伦的重要力量,为了将索伦消灭,刚铎是不可或缺的同盟!我们需要毁了至尊魔戒!”

  甘道夫苦口婆心地向着乐渊灌输同盟的重要性,但是这些话对于孤家寡人的乐渊而言完全没有意义。或许甘道夫没有说错,索伦的大军的确能够威胁整个中土大陆。

  但这仅仅是对于这个世界的中土大陆而言,没看到连这个世界的神明维拉都对于索伦的所作所为一点也不担心吗?所谓的索伦也就只能在这未开荒的,连神都不愿意降临的大陆呈呈威风而已。

  对于选如今的乐渊而言,索伦是什么?

  一个仅仅价值“经验值100,积分1W,属性点*1,抽奖*1”的小BOSS而已,威胁性几乎等同于零。若不是乐渊还想要继续在这个世界待下去,恐怕索伦此时已经GameOver。

  “甘道夫!闭嘴!”

  当乐渊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便惊愕的发现甘道夫的嘴巴果然如乐渊所说一般完全闭合了起来,乐渊直到现在也是想明白了,和魔戒的势力合作远没有单方面的交易来得快。

  “精灵王埃尔德隆,我只想问你一件事情!如果我替你将索伦彻底解决了,你愿意付出什么样的报酬?”

  交易,仅仅是交易,不涉及任何的情谊可言,只有赤裸裸的交易。

  “我精灵族愿意付出1000副精致精灵弓与十万只箭矢,如果这还不足以打动你……”

  “说些有意义的东西吧,我想要的不是这些无聊的东西,你们的历史,你们的问话以及你们的知识!我要你们精灵的所有知识,记住是所有的!”

  乐渊的回答在精灵族看来有些奇怪,但是在楚轩以及尼奥斯看来这才是最为宝贵的财富,如果可能的话他们也想来分一杯羹,但是一想到乐渊的实力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可以,若是你能除去索伦,我族的知识你想带走敬请随意!”

  精灵王埃尔德隆的见识还是受限于中土大陆,完全没有想过乐渊拥有者传说中的空间道具。别说是区区一个精灵族的知识,就算是整个大陆的知识也是能够轻而易举地全数打包带走。

  一夜过后,当乐渊带着中洲队的人离开瑞文戴尔的时候,精灵王已经隐隐有些后悔了。虽然他并不是全程围观乐渊是如何搬运精灵族的知识的,但是仅仅是一瞥之下他就知道所谓的知识量根本无法阻止乐渊。

  那一晚,乐渊站在精灵族浩瀚的图书馆内,没有上前翻阅同样没有打开过一本书籍,仅仅是你么静静地站在原地,随后所有的图书全都相识活过来一般,里面的内容化作金色的文字流一个个自动顺着一条看不见的通道进入了一个黑洞之后。

  离开了,楚轩没有主动蛊惑乐渊去对付南炎洲队甚至是北冰洲队的人。虽然乐渊通过强制读心已经从另外两队的人脑海中知道了他们的任务,但是楚轩此刻却安静的像是个哑巴。

  卡兰拉斯雪山,为了能够抵达魔多必须翻越的一座障碍。如果不走这一条路的话,就要面对萨鲁曼无休无止的伏击,不过就算换路,也只是减少被发现的可能性而已。

  不过在这种地方别说打伏击,就算是正常行军都是个大麻烦,好在中洲队的人有了骷髅战马,才能够无视地形地紧跟着乐渊。

  行至半途,走在最前方好似完全不受风雪所阻的乐渊停下了脚步,望着山上一个比较平坦的地方蹲下了身体。

  楚轩等人跟上来之后也注意到了乐渊的动作,发现这里躺着的是十二具尸体,而且还是大半得和中土风格完全不搭的现代人的服饰。

  “东美洲队还是天神队的?”

  望着惨死的十二人,程啸摸了摸脑袋后询问道。

  “笨啊!难道你们有了楚轩之后既不知道简单的推理了吗?天神队就是所谓的精英集合体,像这样被砍瓜切菜般干掉十二人,你举得可能吗?”

  就算乐渊只有不太清晰的一部分记忆,也能做出如此的推论,而程啸那不经脑子的话让人听得颇为无语。不过随着这个推论,乐渊似乎记起了什么,这东美洲队貌似有一个比较显眼的人物才对。

  “赵什么、什么空……”

  “诶,你也喜欢我们家的樱空吗?告诉你哦,樱空这么一个童颜巨R可不会交给你的,你想要就把郑吒那过去算了……啊呀!”

  程啸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人一击打得跌下了骷髅战马,还殃及池鱼地把和他同样骑在战马上的张恒拖了了水。不过这动手的既非乐渊也不是被郑吒,而是骑在另一匹战马上的赵樱空。

  赵樱空那一张还算清秀的脸,配合惹火到惹人犯罪的身材,的确和从漫画中走出的童颜巨R少女有着几分相似,不过对于乐渊的吸引力可就差多了。他家里具备不科学身材的女人可比赵樱空有吸引力多了,那才是真正的女神。

  “别看了,我要选也不会选你这个精神有问题的小姑娘……”乐渊的话引来赵樱空的不快,但是同样让楚轩不由看了赵樱空两眼,随后当乐渊猛地想起什么话突然出声道,“我想起来了,是叫找赵缀空来的吧,貌似东美洲队的队长就是她!”

  杀气,赤裸裸的杀气自赵樱空的身上释放出来,和她同骑一匹骷髅战马的詹岚不由打了个寒颤。

  没有理会还在那暗自发疯的赵樱空,乐渊一道水镜术将这十二具尸体死前的模样重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简单、直接,一击必杀,出色的刺客同样也是极端的变态。

  这就是乐渊对于赵缀空的评价,比起现在这心理不成熟、力量根本没有得到解放的赵樱空,无疑是赵缀空更加优秀,可惜了是个心理变态。

  “好强,这样的家伙最起码也是三阶甚至已经达到了四阶……”

  虽然乐渊的魔法还原的画面不是非常清晰,但是从赵缀空杀死那个无头女人的那一击之中,郑吒便已经基本肯定了赵缀空的实力。

  “四阶初期心魔,你也应该在这个阶段才对……力量的暴涨以及心灵的不成熟使人沦为本能的奴隶,当能够弥补、克服心灵的不足就能够达到四阶中期入微,大概就是这样吧……”

  “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郑吒挺到乐渊的话后不由问出了压抑已久的问题,虽然乐渊自称时空旅行者,但是依旧无法解决郑吒等人心中的问题。

  “世界与剧本,理论上就和你们知道电影之中所谓的来龙去脉一般,我也知道一个和你们的经历最为相似的剧本,虽然并不见得能够完全相信,但是参考一些也不错……你是四阶初期,你的复制体大概在四阶中到四阶高之间,好好努力吧,小子……”

  正当乐渊打发了郑吒,同时让楚轩这个不知道盘算着什么的智者再度思考之际。

  堕落的白跑法师萨鲁曼终于出招了,而在他的身旁还有这另外的六个人,正是已经进入到这个世界的天神队队员。

  其中的昊天已经成功靠着天神队的力量,以及自己的情报将他们自身定位成为了萨鲁曼的盟友。

  “哈哈哈……有了你们的T病毒,我的强兽人大军可以变得更加强大,如果你们说的那种叫做暴君的生物真的那么强大,纵然统治整个大陆也不是问题……”

  萨鲁曼看着自己新诞生的新型强兽人发出了高兴的笑声,虽然天神队这样的陌生人找到他的时候,双方打了一场,但是结果令萨鲁曼感到满意。

  “伟大的萨鲁曼,那个带有至尊魔戒的人,被侦测乌鸦发现出现于卡兰拉斯雪山,还请您用您那伟大的魔法,将他们全部消灭吧!”

  亚当向着萨鲁曼汇报了刚刚从乌鸦那里反馈的情报。

  而萨鲁曼一听到有关至尊魔戒的消息,当即也放下了手中有关强化强兽人的事情,拿着自己的魔杖来到了祭坛旁。

  透过真知晶球,萨鲁曼相隔万里锁定了乐渊等人。